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75章 春妮来信

第75章 春妮来信


还没等去白家村, 先接到了一封意外的来信。

大清早,邮差敲响了四合院的大门,白母亮起大嗓门, “谁啊?”

“我是来送信的。”邮差忙道。

白母打开门,接过信, 喜气盈腮地道,“应该是英华来信了吧, 这孩子, 也不知道到米国了没, 这么快就有信寄来了。”

邮差一边写签收单,一边头也不抬地道,“不是米国, 这是港城那边寄来的信。”

港城?

白母心里有些嘀咕, 拿着信进了门,递给白月,“刚才有人送了封信来,说是港城寄来的。”

白月拆开信, 扫了一眼, 便笑道,“没事,是春妮写给我的信。”

“真的?”白母赶紧坐下,“也念给我听听。”

白月点点头, 道, “春妮说她在那边过的不错,问我们安好,还说她大概明年能回来一趟,到时候给我们带港城的东西。”

白母替她捏了汗, “过得好就成,一个女人,背井离乡的,都不知道春妮妈有多担心。”

白月岔开话题,笑道,“妈你有啥想带的,港城那边有很多好吃和好玩的,还有新潮的布料,你肯定喜欢。”

边说着,白月边拆开了随信一起送来的包裹。

露出里面的几样东西,有彩印美人画报的三凤海棠粉,白玻璃瓶的双飞人,拇指大小的由绿玻璃瓶装着的清凉油……

“哎哟喂,都是稀罕东西。”白母打量着桌上的几样东西,咂舌道。

桌上这几样东西,有些就连在京市这样的大城市,都没见过。

白母拿起一瓶清凉油,“这是干嘛使的?”

白月拧开清凉油的黑色瓶盖,“妈你不是晕车嘛,晕车的时候擦点这个,贼管用。”

白母眼睛一亮,“好东西。”

“剩下这些大部分都是港城那边有名的家中常备药,春妮真是有心了。”白月道。

港城的药是出了名的好,有不少人就托港城的亲戚,从那边带药来,没想到春妮二话不说,就给她们寄了这么多。

“妈你先看着,我给春妮回封信。”说完,拿来纸张。

下笔如有神,很快就给春妮写好了一封回信。

信上说,让她不要挂念,大家都很好,前不久她还回了白家村一趟,给欣欣还有秋妮冬妮带了新衣服,欣欣气色很好,活泼可爱,她这边什么也不缺,希望春妮在港城照顾好自己。

写完信,抚摸着信纸,白月不由得想起她跟春妮还在白家村时的日子,当时谁会想到,如今的物是人非。

白月叹了一口气,从厨房里拿出两罐腌小菜,一罐糖醋野藠头,一罐腌宝塔菜,打算等会就去邮局给春妮一起寄过去。

寄什么都不如寄野菜好,港城比京市更繁华,春妮在那边想买什么都买得到,但唯独家乡味,是怎么也买不到的。

这两罐野菜,是她和春妮第一次上后山时摘的那两种,离家这么久,春妮肯定也想念这口味道了。

去邮局寄完信回来,正巧白勇也回来了。

兄妹两个商量着再去一趟白家村的事宜。

白勇打趣道,“上次跟我们一起出差的那帮车队的兄弟,最近还问我说有没有这样的活,毕竟十块钱一天的外快,人人都想挣。”

白月笑道,“去,都去,这次,咱们组一个十人车队,上次我还是太保守了,五车的野菜怎么够,不过就算这次运了十车野菜回来,估计也只能撑一段时间。”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又不是说有成熟的工坊或者工厂,能够批量加工野菜,目前的白记,也只能吃的下这么多的野菜。

白勇有些担忧道,“妹,这次你也跟我一块去吗?你可是怀着孕啊。”

“当然。”白月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你别担心我,我这才怀孕几个月啊,而且京市离白家村也不远。”

“你哥说得对,你现在怀着孕,还是别到处乱跑,大不了,我替你跟你哥走一趟。”白母道。

白月摇摇头,“这次我去是找传根叔有正事要谈的,妈你就更不能走了,我跟哥都去白家村了,店里需要你跟爸坐镇。”

白父在一旁默默听着,一锤定音,“不行,这次就让你哥自己去就可以了,囡囡你等胎坐稳了再去。”

白月还想说什么,白父向她投来坚决的眼神,一家之主说话还是很管用的。

她只好叹了口气,“那就听爸你的,我留在京市。不过先说好,在京市我也是不得闲的,要张罗着再开分店的事,还有物色办公室和工厂。”她掰手指头数着。

资金是足够的,她决定再开分店,而且这次要一次性开两家。

一回生,二回熟,有了前两次开分店的经验,这次一次性开两家分店,想必也不会受什么阻碍。

她还打算盘一个小工厂或者小作坊下来,专门用来加工野菜。

再就是,物色办公室的事了。

这件事她揣在心里很久了,随着白记生意的慢慢做大,以及之后的野菜上市的一切事宜,她都需要有一间对外开放的办公室,来洽谈生意。

决定好了就兵分三路。

白勇负责组车队,回白家村再运送一批野菜回来,开两家新分店的事,白月决定交给白父和白母去办。

白父负责踩点,看看有哪些客流量大的地方,或者适合开店的地方,去洽谈空店铺。

白母负责装修、招工人等事宜。

最后一件,相较之下最为轻松的选办公室的事,大家都推给了她。

“我知道你是闲不下来的,这样,其他的事情我们去操心,你呀,负责办公室选好就行。”白母道。

白月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还是道,“成,等挑好办公室,我领你们去瞧。”

挑办公室这件事,白月拉上了周妍一起。

“周妍姐,你知不知京市哪家办公楼有办公室租赁的?买也行,最好离我那三家分店之一比较近的。”白月道。

周妍想了想,还真有。

“我办公地点的楼下就有办公室出租,而且就在你家二店附近。”

白月眼睛一亮,拉着周妍道,“那咱就去看看。”

周妍忙拉着她,慢下脚步,“知道啦,别急,小孕妇。”

两人打了车,去了周妍的办公地点所在的办公楼,她是华康报社的副总编,华康报社就租了这栋办公楼的其中一层。

两人站在楼下,迎着刺眼的阳光,周妍指了指其中一层楼,“就是八楼的那间办公室出租。”

说话间,两人乘坐电梯到了八楼,周妍拨打了负责租赁办公室的,名叫陆楠的人的电话。

毕竟都是一栋办公楼的,大家相互之间也算熟识。

陆楠很快匆匆赶到了。

他一边擦着额头上的薄汗,一边道,“这位怎么称呼。”

周妍道,“你叫她白老板就好,就是她想租你的办公室。”

白老板?这么年轻?

无论左看右看,面前被称作白老板的女人,都是一个过分年轻的女性。

陆楠家里有个侄女,看起来就跟白月差不多年纪,才刚刚工作呢。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陆楠心底咂舌,不过他毕竟见多识广。

赶紧压下心底的思绪,专业地介绍道,“我们公司是做出口贸易的,这一层都是我们的办公室,最近几个月我们公司取缔了一个部门,有间办公室就空了下来,我们老板说放着也是放着,打算租出去。”

说着,他推开了办公室门。

“你们看,说是一间办公室,其实里面分为两部分,外面可以做会议室。”

白月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推开最外面的大门,露出的是一间大约四十平的小会议室,中间是一张大圆桌,围着圆桌散落地放了些椅子,大部分的办公器具看起来都很新。

见白月看完了,陆楠又推开里侧的门,一间三十来平的办公室映入眼帘。

办公室里有柜子、办公桌、甚至有招待客人用的茶几、桌椅,几乎是一应俱全。

整体的色调是暗红色的,看起来低调而又不失奢华。

白月扫了一眼桌椅,又站在了落地窗前,她拉开窗帘,此时正是傍晚,夕阳的余晖透过落地窗映在她身上。

白月微微眯了眯眼睛,站在她的角度,从高空往下看下去,脚下的建筑物仿佛都成了蝼蚁,这样的落差感,让她不禁攥起了手。

陆楠看了白月一眼,笑道,“你可以试试这办公椅,这是我们老板特意找厂家定制的真皮座椅。”

白月顺着他的意思,仰靠在真皮办公椅上,那柔软的触感,让她不禁放松下来。

睁开双眼,暗红色的办公桌,桌面一览无余,与办公椅之间的距离刚刚好。

见白月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陆楠最后又用手压了压茶几对侧的真皮沙发,“这是客人坐的地方,以后白老板你可以请客人一边饮茶,一边洽谈生意。”

这个真皮沙发,让白月想起了去达丰包装厂时,莫厂长办公室里的那一个。

想想就觉着好笑,当时莫厂长还放狠话说让她走着瞧,现在呢,还不是偃旗息鼓了。

想起莫厂长,白月的兴致都败掉了几分。

她抚摸着真皮沙发,想的却不是客人,而是肚子里的宝宝。

等宝宝生下来,到时候宝宝可以放在真皮沙发上,让她随便玩耍。

作者有话要说:  推一下自己的预收→【皮革厂老板的糟糠妻重生了】

文案:

回首这一生,江岚觉得自己像个笑话。

身为千万富翁的妻子,江岚用的是一块钱一瓶的郁美净,穿的是十块钱一双的凉鞋,还被年轻貌美的亲妹妹江丽丽撬走了老公。

陪着渣男白手起家,吃了几十年的苦,最后只得到了净身出户。

离婚后,她颠沛流离,两个女儿被黄鹤和亲妹养成了废材,大女儿个性跋扈极端,整日泡吧,男友按打算,小女儿性格阴暗,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门一步。

眼睛一睁,她回到了1990年。

天台的风有些萧瑟,一阵微风卷过,卷来七层卖场楼下劣质的大喇叭声,“最大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黄鹤带着他的小姨子跑路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都是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的钱包,现在通通二十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