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77章 生了

第77章 生了


时光荏苒, 一晃眼,就到了年底。

白记的两家新分店开的顺顺利利,白父和白母两人也每日早出晚归。

白月的肚子也隆的老高了, 预产期不到半个月。

白母看着白月的大肚子就发愁, “囡囡,你说你要不要先住院, 我跟你爸跟你哥都在忙, 家里就你一个人在, 我怎么都不放心。”

白月从零食袋里摸出一小罐酸梅子,自打怀孕以后, 她每天都会觉得很饿, 有时候一天吃八顿都不足兴,一点都不夸张。

不过因为吃得多, 营养给的足,她整个孕期都过的很好, 一点都没有憔悴,反而面色红润。

因此,白母就给她做了个零食袋, 就挎在腰间, 里面放了各式各样白母做的手工零食, 比如酸梅子、芒果条、地瓜干什么的,让她饿了就吃, 方便的很。

白月从罐子里拿出一颗酸梅子,含在嘴里, 待酸劲过去了,才摆摆手,道, “妈,你别担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再说了,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呢,慌什么。”

白母还是担心,又想起邵英华,忍不住拍了下大腿,“英华也是,都快过年了,还不回来,作为孩子的父亲,孩子都快生了,还在外头,你让我说他什么好。”

白月笑道,“英华也是为国家出力嘛。”话虽这么说,她低下头,摸了摸高高隆起的肚子,眼底划过一丝失落。

是啊,孩子都要生了,英华怎么还不回来?

白母站起身,“不行,我还是得给他去封信,怎么说,也得赶在孩子生之前回来吧?”

米国奥运会因为各种原因推迟,前两周才正式开始举办,这时候才是最用得上邵英华他们的时候,要说让他现在回来,根本不现实。

白月心底也有数,她连忙起身,拦住白母,“妈,别去信了,我自己可以的……”

话音未落,她感觉下边一阵滑腻,赶紧捂住肚子,一脸慌张,“羊、羊水好像破了。”

“什么!”

这下哪还管什么信不信、邵英华不邵英华的,白母赶紧扶着白月坐下,“你别急,我去外面拦辆车,咱们坐车去医院。”

白勇刚巧回来了,一见白母和白月的模样,哪还有什么不清楚的,连忙拦下两人,“妈,你看好妹,你两坐着,我去拦车!”

好在还没到过年,路上的车还是很多的,白勇很快拦到了一辆,扶着白月上了车。

等到了医院,进了产房,白父也赶到了。

出门前,白母就托了人,让人去店里找白父,这下刚好赶到。

三人刚安顿下来,就听见产房里一阵嚎声。

白勇急得团团转,“妈,妹叫的这么大声,该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白母已经不慌了,老神神在在地道,“慌什么,我生你跟你妹的时候也是这样,当时我叫的比她还大声,整条街都能听到。”

听完白母的话,白勇非但没平静下来,反而急得脸都红了,“可、可是我听人家说,城里有些护士会偷偷拿针扎病人的脚底板,妹妹会不会就是被扎了,才痛的乱嚎。”

白勇嗓门大,又没刻意压低声音,正巧被路过的一个小护士给听见了,小护士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才推着不锈钢推车走了。

白勇摸了摸鼻子,“好吧,当我没说。”

白父和白母也知道他这是关心则乱,白母拍了他一把,“在医院呢,瞎说什么,到时候别等护士去扎你妹了,我让护士给我根针,我都想扎扎你的脑袋,看看里边会不会漏出水来。”

白父也急,站起来就团团转,“那咱们这么干等着也不是个办法啊,要不我跟护士申请,去里面陪产。”

白母嗔了他一眼,“你是男人,要陪产也是我去陪产,但是产房就这么大,人多手乱的,囡囡还要分心给我们,倒不如让她一个人进去,反而还轻松。”

“不过。”白母一拍大腿,“你提醒我了,生孩子短则几个小时,多则半天或者一天,囡囡在产房里待这么久,出来肯定饿了,等会我回去煮点营养粥带过来。”

又推了白勇一把,“你去给宝宝买衣服,奶瓶什么的,反正去店里问,只要是新生儿用的,都给买一套回来。”

白勇匆忙点点头,刚准备走,又给白母拉住了,“记着,家里不缺钱,要买就买质量好的。”

白勇哭笑不得,拉开白母的手,“妈,你真是,难道我还会亏待妹妹和小外甥还是小外甥女嘛。”

想想也是,白母点点头,又不放心地叮咛了一句,“我是担心你给人骗了。”

白勇摸了摸后脑勺,再让白母说下去,他别想走了,赶紧抬起脚,匆匆下了楼。

白父看了眼儿子的背影,问道,“那我呢?”

白母瞅了眼白父,“你呀,就在这呆着,万一等会护士出来说有什么事,你在这撑着,也有主心骨。”说完,又“呸呸呸”,拍了几下嘴,“我瞎说什么,哪会有什么事。”

白父点点头,欣慰地看向白母,“你呀,才是咱家的主心骨,刚才我跟儿子这么慌,你一安排,不就井井有条了。”

白母扯了扯嘴角,“行了,别拍我马屁,我赶着回去煮粥给囡囡喝。”

产房里,白月觉得腰都要断了,她头上、身上,都是汗,看向护士,“护士,还有多久才能生下来啊?”

护士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白月,“你这还早呢,才开了三指,我劝你啊,别喊那么大声,留留力气,待会才有力气生小孩。”又道,“不要高喊,但是压低声音喊几声还是成的,也能缓解缓解疼痛。”

听了护士的话,白月果然不喊了,她紧紧攥着床上的白色床单,腰仿佛被人劈成了两半,剧痛之下,痛骂出声,“邵英华你个没良心的,我拼了命给你生孩子,你却不回来看我一眼,你个臭不要脸……”

骂出声了,心底也痛快了,心里的郁结就跟开了口的小溪似的,潺潺流走。

也不知为何,越骂身上仿佛越有劲,白月见状,骂的更痛快了。

等白勇买好新生儿用品回来,就听见产房里传出的白月的痛骂声,不由得一脸懵,“怎么了这是?”

白父摆摆手,“镇定点,正常现象,想当初,你妈生你的时候,骂了我一整天,从我往上数,祖宗十八代,连带着改嫁出去的二舅奶奶也没饶过,都骂了个遍。”

白父想了想,又拽出一个专有名词,“后来我听人说,孕妇这么喊,是缓解、缓解那啥。”他停顿了片刻,才道,“心理压力。”

“总而言之,别担心,你看,连护士和医生都没说什么。”

听完白父的话,白勇懵懵地点点头。

等白母煮好粥回来,就见到父子两坐在产房前的长椅上,双手放在膝盖上,乖巧不已。

又听见产房里突然传出一声白月的痛呼声,紧接着,一个白衣护士推开门,一脸喜意地走了出来,“生了,生了!”

白父、白母、白勇,三人连忙站起身,围着护士道,“生了男孩还是女孩?”

“生了个女孩!”白衣护士喜气洋洋,但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说话的声音都变低了。

如今大部分人家都重男轻女,前阵子她接产过一对小夫妻,里边的妻子也是生了个女孩,丈夫一听,直接甩手走人,只留下她们这些医护人员,看着产房里的母女二人,面面相觑。

现在里边产房的孕妇,也是生了个女孩,她就不由得想起那天发生的事。

没想到白家三人听到生了个女孩,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更加喜气洋洋,白母更是双手合十,对着空中拜了拜,“女孩好,女孩好,女孩是贴心的小棉袄。”

见状,白衣护士才敢放开心思,连忙恭喜起来。

白母从口袋里掏出红包,递给白勇,“你去,送给医生和护士们,给大家讨点喜气。”

她回四合院不仅仅是煮粥,还回去准备了红包。

虽说给不给红包,人家医护人员的照顾都不会打折扣,但是给了红包,一来能让大家都沾沾喜气,二来,怎么也能多看顾几分,所以权衡之下,白母还是准备好了红包。

白勇接过红包,先递给了白衣护士一个,“那个……刚才我说的什么扎针的事,你就当我乱说的,别放在心上,我妹能平安生产,真的多亏你们了。”

也是巧,出来报喜的白衣护士,正是刚才听到白勇胡言乱语的小护士。

白衣护士接过红包,随手揣进兜里,“你呀,幸好是我听见了,才不跟你计较,以后出去,别乱说话,我们安平医院,可从来没有扎病人这一说。”

她说着,抬起头打量了白勇一眼,这一看,不得了,眼前的男人,浓眉大眼,身材高大,一看,就让她红了脸。

见白衣护士收了红包,白勇又絮絮叨叨道,“刚才我妈的话你也别放在心上,她不是重女轻男,咱家啊,既不重男轻女,也不重女轻男,那是一视同仁,你看看我就知道了……”

这人,怎么拉着她一直跟她说家里的事!

孰不知,白勇这是高兴的,心里又惊又喜,随便拉着个人,就开始唠叨。

被这么个帅气的大小伙子拉着说话,白衣护士脸上染了两抹红晕,犹如红苹果一般。

白母祷告完,一眼扫过去,白勇还在拉着人护士说话,赶紧叉起腰,“你干嘛呢这是,不是让你送红包去吗?”

白勇摸了摸鼻子,忙应声道,“哎,我这就去。”

白衣护士看着他的背影,这就是不重女轻男吗?

忍不住笑出了声,脸更红了。

作者有话要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