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造反,被武则天女帝窃听心声 > 第23章 袒露心声暗助女帝

第23章 袒露心声暗助女帝


  张涛只不过是背诵了王勃的唐诗而已,自己没有作诗的基本功。

  上官婉儿号称一代才女,才思敏捷,出口成章。

  “其实我只是粗通文墨,不懂……”

  “你快帮我看看,我这两句写的怎么样?我好激动……”上官婉儿难得找到一个懂诗的,迫不及待讨教。

  这……

  张涛看了眼上官婉儿的新诗。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馀。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张涛一看大喜,这首诗,自己曾经读过。

  “洞庭初这句,应该取自于屈原的《九歌湘夫人》。再看后句思君,应该是女子盼夫的意思。后面两句,霜露与月光,给人一种夜冷思长的意境……”张涛随口说道。

  什么?

  居然被他看出来了?

  上官婉儿闻言,脸上不禁阵阵潮红。

  没想到小涛子才情了得,短短几句话,就勘破了她诗内的意蕴。

  久居在大明宫中,服侍女帝,寂寞多于欢笑,像极了昔日被冷落的后宫佳丽。

  诗中的哀怨情仇,淡淡的离绪与思念之情,跃然纸上。

  眼前这个小太监,竟然有如此高的才情?

  上官婉儿不得不,再一次对张涛刮目相看。

  “不知小涛子,幼年曾在那座私塾读书,师父又是何人?”

  “呃,重点高中吧,后来不才,读了个985大学。”张涛应道。

  读大学?

  饱读诗书的太师太傅,也不过如此。

  果然名师出高徒!

  上官婉儿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其实没什么,我不过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张涛谦虚道。

  “你说……什么巨人?”上官婉儿诧异道。

  张涛意识到,这些话,上官婉儿肯定听不懂。

  其实自己在古诗词方面的造诣,还是比较……低的。

  不过也不能怪他,他当年是理科生。

  现在有些后悔了,那时张涛如果读了文科,倒是真的能和上官婉儿切磋诗歌。

  “没什么……我说我该走了。待会天后可能会过来,我得回去上香!”

  说完,张涛起身,与上官婉儿告别。

  上官婉儿看着张涛的背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想不到大明宫中,还有一位如此有才华的小太监?

  上官婉儿对张涛的好感,又上升了不少。

  张涛一路小跑,来到延英殿,担心女帝会早到。

  他来到大殿门口,蓦然看见一个人在门外等着。

  此人张涛一眼就认出来,就是仗着自己是唐高宗顾命大臣,处处与女帝作对的中书令裴炎。

  女帝已经忍了他几次了,老是出言不逊,经常用言语钳制女帝,让女帝心里不快。

  裴炎看到张涛后,又转身侧脸,自命清高,眼里充满了不屑的神色。

  他毕竟三品大员,位列左相,而张涛,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新晋小太监。

  身份相差悬殊,没有共同语言。

  张涛与裴炎擦肩而过,相互没有看对方一眼。

  裴大人你可要悠着点,恐怕你的好日子,也没几天了……

  进入延英殿后,张涛倒腾精碳与香料,不一会儿,点起袅袅香烟。

  过了半柱香时间,女帝在高公公的搀扶下,走进了延英殿。

  “裴卿久等了吧?那就进来吧!”女帝走进延英殿,中书令裴炎紧随其后。

  【这么着急见女帝,一定没啥好事。】

  【裴大人是不是缺心眼,一天到晚反对女帝,是谁给你的勇气?】

  【我要是女帝,早就将他关起来,暴打一顿了!】

  女帝坐到龙椅上,没想到张涛又在腹语了。

  还暴打一顿?

  裴炎怎么说,也是先帝托孤大臣,在朝中有很高的威望。

  虽然生性耿直,处处违逆女帝,但能力还是不错。

  中书省在他的管理下,诏令清明,上传下达,决断果敢。

  “微臣有一事相奏,事关大唐社稷。”中书令裴炎急忙道。

  “准奏!”

  “臣听门下侍郎说,天后要追封武氏先祖为王,而立七庙?”裴炎进言道。

  历代帝王为维护儒教宗法制度,设七庙供奉七代祖先,这是帝王的特权。

  “封王、立七庙这件事,是武承嗣上的奏疏,卿有何意?”女帝问道。

  “此事万万不妥!高祖有令,非李氏皇族,不得封王!而且立七庙是帝王的特权,天后若立七庙,于祖宗礼法不合!”中书令裴炎上奏道。

  裴炎言下之意,女帝不过是临朝称制,国家还是李唐的国家,你岂能供奉自己的父母与先祖?

  这是公然挑战女帝的皇权!

  “作为孝顺子女,供奉自己的父母与先祖,又有何不可?这是孤的家事,与卿何干!”女帝怒道。

  “异姓不得为王!这是历朝历代的规矩,请天后三思!”中书令裴炎坚持道。

  如果女帝不能给自己的父母与祖先封王,他们就不能进七庙,武氏一族就无法彰显尊贵。

  女帝被怼的哑口无言。

  异姓不得封王……把她卡的死死地。

  “天后母仪天下,不应偏私于亲属。难道天后忘记吕氏败亡的教训吗?”中书令裴炎又道。

  什么?

  居然敢说天后是吕后?

  大言不惭!

  吕后在刘邦死后,大权独揽,大力分封吕氏族人,把朝政搞得乌烟瘴气。

  后来她死后,吕氏一族遭到清算,被后人唾骂。

  该死的裴炎!

  居然搬出吕后!

  女帝怒发冲冠,但又对裴炎无计可施。

  【裴大人对李唐可真是忠心不二,现在是女帝临朝,你也太不识时务了。】

  【你这是要和女帝干一架的节奏?】

  【不要满口拿着祖宗、家法、礼法来怼人,哪个皇帝没有破例过?】

  【拿女帝比作吕后,乱弹琴?吕后遭人唾骂是她封生者为王,女帝敬孝心,封死去的父母为王,这能与吕后一样吗?】

  什么!

  小涛子说得对!

  吕后是封自己的娘家活着的人为王,而自己,不过是追封死去的父母与先祖。

  这完全是两回事!

  女帝听到张涛的心声后,心中豁然开朗。

  真是一语击醒梦中人!

  恍然大悟!

  张涛的心声说得太好了!

  女帝振振有词道:“吕后封生者为王,而我是在追尊死者,情形并不相同!”

  中书令裴炎心头一震。

  历朝历代,皇帝对于有功之臣,死后确有追封为王,以示尊重。

  吕后被人诟病,是因为封活着的异性王。

  想不到女帝一介女流之辈,熟读经史,反将裴炎说得无言以对。

  这下轮到裴炎被怼,一时之间,无法反驳女帝的话。

  自己兴冲冲而来,没想到被女帝的一句话,打了回去。

  女帝若能追封先祖为王,那立七庙,更是易如反掌……

  【裴大人没话说了吧?女帝就是这么英明神武。】

  【就你那点历史知识,还没我学得好。】

  【女帝可不是普通女子,既然能当女帝,智商和才华,必然高人一等。】

  呵呵!

  听到张涛的心声,女帝心里颇为高兴。

  特别看到裴炎失语的样子,更令女帝开心。

  这些男人,处处压制女帝,千方百计,挖空心思,企图削弱她手中的权力。

  但是女帝,每次都能绝处逢生,与理与法,反弹回去。

  这次幸好有张涛的心声点醒,不然还真拿裴炎没辙了。

  女帝又看了看,殿门口的张涛一眼。

  这个小太监,想不到如此学识渊博,他的心声,让女帝非常受益。

  相比那些女帝身旁虚与委蛇的大臣,张涛的心声,更像一股清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