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战天龙帅钟良林婉月 > 第733章 林婉月的伤疤

第733章 林婉月的伤疤


听完了小欣的话,林婉月心中有了计较,她走上前不卑不亢道:“这位小姐,我先为刚刚我店员可能有冒犯到您,表示歉意,针对我店员的话,我们可以去调取监控来佐证,如果我店员说得不假,请您对这枚戒指进行赔偿。”

王珠轻蔑的看着林婉月:“呵呵,你是这家店的老板吧!知不知道我是谁,就敢这样对我说话,还戴着个口罩墨镜,可真会装蒜啊!”

林婉月见对方根本不理会自己的话,心中顿生几分怒火,不过还是好声好气道:“这位小姐,如果你不配合我的工作,我只有打警署电话,让巡警来处理这事了!”

说着话林婉月摸出了手机来,虽然她知道钟良能量很大,让他过来就能处理好这事,可林婉月也不愿意什么都要钟良帮忙。

“桀桀,还敢威胁我?”

王珠伸手就去抢林婉月的手机,她本就是两百多斤的大胖子,林婉月怎么抢的过她,再加上几个店员被保镖拦住,也没人来帮助她,林婉月一下子就被王珠拉了个踉跄,林婉月的手机“啪”的摔在地上,跟着她头上的墨镜也因为身体的晃动而滑了下来,霎时,她脸上还未恢复彻底的疤痕露了出来。

王珠大笑道:“哈哈哈,我就说大白天的,你戴什么墨镜,原来是毁容了啊?”

林婉月脸上的疤痕,也将珠宝店店员吓了一跳,原本在店里她们虽然都被称为美女,但是毋庸置疑林婉月是最漂亮的,然而此时见到林婉月脸上触目惊心的伤痕,店员都吓得捂住了嘴巴。

林婉月一脸羞恼,正要低头去捡地上的墨镜,却是被王珠一脚踩碎。

“哈哈哈,不好意思,小丑老板,我又不小心踩到了。”

林婉月气得胸脯剧烈起伏,有当着众人的面被看见的伤痕的慌张,也有被王珠嘲笑的悲愤,她怒不可遏的转过头,向柜台上的座机电话走去。

王珠大喝道:“给我拦住她。”

一个保镖立马大步上前,将林婉月手腕拽住。

林婉月惊叫道:“你们想要干什么?”她想要反抗,可是却半点也挣脱不开。

王珠怪笑着一步步走向林婉月,“你不想让别人看见你的脸吗?我就偏要让她暴露出来,哈哈哈,”王珠笑得疯癫,

王珠的心态已经极度扭曲到了变态的地步,她从小就因为太胖的缘故被嘲笑,还好这是个金钱至上的时代,只要有钱她照样能够戏弄嘲讽别人,现在她更是有个想法,她要狠狠地奚落这个拿腔作调的女人。

“将她两只手架起来。”王珠对保镖吩咐道。

“是!小姐。”

保镖闻言,立即将林婉月的双手反扣在身后。

林婉月拼命的挣扎着,眼泪流了下来,心中委屈到了极点,她已经猜到自己将要遭遇到什么了。

王珠“桀桀”笑着,伸手一把撤下了林婉月的口罩,林婉月那条贯穿办张脸的疤痕暴露在众人面前。

这时候在店门口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哎!这女孩可惜了,这么好的身材,偏偏脸上有这样一条疤痕。”

“好吓人啊!我以前来过这家店,见她挺漂亮的呀!怎么变成这样了。”

面对人们冷嘲热讽,林婉月心中悲愤欲绝,她现在已经无助的闭上了眼睛。

王珠指着林婉月大笑道:“哈哈哈,别看我胖,老娘瘦下来照样是美女,可你就不一样了,你这个样子谁娶了你,算是倒八辈子霉了。”

王珠刚说完这句话,突然一个身影闪到她身前,“啪啪啪,”连续三个耳光,扇在她胖脸之上,她一口牙齿几乎全部被打掉,本就臃肿的脸,这下子彻底变成猪头了。

钟良打完王珠之后,又是一脚将抓住林婉月手的保镖踹飞出去,然后一把将林婉月搂在怀里,轻声道:“别怕,我来了。”

说着话,钟良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罩在林婉月头上,林婉月终于忍不住在钟良怀里大哭出来,如果说当日被于正天用刀划破脸,是她第一次痛苦的话,现在被王珠揭开伤疤便是第二次痛,甚至比起第一次,给林婉月造成阴影更甚。

赵杰连忙将被打成猪头的王珠搀扶住,按照钟良的实力就算只用一分力道,这王珠现在都已经被她打死了,但是钟良不想就这么便宜了这胖女人。

刚刚珠宝店店员找到自己说,店里面有人闹事,自己还以为那些人或许与小欣有过结,特意来找她麻烦的,当见到林婉月被当众羞辱的一刻,她已经对这个胖女人恨得咬牙切齿了,杀她都太便宜她了,她对林婉月造成的伤害自己要十倍的还给她。

王珠捂着一张红肿的脸,“咿咿呀呀”的怪叫着,口齿不清道:“小子,你竟敢打我,你今天死定了!”

对着钟良咆哮完,王珠又一耳光甩在赵杰脸上,“你没看见有人打我吗?快上去打他啊!”

赵杰被王珠打了一耳光,脸上虽然不忿,却是不敢做出丝毫动作来,没看到人家一脚就将退役军士出身的保镖,踹倒在地上爬不起来吗?自己和他打不是找死是什么?

“没用的东西。”那肥胖妇女见女儿被打,也走上前来狠狠地对着陈杰碎了一口。

她目光阴翳的瞪着钟良:“小子,你快给我女儿跪下道歉,不然的话你这家店不仅开不下去,而且你还要去警署将牢底坐穿。”

在肥胖妇女看来,钟良不过就是一个开珠宝店的,而这整个商场都是她王家的产业,她要将这小子压死,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钟良冷笑道:“呵呵,好大的口气,刚刚你女儿欺辱我老婆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话。”钟良心中已经有了,连同这肥胖女人一起收拾的打算了。

肥胖妇女戏谑道:“你老婆算什么东西,我女儿想欺负谁,就欺负谁?”

“小子,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我现在就告诉你,我老公是同达董事长王同翔,我哥是军首范彪,你现在跪下道歉还来得及,要不然我要你全家都在仁丰活不下去。”

听到肥胖妇女的话,围观众人也都吓了一跳,怪不得这女人这么嚣张,原来是王同翔的老婆,这下子这珠宝店老板一家有麻烦了。

“这店老板虽然没有做错,但是这个社会,你弱小就是大错。”

“对啊!这个社会,不就是拼实力、拼背景、拼金钱的吗?王家要钱有钱,要靠山有靠山,这店老板就是告到警署去也没用。”

被打肿脸的王珠见有母亲撑腰,眼神怨毒的盯着钟良,嚣张道:“小子,听到没有,还被快给我跪下,你难道真要为了你那丑老婆得罪我王家吗?”

“丑!”

“我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的丑!”

钟良说罢,弹指将手中银针激发出去,正正扎中王珠脸上,王珠只觉得脸上奇痒难忍,伸手在脸上抓挠,不但不起效果,她脸上还生起个个拇指大小的疙瘩,像是被马蜂蛰过一般。

医者不仅能够治病去疾,还能施毒招疾。

这一针钟良夹带了真气,扎在了王珠脸上的淋巴位置,用真气将其脸上的淋巴震碎。

淋巴长在人的全身各个部位,除了骨骼以及少数组织没有之外,其他部位都有淋巴的覆盖,淋巴的功能是为人体阻挡病毒的,但淋巴结内蕴含着很多毒素,钟良的真气不仅是将震碎淋巴,还能催生里面的毒素扩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