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造反,被武则天女帝窃听心声 > 第28章 暗算女帝太监遭殃

第28章 暗算女帝太监遭殃


  大唐有律法,如果犯人在狱中伏诛,他可以用检举他人的方式,来减轻自己的罪行,甚至是无罪释放。

  对于被判死刑的人来说,通过检举他人,是唯一活命的机会。

  所以死刑犯最后的口供,几乎是百分百真实,因为这是他仅剩的“免死金牌”。

  这条律法,原本是起到震慑作用,但也被一些犯人滥用,罗织罪名,无端陷害他人。

  小六子在狱中招供,心怀愤懑,于是将张涛供了出来。

  不管自己死不死,先拉一个垫背的!

  张涛也完全懵了,小六子自己赌博被抓,与自己有何关系?

  难道他临死,也要拖自己下水?

  【这小六子偷了我的银子,还告发我?】

  【我什么都没做,飞来横祸?】

  【居然说我不是太监,简直胡说八道!】

  太可恶了,张涛在心里将小六子咒骂了一顿。

  “你说小涛子……不是太监?”女帝一听也懵了。

  张涛一直是以太监身份服侍女帝,现在居然说他不是太监?

  “臣不知。但是在审讯小六子时,他在堂上供认,曾亲眼目睹小涛子,在用剃刀刮胡子!”大理寺卿顾正红道。

  说完,他将证物“剃刀”,展现在女帝面前。

  男人被净身之后,体内雄性激素会被抑制,不会长出胡子。

  只有极少数太监会长胡子,一般都是净身较晚的人。

  一个太监,如果要用剃刀刮胡子,的确可疑。

  这是张涛的剃刀,没想到,也被小六子顺手牵羊了。

  一定是张涛在刮胡子的时候,被小六子偷窥了。

  真是防不胜防!

  这只疯狗,现在他自己死了,对张涛乱咬一口,唯恐天下不乱。

  “剃刀?”女帝凝视证物。

  “一个净身后的太监,怎么可能,还用剃刀刮胡子呢?”中书令裴炎补充道。

  【笑话,一把剃刀就是刮胡子了?谁亲眼看见我刮胡子了?】

  【这种事,真的是空穴来风。】

  【我就是上次没借钱给他,他怀恨在心,现在恶意报复我!】

  女帝听到张涛的心声后,微微一怔。

  你们小太监之间,关系还这么复杂?

  没想到这宫里,居然乱成这样!

  “一把剃刀,也说明不了什么……”女帝淡淡地说道。

  这时,大理寺卿顾正红又从怀中掏出一卷纸,说道:“臣也认为小六子的供词,不足为证。他诽谤宫中太监,已是罪大恶极!”

  “不过,微臣在查阅净身房的记录册籍时,的确发现了异样。”

  “小涛子当天来到净身房,下午就在殿中服侍,这与常理不符……”

  “一般净身后的太监,都要修养至少两周,不可能净身完后,立即就能工作……”

  张涛在即将净身时,遇到了魏公公。

  然后随着魏公公去了废皇帝的冷宫,本来会死在那里,谁知道女帝又临时改变了主意……

  一系列的阴差阳错,导致张涛目前还是完璧之身。

  这确实是一个破绽,张涛“净身”后,按照规矩,要到内仆局修养至少两周。

  然后视身体康复情况,再安排上岗。

  大理寺卿虽然口口声声说,不相信小六子的话,但是所有的证据,却都指向张涛!

  看来,一切的矛头,都瞄准了张涛。

  无论证人、证物,还是太监册籍,全都有根有据。

  奇怪,他为何要针对一个小小的太监呢?

  女帝心中疑惑。

  一般这种事,由内侍监负责,有一整套标准的流程,怎么可能假太监蒙混过关?

  那天,女帝来到冷宫,突然发觉可以听到张涛的心声。

  他是魏公公带来的,那肯定是太监无疑,女帝根本想都没想。

  没想到,现在中书令裴炎与大理寺卿一起,在女帝面前质疑张涛的太监身份?

  而这,太不寻常了……

  “净身房有净身房的规矩,既然记录在案,那肯定是有理可依。”女帝道。

  张涛听后,心里异常发凉。

  这种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是要掉脑袋的事!

  一旦自己假太监的身份被识破,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皇宫之中,杀机四伏。

  就算只走错一步,就可能要了命……

  裴炎与大理寺卿结伴而来,似乎胸有成竹,看来要一门心思搞死张涛!

  张涛一个小小的八品带班太监,要劳烦宰相与大理寺高官,在女帝面前兴师问罪?

  难道是……

  张涛心中一震。

  他是服侍女帝的太监,别人想要打倒他,就是要打倒女帝。

  张涛不过是一个借口、工具人罢了,裴炎真正的目的,是张涛背后的女帝!

  作为先帝托孤大臣,李唐遗老,他一直忌惮女帝的权势。

  千方百计想要打倒女帝!

  这次小六子出宫赌博事件,涉及宫中隐秘,一般草草收场,不会对外宣扬。

  但是这一次,绝非寻常。

  中书令裴炎获知此事后,毅然决定借题发挥。

  这小涛子可是女帝身旁的人,打脸小涛子,就是打脸女帝!

  虽然扳不倒女帝,但至少,可以搞臭名声,让她权威下降。

  “天后圣明!臣也怀疑,是内侍监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让一些宫外的不法之徒,蒙混入宫!”中书令裴炎道。

  什么?

  说张涛是宫外不法之徒?

  这是要将张涛釜底抽薪,赶尽杀绝啊!

  张涛进宫后,一路升迁,屡屡博得女帝欢心,也曾经在殿中背诵骆宾王的檄文,将一众宰相“啪啪啪”打脸。

  这些文官,岂有不恨之理?

  正好小六子之事,撞到枪口,牵扯出张涛的事,裴炎正好有机会落井下石!

  一个小太监惹了当朝宰相,那还不找机会弄死你!

  “荒谬!”女帝怒道。

  “这种事,也是你中书省管的事?如有问题,可令内侍监自查,何须惊动裴卿?”

  女帝已经嗅出一些背后的味道。

  说白了,连这种小事,都要惊动女帝?

  中书令裴炎三番两次挑战女帝,居心叵测。

  此话一出,裴炎与大理寺卿顾正红,皆惶恐。

  “这件事,的确是宫内之事。但他是在宫外被抓……”中书令裴炎不依不饶道。

  “之前,小六子曾在常胜赌场输钱后,大肆诋毁天后,在坊间,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女帝道:“他说了什么?”

  “微臣不敢!”

  “总之是关于天后一些捕风捉影之事……而小涛子是假太监这事,也是从他口中,在坊间传开。”

  “小六子已经押入死牢,但是这些风言风语的传播,已经影响了天后声誉。如果不彻查此事,给世人一个交代,恐怕会在朝堂内外,进一步蔓延……”

  “臣斗胆请天后下旨,以正视听!”

  中书令裴炎胸有成竹地说道。

  宫内宫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即使中书令裴炎的手再长,他也管不到宫内的事。

  除非有女帝的谕旨。

  他以坊间传闻为由,让女帝骑虎难下,而大理寺卿,也不过是他实现目的的工具人。

  【看来今天这关是过不去了……】

  【我何时惹了你?你这已经是对女帝不敬了!】

  【你也知道是无中生有之事,非要把事情搞大,着实可恨!】

  看来今天这一关,张涛必将极度凶险!

  张涛也是百口莫辩。

  “宣魏公公!”女帝喊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