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44章 烫头

第44章 烫头


周一下午, 周妍如约而至。

白月脱下围裙,“周姐,你等我两分钟。”

周妍应了, 白月进了小厨房跟张叔嘱咐了几句,张叔换到了大厨房, 顶替了她的位置。

她走到周妍身边,笑着道, “周姐, 咱走吧。”

周妍擦了擦额角的汗, “哎。”

两人步行到了国营理发店,店里还有不少客人在,理发师忙的直打转。

见有客人上门, 理发师抬起头匆匆一瞥, 这一看,就愣住了,“你不是上次那位客人吗?”

白月笑着应了,“你还记得我啊。”

理发师边用火酒烧铁杆边答道, “咋能不记得, 你给我带来了这么多生意。”他努努嘴,指了指店里等候的女客人,“这些,都是来烫你上次烫的那种卷发的。”

上次学白月烫发的那位女工, 顶着新烫好的卷发去纺织厂上工, 顿时引起了一阵潮流,其他女工纷纷跟她打听那头发是在哪烫的,然后自己也烫了一个。

现在纺织厂里不见那种夸张的大卷,全是这种低调妩媚的小卷, 人人都以烫小卷为荣。

一传十十传百的,来国营理发店的女客人也越来越多。

理发师手下的那位烫发的客人闻言便道,“师傅,这卷发是那位女同志先烫的?”

国营理发店里就两位理发师,有称呼他们为老板的,有称呼他们为师傅的,叫法不拘一格。

理发师忙着烫头发,随意点点头。

见理发师应了,店里的客人无不对白月行注目礼。

白月今天穿了一条蓝色的上衣,配一条白色的长裙,因为来之前在店里忙碌,长长的黑发在脑后盘了一个髻,看起来美丽又大方。

烫发尾小卷没有烫全头卷那么繁琐,十来分钟就搞定了一个客人,很快就轮到了周妍。

周妍等待的过程中,看到了很多个从理发师手下出来的‘艺术品’,距离烫发的时间越近,她就越忐忑,拉着白月的手问,“你说,我烫小卷会好看吗?”

白月反过来拍拍她的手背,“肯定是好看的,不过……”她拉长了声音。

“不过什么?”没等她说完,周妍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店里的其他客人也竖起了耳朵。

白月摸了摸周妍的黑长发,“不过我建议周姐你把头发剪短一点再烫。”她的头发目前长至腰间。

周妍的下颌偏方,短眉毛,长相颇具英气。

短发干净利落,符合她干练的气质,卷发又能增添她的妩媚感,短卷发是最适合她的发型。

白月把心中的考量一说,周妍越听越觉得是这个道理,“原来脸型和发型还有这么多讲究。”

店里坐在一起的几位女客人忍不住凑过来,七嘴八舌的道,“就是,我也是第一次听。”“哎,同志,那你说我适合怎样的发型啊?”

白月回想了一下前世看的时尚杂志,分别对几位女客人道:

“您是瓜子脸,烫长的小卷就正好,更显得下巴精致小巧。”就是之前她烫的那种小卷。

“这位是鹅蛋脸,中长发烫小卷,不过发尾要往里弯。”形容的是后世风靡一时的梨花头。

“您脸型正,跟周姐一样,也是剪短一点再烫比较好。”对着别人的脸型说圆说方并不礼貌,她换了个形容词。

几位女客人想象了一下,好像还真是白月说的那种适合她们的烫发好看,忙对理发师道,“师傅,就按这位女同志说的帮我烫。”“我也是我也是。”

当然,白月给的建议也不是每个人都接受的,有位女客人正巧就是上次那位纺织厂女工的同事,她一向自认为对打扮颇有心得,她是鹅蛋脸,但她觉得直接发尾烫小卷就好,何必剪短了再烫小卷,不是多此一举吗?

所以她忍不住反驳了,“这什么鹅蛋脸、瓜子脸的,听的我发懵,烫个发还这么多讲究。”说完,她的目光在白月的头发上转了一圈,“你该不会是怕我们烫的比你好看,所以才故意这么说的吧?”

被她这么一说,好像显得白月别有用心似的。

几位本来要按白月的建议烫发的客人也犹豫了,万一她说的是真的呢。

这位纺织厂女客人在厂里攀比惯了,今天谁买了个新头花,穿了件新衣服,都是能拿来说嘴的事,她在厂里是出了名的会打扮,经常有女工问她首饰衣服在哪买的,但都被她打哈哈说人家戴这个不好看,一竿子支到了别的地方。

以己度人,她自己怎么做,就怎么想别人。

对付这种人,大声地跟她反驳肯定是落于下风的,毕竟看在他人眼里,你如果不是心中有鬼,又怎么会虚张声势呢?

白月淡然一笑,“你说的没错,几位女同志都长的这么好看,我担心大家烫了头发以后就更好看了,那怎么行。”故意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她越是淡然处之,别人心中的怀疑就越淡,言语中又夸了几位女客人,听的人心里舒坦。

几位女客人又留心观察了白月的长相和打扮,看起来干净清爽、落落大方,不像是那等妖妖娆娆,别有心机的人。

就连和反驳白月的纺织厂女工一起来的女工客人也帮着打圆场,“你可能误会了。”“就是啊芳芳,我觉得这位女同志说的没错。”

孙芳看到其他人都站在白月那边,忍不住一跺脚,撇过脸去,语气生硬,“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们爱烫就烫吧。”

孙芳又凉凉地道,“头发烫坏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你们看小玉,她是厂里第一个烫小卷的人,她就没有先剪再烫,你们自己想想吧。”

其他女客人面面相觑,虽说如此,但她们都打算按白月说的法子烫发,但是孙芳都如此说了……大家都在一个厂里干工,不给她面子也不太好,于是谁也不敢先烫发。

周妍看到其他客人的表情,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白月是她拉来出主意的,自然要站在白月那边,忙道,“师傅,你先帮我烫吧,就先剪短,然后再烫发。”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理发师听了白月的话,也觉得颇有道理。

他一改先前漫不经心的态度,认认真真地帮周妍理发烫发。

理发师依言帮她先剪短,然后用火酒烧好的铁杆帮周妍烫了发尾,这样弄好的头发出乎意料地好看。

周妍站起身,不可置信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镜子里的女人虽然还是那个长相,但是发型一变,整个人身上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原先的她长相英气,气质也偏硬朗,她私底下曾暗暗懊恼自己没有女人味,可经过理发师的巧手一弄,真如白月所说,短发更显她干练,发尾微卷的弧度又多添了几分妩媚,就两个字,完美!

周妍有预感,如果何广见到现在的她,一定大吃一惊。

她忍不住嘲讽地勾起嘴角,对孙芳道,“有些人就是想多了,我剪了头发以后再烫,可不比直接烫好看多了。”

在周妍之前也有一个脸型、发型都跟她相似的女客人烫了发,现在见周妍烫的这么好看,忍不住在心底拿自己和她一一比较,不得不承认,确实,周妍烫的头发比她好看,而且好看的多了。

其他女客人也是这么想的,现在成果一出,谁还管孙芳在不在意,一个接一个的,忙不迭地对理发师道,“师傅,帮我烫。”“轮到我了,让我烫让我烫。”

见状,周妍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拉着白月在店里多留一会,“再等等,我看看这几位女同志烫的头发怎样。”

白月也不急,她既然给人出了主意,自然想看看成果如何。

两人又等了一个半小时,几位女客人烫出来的头发效果果然不错,就连理发师都啧啧称奇。

这年代来理发店理发的人大部分都只要求剪短、推个平头啥的,烫发属于很时髦的,更别说还有这么多讲究了。

见烫出来的效果一个比一个好,周妍也不说话,就盯着孙芳一直笑,笑容里满是嘲讽。

她才不屑于再用言语落井下石,但光是神情都让孙芳气的发狂,因为孙芳不得不承认,白月说的是对的,就算是她,也是按照那个脸型配发型的说法烫头才更好看!

白月微微一笑,走到孙芳面前,“同志,只剩下你一位客人了,你不去烫发吗?”对于言语上给她使绊子的人,她才不会留情。

孙芳此时就像钻进了两头都是扎紧了的口袋里的老鼠一样,左右为难。

烫吧,她属于方脸,前面已经有一个失败的例子在了,要让她明知道烫的不好看还去,那不是明摆着自己往坑里钻吗?再说了,烫一次头发要好几块钱,她要是回来重烫,简直是自找麻烦和浪费钱,想想都要郁卒了。

可是不烫,不就正中了白月的下怀?

孙芳气的脸色涨红,一句话也不说,摔门而去。

白月和周妍对视一眼,皆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一笑,两人之间的距离仿佛又拉近了不少。

作者有话要说:  孙芳,纺织厂女工,留个下划线,之后还要出场哈。

话说周品兰好久没出现了,考虑把叶清配给周品兰或者孙芳= =感觉哪个都是一场好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