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54章 三店开张

第54章 三店开张


等晚上回了四合院, 邵英华先去洗澡,白母拉着白月到一旁,不解地道, “今天在店里的时候,你怎么不直接把那两二皮脸赶走, 还让英华他弟留在店里干活?”

白月笑笑,没有直接回答白母的问题, “妈, 这件事就交给我解决吧, 三店马上要开张了,到时候需要你操心的事情多着呢。”

邵家人牛皮糖的性子她早在上辈子就领教过了,直接赶走那两父子是爽快了, 但那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留下的祸患也很大,想要从根源上解决那件事,还需要另辟途径。

让邵俊华在白记打工,是白月给他们的一点甜头, 也是吊在陷阱前的一块肥肉, 端看邵俊华怎么踩下去了。

再说‘军师’胡秀雅,如果一点好处都没要到,一定是不肯善罢甘休的,到时候只会变本加厉, 想出更多的馊点子。

说不准……还会跑到京大去跟学校领导和老师败坏邵英华的名声……这种事她上辈子也不是没干过。

她一张巧嘴颠倒黑白, 外人只能看到邵英华不孝顺,不拉拨弟弟,补贴家庭,看不到邵家对邵英华的种种不平之处, 舆论压力只会在他们这边。

要是做的再绝一点,两口子工作不要了,天天来白记店门口撒泼耍滑,肯定会影响店里的生意,那店还开不开了?邵俊华现在可是无业游民,他完全做得出来这种事。

报警当然可以,警察一来,胡秀雅拉着人一通说辞:我们是一家人,这些都是‘家务事’,来店里只是为了和孩子‘商量’‘商量’事情,得,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沉没成本太高。

白月心里有种种想头,关于怎么解决邵俊华一家子的事情也有了章程,不过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事,三店开张迫在眉睫。

说到底,邵家人只是她开店路上的一个障碍,并不能阻挠什么,她要想把店开大、做强,会遇到更多的困难,邵家人,不过一粒尘埃罢了。

白母看着白月脸上坚定的神色,有些恍惚,她的囡囡终究是长大了,眉眼间褪去稚嫩,有了成熟的色彩。

她欣慰地拍了拍白月的手背,“事情交给你,我再没有不放心的,你心里有数就成。”

“嗯,妈,谢谢你,一直支持我。”白月靠在白母肩头,像小时候一样,嗅着妈妈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

一星期后,白记三店开业,店铺地址选在火车站附近,人流量大,所以主营的餐食和一店还有二店又有了分别。

现在交通比早几年便利多了,火车站人来人往,还有的人脑瓜子机灵,做起了掮客和担夫,帮来往的游人提行李,找住宿的地方。

火车上的食物贵,还不好吃,担夫和掮客都是体力活,在这样的地方开设一家物美价廉的餐点店,实在是太适合不过了。

三店比二店还要宽敞一倍,足足能容纳上百个客人,新店的人员配置是白月自己和白母、白勇,二店就由张婶、张叔、巧妹来照料,一店白月请了帮工,因为三店规模大,她也另外请了两个帮工。

经过邵家的事,白月发现巧妹人如其名,挺有几分巧劲的,她打算让巧妹在二店历练一番,以后还能安排她做更多的事情。

针对不同的客户群,三店主要卖的是各种粥、馒头、豆浆、凉面,还有老两样,酸菜粉丝包子、猪肉豆芽包子,和馒头和没馅的包子,各个都做成了成年男人的拳头大小,总的来说就是便宜扛饿。

天刚刚擦亮,店里就座无虚席,等到了中午的饭点,店里坐满了刚下火车饥肠辘辘的乘客,还有赤着上身的担夫,吃的热火朝天。

东西味道好,价格也划算,再加上这附近正经的餐饮店少,都是小摊小贩多,白记一开张就门庭若市,一点也不奇怪。

三店也跟二店一样,分了大厨房和对外窗口的小厨房,白母正在大厨房里忙碌着,白勇在小厨房干活,白月跟两个帮工在店里招呼客人。

又接待完一波客人,白月舒展了一下身躯,转头间,她看到外头似乎有个人探头探脑的,有些奇怪,便走了出去。

在门外徘徊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裤,打着赤膊,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的男人,应该是从事担夫这一职业,他年纪大约三十岁上下,肤色黝黑——黑的发亮,只有常年在户外干活的人才能晒出这种肤色。

“您好,请问需要进店吗?”白月露出招呼客人时的笑容。

担夫用泛黄的毛巾擦了擦额头滴下来的汗,他有些拘束地道,“这、这家店是新开张的吗?”

“对的,咱家主卖粥馒头豆浆包子,还有凉面,尤其是包子,馅大皮薄,吃过的客人都说好。”白月道。

她的俏皮话似乎让这位担夫放松了一些,他的神色都轻松了不少,“那你们家的包子咋卖,几钱一个?”

“一毛钱一个包子,现在做活动,两毛五三个包子。”

“噢……”担夫用手搓了搓衣角,有些腼腆。

原先京大门口跟白月竞争的那家包子铺现在的肉包要卖到两毛一个了,白月却一直没有涨价,这个价格不可谓不划算。

“进来尝尝吧,每桌都有赠送小菜。”白月想了想,又补充道。

“小菜,那是什么?”担夫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今天赠送的小菜是酱瓜和爽脆萝卜丝。”

“你的意思是,买一个包子,还送那什么酱瓜和萝卜丝?”担夫眼里放出光,仿佛有些不可置信。

白月笑笑,“对,每桌客人都可以任取小菜。”

担夫拘束地紧了紧手,脚尖已经朝内了,“还、还是给我来一个馒头试试吧,我、我看店门口的红纸上写着,馒头五分钱一个。”又紧张地问道,“买馒头也送小菜吧?”

白月点头,应道,“当然,您请。”店内正好有一桌客人走了,白月领着这位担夫进店落座,给他拿来了一个馒头,又指了指放在桌上的小瓦罐里的小菜,“这就是赠送的小菜,您自行取用。”

这文绉绉的话又让担夫有些害羞起来,他迅速地打量了一下店内整洁敞亮的环境,快速地低下头,轻点了点下颌,发出几不可闻的应声,“嗯。”

他将热乎乎的馒头掰开,用筷子夹起小菜往里面填,拳头大小的馒头,被黑色的酱瓜和白色的萝卜丝填的满满的,几乎要溢出来。

这副模样,落到同他一起落座的客人眼里,就有些目瞪口呆了,从没见到这么占便宜的,虽说小菜是赠送的,也有不少客人打包带走,但没有一位客人是像这样,宛如饿死鬼投胎似的,生怕下一刻就吃不到了,死命往里吃。

白月倒是不介意,正好店内不太忙了,她坐在担夫对面,和他闲聊起来,聊天中,她得知这位名叫黄强的担夫是从某个西部县城来的。

黄强之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因为父亲患病,他不得不从安身立命的老家来到京市这个大城市打工,平时就在火车站帮忙搬搬行李,一个月虽然也挣下不少,但是都寄回老家去给父亲看病了,所以才如此抠唆。

一个馒头就这么大,黄强很快就吃完了,他抹了抹嘴唇,小心翼翼地看了白月一眼,“那个,老板,明天我还能来吗?”

白月勾起嘴角,“当然能,欢迎你多多来照顾生意。”

黄强动了动唇,没说话,他今天吃的小菜价值绝对比他点的一个馒头高,他静静地看着白月,眼眶有些泛红,他的喉咙里仿佛含了一团棉花,“谢谢。”

白月回以这位黝黑腼腆的汉子一个爽朗的微笑,目送着他远去。

三店顺利地开业一周,白母和白勇忙的愈发起劲,尤其是白母,简直是把所有热情都放在店里了,就连回家都要提起三店的事。

白勇倒是按时上下班,他一般八点左右就走了,也没回家,不知道上哪去了,白月也没问,都是成年人了,谁还没点自己的秘密,白勇不说,白月就当不知道。

白母都是十点才从三店回家,她回来的时候白勇也回来了,母子两打了个时间差,白母倒是一直都没发现白勇‘消失’的事情。

再说二店这边,邵俊华也打工一周了,白月寻思着也该问问情况了。

于是便趁着周四放假时,请了张婶和巧妹到四合院,一道聊聊天。

自打三家店都上了轨道,白月开始有意识地给在店里工作的工人安排假期,不再像往常一样,一忙一个月,而是每周四都放一天的假,至于为什么不周六周日放,那是因为周末才是白记最忙的时候。

聊天的地点就在四合院中央的石桌石凳上,半下午的,天气不冷,白月摆上茶水,还有从门市称的玫瑰糕、茯苓饼、酸梅子、空心豆、果丹皮等一应零嘴。

张婶和巧妹坐在石凳上,一边吃零嘴一边灌茶水,好不惬意。

白月同两人闲聊了几句店里的状况,才切入了正题,“最近……邵俊华在店里的表现如何?”

巧妹嘴皮子快,她塞了一个空心豆进嘴里,嚼的嘎嘣脆,咽下去,才道,“白姐,不是我说,你那个小叔子也太——磕碜了。”

她其实想说的是邵俊华太游手好闲了,成语她不会用,只好用老家方言,她们那块称男人吊儿郎当、游手好闲,都是用磕碜两字来形容。

白月听明白了巧妹的意思,或者说她太了解邵俊华的为人了,她举起茶杯,晃了晃里面碧绿的茶水,示意巧妹继续说下去。

巧妹撇撇嘴,“白姐你不是给我们每个人都订了工服吗,邵俊华他不肯穿,非说穿那个显得他很挫,每天就穿着自己的衣服上下工,搞的店里一点都不整齐,这就算了,他还把小人书带来店里看,有一次客人喊他点单,他忙着看小人书,不搭理客人,还让客人滚,把客人都给气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