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39章 开分店

第39章 开分店


邵家因为白月开店的事发生的口角白月和邵英华一概不知。

正是夏天的夜晚, 白月在四合院正中的空地上铺了一张草席,又提了一个水桶在周围洒水,一阵凉风袭过, 带来水气和凉意。

邵英华身上穿着白背心和大裤衩,白月身上穿着白短袖和大裤衩, 两人坐在草席上,一人手捧半个沙瓤的大西瓜, 另一只手拿着勺子。

邵英华挖了一勺又红又甜的西瓜心喂给白月, 白月专注地看着天上的星星, 吃掉西瓜心。

后世雾霾漫天,很难看得到如此璀璨的星夜。

白月囫囵嚼了嚼西瓜,皱紧眉头, “我还是喜欢脆瓤的。”

“好, 明天我买脆瓤的回来。”邵英华给她擦了擦嘴角的西瓜汁,笑道,“最近白记的生意怎么样?”

一提到白记,白月两眼放光, 星星也不看了, 她的眼睛发亮的就像天上的星子,“等暑假结束,我就开分店,原店太小了, 好多客人跟我抱怨过位置不够坐, 还要在外面排队……”

邵英华对做生意一窍不通,但他很喜欢看见白月志得意满地讲述白记的事情,因为那样的她,像一只骄傲的公孔雀, 志得意满地展示着自己美丽的尾羽。

“你在学校呢?有没有不长眼的惹你?”白月说完自己的,看向邵英华,两人都心知肚明,这个不长眼的说的就是叶清。

说起叶清,邵英华挑了挑眉。

英版原著不可能让他们带回家,每次翻译都要去崔老指定的会议厅,翻译涉及到的词汇又很多,于是每次大家都只能背着大部头词典往返。

白月看着心疼,跑了好几家新华书店,买到了翻译专用的巴掌大的英版小词典,不仅包含的词汇量广,而且全,最重要的是小,邵英华只要揣进兜里就行了。

平日里不翻译的时候,邵英华也会拿着小词典背单词,可把共同翻译的一行人给羡慕坏了。

可惜只买到这么一本,连卫国利和孙越都没得,大家虽然羡慕,但也无计可施。

偏偏叶清在被邵英华拒绝了买词典的要求后,心里不爽,总是要明里暗里的刺邵英华几句,弄得整个翻译过程的氛围都不太好。

邵英华倒是不在意,有那时间跟他吵嘴还不如多翻译几句话,对他的挑刺一概无视,更把叶清气成了个河豚,还让他被崔老训斥了几句。

这些都是小事,邵英华当作笑料跟白月分享出来。

白月笑的躺倒在邵英华身上,“该!赶明儿我再去买个录音机和英版磁带,给你练口语用,酸不死他!”

邵英华故作为难的叹了一口气,“唉。”

白月睁大眼睛,从他身上坐起来,“咋啦?”

邵英华直视她的双眼,眼底带着温柔,“这下所有同学都知道我爱人特别疼我了。”

白月给他说的脸皮一红,嗔了他一眼,用手沾过一点西瓜汁抹他脸上,“让你嘴贫!”

邵英华给她抹成了个大花脸,不甘示弱,也沾了一手西瓜汁,“好啊,刚夸你你就反了天了,看我来重振夫纲!”

回应他的是白月的:“略略略。”

暑假一眨眼就过去了,邵英华他们的翻译进度还不到三分之一,崔老的意思是开学后各抽时间来找他翻译。

而新学期开始的第一天,白月的新店也正式开业了。

之前就和熟客说过开分店的事,白记原店也贴了纸张告示,所以开业的第一天,新店就挤满了闻风而至的客人们。

新店比原店要宽敞好几倍,不过布局和原店大致相同,也是进门就能看见墙上的菜单。

中间是过道,两侧都是桌椅,一张长桌带四张凳子,干净整洁。

靠马路的一侧仍旧布置有对外窗口和小厨房,由张叔掌厨,出售酸菜粉丝包子、猪肉豆芽包子以及炒粉这样的早餐类。

店里靠里的位置又另布有大厨房,由白月掌厨,负责制作糖水、凉面、醪糟小丸子这样的夏季新品。

今天是周末,大虎没排到班,他特意起了个大早来白记新店。

他本以为自己来的挺早了,没想到店外早就排起了长龙。

好在白月特意给他留了一个座位,就在白月所呆的大厨房里,布了一张小桌。

大虎搓搓手,满眼期待。

很快,白月就把夏季新品都各盛了一份端到他桌上。

之前白月答应大虎,如果他帮她请来了王主任,就请他免费品尝白记的夏季新品,现在大虎总算如愿以偿。

大虎父母是双职工,他自己也是工人,家境小康,不然也不会喝得起五毛钱一瓶的大白梨,又对附近的美食如数家珍,天天光顾白记。

对他来说,给他钱都不如给他吃的。

大虎虽说年纪不大,但也是名副其实的老饕了。

大虎好酒,先端起醪糟小丸子深深地吸了一口酒气,对白月竖起了大拇指,“老板,这个好,这个好。”

“那当然。”白月笑着应他。

醪糟小丸子里的醪糟用的是精选的圆糯米,制作过程严谨,为了做出适口的醪糟,她足足废了一袋糯米,就连里面的小丸子都是用糯米粉精心搓成拇指大小的白色圆球。

她又斥了巨资买了一台雪花牌单门冰箱,像醪糟小丸子、糖水、凉面这样的,都要在冰箱里镇过一轮才出售。

如今冰箱刚刚上市,不仅贵,而且看起来性价比不高。

大部分人都认为冰箱比不上电风扇,电风扇买回来好歹一家几口人能一起吹,买个冰箱,除了能给吃食保鲜,难不成热了还能去冰箱里躺着睡?更别说电费极其昂贵,不是一般家庭能负担的起的了。

敢像白月一样购买冰箱的人是极少数,她可以算得上是吃螃蟹的第一人。

不过买冰箱的好处也是巨大的,如今正是夏季最热的时候,谁不想吃口凉爽的,醪糟小丸子、糖水、凉面,本就可以替代正餐,更何况经过冰镇过后更加适口。

有凉口的不吃,谁愿意去吃那热乎乎的粥饭。

白记的吃食精致,每道工序都是精心制作的。

就说番薯糖水,里面的番薯特意挑选了黄壤淀粉多的番薯,入口甜糯,满嘴生香。

还有凉面,也别有一番巧心思,凉面里的面条是白月特意揉的菠菜面,绿色的面条,看起来就清爽,凉面的调料也是酸甜适口,符合大部分京市人的口味。

如此种种之下,白记的火爆是必然的。

大虎把所有的新品都尝了个遍,长长的打了个饱嗝儿,“老板,我决定了,这个夏天我就在你家吃了。”

天知道每次他下工回去,热的一身汗,还要面对热饭热菜,那是一种怎样的郁卒。

“你抢得到位置就成。”白月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回话到。

大厨房里也有风扇,但是生意太火爆了,白月仍旧忙的汗如雨下。

大虎透过窗口看到外面热火朝天的场景,忍不住哀嚎了一声。

再说原店这边,因为新店肯定是忙不过来的,所以白月后来还是决定带着张叔张婶一起在新店工作,也避免夫妻两个分开。

而原店白月托张婶帮忙找了一个帮工,负责看顾店铺,张婶推荐了她的远房侄女,巧妹。

如今是不允许雇佣工人的,对外都说是远房亲戚来帮忙,像巧妹这样本身就带着点亲戚关系的,就更合适了。

巧妹口齿伶俐,干活也快,白月经过一番面试后就定下了她。

原店也经过了一番装修,原先店里所有的桌椅都被清空了,改成了后世商店里的货架,每个架子上都有白纱布罩着的簸箕,簸箕里装着卤味调料包、酸梅汤调料包、还有盛出来的卤味。

有客人在新店里尝了酸梅汤之后念念不忘,打算再买点回家跟家人一起喝,这时候张婶就会推荐他们去原店。

巧妹在店里远远就看到分店红火的景象,忍不住暗暗咂舌,没等她咂舌多久,一群客人从分店出来,就直奔原店。

一行人看了看店外的招牌,确认了和分店是一样的,便走了进来。

原店里有两台大风扇,巧妹还提了水桶放在店里一角,店内清凉舒爽,和店外相比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

客人们被风扇凉爽的风一吹,再接过巧妹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汗,身上舒服了,心也平静了下来。

一位穿着碎花上衣的妇女就道,“你们这也是白记?”

巧妹生了一对浓眉,一双杏眼还有一张樱桃小嘴,只见她嘴皮子上下快速一动,“婶,你是从分店那边来的吧,没错,我们这也是白记,是一个老板。”

见客人们还是有些不信,巧妹端出水壶,给几位客人都盛了一杯酸梅汤,“你们尝尝,是不是这个味。”

新店开业,每桌都送了一壶酸梅汤,就算有些客人不是为了酸梅汤而来的,也尝过赠送的酸梅汤,自然是认得的。

尝过酸梅汤,客人们都放下心来,问巧妹,“你家这酸梅汤怎么卖?我刚才在那家店问,店里的帮工说叫我来这买。”

巧妹嫣然一笑,“分店主要出售堂食,我们原店负责售卖外带。”这是白月说的词汇,她听不懂,但不妨碍她拿来用。

她指了指店里货架上的白纱布簸箕,“您看,这是酸梅汤的调料包,这是卤味的调料包,还有卤味,不过卤味不多,每天只限量两百个。”又指了指墙角放着的一排罐子,“这个啊,是醪糟。”

不少人对分店里卖的醪糟小丸子念念不忘,还有就好米酒这一口的,都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就有一位大叔问了,“你们这东西买回去,能保证做出来的味道是一样的不?”

货架上都是明码标价的,大家粗粗一算,发现买回去自己做,比在店里买划算,都忍不住动心。

巧妹嗔了一眼,“您这话说的,就说这醪糟,您买回去加点水,直接加丸子进去煮,味道咋可能不一样呢?”

“还有这酸梅汤调料包,我刚才给你们喝的,就是用这调料包煮出来的,您说味道一不一样?就这卤味调料包复杂一点,不过呀,咱店里包教包会。”

这敞亮话一说,大家忍不住面面相觑,“那就,来点?”“我也要我也要,给我来两包那个酸梅汤调料包。”“我要卤味调料包。”

白月果然没看错巧妹,她人如其名,有着一张巧嘴。

这一天下来,不仅是分店,就连原店,生意都一样红火。

晚上一算流水,白月忍不住喜上心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