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张木木杨元标 > 第36章 花样好年华

第36章 花样好年华


  南方的天空在节气大雪之后便变得干燥起来,空气中弥漫着冷意,也有干燥的味道。

  张木木回到宿舍,取了保温杯狠狠灌了一口,嗓子终于舒服了许多。保温杯不大,而且用了很多年了,初中那会阿爹不知从哪弄来给自己,然后一用就是好多年,不过保温效果不怎样了,所以张木木一口喝完,也不觉多热,而且差不多见底了。

  考试结束后,又累又渴,兴许是做题紧张的缘故,后背还有热气,虽然是冬天,不过好在年轻,不觉如何。

  去年生过的冻疮终究还是没有再冒出来,张木木看着手掌,有些不满。

  不知为何,张木木的手掌总是肉乎乎的,即便是时常往地里跑,受伤会有水泡,不过两天之后,水泡消失,老皮蜕了,新生的皮肤也会粉嫩,这让张木木很苦恼。

  今天周五,昨天考完试后,学校终于让学生自由活动了,对于高二高三来说是难得的好时光。

  大早上考试一结束,宿舍的同学就少了一大半,附近有座虎山,是个绝佳的风景地,班里有女生提议前去游玩,顿时间,男生们的热情便被点燃,一帮男生中有很多眼神都变了,纷纷响应,于是乎,快到饭点了,大家也似乎忘记了去食堂,平时不是这样的,大家都在讨论游玩的事情,有些同学,看向一些女生的眼光顿时变得特别起来,这是个好机会啊,很好的表现机会。

  不过这次游玩是背着老师们的,所以谈论时候尽管都很兴奋,但是还是压低了声音,甚至特意选择靠窗的位置坐下,就怕老师突然出现。

  老师们可不允许学生们爬山去,毕竟那里是好风景,但是也是极为陡峭,所以有很多石斛和虎头兰生长,可见地理位置的不一般。

  张木木回宿舍了,也懒得换下校服,收收东西,准备回家。

  标哥跑网吧去了,不是玩游戏啊,标哥改了兴致,网聊去了。张木木倒是羡慕他的潇洒,总能沉下心来做一件事,最近标哥好像注册了个QQ,和一济南的小姑娘聊天,好像也是高二学生,两人一起玩游戏,一起聊天,一起讨论生活,一起说着天南地北的事情,标哥在南方,女孩在北边,所以,他们说的事情便被张木木定义为天南地北的事情。

  张木木也想去玩,不过还是忍住了,最近忙着学习,似乎也忘记了些事,现在月考结束,倒是突然想起来,不由想喝水来,不过杯子已经空了,只好合上瓶盖,将换洗的鞋子包了塑料袋丢包里。

  这时候,本来不大的书包也快装满了。

  正准备走的时候,却看见赵新翠出现在门口,张木木还以为看错了,不过这时候赵新翠却招呼:“回家啊?”她似乎也有些意外。

  张木木说:“是啊,你吃饭去?”张木木想到了一种可能。

  赵新翠点头,面色突然红了起来,说:“你吃了吗,不然……一起?”

  不过刚说完,看见这张木木手里的包,又说:“不吃就走?”

  张木木本想说是,不过话到嘴边就改口了:“没有,吃了再走的。”

  张木木本想买两个馒头的,路上边走边吃,然后路上打点泉水就差不多对付了。

  “那走吧,我请你!”赵新翠说,用调羹敲了下饭盒,似乎下了什么决定。

  张木木转身取了饭盒,心中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说:“下次吧,这次我请你。”

  闻声,赵新翠目中有喜色,不过却摇头,“说了我请。”

  张木木不再争辩什么,和新翠一起离开了男生宿舍。

  男生宿舍在女生宿舍楼下,所以时常有女生过来,比如那些地下党们,时常会出现在宿舍门口,依依送别。虽说男女宿舍就一层楼距离,相隔也不过一夜,不过熄灯分别时候那一层楼的距离就是天与地的距离,而楼道便是银河,地下党们则是扮演者牛郎织女的角色,而且还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半夜便是一年半了,比牛郎织女还漫长,这让人好笑有羡慕,毕竟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谁不憧憬点什么,可惜了张木木似懂非懂。

  两人同去了食堂,食堂今天人不多,很多学生借着这个机会自然要跑出去外面改善伙食,听说新开了一家快餐店,五元吃两荤两素,米饭管饱,还有一碗肉汤。

  张木木想到这里,说:“去外面吃吧,那家快餐店。”

  赵新翠却说:“不好吃,而且人多,你和我饭量都不大,去了吃不够本。”

  张木木微微吃惊,她怎么知道自己饭量不大的?赵新翠似乎也意识到不妥,忙说:“标哥提起过,我就记下了……”说完后,脸色更红了。

  少男少女总是难藏心事,莫说朦胧的情感,最是不能隐藏,稍微开口,便已流露,稍微眨眼,便已含羞。

  这时候张木木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饭盒,说:“你去占位置吧,今天人多!”

  赵新翠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不过这时候才发现周围并没有几个人,低声说:“占位置……也没几个人啊。”说话的时候,她带着笑意,张木木的意思她懂,所以也觉得高兴,心里似乎暖暖的。

  张木木速度还是挺快的,不过主要是学生不多的原因。

  张木木放下饭盒,推到赵新翠面前,赵新翠说:“怎么那么多,吃不完啊。”

  “你多吃点,太瘦了。”张木木看着只有八十四斤的赵新翠,总想起阿姆,因为阿姆也是八十四斤,张木木觉得可能就是某种缘分。

  “今天食堂的饭菜估计卖不出去了,明天你要看着点,别吃到剩菜了。”张木木想起什么,提醒了句。

  新翠说:“好,明天去外面去,我们宿舍的约了一起。你呢,今天什么时候到家?”

  说话的时候,新翠把饭盒里的肉给张木木夹了几筷子,补充说:“我还没吃过呢,你走路多吃点。”

  张木木本想夹回去,不过想起自己已经吃了一筷子了,便作罢。

  “下去爬山你去不去?”张木木说:“我是去不了,虎山我还没去过。”

  新翠说:“以前去过一次了,不过明天还得去,我替你看一眼。”

  张木木说:“你看了怎么给我,这个又不是大白菜,你去买了,回头送给我就成。”

  新翠说:“到时候你看着我眼睛,我用眼神传给你!”新翠注视这张木木,张木木抬头。

  张木木猝不及防,放佛看见了什么,看着新翠眼神的时候,突然有些慌张,慌忙低头吃菜,速度快了许多。

  新翠抿嘴轻笑,说:“逗你的,今天在书本里看见的句子,想念给你听听。”

  张木木挑眉,说:“言情的不要看了,都是骗人的,你要多看书,你最近学习落了很多。”

  赵新翠有些不好意思,说:“这次月考考得如何?我看你早早交卷的。”

  张木木说:“理综是个问题,一直做不完,其他科目还行。”

  新翠感受到张木木的自信,有些欣喜,“那就好,回头帮我补课!”

  张木木应下了,不过这时候黄叶雨他们也出现了,她旁边总有一帮人围着。

  张木木只好低头吃饭,新翠到底是女孩子,也看见了张木木的变化,压低了声音说:“要不要我帮你追她。”

  张木木脸红了,不过却说:“乱说什么了,我们以前是同桌。”

  新翠“噢”了声,眼神却是有些失落,张木木说谎了。

  不过女孩子总比男孩子成熟,很多心事不会写在脸上,只会写在眼里和心里。

  张木木离开校门的时候,新翠没有相送。新翠只是一把抢过了张木木的饭盒,然后走了,头也不回,也没说什么时候还给张木木,张木木开始纠结下星期估计得找食堂借个大碗了。

  张木木本想和黄叶雨打个招呼的,不过还是忍住了,然后也就走了,张木木去了菜市场,买菜去了。

  因为明天家里杀年猪,张木木要买的东西很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