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35章 买院子

第35章 买院子


最后一科考完, 暑假正式开始,邵英华没回租屋,而是先去白记帮白月的忙, 今天生意特别好,两人忙到了很晚才回家。

洗完澡, 白月从木箱里翻了一会,拿出两套衣服, 先把其中一套递给邵英华, “穿上试试。”

白色的的确良衬衫, 左边胸口是一个大口袋,深灰色的裤子熨的笔直服帖,两件衣服叠的整整齐齐。

邵英华接过衣服换上, 的确良又叫做‘的确凉’, 这种料子用来做衣服确实比较凉快透气,所以白月去成衣店的时候特地买了不少,除了给邵英华做了夏装以外还给他做了白背心和大裤衩。

邵英华立了立衣领,“好看。”

他两肩很宽, 是典型的衣架子身材, 将白衬衫撑起,好身材展露无遗,灰色的裤子越发显得他双腿修长。

“你再试试这个。”把白背心和大裤衩递给他。

穿上白背心和大裤衩,邵英华整个人顿时凉快不少, 跟刚才的那一套穿出去的相比, 这套睡衣明显更加舒适。

以前在邵家的时候,胡秀雅只会想到她的亲儿子邵俊华,邵雄更是个不管事的,邵英华一年四季, 无论冬夏都穿着长衣长袖,冬天还好,夏天往往闷出一身痱子,热躁难耐。

从来没有人关心他,会为了他特意去做夏装,做背心和大裤衩……

“怎么了?穿着不舒服吗?”白月见他愣住了,忙问。

“没有,很舒服,特别特别舒服。”邵英华抬起头,眼睛笑成一道弯,掩盖了眼底的情绪。

睡前,两人躺在床上,这张床原先是单人床,两个人挤在一块有些拥挤,稍微伸个胳膊就会碰到对方。

“我想,买一套房子。”这段时间白月开了店委实挣了不少,手上攒了有两千来块钱。

店里的生意稳定了,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房。

“就买像张婶他们那样的四合院,然后我在院子里种点菜,再搭个葡萄架,夏天我们就在葡萄架下面乘凉,然后做槐花饭吃。”白月越说眼睛越亮,最后一双好看的眼睛亮的犹如星子一般。

“买,乘凉,做槐花饭。”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他都会在背后支持她。

听着白月畅想买房之后的事,邵英华思绪略略发散。

白月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

邵英华回过神,温柔地勾起嘴角,“想到我们刚来京市住招待所那天。”

白月一愣,也慢慢笑了,“还说呢,两块钱一个床位,为了省钱,我两挤在一张床上,半夜我起来上厕所,隔壁床的同志突然打了个鼾,差点没给我吓死。”

如今,他们早已不是刚来京市的模样。

现在,白月买得起三百块的手表,还要买四合院。

白家是白家,新屋是队里给结婚知青盖的,随时可以收回,说到底,他们从来没有完完全全拥有一个属于两人的,完整的家。

但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日子只会越过越好。”邵英华把白月揽在怀里,两人挨得近近的,听得见彼此的心跳声,砰砰,砰砰,铿锵有力,年轻又有朝气。

白月回搂他,灿然一笑,“嗯,越过越好。”

邵英华回来了,第二天中午白月做了大餐,请了张婶张叔还有东子一起吃。

席间得知白月和邵英华两人要买四合院,张叔忙道,“你两不用去找了,老邹他们家的院子就在找人出售。”

张叔说的老邹白月见过,也打过招呼,毕竟是邻居。

“邹叔要卖院子?不能吧?”白月道。

张叔给东子夹了一筷子菜,“咋不能,老邹他儿子不是在沪市工作嘛,然后在当地谈了个对象,现在还结了婚怀孕了,老邹老伴走得早,家里就剩他一个人,索性把京市的房子卖了,去沪市再买一个,跟小两口住对门,还能帮小两口照顾照顾孩子。”

这还真是巧了,白月经过老邹家的时候在外面略略看过他家的院子,比张叔家的四合院还要宽敞一些,整体布局也好。

趁着邵英华还没去崔老那里帮下手,两人挑了一天时间去找老邹看四合院。

四合院的位置跟张婶他们家离得不远,相对的跟京大离的也很近,光从位置上来说白月就很满意了。

等进了老邹家一看,更满意了。

进门正对的是堂屋,堂屋后面有两间屋子,左侧是灶房和杂物间,右侧是并列的三间屋子,中间露天的地方很宽敞,打了石桌和石凳,每间屋子前面都有一小块花圃,一阵微风吹过,更显得郁郁葱葱。

老邹坐在石凳上,“你是老张介绍来的,我也不坑你,一口价,一千块。”

这个价格,在均价七八百的四合院里算贵了。

但是老邹家的四合院宽敞,比周围其他人家的四合院都要大上一圈,屋子也多,整体也比较新,没什么要修缮的地方,几乎可以随时入住。

而且,白月心中止不住地激动,如今是七八年,一个四合院才只卖八百,到了后世,这种四合院千金难求,更是有价无市,她怎么也不能错过。

白月也好说话,没跟老邹讲价,双方都很满意,加上老邹急着走,两人没几天就把房子买卖的事情给敲定了。

周四下午,被崔老选中的十个人先在学校食堂集合,点齐了人以后才一起去a栋办公楼找崔老。

崔老的办公室在4楼,大家到的时候他已经在了。

崔老掀开白瓷缸子的盖子,抿了一口茶,慈眉善目地道,“人都到齐了吧?”众人点头。

崔老笑笑,从座位上站起,“跟我来。”

大家不明所以,但还是听从崔老的话,跟在他的后面。

崔老带着大家七拐八绕,来到a栋办公楼配备的会议厅,指着圆桌周围一圈的座位道,“你们都找个位置坐下。”

等大家都落座了,崔老从靠门一侧上锁的书柜里拿出厚厚的一沓书,让邵英华分发给大家。

邵英华是最后一个拿到的,他看着手里由国外著名作家萨克雷所著的《名利场》,惊讶得几乎拿不稳。

再看看周围同学手里的书,孙越手上的是托马斯的《还乡》,卫国利手上的是亨利的《瓦尔登湖》。

大家面面相觑,眼里的惊讶几乎要化为实质。

邵英华有些忐忑,“老师,这些真的让我们来翻译吗?”

“那还有假。”崔老笑着摸了摸胡须。

这些名著连学校图书馆都未必有手抄本藏品,现在英版原装竟然在他们几个学生手上!

孙越一口气差点上不来,拉着邵英华道,“你快掐我一把,我是不是在做梦。”

邵英华闻言立马上手,他也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见邵英华的手越来越近,孙越一个激灵,“算了我来,让我来掐你。”

美得你,邵英华拍掉他的手。

崔老给两人的耍宝逗的哈哈大笑,片刻正经道,“大家也都看到了,这确确实实就是英版原装的国外名著,你们敢不敢翻译?”

十个人相互对视一眼,都在互相的眼中看到了渴望以及兴奋,但是也有忐忑,他们,真的能完成崔老布置的任务吗?

卫国利紧紧地抓着书,看向崔老,“老师,我、我们要是翻译错了怎么办?”

他们都还是大一新生,单词都背不全乎,语法更是入门级别,现在突然说要让他们翻译这些英文名著,说实话,不论是谁都会紧张忐忑的。

崔老微微一笑,并不回答卫国利的问题,“我就问你们一句,敢不敢!”

邵英华珍惜地一遍一遍地抚摸着书皮,然后手握成拳,直直望向崔老的双眼,“敢!”

崔老对上他的目光,一怔,然后开怀地笑道,“好,好,有勇气。”

邵英华都应了,其他人难道要承认自己比邵英华差吗?

剩余九人目光中燃起熊熊烈火,“我们也敢!”

崔老一一扫过他们朝气蓬勃的面庞,欣慰地笑了,“这才是我崔学敏的学生。”

托崔老翻译这些国外名著的友人不是别人,正是华夏出版社的总编。

如今百废待兴,国家缺少人才,尤其是在翻译这方面,所以七七年的第一届高考才会有英语加试,目的就是为了筛选出一批合适的翻译人才,翻译国外文学著作,甚至是一些机密的作战资料,以填补国家在这方面的缺失。

京大,是百年名校,也是全国大学的标杆,里面的每一位学子无不是人中龙凤,作为恢复高考以来,京大招收的第一批学生,他们绝不能是温室里的花朵。

所以崔老在请示上级领导后,从京大英语系中挑选出了这么十位胚芽。

为什么不按成绩挑选?

崔老自有考量,词汇量可以积累,语法可以学,不懂的地方他可以教,但是勇气,却是与生俱来的。

不出意外,京大英语系学生中的一部分人,要代表国家,代表人民,与外国领导交涉,到时候站在其他大国面前的,绝不能是畏畏缩缩,说不出一句完整话的京大毕业生。

以学生的身份参与翻译英版原著,就是崔老给他们的第一块勇气试金石。

崔老温和而又厚重的目光扫过十个人的头顶,然后看向窗外的远方,努力吧,你们会有更加辉煌的未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