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床上小书桌&腌姜丝

床上小书桌&腌姜丝


白父白母很快拿到了白月托春妮妈带回来的包裹,里面装了水果糖、麦乳精、白猫牌香皂……足足十来样东西,都是稀罕玩意,跟东西放在一起的还有一封信和一百块钱。

白父白母不识字,白勇是初中毕业,由他把信念了一遍,大意是白月和邵英华在京市过得很好,白月在京市做了点小生意,赚了些钱,让白父白母多多注意身体,他们过年就回来了云云。

自打白月跟着邵英华去了京市,白母的心就跟悬在半空似的,七上八下,现在见她寄了信和钱来,还有这么多稀罕东西,比刘钢当初带回来的东西还多,才算松了口气。看来两人在京市过得不错。

白父从白月寄回来的大前门香烟的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先闻了闻,然后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也少操心了,我看,他们两口子有福着呢。”

白母白了他一眼,从他手里抢过香烟,塞进包裹里,拢巴拢巴,“我得把这些东西和钱好好存起来。”

虽说白月寄了一百块钱回来,还点明了让他们老两口不要省钱,多买些肉补贴补贴生活,但白母勤俭了一辈子,她打算把白月寄回来的钱好好收起来,就当帮他们小两口存着了。

收完东西,白母看见白勇人高马大的杵在屋子里,就是一阵心烦,“你看你妹妹都结了婚了,还过得不错,你再看看你,都没个人嘘寒问暖,你到底啥时候娶媳妇?”

白勇:???

忙打哈哈,“那啥,铁牛喊我去犁田,我先走了啊妈。”忙一溜烟跑出屋。

回应他的是白母扔出来的扫帚。

随着天气由凉转暖,京大的第一次期末考试来了。

大一第一、二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关乎着奖学金的评定,听说一等奖学金有两百块,二等奖学金有一百块,就算三等奖学金也有五十块。

一时间人人都卯足了劲,都指望着拨得头筹,图书馆和不上课的教室座无虚席。

叶清是整个401宿舍甚至整个英语系最努力的,他每天早上四点就起床背单词,晚上两点钟才躺下。

有一次孙越起来上厕所,看到他在厕所里打着个手电筒学习,好家伙,黑灯瞎火的,手电筒的白光映着叶清那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好悬没把孙越给吓撅过去。

看到叶清这么努力,其他人也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纷纷头悬梁锥刺股,401宿舍简直能评选为学习氛围最好宿舍了。

跟大家的风声鹤唳不同,邵英华还是和以往一样,按部就班的学习,到点就睡觉,保证充足的睡眠,第二天精神饱满,神清气爽,复习效果反而比叶清几个还要好些。

考完第一场考试,孙越仿佛脱了层皮,他一边吸着鼻涕,一边喃喃自语,“惨了,惨了,我要挂科了,我要被钉在耻辱柱上了。”

叶清的脸色也不大好看,他每天复习到这么晚,眼底早就挂了两个黑眼圈,跟熊猫似的。

卫国利到底年纪大些,也成熟些,一副平常心,安慰孙越,“行了行了,还有六科呢,这科考差了剩下几科再努力不就行了。”

结果适得其反,孙越听到还有六科,当即一个趔趄,一脸幽怨地看着卫国利,“老卫……”

卫国利摸了摸鼻子。

孙越又打了个喷嚏,这下连鼻涕都流了出来,他赶紧拿纸拭掉,对邵英华道,“英华,上次白月给你做的腌姜丝还有吗,给我舀点。”

邵英华从上铺探出头,他正准备摆小书桌,“有啊,在柜子上,你自个去拿。”

上回邵英华感冒了,白月做了一小罐腌姜丝给他,晚上睡前就舀一勺放在搪瓷缸子里冲水喝,一口闷下去,整个身子都暖了起来,也不用吃药,两三天感冒就好了。

孙越应了声,从邵英华的柜子里翻出酱色的巴掌大的小瓦罐,打开盖子,一股辛辣的姜味伴随着红糖的甜味溢了出来。

孙越舔了舔唇,挖了一勺放在搪瓷缸子里用热水冲泡,美滋滋的喝着。

整个宿舍都弥漫着香气,卫国利也馋了,冲邵英华喊一声,“我也要,给我也来点。”也冲了一杯。

上铺,邵英华摊开小书桌,将单词本平铺在上面,一边背一边默写,灯光给他棱角分明的俊脸镀上一层光辉。

小书桌也是白月给邵英华做的,上次周末休息,邵英华回去随口跟白月抱怨了几句在床上学习不方便,白月就想到了后世高中生常用的床上小书桌。

于是就找了帮她做小推车的手艺人把床上小书桌给做了出来,没几天邵英华把小书桌拿回宿舍,孙越和卫国利都啧啧称奇,围着小书桌一个劲地打量。

一来小书桌方便,不用的时候折起四个角,然后往床脚一放,一点都不占位置,要用时就打开,铺上书本,跟在课室里学习也没什么两样了。

二来小书桌不仅仅可以学习用,宿舍空间就这么大,谁还没点杂物,柜子放不下了,在地板上摊开小书桌,也能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简直一举两得。

是以孙越和卫国利都拿了钱托邵英华找白月帮他们做两个这样的小书桌,这下一个宿舍四个人,有三个人的床上都摆了小书桌,倒显得叶清有些格格不入了。

叶清对小书桌当然也是十分心动的,但打开学以来,他跟邵英华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两人之间关系一直淡淡,再加上他曾经话里话外的贬低过白月,他就一直没好意思托邵英华也给他做一个小书桌。

等到了考试月,叶清才知道这个床上小书桌有多实用。

别的不说,宿舍里其余三人在床铺上伏着书桌写字的时候,他只能把书本贴在墙上,悬着手腕写字,或是趴着写字,几天下来,不是手酸就是腰酸。

越想叶清越不得劲,趁着邵英华在学习,孙越在喝姜水,他把卫国利拉到宿舍外。

卫国利一脸懵逼,“怎么了叶清?”

叶清的打算是让卫国利替他去跟邵英华说帮他也做个床上小书桌,理由他都想好了:都是一个宿舍的,就他没有小书桌多难看,搞得好像他们排挤人似的。

虽说已经盘算好了,但叶清到底脸皮薄,支吾了半天都没说出一个字。

如今天气已经不怎么冷了,但是大晚上的站在外面吹冷风,卫国利心里还是有几分不爽,皱起眉头,“有事你就说。”

见状,叶清捏着拳头,“那个,床上小书桌挺好用的吧。”

卫国利抿了一口姜水,抬起眼皮上下打量他,“是挺好用的。”

“前几天齐耀来我们宿舍,一个劲地夸小书桌好,但是就我的床上没有……”叶清目光游移。

“对啊,当初我不是问你了吗,你自己说不要的。”卫国利纳了闷了。

当时卫国利和孙越一起订小书桌的时候,卫国利就问叶清了,是叶清自己说不要的,还说他们吃饱了撑的,在床上放这个东西,不怕占位置,所以最后定下来的小书桌只有两个。

叶清急了,从脖子红到耳根,“我、我现在又想要了,你帮我去跟邵英华说吧。”

卫国利乐了,凭什么啊?

不过他到底好心,“你要是真想要,就自己去跟英华说。”

卫国利的出发点是好的,想着,叶清托邵英华办事,两人的关系也能缓和一些。

不过听在叶清耳里,就是推脱了,他脸色难看,抿起嘴角,“不帮就不帮,我还缺那小书桌不成。”说完,撂下卫国利就走了。

卫国利:我tm想打人!

叶清进了宿舍,见邵英华还在认真的学习,心里不得劲,故意弄出声响。

邵英华太专注,完全没注意到,倒是把孙越给吵到了,他本就看叶清不顺眼,嚷嚷道,“你就不能小声一点,没看到我们在学习吗?”

叶清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三两下上床,用被子蒙住头。

孙越无声地翻了个白眼,有病!

如今白月的小推车在京大和京大附近几所学校跟工厂算是打响了名声,经常有工人趁着休息的时候偷偷溜出来就为了跟白月买点好吃的。

趁热打铁,白月把卤味也放在小推车上卖了。

她卖的卤味是卤鸡爪、卤鸭掌,都是两毛钱一个,虽说肉少骨头多,但也算荤食,还不要票,更别提好吃的让人恨不得把骨头都嚼碎了咽肚子里。

每次都是卤味最先卖完的,而且饱受好评。

这不,白月今天做了两大盒卤鸡爪和卤鸭掌,刚在京大门口露面,小推车就被蜂拥而至的人群给围住了。

钟和平已经自诩为熟客,每天不来白月的小推车这里啃上一两个鸡爪鸭掌的,他就浑身不自在。

“老板,还是老样子,一个卤鸡爪一个卤鸭掌。”钟和平摇头晃脑,美滋滋地从口袋里掏出四毛钱,“对了,多浇点卤水。”

见是他,白月爽朗一笑,“好嘞。”

用玉米皮打包盒盛了卤鸡爪和卤鸭掌,再用铁勺浇上一大勺卤水,香飘十里,引得钟和平肚子里的馋虫直打鼓。

钟和平就站在小推车旁边美滋滋地啃着卤味,心里美的冒泡泡。

他一边吃着,还一边瞎琢磨,怪道白月的小推车生意好呢。

别人家摆摊都是随便拿个背篓装的,白月的小推车外观整洁,一掀开盖子,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更别说还有菜单且明码标价。

她本人打扮干净大方,对来客都是一脸笑意,买的多了还会抹掉零头,说让多加卤水就多加了,对顾客有求必应。

而且东西好吃,还都有玉米皮打包盒盛着,一点都不脏手,就两个字,妥帖!

每次看见白月,钟和平就想到百货大楼里鼻孔朝天的女售货员,这才是做生意的态度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