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69章 高下立见

第69章 高下立见


“小苏, 你去拿钥匙来。”崔老吩咐一旁的助教。

小苏道,“崔老,是靠窗那排柜子的钥匙吗?”

“嗯, 就是那个。”崔老点点头。

小苏依言去拿钥匙。

崔老继续对众人道,“你们还记得你们刚来的时候, 我领你们看的那个柜子吗?”

大家微微一愣,回想起当时的场景。

崔老给大家分配完第一次翻译的书后, 就把大家领到了靠窗的柜子前, 崔老笑着跟他们说, 这是他和友人曾经用过柜子,大家每翻译完一本书,就把写有书名字的纸条放在柜子里, 等到了约定好的时间, 再把柜子打开,看看谁翻译的书多。

现在这些柜子由他们来继承,希望他们不负前辈,多加勤勉。

仔细想想, 刚得到柜子的试用权的时候, 大家都是满怀期待,无比兴奋的,也学着崔老和其友人一般,友好地攀比着翻译量。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 这股热情渐渐冷却下来, 由一开始的一个月放一张纸条,变为两三个月放一张纸条,再后来,有没有往柜子里放过纸条, 有些人已经不记得了。

毕竟大学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而翻译的过程是枯燥无味的,很难有人能坚守,在大冬天或者大热天,在书桌前一坐就是一天,就为翻译那繁杂拗口的外国文字。

靠窗的柜子一共有两排,上下五格,刚好十格,他们十个人,一人一格,现在崔老叫打开柜子……

说实话,大家都很有些紧张。

不由得努力回想,自己往里面放了多少张字条,柜子是空的,还是满的?

小苏把钥匙拿来了,崔老接过她手里的钥匙,亲自打开柜子。

他看向小平头男生,“周毅,你不是想问为什么我选何秀秀而不选你吗,现在我就告诉你答案。”

他指了指上层两个相邻的格子,“这是你的柜子,这是何秀秀的柜子。”

钥匙卡进锁孔发出清脆的声响,两个柜子被一同打开。

标有周毅名字的柜子,只有寥寥三四张纸条,而何秀秀柜子里纸条的数量是周毅的一倍还多。

崔老看着周毅羞愤的通红的脸,缓缓道,“我希望你明白笨鸟先飞这个道理,秀秀她一开始的词汇量和语法确实懂得不比你多,但是她从来不敢懈怠,积少成多,水滴石穿,再过三日,你当看她如何?”

周毅沉默的低下头,一言不发,只是垂在腰部两侧的双手仍紧紧攥着拳头,表示着他的不满。

一旁的何秀秀却是红了眼,叫了一声,“崔老师!”原来她的努力一直被老师看在眼里!

崔老对她和善地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安抚和鼓励。

接着,崔老又扫了众人一眼,几个刚才还愤愤不平的同学,都哑了声,不敢与崔老对视。

“叶清,你呢,你还要坚持打开柜子吗?”崔老把目光放在叶清身上。

毕竟是他的学生,他想给他留些颜面。

叶清面上波澜不惊,实则内心直冒冷汗,他不由得退后了一步,但还是咬咬牙,“崔老师,你开吧,不过我要求开邵英华和我的柜子!”

他提着的一口气,又慢慢地松了下来。

如果是按翻译的数量算,他应该能和邵英华不相上下。

因为每回邵英华从崔老这里领回一本书翻译,他就会紧随其后,也去领上一本,然后掐着邵英华翻译好的时间,一同还书,就是要跟他比个高下,有时甚至比他要早上几天,证明自己翻译的又快又好。

崔老点点头,“好,你的柜子和邵英华的柜子是吧。”

他微微躬身,打开了这两个标有叶清和邵英华名字的柜子。

四四方方的柜子,空间并不大,一览无余。

标有叶清和邵英华名字的两个柜子,里面纸张的数量是一样多的。

叶清提起的心这才落到了实地,眼里划过一丝得意,“崔老师,这下你没话可说了吧。”又故意阴阳怪气地道,“我知道,崔老师你就是偏心邵英华,谁让我没人家有钱,天天掐着年节给你送礼呢,什么月饼礼盒粽子礼盒的,您收的手都软了吧?”

闻言,刚才还被弹压的不满又爆发了起来,不免有人嘀咕道,“还说什么看数量,人叶清和邵英华翻译的数量一样多,偏偏选邵英华而不选叶清,真是偏心眼,穿小鞋。”

周毅精神一振,好事地从两个柜子里把纸条拿出来,分开一数,大声道,“让我看看,一、二、三……叶清一共翻译了七本书,邵英华翻译了八本书,邵英华比叶清还多翻译了一本呢。”

“不过……”周毅拉长了声音,故意瞟了崔老一眼,“您说,按翻译的数量算,是不是不太公平啊?毕竟有些书厚,有些书薄不是吗?这两百页的能跟四百页的比吗?”

趁着数纸条,他瞅见了纸条上写的书名,不由得灵光一闪,这书跟书之间是不一样的啊,哪能这么算。

刚才他是一时没反应过来,现在反应过来了,才发觉崔老的话里有漏洞,这下可给他抓着了吧,看崔老还有什么话好说!

崔老看了周毅和叶清一眼,眼里划过一丝痛心,半晌,才咬牙道,“好,小苏,你把纸条上写的书稿都搬过来。”

他是一点面子都不准备给这两人留了。

坏菜了!叶清恨恨地看了周毅一眼,他去多什么事呢?

但是自尊心让他仍留在原地,强梗着脖子,一副有理不怕的模样,只是后背上出的厚厚一层的贴着衣服的冷汗,以及乱转的眼珠,都说明了他的做贼心虚。

小苏动作很快,把书都搬来了。

而且四人翻译好的书稿都放在他们面前,对应着他们,看起来一目了然。

先看周毅跟何秀秀,两人面前的书堆,看起来就是山峰和小山丘的区别。

崔老似笑非笑地看了周毅一眼,“嗯?两百页的跟四百页的能比吗?周毅,秀秀无论是翻译的数量,还是页数,都比你多啊,这可怎么算?”

周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准备祸水东引,“您还没看叶清跟邵英华的呢,他们两个翻译的书稿是一样厚的。”

确实,摆在叶清跟邵英华两人面前的书是一样厚的,无论是本数,还是页数,都十分接近,这根本区分不了个高下。

就连叶清也道,“就是,我不服。”

崔老叹了口气,这两人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他弯腰从两人面前的书堆中各拾起一本书稿,将叶清和邵英华的书稿分别打开,招呼众人,“你们都来看,看完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意见。”

众人聚拢过来,一眼扫过去,邵英华的书稿字迹整洁,而且许多地方都用红色的墨水笔写了标注,一看就是花了大心思和大功夫的。

再一看叶清的,字迹缭乱,而且其中一页纸张的右下角处还有一团黑色的墨迹,一看就敷衍潦草。

这一看,高下立见。

这还没完,崔老冷笑了一声,“别急,你们再仔细看看翻译的内容。”

何秀秀拿起叶清的书稿,仔细一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哎哟可逗死我了,你们看这。”

大家过来一看,都笑出声来,用挪耶的目光不停地打量叶清。

叶清被看得面红耳赤,大声道,“你们笑什么!”

何秀秀摇了摇手里的书稿,给叶清指道,“看这里,我想当个厨师,你翻译成什么了?i want to be a cooker?你告诉我,cooker是厨师?”

叶清梗着脖子道,“有什么不对吗,teacher是教师,那cooker不就是厨师吗!”

就连崔老也被他逗的气笑了,指着叶清道,“你啊你,出去可别说是我的学生,我可没教过说自己想当个烤箱的学生。”说完,语重心长地道,“这是很基础的东西,你不应该会犯这种错误的。”

叶清这人是聪明,不然也不可能成绩常年保持在年级前十,但是聪明的人都有一点,爱耍小心思,认为自己只要一分努力,就能比的过别人三分的努力,所以做事不认真,就比方说叶清,这不,翻车了吧。

反观邵英华的书稿,他翻译的流畅通顺,用能被大部分人所理解的语言将原本枯燥无味的外国文字翻译的趣味横生,通俗易懂,真正的做到了翻译中的信、达、雅。

这才是一名真正的好翻译。

崔老欣慰地看了邵英华一样,自己的学生中能有这样的人才,他感到十分开心。

再看叶清,已经在众人的耻笑声中低下了头,恨不得在找个地缝钻进去。

经过这么一回,估计没过多久,系里人人都会知道有个把cooker翻译成厨师的人了。

崔老淡淡地看了周毅和叶清一眼,说了最后一番话,击溃了两人的心防。

“即便倒过来,你们两个真的比何秀秀和邵英华优秀,我也不会选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听到这,大家更疑惑了。

如果反过来,那为什么不选更优秀的呢,这不是与崔老的初衷相违背吗?

崔老语重心长地道,“出席米国奥运会,不单单是为了我们自己,我们在外,代表着国家的颜面,难道你们出了国,还要跟人在外争一时的意气之争吗?”

这一年多的时间看下来,周毅偏激,谁也不服,而叶清又总是爱跟邵英华别苗头,这两人,无论是谁,都不是平和稳重的性子。

如若让这两人出席米国奥运会,绝对会惹出事。

这也是崔老不选他们的原因之一。

如果叶清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针对邵英华的举动,一直被崔老看在了眼里,还记在了心里,由此而错失了出席米国奥运会这样天大的好事,估计他悔得肠子都要青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