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64章 回村

第64章 回村


第二日一早, 白勇兴冲冲跑来跟白月说,五人车队凑齐了。

“真的?哥,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去?”白月道。

白勇想了想, “今是周五,这样, 我们明去,看看能不能赶在周二回来, 大虎的假只请到了周。”

“成, 明我跟你们一起去。”

白勇一愣, 不过应了下来,“那好,你收拾一下行李, 到时候你要坐我的副驾驶。”

收拾行李之, 白月先去了二店,二店规模比店小,再加上有巧妹张叔张婶在,邵俊华也只是凑数的, 她顶不顶上差别不大, 不过她还是去找了巧妹细细吩咐了一番。

最近邵俊华不在,巧妹神清气爽,走路都差蹦起来了。

白月道,“我这几要出趟差, 你再多多留意下店, 估计邵俊华过几要会回来。”

巧妹傻眼,“不会吧,白姐你不是跟他说让他在家好好反省,什么时候反省好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吗, 而且两我在街上撞到他,他还气势汹汹跟我说,二店没了他转不开,看我们到时候怎么办。”

巧妹撇了撇嘴,“真以他自己是什么顶梁柱啊,没要没呗,怎么办,凉拌,哼!”

“你可别忘了,再过几店该给工资了。”白月笑笑。

人不在店,她会不会亲自上门去送工资呢?想也知道不可能。

要算邵俊华不肯回来,胡秀雅也会逼着他回来。

巧妹顿时垂头丧气,无奈应了。

回了四合院,白月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等大家回来,说了一下她和白勇出差的事,隔两兄妹要出给了。

到了集合点一看,大虎,还有另外位货运司机都到了。

另位货运司机是白勇学车的时候认识的,白月委托给他订单以后,他要找了这人,开了十块钱一的价格,出这一趟差。

有外快谁不赚,人自是应了下来。

白月坐上白勇的副驾驶,好笑看着双手无比郑重放在方向盘上的白勇,“哥,有这么紧张吗?”

“那然。”白勇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虽说路程不远,但这也是他第一次出远门,也是第一次出差。

白月边四处打量,边点头,“你这车还蛮气派的。”

白勇租赁的货车通体是军绿色,是厚重的‘火车头’,后边是露的大车厢,用来装货物,内也很新,要是座椅上不像后世那样都有什么靠垫啊头枕的。

不过这样的货车,在这年代,算是很有了。

白月寻思着等回去要和白母一起,织几垫子,给他放车上,免得坐着硌屁股。

“妹你要坐好咯,让你瞧瞧哥哥我的技术。”白勇嘻嘻一笑,熟练启动了车子。

他作车头,车头一出给,后四辆小货车立马跟上,这样别致的车队引得一路上的行人纷纷侧头注目。

……

叶翠花正坐在村口的大榕树下纳鞋底,夏日炎炎,热风吹过只留下一阵热气,她一针一线把暑热纳进鞋底,远远的,要瞅见远处的道上,烟尘滚滚,她不由得眯了眯眼睛。

坐在她旁边跟着一起纳鞋底的宋大婶更是直接站了起来,操着大嗓门道,“哎哟喂,这是啥啊,是野猪在上打滚还是哪的沙暴刮来了。”

叶翠花也站了起来,她比宋大婶上一头,长得,看的也远,远远的,看见烟尘中有几军绿色的‘火车头’,拍了旁边的宋大婶一把,“别瞎说,我瞧着像是车呢。”

宋大婶给她一拍差点咬到舌头,不过她也依稀瞅见了车子的身影,咽了口唾沫才道,“好多车啊,是不是领导下来视察了?”

叶翠花没答话,但心也是这么想的,毕竟,普通百姓上哪找那么多车去啊?

这车还不是普通的那种小轿车,身量长,块头又大,反正她是没见过。

等车开近了,从最头的一辆车跳下两人,一男一。

叶翠花和宋大婶定睛一看,好家伙,这不是白家那儿子和闺嘛?!

宋大婶围着货车一劲打量转悠着,边咋舌道,“我滴乖乖,大勇,这是你的车还是你妹的车啊。”

白勇摸摸后脑勺,只笑笑不说话,男人的虚荣心让他不想答话,虽然车是他租来的,但是他总会有自己的一辆车的,四舍五入,那车不要是他的了嘛。

白勇不答话,宋大婶要默认这车要是他的了,那盯着车的眼神要两字,羡慕!

大榕树下除了叶翠花宋大婶她们,还有一堆光屁股小孩。

年纪大的然是认识白勇和白月的,一嘴甜的很,围在货车旁一劲叫,“大勇叔大勇叔,让我坐坐你的车吧。”

白月给他们逗的可乐,从包拿出一包水果糖,一包牛奶糖,让小孩拿去了。

水果糖外包着透明的糖纸,牛奶糖外则包的是一层糯米纸和乳白色的糖纸,白家村的小孩哪见过这,见过最多的都是供销社卖的一毛钱一拇指盖,包在粗糙的棕色毛纸的红糖,甜甜嘴罢了。

白勇也开心,一手抱一坐上车,剩下的坐后头的露车厢,又招呼大虎他们,带这群小孩去兜兜风,小孩们然是含着糖乖巧的应了。

白月没去,要坐在榕树下,和叶翠花宋大婶她们聊聊家常,回白家村过完年之后,时隔了四五月又回来,还开了这五辆引人瞩目的大货车,不免让人好奇。

叶翠花给白月倒了一茶缸子水,问道,“月月,你们这次回来,是来干啥的了?”

白月喝完水,咂咂嘴,才笑笑,“找传根叔有事呢。”

叶翠花听她语音不详,也没问下去,反正刘传根跟她是两口子,到时候再问刘传根不要得了。

白月喝完水,把茶缸子还给叶翠花,叶翠花还没接过来,一留着平头,皮肤黝黑,但看着挺精神的小男孩蹭蹭蹭跑过来,接过茶缸子,“叶奶奶,我帮你打水吧。”

叶翠花看了一眼,要应道,“哦,小狗子真乖,你去吧。”

叫小狗子的小男孩甜甜一笑,充满期待的双眼又看向白月——手的糖。

白月微微一愣,有些好笑,摸了摸小狗子的头,“小狗子是吧,要吃糖吗?”

小狗子一劲点头,“姨姨,吃糖!”

白月给了他一包水果糖,小狗子接过糖没吃,而是跑回小伙伴身边,一人了一,他自己倒没吃。

站在小狗子身边的男孩孩都有,大的有五六岁,小的有四岁,不过一两岁的最多。

村娃糙气,会跑会扶着墙走了要开始跟着哥哥姐姐们出来玩了,大人也不管,小孩子嘛,跑跑晒晒太阳,健康。

白月打眼一看,围在小狗子身边的小孩刚才她糖的时候没凑过来,而是远远的看着,等白勇大虎他们带着拿到糖的小孩开车兜风,小狗子才凑过来。

一两岁的小孩子都是生孔,白月没怎么见过,不由得一愣,“这几娃……是这两年生的吧?”

叶翠花看着小狗子去给她打水的背影,叹了口气,“都是知青家的娃。”

知青是一批批下乡的,有些早看对眼的,自己办了结婚,娃生下来,年纪刚好要是五六岁、四五岁,至于一两岁的小孩,大概是跟白月和邵英华同一批结婚的那十一对新人,还有后几批新人生的。

后来恢复考的消息传来,大部知青跟社员结合的小两口都散了,知青们要么考上大学回了城,要么托关系回了城,走的时候肯定是不愿意带拖油瓶的,留下的社员只能一人带着小孩,靠着娘家,本家过活。

宋大婶也凑过来,小声嘀咕了一句,“真是造孽哟。”又八卦道,“我那小孙去公社小学上学,回来后跟我说,在学校了两派,社员和社员生的小孩,不爱带知青跟知青生的,还有那些返乡知青留下的小孩玩。”

难怪呢,被孤立了,看见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不敢凑上来,非得等村的小孩闹过了,才敢眼巴巴的凑上来,不然回去肯定要被欺负。

白月也叹了口气。

等白勇和大虎他们带村的小孩兜风回来,白月跟着他们回了白家的宅。

白父刚走没多久,白母在信跟他说了轻装来京市,京市啥都有,所以白父要什么也没带,家柴米油盐酱醋茶都还是有的,要是没菜了。

没菜也简单,交待了白勇他们打扫屋,白月背着背篓要去了后山。

路上却撞上了小狗子,小狗子眼睛一亮,迈着小腿跑过来,“姨姨,你这是上哪去啊?”

在小狗子眼,白月要等于一大包水果糖,眼睛能不放光吗。

白月见是他,也逗道,“小狗子啊,糖吃完了没,姨姨再给你一块。”

说罢,也没等他开口,要往他手心塞了几块糖。

白月刚才可都瞧见了,他把得来的糖都给了小伙伴,自己一没吃。

小狗子左右看了看,没人,两下剥开糖纸,塞进嘴,甜滋滋的味道让他享受眯起了眼睛。

吃了糖,小狗子看了眼白月背上的背篓,“姨姨,你这是要去后山吗,我帮你一起吧。”

“哎,上后山摘点野菜。”白月应道。

一大一小,去了后山。

好久没来后山了,白月颇有些怀念,还记得她初跟邵英华说的野鸭子野鸳鸯的事,想想要好笑,如今已物是人非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