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34章 出售调料包

第34章 出售调料包


吃完饭, 白月把手表给邵英华,这才是正事,本来她早就打算给邵英华买表了, 但因为白记开店的事情,一直忙到现在, 这才空出手来。

邵英华伸出手,白月微微低头, 帮他戴上手表, 宽大的表带和表盘, 看起来疏朗大气,和邵英华很衬,更显得他气宇轩昂。

“谢谢你, 很好看。”邵英华的眼神温柔得都快滴出水来了。

白月眨眨眼, “跟我还说什么谢谢。”

“嗯,那不谢你了。”邵英华一本正经地道。

“噗嗤。”白月这下真给他逗笑了。

“行啦,你回宿舍吧,我也去店里忙了。”白月帮他理了下衣领, 发现他的夏装都旧了, 心中一动。

第二天去白记之前,白月先去了趟门市买野藠头和宝塔菜,她运气好,还买到了马齿苋。

野藠头和宝塔菜需要腌上一个月, 而马齿苋可以现做, 只需要水煮过后拿麻油、蒜、辣椒拌一下就很香了。

买完野菜在院子里的厨房腌制好,白月换了一套成衣店买的松快点的衣裳,头发高高挽起扎成马尾,只有发尾是卷的。

如果不是因为周秀秀以及她的潜在情敌, 白月才懒得天天穿去京大的时候穿的那一身,现在她穿着蓝色的短袖上衣以及宽松的长裤,又变回了白记干练爽利的老板。

张婶先来店里开张,一见白月进店忙道,“昨天做的少,很多客人都等着今天来买,你看,还不到六点,外面就老多客人了。”

打头的就是钟和平,见到白月,他一脸哀怨,“老板,你昨天哪去了!”

白月打着哈哈,“昨天有点私人的事。”赶紧转移他的注意力,“我今天买了马齿苋,待会给大家做个凉拌马齿苋吃。”

“那敢情好。”钟和平雀跃不已。

他喜欢白记不仅因为这家店的东西好吃,还因为这家店有人情味。

老板时不时地会推出新菜请顾客品尝,虽说谁也不差这一两口的东西,但不管怎么说,有添头总是让人开心的。

白月进了小厨房,巧手三两下就做好了凉拌马齿苋,给每位客人都送了一点。

钟和平吃欢了,捧着碗就来找白月瞎侃,“老板,今天给我打包五个卤鸭掌带走,老样子,多盛点卤汁。”

其他客人一听到卤汁也纷纷来了劲,“对对,老板,我也要,你家的卤汁太好吃了。”

蔡婶道,“我家乖孙孙,每次吃卤味剩下的卤汁都让我不要扔,他拿来拌水煮青菜吃。”

现在店里卤味用的卤汁是白母传给她的独门秘方,比之前送给邵英华舍友吃的那些卤味的卤汁还加了更多的配料,包含了酱油、米酒、姜、糖、茴香、桂皮等。

入口咸香,又带有桂皮的回甘,干鲜香醇,难怪那么多客人对它青睐不已。

又有客人加进了闲话,“我家那婆娘,也经常拿我打包回去的卤味剩下的卤汁来炒菜,还别说,炒出来的菜带着一股子卤味的味道,吃菜都跟吃荤似的,等明天我切二两猪肉,老板你再送我点卤汁,我让婆娘给家里卤肉吃。”

听到大家的话,白月心中一动,卤汁这么受欢迎,那……

当天她就抽空去了一趟门市,买了大量卤汁所需要的调料,还有两大块纱布。

这种白色的纱布一般是用来糊窗户,夏天防蚊虫用的,正值夏季,有不少人卖,白月稍微逛逛就买到了。

晚间收了摊,白月和张婶两人互相搭把手,把两大块白色纱布都裁成了巴掌大的小块,然后缝起,做成一个可伸缩的,像香囊一样的袋子,再往里面填充桂皮、八角这样的干调料。

张婶一边做一边赞叹道,“你这个法子好,到时候做卤味只要往锅里扔一个调料包,再倒上湿调料,盖上锅盖一焖,就做好了,你这脑子咋这么灵,我都想不出来。”

白月把缝好的调料包一股脑收进簸箕里,“婶你都快把我夸出朵花了。”

张婶只一个劲地笑。

翌日,白记店内就多了一个簸箕,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白纱布调料包在簸箕里挤挤攘攘地挨在一块,看着煞是喜人,一下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不免有客人问了,“老板,这是啥?”说着,拿起一个调料包打量,“我咋看里面装的像桂皮和八角啊。”

白月走过来,“你仔细看,就是桂皮和八角,还有一些干调料。”

张婶也来接话,“你在我们店里吃的卤味用的卤汁,用的就是这种调料包。”

白记的卤味是远近闻名的,客人一听就来了兴致,有些客人买完东西不急着走,都围在簸箕旁边,饶有兴趣地拿着调料包打量。

白月微微一笑,“这调料包是店里拿出来卖的,大家都喜欢吃我们店的卤味,有些客人还喜欢打包卤汁回去炒菜,但是每天店里剩的卤汁就这么多,总有些客人分不到。”

“我索性想了个法子,做了一批调料包,若是有喜欢卤汁的客人,买回去放进锅里,就可以自己做原汁原味的卤味了。”又把做卤味的步骤说了一遍。

如今白记店里的客人以职工为主,他们有工资有补贴,时不时地出来打个牙祭,手里松散地很。

工厂里的工作忙,经常三班倒,还要加班,有些双职工家庭根本没时间做饭,都是在厂里食堂吃的,厂里食堂的饭菜价格虽然比自己做饭要便宜一些,但是味道实在说不上好。

若是买了白记的调料包……,回去做饭省事多了,而且味道还有保证,所以不少客人一听就心动不已,不住地拿眼睛去打量调料包。

也有客人有疑问了,“你这调料包卤的都是荤菜吧?”如今一个月能吃上四五顿荤菜的人家都算是富裕人家了。

这调料包要是买回去只能卤肉,那就有点浪费了。

白月拆开一个调料包,露出里面丰富的调料,“那咋可能,你看我们店里,不都卤的鸡爪鸭掌,还有猪大肠,这些下水又是荤菜,又不贵。”

这倒也是,客人稍微一想就转过了弯,讪笑地摸了摸脑袋。

见状,白月趁热打铁,“调料包做的卤水,能放上两三个月,不止能卤荤菜,平时炒菜舀一勺卤水,然后加点油,这么一炒,那味道,谁吃谁知道。”

“那就,给我来一份我拿回去试试?”客人摸摸口袋,准备掏钱了。

白月笑着把调料包给他,“一个调料包五毛钱,这一周内买调料包,都买二送一。”

才五毛钱,一点都不贵,一锅卤水能煮一大锅卤味呢。

这下掏钱的人更多了,白月收钱收的笑眯了眼。

晚上回去,张婶忍不住问她,“丫头,你这相当于把配方卖了,万一别人都学着做了,店里的卤味不就卖不出去了嘛?”

这点白月一点都不担心,她做卤味很有讲究的,不说别的,就说卤鸭掌和卤鸡爪,每次做之前她都仔细清洗干净然后去趾了,做卤味时也是认真地盯着火候。

这火候有差别,味道也就有差别,还有卤的时间长短,也会影响卤味的味道。

即便客人把调料包买回去了,能做出来的也是低配版的卤味,味道虽然相似,但是肯定比不上精装版的白记卤味,所以说白记精心制作的卤味还是独一份。

经过一番解释后,张婶终于弄明白了。

白月淡淡一笑,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她没跟张婶说。

白记之所以叫白记,而不是叫白记早餐店或者白记糖水铺,就是因为她打算把白记做成顺应季节的餐饮店,而不是专卖一类食物的店。

如今天气渐渐热了,卤味这样的熟食不太好卖了,她打算过段时间就减少卤味的供应量,转而推出夏季糖水,到时候赚的一定不比现在少。

到时候,邵英华应该也考完试了吧?白月看向天空中硕大的圆月。

月光给夜晚的京大镀上一层冷冷的光辉,更显这所百年大学的厚重。

最后一科考试的前两天晚上,邵英华他们系的辅导员把系里所有的学生都叫出来开会,因为一考完试学生们肯定都忙着回家,免得到时候找不齐人。

照例说了一下放假事项,辅导员退后,教室门口走进一个人,辅导员介绍道,“这是你们下学期开设的语法课的任课老师,他有些话想对你们说。”

语法?!

英语系大一第一学期基本都在学习单词,大二才开始正式学习语法,语法课是重中之重,所以一听是语法课的任课老师要讲话,所有学生都挺直了脊背坐正了。

崔学敏今年六十五岁,两鬓生了华发,他身材矮小,约一米六五,双手背在身后,精神矍铄,慢慢地踱步到讲台上。

辅导员用崇敬的目光看着这位老人,学生们不知道,他却一清二楚,这位可是享名中外的大佬,不说别的,就说随便翻开一本英译中的名著,都能看到崔老的名字在译者那一栏上,足可见其在这方面的成就。

建国时期,崔老还曾担任翻译官兼外交官出使米国,他不辱使命,雄辩四方,不少外国友人提起他的名字那都是要竖起大拇指的。

这样一想,辅导员又有些郁卒,恨不得自己晚生个十来年,做崔老的学生不可。

崔老倒没有辅导员想象中的大佬的严肃正经,反而意外的好说话,他笑呵呵地摸了摸胡子,双手做了个向下的动作,“大家不要那么拘束,放轻松,放轻松,我虽然是你们的任课老师,但是大家也可以把我当作你们的朋友。”说完,他还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这位老人这么有趣,学生们不由得被他逗得一笑,教室里的氛围顿时松快不少。

崔老照例说了一些场面话,嘱咐大家下学期要好好学习云云,然后说到了正题,“我最近应友人之邀,需要翻译一批英文原著,想找几个同学帮帮忙。”想想又补了一句,“没有补贴。”

没有补贴,就是免费工。

这么一来,不少跃跃欲试的同学都开始犹豫了,许多考上京大的学生家境并不是特别的好,即便每月都有补贴也填补家里了,好不容易放了暑假,都准备利用暑假的时间打点零工,好赚取下学期的生活费。

不过跟在崔老手下翻译著作,又能学到不少东西,英语系的学生们这样一权衡,还是有不少同学都稀稀拉拉的举起了手,邵英华也在其中。

京大图书馆里有的英文原著几乎都被邵英华翻了个遍,还手抄了几本,着实学到了不少东西,但也正‘书荒’呢,所以一听到有英文原著能翻译,他眼里就燃起了熊熊烈火。

崔老点了几个举起手的学生,数了一下人数,差不多够了,正准备结束,突然,他眼睛一眯,似乎看到了什么,浑浊的眼珠划过一丝趣味,又点了一个人,“这位同学,对,对,就是你,你也来。”

这位同学说的就是邵英华,原本崔老没选中他的时候他还挺失落的,因为401宿舍的另外三个人都被选到了,没想到峰回路转,他居然成了最后一个被选中的幸运儿,登时笑弯了眼。

孙越开心得不得了,“这下好了,我们暑假又能呆在一起了!”

闻言,叶清撇了撇嘴。

开会结束,崔老把选中的学生都留了下来,没被选中的学生有的庆幸,有的失落,三三两两地走出教室,很快教室就空的只剩下崔老和选中的学生。

“崔老师。”邵英华笑着和崔老打了招呼。

崔老哈哈一笑,“我还记得你,咱俩还挺有缘的。”

“是啊,当时高考谢谢您提醒了我不少注意事项。”

崔老摆摆手,“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崔老崔学敏正是当初邵英华去县里高考时的监考老师,真是缘分。

崔老也不是什么滥好心的人,是见到邵英华借了考生橡皮,觉得这人不错,随口提点了几句,没想到邵英华记到了现在,心里对邵英华的观感不由得好上几分。

叶清听见邵英华之前居然和崔老有过一面之缘,不由得嫉妒地红了眼。

学生们明天就要考试了,崔老只随便说了几句,然后嘱咐他们暑假留在京大,暑假开始第一周的周四下午去a栋办公楼找他,就让他们回去休息了。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事业线安排上。

女主在男主大三左右吧或者濒临毕业再怀孕,到时候两人都有了成就,女儿坐在电视机前看妈妈领十大杰出商人的奖杯,看爸爸代表国家外交,嘶,想想都激动,恨不得快进,但我手速太慢了呜呜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