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74章 野菜上架

第74章 野菜上架


送走了邵英华, 白月觉着这心,就像空掉了一块。

在床上躺了一天,什么事情也不想做。

等到第二天, 又满血复活了。

她可以堕落,店里的事情却不等人, 眼看着野菜就要上架,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来让她悲伤春秋。

她把这一腔的思念, 都化为了工作的动力, 接连两天都泡在了厨房, 又研发出了七八种口味。

“妈,第一次上架,这些口味应该是够了的, 赶明儿就找工人来把那五车野菜都给腌了吧。”白月道。

白母拉着她的手, “知道了,那些事我来操心,你现在怀着孕呢,要好好休息。”又道, “我给你煮了一瓮莲藕花生排骨汤, 待会我给你盛一碗喝。”

白月笑道,“还喝呢,这段时间天天都有这些汤汤水水的,我走路都能听见肚子里有水响。”

白母轻轻拍了她一下, “贫嘴, 那是咱家现在条件好了,才能供你喝,要搁以前,我怀你跟你哥的时候, 整个孕期能见到一碗鸡汤,都算是好的了。”

白月推着白母的肩膀出了厨房,“是是是,是我身在福中不知福,等会我就喝莲藕花生排骨汤去,一碗不够,来两碗。”

白母给她逗乐了,想想也是,这段时间都是做的汤汤水水,也该喝腻了,便道,“真喝腻了?那我让你哥买两块阿胶回来,我用土法给你做阿胶糕吃,你不是买了一堆玻璃罐吗,做好的阿胶糕就放在玻璃罐里,你啥时候想吃了,就摸一块,省得你每天都抱怨。”

“好,那我就等着您的阿胶糕。”听到有阿胶糕吃,白月眼睛一亮。

白母想了想,一拍手,“光做阿胶糕还不够,算算时间,你也快害口了,还得再给你做几瓮酸梅子。”

“什么酸梅子?”白勇正巧回来,刚好听到了酸梅子三个字。

他刚从外边回来,天气热,蒸出了一身汗,听到酸梅子三个字,嘴里就不禁开始分泌唾液。

白母白了他一眼,“那是做给你妹吃的,你插什么嘴,要想吃自个买去。”

白勇耸耸肩,嘟囔了一句,“也就是你们女人爱吃那玩意,我才不稀罕吃呢。”

白母微微眯起眼睛,“你是不稀罕吃,我未来的儿媳妇稀罕吃。”

好家伙,又来了,日常催婚。

白勇见状不妙,拔腿就想溜。

白月赶紧给他拦住了,“哥,等会,找你有正事呢。”

白勇停下了脚步,摸摸后脑勺,“啥事啊?”

“腌小菜的口味我跟妈已经弄好了,配方也写好了,你帮我请一批工人来,腌制那五车野菜,不然光靠我们和店里的人手,得弄到猴年马月去。”

白勇一口应了下来,“这不简单,找散工容易,给好价钱就行,腌野菜而已嘛,又有配方,没什么技术含量,这事就包在你哥我身上。”

隔天,白勇就找来了一群散工。

他机灵,找的都是三四十岁上下的女人,而且一眼望过去,都很精神,看起来就是手脚麻利的。

这群人就领到了四合院,白月和白母把四合院弄成了简易的作坊,宽敞的空地刚好用来放那些装着放腌好的小菜的瓦罐。

开始前,白月就给她们分了工。

一部分人专门负责腌制野菜,一部分人负责分装,其中专门负责腌制野菜那批人,又细细分为了四小批,每批人负责不同的腌制流程,以免配方的泄露,一切安排的井井有条。

一连忙活了四天,五大车的野菜才腌制好。

等到了月底,野菜正式在白记的三个店上架。

每家店结账柜台的旁边,都多了一个六层高的架子,每排都放了十余个玻璃罐子,各种口味都有,十分引人瞩目。

“伙计,这罐子里装的是什么啊?”不免有熟客对这些玻璃罐子起了好奇心。

其他客人也早就对这些玻璃罐子起好奇心了,听到这问话,都凑了过来。

巧妹眼珠一转,按照白月给的说辞,振振有词地给这些客人们解说了起来。

她托起一个玻璃罐子,巴掌大的玻璃罐子,盛在她手心上,刚刚好,“您啊,可真是眼拙,这不就是咱白记每桌都赠送的小菜嘛。”

那位熟客也拿起一个玻璃罐子,仔细打量,啧啧道,“我瞅着不像啊。”

巧妹嗔道,“当然,这些啊,是咱们白记新研发出的口味,大家可以买回去试试,夏天用来佐饭,最合适不过了。”

白记赠送的小菜那是出了名的,很多客人来店里就为的这一口。

自打决定要让小菜在白记上架以后,白月就改了每桌赠送小菜的方式,再不是每桌放上一个小瓦罐,让客人们任取了。

而是改回原先那样,按人头数,每人赠送这么一小碟。

为了避免客人们有微词,虽然赠送的小菜分量不变,但是种类变多了。

反正是送的东西,能多尝点新鲜的,没有客人会不愿意的,一来二去之下,反而冲着这口小菜来的客人越来越多了。

尤其是到了夏天,天气热,吃什么都不爽口,大鱼大肉都吃不下去,偏偏就白记这一口小菜,能让人下三碗饭。

这腌小菜是真的供不应求。

说着,巧妹直接从样品中拿出几罐打开,用筷子夹出盛在碟子上,再插上牙签,让客人们试吃,“大家都尝尝,都是新口味啊,比原先的更好吃。”

刚开始问话的那位熟客用牙签插了一块糖醋野藠头放进嘴里,酸酸甜甜的,牙齿咀嚼野藠头时发出清脆的咀嚼声,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好吃!”

巧妹微微一笑,又给他盛了点腌制婆婆丁,“您再尝尝这个。”

熟客尝了婆婆丁,甜辣口的,他本就是喜欢吃辣的人,但又不能忍受太辣的食物,这个腌制婆婆丁的辣味刚刚好,让他吃了一口还想再来一口。

想到家里怀了孕胃口不开,且跟他一样嗜辣的爱人,熟客忙道,“这些腌小菜怎么卖?”

巧妹指了指放在架子上的纸板,纸板上用红笔标注了腌小菜的价格,“一块钱一罐。”

“给我来两罐,就要这个糖醋野藠头和腌制婆婆丁,各给我来一罐。”熟客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钱,塞进巧妹手里。

巧妹弯起眼角,“还要点别的吗,咱家这酱黄瓜也不错。”

最后当然是让这位熟客又多买了一罐小菜。

有人带头了,再加上这腌小菜味道实在可口,还有店里赠送小菜的忠实粉丝在,这买腌制小菜的人那是络绎不绝。

等到夕阳落山的时候,六层高架子上的玻璃罐子已经空了大半。

巧妹还是紧急让人从四合院里又送来一批腌小菜,才应付了晚上的客人。

从白记买了糖醋野藠头和腌制婆婆丁、酱黄瓜的那位熟客名叫赵生,他是附近中学的一名老师,妻子已经怀孕七个来月了。

赵生妻子本来嘴就挑,加上怀了孕,害口,一天能吃下去的东西不到一碗的量,人愈发消瘦,衬得肚子大的吓人,全家人都着急不已。

赵生今天去白记,就是打算给妻子打包点东西回去,让她尝尝,没想到正好撞见白记的野菜上架,就买了三罐回来。

赵生妻子躺在床上,手抚在大大的孕肚上,表情恹恹的。

赵生他妈,手里端了一碗猪蹄汤,朝着赵生努努嘴,“还是吃不下去。”

赵生心里发愁,换上一副笑容,朝着妻子道,“你瞧瞧,我带什么东西回来了?”

赵生妻子有气无力地道,“不就是那些东西嘛,我说了我没胃口。”

为了她这害口,赵生天天往外寻摸好吃的,不夸张地说,附近的餐饮店,他都走了个遍。

“不是,这是白记新出的腌小菜,我买了糖醋野藠头、腌制婆婆丁,还有酱黄瓜,我都尝过了,你肯定爱吃。”赵生道。

听到是腌小菜,赵生妻子抬了抬眼皮,“你是说,白记赠送的那种腌小菜?”

“嗯,还是新出的口味,你尝尝?”见妻子有了兴趣,赵生赶紧给他妈使了个眼色,赵生妈手脚麻利地将腌小菜装碟,而且还端来了一碗温白粥来配。

赵生妻子拿起筷子,尝了一口腌制婆婆丁,那甜甜辣辣的味道,正合了她的口味,甜辣过后,又让人忍不住口齿生津,她看到了那碗温白粥,也不用勺子了,一仰脖,就喝下了半碗。

赵生和赵生妈忍不住对视一笑。

赵生看着三个玻璃罐子,暗暗盘算着,还要多买几罐回来囤着。

跟赵生类似的客人数不胜数,不光是二店,一店和三店也一样,腌小菜刚上架的第一天,就卖疯了。

晚上,白月看着光今天一天卖腌小菜的收入,禁不住咂舌。

二店今天卖了八十罐,三店卖了七十罐,一店最多,因为它算是白记的周边专卖店,足足卖了有一百罐。

不算成本,这三家店加起来,卖出了两百五十块。

这还只是第一天,等买过的客人口口相传,接下来的日子里,腌小菜绝对不愁市场。

白月忍不住畅想,白记的腌小菜,如果不光是在京市销售,还能销往各省份,甚至国外,那该是怎样的场景?

她压下心底的心潮澎湃,朝着白勇笑道,“哥,看来我们又得回一趟白家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