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50章 吃西餐

第50章 吃西餐


说开店就开店, 元宵节第二天,白月就物色好了店面,这次选的店距离原先两家店有点远, 是在另一个区,就在火车站附近, 也是人流量大的地方。

趁着三店还在装修,白月把白母拉到了二店, 也就是她现在所在的店, 让白母先帮着搭把手, 干干试试,省的白母在家闲出屁来,想东想西的, 整出一堆幺蛾子。

白母还是第一次来白记, 虽说以往白月每月都往家里寄不少钱和东西还有信,但她对开店也只是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印象。

这次一进门,见到整齐干净又宽敞的店面,还有顾客盈门的盛况, 白母禁不住张大了嘴, 躲在白月身后,看着汹涌的客流,拉了拉闺女的衣角,“这是你的店?”

白月把白母拉到身前, “这是咱家的店, 等三店开张了,那边的店比这还要宽一倍,客人只会更多。”

白母有些忐忑,“开这么大家店, 每天都很忙吧?”怪不得白月和白勇每天都这么晚回来,她还以为是两人躲着她,没成想,还真是事出有因。

白月似笑非笑地道,“当然忙,现在还早,没什么客人,等中午你再看,客人都要排到马路边边上了。”

白母给她笑的臊了脸,这么忙,自己还给闺女添乱,属实有点不应该……

见白母有些想通了,白月悄悄松了口气。

她拉着白母到了大厨房,“妈你先试着做一锅卤鸡爪。”

白母把袖子撩起来,却有些无从下手。

见状,白月自己示范着做了一锅,“其实跟在家里做菜没什么区别的,妈你试试。”

把开店说成简单的做菜,白母听在耳里,总算不那么七上八下了,她把着锅,熟练地做了一锅卤味,色香味俱全。

因为是白母做的,所以白月亲自上的菜,她端着碟子,给客人放到桌上,余光看见白母躲在后厨悄悄看着。

白月微微勾起嘴角,故意留在桌前跟客人多说了一会话。

等回到大厨房,白母忙拉着白月问道,“咋样?”

白月故意轻描淡写地道,“能咋样,客人吃的挺好的。”

见状,白母悄悄松了一口气,这在村里掌勺和在京市的店里掌勺说到底还是不太一样的,她多少有点忐忑,现在见白月和客人都说好,她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

一边安慰自己,不就做菜嘛,然后越做越熟练,等白月抽空看她的时候,发现白母已经拿出了白家村掌勺大厨的风范,颇为得心应手。

白母有了事情在手,加上三店即将开业,她渐渐忙碌起来,就忘了催生这档子事,除了偶尔还过问一下白勇的终身大事以外,一心放在了店里的各项事务上,颇有点事业第二春的感觉。

白月和邵英华可算松了口气。

开学后,邵英华办理了离校住宿,两口子总算团聚在了一块,四合院离京大又蛮近的,说起来作息和住校的时候没什么两样,还更舒坦了,可把孙越和卫国利羡慕坏了。

“老卫。”孙越一脸挪耶地捅了捅卫国利的胳膊。

卫国利转过身,孙越道,“你看,隔壁俄语系的系花又对着英华暗送秋波了。”

偏偏当事人一点察觉都没有,邵英华穿着白色的呢子大衣,里面是高领毛衣和西装裤,更显得气质如玉,给他这么一衬,周遭的男同学面如土色。

卫国利回以挪耶,“可惜啊,这媚眼是抛给了瞎子看。”

孙越双手撑着后脑,一边走一边叹气,“都结了婚还这么‘招蜂引蝶’,让我们这些单身汉可怎么办哟。”

邵英华抬起手,露出腕上的东风牌手表,看了眼时间,“你们在说什么,到点了,我先走了啊。”

说完,也不等两人回应,急匆匆地就走了。

等到了京大门口,白月早已等在那里,她今天穿了一条白色的长款毛衣裙,微卷的长发整齐地披在脑后,双手交合在腹部,拿着一款白色的线珠穿成的包包,仪态端庄,显得淑女范十足。

如此精致时髦的打扮和出众的气质,引得路人连连回头。

“来了。”白月弯起嘴角。

“嗯。”邵英华松了松衣领,他还不怎么适应如此正式的打扮。

如果不是今天和白月有约,他也不会穿成这样去上课,以他的脾气,厚外套加黑裤子了事。

两人并肩走在大街上,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走过几条街道,就来到了朗特西餐厅,改革开放以后,这家西餐厅由地下人防工事改造而成,一经开张瞬间风靡整个京市。

此时的西餐在大部分人口中还不叫西餐,叫西菜,整个京市的上流圈子都以吃西菜为荣,要是哪家的贵妇说自己没吃过西菜,准被人笑她土掉了大牙。

白月和邵英华刚进西餐厅,就有穿着黑白燕尾服的服务员微笑着上前,迎着两人到座位上,然后用有些蹩脚的英语问两人要吃点什么。

这可难不倒京大的英语系高材生,邵英华用流利的英语对答如流,点了两客套餐。

先上了餐前点,两片餐包,外加两盘罗宋汤。

邵英华回忆起课上崔老放的西餐礼仪纪录片,用餐包沾了点罗宋汤,放进嘴里。

白月跟着他的步骤,看起来是在模仿他,实际上怎么吃白月早就了熟于心。

然后服务员端来两个搪瓷缸子,里面盛满了咖啡,还散发着热气。

白月好悬没笑出声来,白色的搪瓷缸子配咖啡,实在太有喜感。

她忍住笑,问邵英华道,“味道怎么样?”

这传说中的西菜说实话不太符合邵英华的华夏胃,不过白月带他来是一番好意,也是为了丰富课外见闻,活用英语,于是道,“挺好吃的。”

最后上了两客牛排,邵英华左手拿刀,右手拿叉,先帮白月切好了牛排,再切自己的。

两人点了全熟的牛排,就不爱吃那血呼拉稀的。

白月一边吃牛排,一边想到上辈子,她和邵英华第一次吃西餐,就闹了一个大红脸,两人说要八分熟的牛排,被服务员好一阵嘲讽,她到现在都记得服务员说的那句话:牛排只有七分熟和五分熟的,哪有什么八分熟,真是土包子。

之后的一段时间,她都对西餐厅有一种说不出的阴影,每次看到装修辉煌的西餐厅都避之而不及,因为那样的华丽越发衬得她昏暗无光。

不过她这人天生就有一股拧劲儿,越是这样,她就越要逼迫自己,后来,她已经能熟练地点西餐,吃牛排了。

到最后,她都觉得那样的自己有些可笑了,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逼迫自己,她明明不是那么喜欢吃西餐的。

现在嘛……

白月笑着用银叉子叉了一块一点血丝都不带的牛排,现在她能自在地在西餐厅点全熟的牛排,不再去在乎他人的看法,无非是心境不一样了。

对面的桌位上,邵英华看着白月的笑容,也缓缓勾起嘴角,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水晶灯的灯光将两人身影镀上一层暖暖的橘黄色光辉,温暖而又旖旎。

“秀雅,秀雅,你看什么呢。”邵雄拉了拉胡秀雅的胳膊。

“没什么。”胡秀雅匆忙低下头,胡乱地捋了捋鬓角的碎发,遮盖住了眼底的慌乱。

邵雄叹了口气,自打邵俊华落榜以来,胡秀雅就是这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但他也不能多说什么。

两人回到家,邵俊华坐在客厅里,翘着脚看小人书,见到邵雄和胡秀雅回来了,他懒懒散散地喊了声,“爸、妈。”

胡秀雅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小人书,“还看,给我进房间学习去。”

邵俊华撇撇嘴,看向了邵雄,拉长了声音,“爸——”

邵雄对这个小儿子向来都是捧在手心里的,忙劝道,“秀雅,孩子好不容易高考完,你让他放松一下怎么了。”

胡秀雅气急反笑,“这都高考完多长时间了,去年十二月份考的,到现在都三月了,整整三个月,从考完到出成绩,他都在家里看小人书。”

说罢,也不等邵雄回话,对邵俊华道,“你喜欢看小人书是吧,小人书,小人书,我让你看小人书!”一把将小人书撕成了碎片,撒的满客厅都是。

珍爱的小人书被撕,邵俊华急了,忙站起身,“妈,这可是珍藏版,我好不容易找同学借来的!”

胡秀雅看着仍是一脸孩子气的邵俊华,气不打一处来,邵俊华和邵英华是亲兄弟,眉眼之间颇有几分相似,每次看到邵俊华,她就忍不住想到邵英华。

又想到刚刚在西餐厅里看到那副场面,她忍不住悲从中来。

相似的年纪,邵英华能够念京大,跟他那个乡下妻子吃西餐厅,自己钟爱的小儿子却高考落榜,天天在家无所事事。

见胡秀雅的脸色阴晴不定,邵俊华心里一个咯噔,他凑到胡秀雅身边,爱娇道,“妈,不就是没考上嘛,我明年再考不就成了,再说了还有爸,等他退了我接他的饭碗不就成了。”

再考,都考了两年了!

胡秀雅可不信什么事不过三的说法,两年都考不上,第三年更是悬了!

而邵雄今年才四十出头,等他退下来邵俊华接班,那还有多少年!

胡秀雅的脸色越来越臭,邵俊华不敢挨在她身边,于是躲在邵雄身后,小声地嘟囔道,“我也没想到那些人学习那么厉害嘛,我从下午开始学,学到晚上,结果人家从早上六点就起来学习……”

总而言之,就是不能怪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