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父不详

父不详


赵杰最近真是春风得意,和漂亮的周莉莉在一起了,国家发给大学生的补贴也拿到手了,生活一下子宽裕不少。

大家都拿了补贴,手里松散,赵杰和几个班上熟识的好友相约,再带上周莉莉,一行七八人就到了国营饭店,准备凑个份子,一起来这国营大饭店饱饱口福。

没成想,一进门,就看见坐在离门最近的白月一桌人。

赵杰揽在周莉莉肩膀上的手一下僵住了,脸也抽抽了,吓的。

他瞪大眼睛,看到春妮一家子,尤其是春妮的第一反应就是,这家人知道他刚拿了补贴,就迫不及待的拖家带口上京市来找他要钱了。

春妮爸坐的是背对大门的位置,见其余人齐刷刷地往门口看,出于好奇,他也朝后瞅了一眼,正好看见赵杰和周莉莉,大庭广众之下,你揽我,我抱你,在一块拉拉扯扯。

春妮爸气的扶着椅子站起来,抽起靠放在椅子上的拐杖,就朝赵杰扔过去,“我打死你个小兔崽子!”

春妮爸早年也是干惯了农活的人,手上有把子力气,拐杖舞的虎虎生风。

眼看拐杖就要打到赵杰身上了,他到底是年轻人,身形灵活,忙闪到一边。

半靠在他身上的周莉莉就没这么好运了,虽说没打到她,但是也给吓的花容失色,摔坐在地上。

赵杰回过神一看,登时怜惜的不得了,忙把周莉莉扶起来,又不敢看向春妮爸,生怕别人知道他和春妮一家认识。

他帮周莉莉拍了拍白色裙摆上的灰尘,低声道,“要不我们先走吧,看样子今天吃不了饭了,我们改日再来。”拉着周莉莉就想往国营饭店外走。

周莉莉见赵杰不帮她出头,也不走,就站在那,默默垂泪,好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倒是同行的赵杰舍友何明看不下去了,怒瞪春妮爸,“你什么意思,我们进来就朝着我们扔东西,万一砸到人怎么办啊。”

春妮爸气的胸膛起起伏伏,只一个劲地用手指着赵杰。

春妮妈旋即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边哭边喊,“我苦命的女儿哦……”一如当初她知道春妮怀孕的时候。

给春妮妈这一吓,最小的冬妮愣了一愣,大大的眼睛登时蓄满了泪水,“呜哇”地哭了起来。

大些的秋妮稍懂点事,忙揽过妹妹低声哄她。

眼见闹到这个地步了,赵杰也不能粉饰太平了,他含含糊糊地对着春妮一家说了句,“钱我一会给你们。”

又勉强扯起笑容对同学和周莉莉解释,“没事,这是,这是我之前下乡认识的人,当时过的不凑手,找他们借了点钱,一时忘了还,人家一时气不过,才这样的,我等会就把钱给他们。”

情急之下,赵杰也找不出更好的理由了,随便扯了个谎。

这是借了人多少钱,能让人从乡下地方跑来京市?

看着同学和周莉莉怀疑的面色,他心里一个咯噔,赶紧把准备用来吃饭的钱和粮票掏出来,上前塞给春妮爸,含糊道,“拿了钱就回去吧,大老远的,来一趟也不容易,以后就别来了。”最后几个字加了重音。

看见赵杰的第一眼,春妮的心里是五味杂陈,说不上是啥滋味,等看到他身边的周莉莉,这五味杂陈就化作了一股凉血直冲脑门。

她连骗自己周莉莉和赵杰只是普通同学都做不到,毕竟两人搂的那么近,甚至赵杰和周莉莉说话时的神态,都跟两人还好时,赵杰哄她的时候一模一样。

春妮登时站了起来,她面色平静,把赵杰硬塞在春妮爸怀里的钱和粮票抄起来,甩在赵杰脸上,“谁稀罕你这点破钱,拿着你的钱,给我滚。”

赵杰为了打发走春妮一家,也是下了血本了,足足拿了十块的钱和粮票,有零有整,半截指头这么厚的一摞,被春妮洒的漫天飞舞。

赵杰到底心虚,不敢直视春妮眼睛,只蹲在地上,一张一张地把钱和粮票捡起来。

站在一旁的周莉莉不错眼地打量春妮,肤色黝黑,嘴唇有些干燥起皮,头发枯黄,一看就是很久没打理过了,穿着一身土气的薄棉衣,露出的手骨节粗大,一看就是常年干粗活。

视线再移到春妮微微隆起的肚子上,女人的第六感直觉到不对劲了,拉着赵杰的袖子,“她谁啊?”

周莉莉今天依旧是一身白裙,乌黑亮丽的长发梳成一条辫子,斜斜地放在一边肩头,鬓角是一朵粉色的头花,整个人犹如时尚画报里走出的女郎。

和大嗓门的春妮截然不同,她说话的声音细软,每个字的尾音都拉的长长的,更显得吐字如兰,听的赵杰半边身子骨都酥咯。

赵杰讪笑道,“她是我借钱人家里的女儿,我跟她不怎么熟,人家好歹大着肚子,你别跟孕妇一般见识。”

舌根却是变得发麻,就算他走后春妮立马找了新丈夫同房怀孕,现在这个肚子也不可能这么大,算算日子,这个孩子只可能是他的了。

该死,怎么就怀孕了呢!

现在赵杰一万个后悔,当初就不应该图过得舒服,跟春妮结了婚,万万没想到今天是这么个局面。

赵杰低头盯着国营饭店地板瓷砖那一厘米的缝隙,恨不得立马钻下去。

听赵杰话里口口声声的不熟、不认识,春妮手脚冰凉,再看他安慰周莉莉的样子,身上的力气一点一点的消失,眼看就要倒下去。

突然一只手从背后扶住她,白月握住春妮冰凉的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从春妮身后走出来。

她粉面含煞,啐了赵杰一口,怒骂道,“好一个陈世美,当初你跟春妮可是在整个白家村大队和大队长的见证下结的婚,整个队里的人都知道,现在竟然敢说不认识。”

“你两刚结婚的时候,吃着春妮家的,用着春妮家的,连你高考那段时间的工也是春妮帮你上的,你在家里更是一点活都不干,饭都是春妮做的,衣服都是春妮洗的,等考上了大学,自以为飞黄腾达了就抛妻弃子,就没见过你这么臭不要脸的人!”

白月一字字一句句,犹如锋利的飞刀一般,生生在赵杰同学和周莉莉的面前剥下赵杰的一层面皮。

听完白月的话,赵杰同学看着赵杰的目光都带了几分震惊和不屑,周莉莉更是愣在了原地。

赵杰只跟她说过他曾经当过知青下过乡,这年代,上山下乡的都是有思想有建设的好青年,也因为这个,周莉莉对赵杰颇有几分好感,一来一回之下,两人就在一起了。

谁承想,赵杰居然有个乡下妻子,而且还大着肚子找到城里来了!

白月说话就跟迫击炮一样,一轰一个准,不多废话,直指问题重点,更另赵杰难以反驳,毕竟这些事,稍微有点关系的,去白家村一打听,就都知道了。

看着赵杰抓耳挠腮,急赤白脸跟个小丑似的样子,春妮紧紧抓住白月的手,从她手上汲取温暖,身上的力气一点一点的回来了。

春妮也想通了,大不了,大不了,孩子生下她一个人养,孩子就当没有这个爸就是了。

春妮妈看看春妮,又看看赵杰,心里急得跟什么似的,知女莫若母,春妮想什么春妮妈用屁股想都知道,况且春妮本就不怎么愿意来京市找赵杰,更别提春妮现在脸上露出的释然了。

原本春妮跟赵杰分开她就是不答应的,更何况春妮肚子里还有了赵杰的孩子。

乡下地方,夜不闭户,两个院子之间就隔着一道篱笆,探个头就能把院子的全貌尽收眼底咯,而且乡下人爱看热闹,爱说闲话,天天都是碎嘴的妇人走街串巷,根本就藏不住事。

更别提春妮爸还去找了刘传根借路费,一来二去的,春妮被知青抛弃,还怀了知青孩子的事,传的连隔壁几个公社都知道了。

春妮本就难找人家,现在,就更难了。

如今唯一的法子,就是让春妮跟赵杰复合,然后让春妮到京市来,生下孩子,没看白月和邵英华那两口子,就是一起来京市的么。

春妮爸和春妮妈到底做了一辈子夫妻,想头是一样的,是以他只扔了赵杰拐杖,却也没说什么,只怕心里还是盼望着两人能复合的。

春妮妈一拍大腿,嚎声把冬妮的哭声都盖住了,“赵杰,我就问你一句话,春妮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你认还是不认。”

场面瞬间为之一静,这番热闹,引来了不少路人,就连国营饭店里的服务员,也拿着瓜子在一边磕着看戏。

冬妮给这么一吓,直噎了个哭嗝儿,在这安静的环境里显得尤为突兀。

认吧,就坐实了自己和春妮曾是夫妻的事,这要怎么跟周莉莉交代。

可这不认吧,那岂不是承认自己戴绿帽子了?

赵杰左右为难,一急之下,话不经大脑,“谁、谁说这孩子是我的,说、说不定是我走之后春妮不知道跟哪个野汉子苟合怀的!”

这话一说,果然给春妮妈抓住了话柄,“我放你娘的狗屁!你才离开白家村多久,这孩子不是你的是谁的?”

赵杰也不甘示弱,吼道,“反正就不是我的!”

这年代又不能查dna,孩子的父亲说不认,那孩子的出身就真没个正经名分了,真真的父不详。

说完,赵杰扭头就对周莉莉换了一副表情,他一脸讨好,“莉莉,你相信我,我之前下乡的时候确实跟这个女的有过一段,但这孩子真不是我的,我回去慢慢跟你解释。”

又怕周莉莉不听他的话,忙刻意贬低春妮,“你看看,她哪一点能比的上你,我就算猪油蒙了心也不会跟她在一起的。”

赵杰看上周莉莉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美貌,更重要的是,周莉莉她爸是市里的领导,家里有权有势的很,是春妮一家这样的的泥腿子永远也比不上的。

周莉莉看着赵杰,迟疑地退后了一步。

赵杰赶忙上前拉她。

周莉莉看着周围的人对他们指指点点以及嘲讽的目光,从小被娇宠长大的她哪经过这种场面,细如白瓷的皮肤登时涨的通红,不顾赵杰伸过来的手,低下头,“我、我先走了。”

赵杰急了,他恼羞成怒,心里腾地涌起一股怒火,不过这股火他不敢对着周莉莉发,而是对准了始作俑者,也是这一切事情的祸源——春妮。

他上前就想推春妮,“都是你,你为什么要来京市,你非要让我面子扫地,在同学面前抬不起头吗!”

白月大惊,但是她动作没有赵杰快,春妮更是个孕妇,反应不过来。

还好关键时刻,邵英华出手了,他一把抓住赵杰的手,一个用力,把他往后一推,赵杰就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赵杰坐在地上,仰视着他们,突然想起之前春妮说周品兰坏话,他要打春妮的时候,也是被邵英华拦住了,跟那时的场景多么相似。

而刚才,又是白月替春妮出的头,怎么哪里都有他们两口子!

赵杰恨的牙都快咬碎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