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造反,被武则天女帝窃听心声 > 第16章 人在屋中飞来横祸

第16章 人在屋中飞来横祸


  “天资聪慧者,三年可练至一品,十年可练成至二品,二十年可练至三品……五品以上,已经寥若晨星。若是愚钝者,穷死其一生,也只是徒劳无益。”魏无忌公公应道。

  《九品莲花功》居然如此深奥,聪明者,三年才可练至一品?

  此功一共可分九品,循序渐进,大多数人,基本练至三品就到头了。

  《九品莲花功》,看来不能临场救急之用。

  “缩阳即聚敛精气,是修炼此法的基础,仅需一品就够了!”魏公公又补充道。

  如此一说,张涛便放心了。

  这时,魏公公又从怀中,掏出一段约三寸长的甘蔗,递给张涛。

  哦?

  这甘蔗又是什么意思?

  “防身之用,有备无患!”

  当然,甘蔗还能解渴……

  张涛接过魏公公手中的秘笈及甘蔗,怅然若失地,回到自己屋中。

  今天遇到太平公主,不禁让自己面红耳赤。

  看来要抓紧修炼这《九品莲花功》,以备不时之需。

  他坐在床沿,悄悄地翻开了《九品莲花功》第一页。

  原来是一则前言。

  “此功用特定方法,凝神调息,贯通经络,恢复先天生理机制,旺盛元气,具有良好的保健养生功效。”

  看来魏公公说得没错,这不过是一本太监养生秘笈,用于凝固精气,缩阳只不过是其中一项功能。

  这对于未净身的张涛来说,的确有特殊的作用。

  张涛又匆匆翻了后面几页,居然从“三品莲花”开始,后面都是天竺文。

  根本就看不懂!

  看来此书的译者,也只翻译到第三品莲花功。

  “砰!”一声。

  就在这时,张涛的房门,被打开了。

  一个小太监冒失地闯了进来,喝得醉醺醺的样子。

  此人名叫“小六子”,在高延福公公手下跟班,平日里住在张涛隔壁,两人打过几次照面。

  张涛急忙收好秘笈,应上前去道:“小六子,你怎么了?”

  “小涛子,你又把什么好宝贝……藏起来了?”

  说完,小六子一股酒气直冲脑门。

  “你是不是喝醉了?赶快回屋休息吧!”张涛劝阻道。

  “我不回去!我还要赌!小涛子,你借点钱给我……”

  什么?

  张涛惊呆了,小六子居然开口向自己借钱。

  小六子仗着是高公公的跟班,平时经常在宫中横行无忌,殴打宫女和其他小太监,几乎人人嫌弃。

  他还有一个恶习,就是好赌!

  “借钱?别开玩笑了,我哪有钱?”张涛推辞道。

  “你会没钱?天后身边的红人啊……她不是奖赏了你三百两……”小六子颤悠悠地说道。

  这厮,竟然惦记着女帝给张涛的封赏!

  “我赌输了,我要回赌坊,再赢回来!你借我三百两,明天我还你三千两!”小六子叫嚣道。

  看来神智已经不清了……

  赌者,十赌十输,想回本的,都是天方夜谭!

  小六子是太监,而且深居大明宫中,太监没有谕旨,绝不能轻易出宫!

  难道这宫中,也有赌坊?

  “你别开玩笑了,宫中哪有赌坊,你跟谁赌?”张涛问道。

  “呵呵,呵呵……”小六子一听这话,发起酒疯,笑了起来。

  他故弄玄虚,凑近张涛道:“靠近北门,有座冷宫,那里曾经死过王皇后和萧淑妃,怨气很重,没人敢去。在冷宫后面,有排围墙,那里有个小洞,可以通到宫外……”

  “什么……你居然私自出宫?”

  张涛大惊失色,太监私自出宫,那可是犯了大忌!

  “你才来了几天?我在宫中已经待了八年了!足足八年!”

  “高宗时候,我还服侍过两位嫔妃,后来天后临朝,再也没有后宫了……”

  “我他妈的像具游魂,整天在大明宫中飘荡,不知道干嘛,不知道还能活多久……”

  张涛有点明白,小六子的意思了。

  以前太监还能服侍嫔妃,有可以依靠的主子。

  但是女帝临朝后,后宫基本都空了,这些太监或遣散回家,或一直没有理想地游荡在宫中……

  太监除非老了,可以出宫告老还乡。

  像年轻一点的太监,不可能中途离宫,回到世俗之中,根本不会被人接纳。

  甚至会成为嘲讽的对象。

  太监一身背负的丑名,何其沉重……

  所以,现在宫中一些无事可干的太监,像小六子这种胆大的,宁冒死出宫寻找刺激,也不愿意在宫中当个活死人。

  “赌博不是一件好事,况且你又是太监身份,如果被发现,是要杀头的!”张涛告诫道。

  “怕什么!很多太监,都在外面赌。一般晚上溜出去,早上再回来,没人会发现……”

  “好了,你快把钱拿出来,我到晚上再去赌一把,这次一定能赢回来!”

  如果小六子拿钱是救急的话,出于同事情面,张涛会借钱给他。

  但是他是拿去赌的,这钱万万不能借。

  既害了他,也害了自己。

  “小六子,听我一句,你不能再去堵了!赌徒到最后,都是没有好下场的!”张涛说道。

  谁知小六子一听这话,眼睛突然充血,凶狠地盯着张涛。

  “我的事,不用你管!问你几个钱,还推三阻四?钱藏哪里了?我自己去找……”

  说完小六子一把推开张涛,开始在屋中翻箱倒柜。

  张涛急了,与他推搡起来。

  两人扭抱在一团,各自出手打了一架。

  张涛情急之下,用手肘猛击小六子。

  小六子猝不及防,一个踉跄,滑倒在地,头撞在门柱上,顷刻间流血不止……

  他一下子酒意全醒,看着手中的鲜血,对张涛充满了敌意。

  “你竟敢打我,敢打我,好,你等着!等着瞧!”

  小六子起身就跑,张涛想要追上去,对方早就没影了。

  张涛想起女帝奖赏给自己的三百两银子,这本是好事一桩,没想到惹上小六子这事!

  真是飞来无妄之灾。

  他现在正在酒劲上,肯定无法规劝。

  张涛转念一想,还是等他酒醒之后,再劝他。

  于是,他把房门合上,来到一面铜镜前,照了照自己的脸。

  张涛并非自恋,也不是为了打扮自己,而是,下巴处的胡须!

  正常的太监,被阉割后,雄性激素减少,是长不出胡子的。

  但张涛是个假太监,这胡子越长越茂盛。

  如果不刮掉的话,迟早会暴露自己。

  他偷偷找来一把剃刀,每天在屋中,照着镜子刮胡须。

  这一切都必须要小心谨慎。

  任何一个细节,都有可能让张涛,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