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52章 父子上门

第52章 父子上门


巧妹变了脸色, 老板亲妈也在二店里干活她是知道的,而老板亲爹也确实没跟来,莫非眼前这人是老板的亲爹?

这么一琢磨, 巧妹仔细打量了邵雄和邵俊华的长相。

这一看,发现两人眉眼间跟邵英华有几分相似——巧妹是见过邵英华的。

她迟疑道, “你……”

“你什么你,没听到我爸说的话吗?”邵俊华趾高气昂地道。

不管是老板的亲爹还是邵英华的亲爹, 都是老板的长辈, 巧妹一跺脚, “你们等等,我给你叫我们老板去。”

说罢,巧妹给店里挂上一把锁, 撒腿就往二店里跑。

她可不傻,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这两家白记开了这么久,这个自称老板亲爹的人可一次都没来帮忙过,别是来打秋风的!

白月正在店里忙碌着, 就见巧妹急匆匆地跑了进来, 忙问,“啥事啊,跑这么急,店里出什么问题了吗?”

巧妹扶着腰, 喘了几口气才道, “店里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称是老板你亲爹!”

我爹?

白月神色惊疑,白父什么时候从白家村跑上来了,还不通知他们, 以白父稳重踏实的性子,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对劲,白月把围裙摘下,走到巧妹面前,“你给我形容一下那两个人的长相。”

巧妹一边回忆一边比划,“自称你爹的是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白白净净的,容长脸,中等身材,戴着副眼镜,穿着黑外套,打扮像个领导,小的那个年纪跟我差不多,也是容长脸,凤眼,细长眉,两人长的挺像的,一看就是父子。”

白白净净,这一听就不是白父,白父常年在地里干农活,肤色黝黑。

突然,白月心中一动,“来的那两个男的是不是跟英华长的挺像的。”

巧妹闭上嘴,缩了缩脖子,没敢说话,不过她的眼神已经告诉了答案。

“嗤。”白月耻笑了一声,拍了拍巧妹的肩膀,“行了,没你的事了,你就在这里帮忙吧,原店那里我去。”

邵俊华将手缩进袖子里,耸着肩膀打了个寒颤,三月份的京市还是冷的,三人站在店外说了一会话,他鼻涕都冻出来了。

见状,邵雄心疼地裹了裹他身上的衣服,“出门的时候就说让你多穿点,非是不听,这下冻着了吧。”说完,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给邵俊华披上。

即便多穿了一条外套,邵俊华还是冻得直打哆嗦。

邵雄忍不住开始埋怨起锁了店门的巧妹,这打工妹也太没眼色了,也不知道让他们两个先进店里坐坐,看把他儿子给冻的。

连带着把邵英华和白月也迁怒上了。

邵雄正帮邵俊华搓手暖身时,眼前突然多了一个人影,邵雄还以为是邵英华来了,语气忿忿地道,“怎么才来。”说完抬头一看,来的竟然是白月。

“你来干嘛,英华呢?”邵雄探头往白月身后看了看,只看到一片空地。

“你不是找老板嘛,有什么事找我说就行。”白月冷眼看着邵雄对邵俊华嘘寒问暖的样子,似笑非笑地道。

“跟你没啥好说的,叫我哥来。”邵俊华刚暖和了点,就呛声道。

说话间,两人忍不住打量起白月来。

白月今天穿了一条红蓝相间的格纹大衣,洋气又贵气,脸上不知道擦了什么,看起来白白亮亮的。

他两不知道的是,自打白月挣钱以来就没亏待过自己,雪花膏、蛤蜊油、润肤露……都囤了一堆在家,每天按时保养,一个夏天过去,非但没有变黑,皮肤反而变得更加细白,到了冬天就更是如此,惹得周妍上次来还问她偷偷擦什么护肤品。

看在邵雄和邵俊华眼里,白月和当初那个刚来京市,打扮土气的村姑,有如天壤之别。

邵俊华甚至在心底暗暗地想,现在的白月跟京市里土生土长的姑娘也不差什么了,她要不说,谁知道她是乡下地方来的。

见到这样如同换了一个人的白月,邵雄有些气短,不过白月的焕然一新也给了他信心,毕竟没钱也不敢这么打扮不是?

邵雄整肃了神色,“我们今天来是有正事跟英华说的,你把英华叫来。”说话间,已然客气不少。

白月嘲讽地勾起嘴角,果然是人靠衣装,上辈子这两人见着她可不是这个态度,就差把她损到泥里去了。

白月把店门打开,“进去吧,有什么事跟我说是一样的。”她顿了顿,又道,“毕竟夫妻是一体的。”说到这,她意味深长地看了邵雄一眼,话里话外都是暗喻他跟胡秀雅是一个鼻孔出气的。

她对这位‘前公公’也算有所了解,甚至连他今天的来意都猜到了七八分,他自己肯定是想不出这一茬,十有八九是胡秀雅撺掇两人来的。

当然,邵雄没听出来。

他赶紧拉着邵俊华进了店,进了店内果然暖和了不少。

白月把店门重新掩上,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端起水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店里的生姜红枣茶,至于邵雄父子二人,她连杯水都没给他们倒。

看在两人眼里,就是她‘不懂事’了。

邵俊华忍不住“哼”了一声,“有没有礼貌,不知道给我们两个倒杯水,我爸可是你的长辈。”

嗤。

白月拉开椅子坐下,小口地抿着姜枣茶,“有什么话就说吧,别整这虚头八脑的。”

“英华不在这,你们有事,跟我说,我会转告他的。”言下之意,别打扰邵英华。

邵雄看了邵俊华一眼,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说,找工作这事,他跟邵英华说还是挺理直气壮的,毕竟那是他亲儿子,但是换成白月,他就有些说不出口了。

邵俊华接收到邵雄的信号,忍不住急着给他回以眼色,这两家店的装潢以及营业盛况他可是亲眼看到了,要说邵雄刚开始带他来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乐意,现在就只有满意了,毕竟在这样的店里干活,工资肯定不会少。

至于忙不忙碌,就不是这位大少爷该考虑的问题。

毕竟他妈说了,邵俊华好歹是他哥,给他在店里安排个清闲光领钱的工,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白月冷眼看着邵雄和邵俊华父子之间的眉眼官司,只觉得可笑无比,邵雄几十岁的人,在外还要看儿子的眼色。

“我、我想让俊华去你们店里干活。”邵雄越说越通顺。

“凭什么?”出乎意料地,这句话不是从白月嘴里说出的,而是邵英华说的。

掩着的大门敞开,邵英华走进店里,俊朗的眉眼中带着无尽的冷意。

“你怎么来了。”白月走到他身边,看到门外探头探脑的巧妹,一下明白了。

这是怕她被欺负,给她搬救兵来着。

邵英华刚下课就来白记找白月,结果碰了个空,问了在店里干活的巧妹,赶紧赶了过来。

邵英华握着白月的手,确认她手心是暖的,才拉着她在店里坐下,安抚道,“没事,一切有我。”

见到正主来了,邵雄愈发理直气壮,“你上哪去了,我和你弟来了你都不知道。”

“别是故意躲着我们吧。”邵俊华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补充道。

京大的课程本就很多,到了大二,必修课足足翻了一倍,他也是趁着中午休息时间,来店里一趟,下午还要赶回去上课。

“我上课。”邵英华揉了揉眉心,冷淡地道。

但是这些邵雄并不知情,他当课程满满的邵英华跟他在家无所事事,熬夜看小人书的小儿子一样闲着,只当邵英华说的上课是推脱。

不过邵雄好歹活了一把年纪,察言观色的本领自然是有的,他看着大儿子眉眼间的冷淡,忍不住放柔了语气,“英华,我想让俊华去你店里干工,你们是亲兄弟,让你弟弟给你帮把手,这是互利共赢的事。”

凭什么?

邵英华跟白月刚来京市的时候,他们一家可帮过一次忙?可来见过他们一次?甚至在他们刚来京市的时候把他们两个撵了出去,现在看他们两个发达了才贴上来,还要脸不要?无非是看他们好欺负罢了!

邵英华气极反笑,道,“爸,俊华来店里准备干什么活,拿多少工资,一天上几个小时的工。”

邵雄卡了壳,邵英华说的这些,他一个都没想过,支支吾吾地道,“唔,俊华去你们店里,随、随便给个收钱的工作就行了。”他想的很美,收钱嘛,往店里一坐,算算钱,多轻松。

又补充道,“英华,俊华毕竟是你亲弟弟,你可不能少他工钱啊,怎么地也得比你们店里工人的工资多上十来二十块钱。”

听到这,邵俊华眼珠子一转,工资,这可是跟他息息相关的,“你们店里工人工资都多少啊,有没有厂里工人的工资高。”

邵雄和胡秀雅所呆的纺织厂早几年那是有名的高工资和高福利,虽然近几年不太景气,但是也比一般厂子好,是以邵俊华的眼光都被养高了不少。

白月看着他那张和邵英华有几分相似,却因为熬夜、作息颠倒而脸色苍白,挂着黑眼圈的脸,想到的却是上辈子。

上辈子,邵俊华老大个人了,到了几十岁还没工作,又赶上国家取消子女继承父母工位的制度,邵雄和胡秀雅觍了老脸,才给他找了一份看仓库的工作,每月拿着微薄的薪水。

后来纺织厂倒闭,邵雄和胡秀雅没了工作,一家三口就靠着邵俊华看仓库的工资过活。

那时邵英华的事业已经有了起色,邵雄一次次地带着邵俊华过来打秋风,有一次邵俊华上门时还偷了他们家几千块钱,被抓了个正着,邵雄和胡秀雅哭着求着,他们才没报警。

这样一个人,如果真来白记干活,就算是收钱的工,那也不过是说说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