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水果糖

水果糖


晚上,白月亲手做了一顿大餐,请了张婶张叔和东子来一起吃。

白月把鸡腿夹给东子,东子看着大鸡腿,道,“谢谢姨!”

张婶也给邵英华夹了一筷子菜,“你在学校安心念书,你媳妇在这我们会多照顾她的,你就放心吧。”

邵英华笑着应了,“哎,我哪有不放心的。”

这顿饭吃的比在邵家有人情味多了。

吃完饭,邵英华和白月去散步,没想到竟然给他们两个撞见了赵杰。

两人在供销社买肥皂,赵杰刚好进来。

他头发梳的溜光,整个人装扮一新,灰色的外套,里面是白色的衬衫,下身是喇的棕色裤子,哪有在白家村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模样。

最让两人惊讶的是,一个穿着白色布拉吉,齐腰长发,头发上戴着白色发箍的女人正挽着赵杰的胳膊。

见到邵英华和白月,赵杰先是心虚地摸摸鼻子,然后故意挺起胸膛,从两人身边路过。

“赵……”杰,白月愣了一愣。

他们离开白家村才多久,赵杰就找了新欢?!

和白月不同,赵杰可不是第一次在京市见到她了,他考上的工大和京大本就相隔不远,上次他和莉莉去逛街,就看见白月在摆摊。

真丢人。

他都不敢说认识白月,一个乡下人,跑到城里来摆摊,推着一辆稀奇古怪的推车,还大声吆喝,丢脸丢到家了。

看见白月,赵杰就想起春妮。

平心而论,春妮长得不差,但是因为长期干农活,手脚粗糙,脸上常年带着晒出的红晕,而且还不会打扮,每天穿着七分裤梳着两个大辫子,隔八百米远都能听见她的大嗓门。

再说他的新女友,周莉莉,长发飘飘,打扮时髦,是中文系有名的一枝花,说话轻声细语的,他都怕稍微大声一点,给人吓着了。

也许是白月和邵英华惊讶的眼神太过明显,周莉莉拉了拉赵杰的胳膊,“你认识?”

“不认识!”赵杰回答的又急又快。

周莉莉将信将疑地点点头,这一男一女明显是一对的,她倒没有对赵杰的话有过多的怀疑。

撞见这样的事,白月心情有些不好,随手买了两块白猫牌的肥皂,就跟邵英华回家了。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不大的床有些拥挤,却让两人贴的很近。

白月转过身,面对邵英华,“你说,春妮知道了咋办?”

邵英华也面向她,“不咋办,他两不是离婚了,春妮爸春妮妈会给春妮找到好归宿的。”

纯粹是安慰白月,村里人碎嘴,春妮顶着个被知青“抛弃”的名声,背后指不定被怎么编排,想也知道,春妮的日子并不好过。

白月在心底生着闷气,要她说,赵杰比周品兰还下作。

邵英华每周都要开一次班会,这次班会早早结束了,但老师把众人留了下来,挨个发了十六块的补贴。

“噢,领钱咯!”孙越欢呼一声,他家境好,父母每个月都给他不少钱和粮票,其实不是这么在意学校发的补贴,但这到底是他第一次自己“赚钱”,开心的无以言表。

卫国利数出十块钱,放在信封里,贴上邮票。

“老卫,你干啥呢?这是给谁寄的。”孙越凑过来看了一眼。

领钱了,大家都开心的很,卫国利脸上也露出笑容,“给我爱人寄的。”

卫国利的爱人也是知青,考上了另一所大学,夫妻两个算是异地。

“你呢?领了补贴准备买啥?”孙越看向邵英华。

“我?我去供销社一趟。”邵英华揣上补贴就走,匆匆回了一句。

上次在供销社邵英华就注意到了有卖水果糖,还记得刘钢回来的时候给村里小孩分的水果糖,跟那个差不多。

当时他就下了决心,考上大学拿到补贴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白月买一包水果糖。

到了供销社,邵英华没费多大力气就买到了水果糖,一包水果糖一块二,里面装了十二颗彩色糖纸包着的水果糖,五彩缤纷,看起来煞是好看。

今天白月不在京大门口摆摊,而是去了工大,邵英华绕了好一会才找到她。

白月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小推车被围的水泄不通。

邵英华赶紧把水果糖揣兜里,挽起袖子,去给她帮忙。

“你咋来了?”白月手上动作不停,笑着看了他一眼。

“来帮你。”平常邵英华不上课的时候,都会来帮白月一起摆摊,熟客都知道这位女摊主有个白俊高挑的爱人。

有那熟客就打趣了,“你爱人那是舍不得你累着,所以来帮忙了。”

白月爽朗一笑,“羡慕吧?回去让你爱人也帮你揉揉肩买买菜。”

熟客接过白月递过来的包子,眼带嫌弃,“嘁,我家那口子,能坐着绝不站着,让他干点活跟逼他上吊一样,还是你有福气。”

白月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凑巧,今天有几个和邵英华上一堂大课的京大的学生来买白月的东西,几人相互对视一眼,犹豫着该不该跟邵英华打招呼。

还是邵英华先打了招呼,“你们是金戈、曾明和冼鑫鑫吧?”

三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道,“你怎么知道?!”

“老师上课点过你们的名回答问题,我就记下了。”邵英华看了一眼小推车,“你们要什么?”

三人一起的,“给我们来三份炒粉。”

能被人记住名字,还是令人挺开心的,三人对邵英华的观感不由得好上几分。

一边吃炒粉,金戈一边跟邵英华闲聊,用眼神指了指白月,“那是你爱人啊?”

邵英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白月。

白月正认真地整理小推车里剩下的食物,一滴汗水顺着她的脸庞滴落,溅在地上,更显得她的脸莹白如玉。

邵英华的目光愈发柔和,“嗯!”

又看向金戈三人,笑道,“谢谢你们照顾我爱人生意。”

冼鑫鑫摆摆手,“那有什么,别的不说,你爱人卖的东西是真好吃,就说这炒粉,让我一天吃三顿,一周连着吃都没问题。”

“说笑了。”白月道,“下次来,我给你们便宜点算。”本来想说打折,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这个词,她索性就说便宜卖。

“那感情好。”

金戈脾气直爽,若是邵英华支支吾吾,否认这个摊主是他爱人,金戈反而会低看他几分。

相反,邵英华坦坦荡荡,直接承认了白月就是他的爱人,不管怎么说,坦荡的人总是让人心生好感,同行三人对邵英华的评价都挺不错。

又听白月说便宜卖他们,连忙应了,“好,我们一定常来。”又对邵英华挤挤眼睛,“照顾同学家的生意嘛。”

给他们这一打趣,邵英华和白月脸都红了。

半下午,客人少了,白月终于能休息一会。

别看钱赚的多,这钱也不是好赚的,冬末初春之际,要站着四五个小时,吹着冷风,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趁着白月休息,邵英华从兜里拿出水果糖,撕开包装,拿出一颗水果糖给白月。

白月接过,放进嘴里,眼角弯弯,“你啥时候买的,好吃。”

橙子味的水果糖,酸酸甜甜的,让人心情都好上几分。

“刘钢回来的时候,给村里的小孩分水果糖,我看你一直看着。”邵英华顿了一下,“所以我就买了。”

白月一怔,偏过头去,不让他看见自己眼角的湿润,“把我当小孩子哄呢。”

从他手里拿过水果糖,塞一颗在他手心,“你也吃。”

“嗯。”邵英华把水果糖吃进嘴里,两人相视一笑。

“白月!”突然,旁边传来一声熟悉的喊叫声。

白月怔然回头,春妮捧着微微显怀的肚子,红着眼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