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你不是一个人(二更)

你不是一个人(二更)


气到极点,赵杰反而冷静下来,他眼里划过一丝嘲讽,看着春妮,“我明明早就说过,我跟你已经结束了,说来说去,你不就是贪图我是个大学生吗。”

他看了一眼围观人群,工大离国营饭店不远,毫不意外地看到了几个在学校见过的熟面孔。

赵杰眼底闪过阴狠,“你们敢发誓,对我那么好,没有一点是图着我能考上大学,拿着补贴回去给你们改善生活的吗。”

他怒吼,露出脖子上的青筋,“现在我好不容易摆脱了你们,却又借着一个莫须有的孩子,非要攀着我。”

怒吼完,紧接着,他又低头示弱,“你们一家人,就跟血蛭一样扒着我,吸我的血,就是见不得我好,才千里迢迢的来京市坏我前途。”

赵杰能考上大学,又能把春妮哄得跟他相好,不得不说他还是有几分口才的,寥寥几句,就把春妮一家子塑造成了,借着孩子要挟知青大学生的恶毒村民。

围观人群面有异色,不知该相信哪方。

不过因为赵杰外貌好,谈吐不俗,又是工大的学生,相比之下,春妮一家就显得有些土气和上不得台面,大多数人还是偏向于赵杰的说法的。

顿时不少人都对赵杰面露同情。

春妮原本就对挽回赵杰不抱希望,但是见他贬低自己甚至污蔑家人,还是气的几乎都站不住。

关键时刻还是白月站了出来,“赵杰你口口声声说春妮要坏你前途,那我问你,你离开白家村且和春妮分开还不到一个月,就和那位女同志在一起了,你敢说不是?”

说到底,这就是一笔烂账,赵杰和春妮确确实实已经分开了,春妮妈和春妮爸还想借着孩子让两人复合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

而且也会被赵杰抓住由头和话柄,把事情平息下去,到时候还不是他赵杰说什么就是什么,更不能让赵杰一直把话题都围绕在补贴上面。

赵杰恨恨,却又不能反驳,“那又如何,现在都讲究自由恋爱,我和莉莉情投意合,你管得着吗你。”

白月意味深长的笑了,“自由恋爱?跟春妮分开不到一个月就找好下家的自由恋爱?你脸可真大呢,焉知你不是嫌弃春妮配不上你这个大学生,所以故意甩掉她,好跟自己的新欢双宿双飞。”

又把赵杰带偏的话题给拉回来了。

围观众人纷纷惊醒,是啊,就算真如赵杰所说,春妮一家是因为补贴来京市找他,但赵杰在京市另找新欢的事可是板上钉钉的。

这个年代民风淳朴,很多恋人在一起了就是一辈子的事,哪有跟人结婚了,然后分开不到一月,又找了新人的。

而且按刚刚为人出头的那女人所说,赵杰在下乡地方用的东西都是丈人家的,不知受了多少照顾,等考上大学了,他就跟人提了分手。

这,未免让人不得不怀疑,赵杰有严重的作风以及人品问题。

一时间,赵杰‘凤凰男’的形象深入人心,本就有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同情春妮的遭遇,有那彪悍的就叉起腰骂赵杰了,“呸,负心汉,不要脸。”“臭流、氓,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

无论于情于理,春妮一家都站在了上风,赵杰见状,只得在众人的唾骂声中灰溜溜的走了。

跟他一起来国营饭店的同学面面相觑,其中一人眼里划过一丝幸灾乐祸。

周莉莉长得貌美家世又好,在工大里追求者甚多,偏偏她看上了赵杰,两人还如此甜蜜。

这人是周莉莉的暗恋者之一,现在见赵杰丢了这么大的糗,恨不得立马就回学校,把赵杰的事情编排编排,非得传到全校都知道,让他丢人不可。

没人注意到,工大的校长在人群中黑着脸看完了事情的经过,又臭着一张脸走了。

当事人走了,剩下的围观群众见没热闹看了,也都纷纷走了,只留下春妮一家和白月、邵英华。

都闹成这样了,也知道赵杰是不可能挽回的了。

春妮爸叹了一口气,背又佝偻了几分,春妮妈也不说话,只一个劲地抹着泪。

秋妮和冬妮还小,虽然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也依稀知道自家大姐不好了,两姐妹你挨着我我挨着你,两张相似的小脸上是如出一辙的惊慌。

邵英华帮提起行李,“叔、婶,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我带你们去招待所歇息吧。”

春妮爸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一行人朝招待所走去。

白月拉着春妮的手,远远落在后头,“你且放宽心,往好的方面想,赵杰这种人,早摆脱是福气。”

春妮勉强勾起嘴角,“嗯,不过……”她低头摸了摸肚子,“我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爸妈一定会叫我打掉的,可、可我不想。”

无论打不打胎,都是春妮和春妮爸春妮妈自己决定的事,在这方面,白月无法置喙,只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隔天下午,春妮一家就踏上了回白家村的返程,白月和邵英华来火车站为他们送行。

春妮握着白月的手,眼眶红红,“我走了,你跟邵英华在京市一定要好好的。”

白月刮了刮她的鼻子,“这么大人了,还哭,最多过年,我跟英华就回去了。”

“嗯。”春妮扯了扯嘴角。

检票员开始催促了,火车鸣起了长长的汽笛声“笃呜——”

白月和邵英华挥着手,火车疾行,将他们的背影拉成一道长线。

火车上,春妮靠在直直的椅背上,抚摸着肚子,抬眼看向车外,她的眼中失去了光彩,仿佛没有活气的木偶,若不是眼珠间或转动几下,简直不像个活人。

见她这样,春妮妈扭过脸,悄悄擦了擦眼角,转过身来强打起笑容,“你看,白月都给你买什么好东西了。”

临走前,白月托春妮妈替她带了一个包裹给白父白母,又拿了一个包裹塞给春妮,跟她说一定要看。

见春妮一路都不开颜,春妮妈只好把白月给春妮的包裹先拿出来,指望着分散些春妮的注意力,免得她总想那些糟心事。

春妮仍看着窗外,对春妮妈的话置若罔闻。

春妮妈手微微颤动,还是拆开了包裹,包裹不大,里面只装了三样东西,二十七块钱,麦乳精,雪花膏。

红黄包装的铜罐麦乳精,透着一股子昂贵,雪花膏装在圆圆小小的铁盒里,盖面上精致时尚的女郎巧笑嫣兮。

是吃的和用的,还有那二十七块钱,正是他们来回的路费,春妮妈心里对白月说不出的感激。

还没等她招呼春妮过来看,一只枯黄干瘦的手,抚过麦乳精、雪花膏,春妮怔怔,一滴眼泪划过眼角,紧接着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簌簌而下。

原来,白月还记得。

想起那晚白月最后对她说的一句话,“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们。”

春妮回头看向春妮爸、春妮妈,还有小小的秋妮和冬妮,他们都用关心的眼神看着她。

春妮抱着包裹,越哭越大声,仿佛要把心里所有的愤懑,不堪,都哭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