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71章 人赃俱获

第71章 人赃俱获


虽说怀了孕, 但白月还是每天雷打不动的去店里上工,不过大家都体谅她是双身子的人,一些重活累活都会主动接去做。

巧妹玩笑道, “白月姐,等宝宝生下来了, 要认我做干妈。”

“好,你这个干妈一定要给宝宝做几件小衣服, 不然我可不依的。”白月也笑道。

跟巧妹说完话, 白月去找张叔拿了账本。

之前二店都是张叔在主管, 每月的流水账也是张叔负责记账,白月这边每个月跟张叔对一次。

但是因为最近在忙着收购野菜的事情,一直都没有看账本, 现在怀疑邵俊华有问题, 白月就准备先从账本开始查起。

拿了账本回家,邵英华也已经在家了,因为白月怀孕了,他每天都会早早回家, 有些推不托的事, 也尽量拿回来做。

两夫妻就趴在床上,挨着看账本。

二店因为对外窗口和店里是分开收银的,所以细心的张叔也分了两本账,对外窗口一本, 店里一本。

白月打开账本查看, 二店上个月的利润是两千元,这个月却只有一千八百五十元。

一般来说,开店的时间越长,生意会越好, 因为名气打出去了,熟客只会越来越多。

怎么反而开店越久,利润就越少了?

白月心中疑惑。

继续往下看下去。

上个月,店内的利润是一千八百元,对外窗口的利润则是两百元,两个合起来,就是两千元。

这个月,店内的利润还是一千八百元,对外窗口的利润只有少少的五十元。

看完利润,再看食材消耗量,对外窗口的食材消耗量也是逐月减少的。

二店对外窗口的经营模式是,由大厨房张叔那里煮出每日对外窗口销售的诸如卤鸡爪、卤大肠之类的食物,然后食材消耗量,会记在对外窗口上。

食材消耗量和收入、利润是对的上的,但偏偏对外窗口每月的利润都在减少。

说明什么?

一瞬间,白月心里一个咯噔,她没急着下结论,偏头看向邵英华,“我想请孙越和卫国利帮个忙。”

邵英华一口应道,“你说。”

白月道,“我想请他们两个……”

隔天,下午上完课,孙越和卫国利迈着悠闲的步伐来到了二店的对外窗口。

只见二店门口仍旧热闹非凡,对外窗口却是冷冷清清。

孙越上前两步,透过玻璃窗,看见邵俊华坐在凳子上,一本小人书摊在他腿上,看的是津津有味。

卫国利敲了敲玻璃窗,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没想到敲了好几下,邵俊华的目光依旧黏在小人书上,两耳不闻窗外事。

卫国利皱了皱眉,也不知道邵俊华这是没听见,还是听到了不理人,想到邵英华转述的,巧妹亲眼见到的,曾经有客人来买东西的时候,邵俊华嫌打扰到他了,直接喊人家滚的事。

不由得又重重地敲了两下玻璃窗,抬高了声音,“喂,里面的人,还卖不卖东西的?”

这下邵俊华可算听到了,他不耐烦地抬起头,瞪了孙越和卫国利两人一眼,才慢悠悠地起身,没好气地道,“干嘛。”

可把卫国利噎了个好歹,他跟孙越三家白记都去过几次,里面的员工都是十分热情有礼貌的,哪像邵俊华这个态度。

孙越咬了咬后牙槽,“要一斤卤大肠。”

邵俊华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道,“不就一斤卤大肠么,喊的跟死了妈一样,臭穷鬼。”

孙越攥紧拳头,长出了几口气,才算把心底的怒火给压下去。

“喏,拿去吧。”邵俊华把装了卤大肠的食盒直接扔在窗台上,食盒盖子没盖紧,洒出几滴卤汁,沾在塑料袋上,尤为刺目。

卫国利也强忍着气,自己把食盒盖子盖紧,沾了一手卤汁。

两人离了一段距离,孙越才忿忿道,“这人真是英华的亲弟弟吗?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卫国利到底稳重些,“行了,少说两句,咱们先办事,白月托付的事要紧。”

想想也是,孙越住了嘴,两人拎着食盒,进了距离白记两百米处的一间茶楼,白月和邵英华早就等在那了。

“怎么样,买来了吗?”白月上前两步。

“买来了,一斤卤大肠,都在这呢。”卫国利把袋子递给她。

白月接过袋子,邵英华去茶楼厨房借秤。

卫国利动了动嘴唇,“其实,我感觉不用秤了,我拎的时候就觉得。”他停顿了一下,才道,“就觉得轻了,这里面绝对没有一斤的量。”

跟孙越不同,卫国利是真正下过乡,干过农活的,他之前在乡下粮油站干过一段时间,专门为老乡们把米豆磨成粉,日子长了,也跟粮油站的老把式学会了一手绝活,抓上一袋豆子,就知道大约有几两。

说话间,秤也拿来了。

白月亲手把塑料袋放在秤上,结果秤显示,只有八两,足足少了五分之一。

更何况,这是带着塑料袋和食盒一起的,才只有八两。

塑料袋可以忽略不计,但是白记的食盒都是找厂家特制的,为了包装紧密,塑料食盒也是有一定分量的,这所谓的‘一斤’卤大肠的真实分量,只会比秤出来的八两更少。

白月怒极了,邵俊华在白记满打满算也干了两个月的活,这段时间,他到底给多少客人缺斤少两,还是给每位客人都缺斤少两!

她拎着食盒就气冲冲地往白记里赶,刚走到对外窗口前,就见到邵俊华又卖出一单生意,他打开抽屉,眼里闪过一丝窃喜,偷偷摸摸地把抽屉里的钱装入口袋。

白月怒发冲冠,当场掐死邵俊华的心都有了,不过也在一瞬间,她明白了邵俊华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叔是一个很认真负责的人,店里的食材消耗量、利润等等,每一笔都记的清清楚楚,这样下来,邵俊华想动手脚就很困难。

要是直接偷钱,日后算一算,张叔连带着她,很快就能发现。

但是缺斤少两就不一样了,比方说那八两不到的卤大肠,卖出一斤的价格,中间差的价,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偷放进自己口袋,怪不得两个月了,她和张叔都没发现!

再说客人,比较马大哈的客人,或者对斤两不敏感的客人,稍微少那么几两,根本就难以察觉。

若是碰上精明的客人,虽然发现了不妥,但是这熟食一般都是打包带回去的,一旦离了店,就很难说清,自能自认倒霉。

可是吃了亏,客人就会给店里盖上一个缺斤少两的戳子,长期以往,谁还愿意来店里买东西?不会的。

难怪卫国利和孙越还说,店里的生意依旧红火,对外窗口却是门可罗雀,恐怕再过不久,连店里的生意都要受到影响!

事实上,白月想的虽然不是全部,但也差不离了。

邵俊华颇有些小聪明,他在做手脚之前,还会特地挑选客人。

如果是那些上了年纪的阿姨,一副精明相的,一看就不好糊弄,他就会老老实实地,足斤足两地卖。

若是碰上了年纪轻的小姑娘、小伙子,又或是大男人,这类人就比较马虎一些,对钱和斤两不太敏感,他就能放心地做手脚。

孙越和卫国利两人,不就刚好符合他的作案目标么,这还真是歪打正着了。

白月二话不说,就进了店里,打开对外窗口的小门,冷声道,“邵俊华,你给我出来。”

邵俊华心里一个咯噔,怎么白月突然出现在店里,不是说她怀孕了,最近很少来店里么。

他有些慌张地背靠着收银台的抽屉,“干嘛,一惊一乍的,你想吓死谁。”

白月冷笑一声,这时,邵英华,还有孙越、卫国利三人,也从后面跟上来了。

再看白月手里的食盒,邵俊华哪里还有不明白的,他又惊又怒,指着白月道,“好啊你,你做局害我!”

白月眼底闪过一丝冷色,“我害你?是我拿刀逼你给客人缺斤少两了吗?是我逼你偷店里的钱了吗?”

邵英华一言不发,反手扭住邵俊华的胳膊,从他口袋里掏出一把花花绿绿的钱票。

好了,这下,人赃俱获。

邵俊华一连迭声道,“痛痛痛。”再看邵英华从他口袋里拿了钱出来,邵俊华转了转眼珠,“这钱,这钱是我自己的,对,就是我自己的。”

孙越上前一步,不满道,“我可亲眼看见了,这钱是你从抽屉里拿的!”

邵俊华转了转眼珠,“我那只是换零钱好吧。”

邵英华冷笑道,“换零钱需要换这么多吗?这里面的钱还不够零散的吗?”说完,晃了晃手里的钱票,又道,“让我看看,啧啧,几毛几分的都有,你还敢狡辩。”

邵俊华心虚道,“银行又不是你们家开的,钱上还盖了你家的戳,我说这是我的钱就是我的钱。”

事情发展到这地步,白月也不急了,她不慌不忙地抽了把椅子,坐在上面,才道,“既然你说都是你的,那好,等会我找张叔过来,对一对今天这对外窗口的食材消耗量,还有收入,看看对不对的上。”

“别别别。”邵俊华脸涨的通红,“我错了,哥,嫂子,你们就饶了我这一回吧,咱们不是一家人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