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造反,被武则天女帝窃听心声 > 第70章 奔赴裴家满门抄斩

第70章 奔赴裴家满门抄斩


  三日后。

  神都(洛阳)紫微城外,在承福门、北市、南市、定鼎门、见春门、永通门等主要街市门口,张贴皇榜。

  天后懿旨:为体恤民情,了解天下百姓民意,现广开言路,采纳天下谏言。特征集“谏箱”设计款式,无论普通百姓、能工巧匠、工商士族等等,只要设计出“谏箱”,一经采纳,赏金两千贯。

  “居然出了皇榜,这到底是啥事?两千贯啊,足以买座府邸了!”

  “真的假的?谁要是设计出谏箱,谁就发财了!”

  “天后圣明!我们老百姓,也能向朝廷伸冤了吗?”

  “我要告倒那些欺世盗名的狗官!”

  一时间,神都百姓围在皇榜前议论纷纷,解读谏箱以及背后的含义。

  与此同时,前宰相裴炎因造反罪,被斩立决!

  作为此案的“监差大人”,张涛骑上白蹄乌,奉旨星夜启程,赶往长安。

  “吁……”

  第三天清早,张涛带着两位驿站的官吏,风尘仆仆地来到裴府。

  他今天来到这里,是要对裴府满门抄斩!

  裴炎造反,株连甚广,必须抄没家产,处罚相关人员。

  “哎呀,监差大人到了,令裴府蓬荜生辉!”礼部侍郎韦一笑出门迎接道。

  韦一笑作为裴炎一案的证人,协助大理寺及刑部参与审讯。

  因为抄家不同于审讯,牵涉人员与财产较多,一般直接就在家中设立公堂,当堂处决!

  “蓬荜生辉?我看这里有血光之灾!”张涛狠狠瞪了韦一笑一眼。

  韦一笑凑近他耳朵道:“我都已经打点好了,今天大人只要过个场就行……”

  过个场?

  张涛看到韦一笑一副春意盎然的样子,就知道他有事瞒着自己。

  “来人,给韦大人一条绳子!”张涛对着身后官吏说道。

  绳子?

  给我绳子干什么?

  韦一笑接过绳子,一脸茫然。

  “我看你这几天辛苦了,要懂得劳逸结合,跳几下绳,给我看看?”张涛道。

  跳绳?

  监差大人的话,岂敢不听?

  韦一笑拉开长绳,挺胸收腹,在原地跳绳。

  “十二、十三……二十一、二十二……”

  “叮叮”、“咚咚”、“砰砰”

  翡翠、珍珠、项链、金银等物品,纷纷从韦一笑身上掉落下来。

  “这些都充国库了!”张涛道。

  “大人,这些都不关我的事啊,我都是路上捡来的……”韦一笑辩解道。

  张涛整肃官服,这次是他第一次,执行满门抄斩这个重要任务!

  一定要秉公办理,大公无私,然后向女帝复命。

  “威武……”

  张涛刚走进裴府,道路两旁各站着四位衙役,列仗欢迎。

  “在下对于监差大人的景仰,犹如惊涛拍岸,奔腾不息;山高水长,一发而不可收拾!”八位衙役异口同声地说道。

  张涛一愣。

  “这些都是自己人……”身后的韦一笑,赶紧补充道。

  “看来韦大人对这里的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连我都对你刮目相看!”张涛道。

  “在下也是为了替大人分忧,正所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韦一笑振臂高呼道。

  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是你抄别人家,不是别人抄你的家!

  张涛无奈地摇了摇头,昂首跨步,走入公堂。

  这间公堂,以前是裴炎接待门客之用,现在被大理寺征用,当作临时公堂。

  公堂之内,一位身着官服的人,正在品茶。

  官员一看张涛进来了,急忙站起身来。

  “这位是……”

  “他是大理寺二把手,刘松卓,刘大人,是今天的主审官。”韦一笑在一旁介绍道。

  大理寺少卿刘松卓,来到张涛面前,抱拳道:“下官听闻,监差大人从神都赶来,特意在后堂置办了酒席,请大人先行享用!”

  这一旦上桌,再弄点老酒,不知道喝到猴年马月。

  张涛摆摆手道:“不必了,这次天后再三关照,让我快去快回!我在神都还有一些事情,急需处理。”

  “我们还是先审吧!”

  韦一笑与大理寺少卿对视一眼,两人默默点了点头。

  “监差大人说一不二,办事雷厉风行,下官实在是佩服之极!在下对于监差大人的景仰,犹如惊涛拍岸,奔腾不息……”大理寺少卿刘松卓道。

  张涛露出疑惑的眼神。

  韦一笑凑近道:“大人放心,他也是自己人……”

  了解,了解。

  “监差大人请上座!”大理寺少卿示意让张涛坐主位,当主审官。

  “刘大人,今天是你主审,我只是来现场督查的。”张涛应道。

  韦一笑急忙道:“你别推辞了,监差大臣就是主审官。你能推翻他的裁决,他不能推翻你的裁决,你在这里是最大的!”

  我在这里最大?

  张涛眨了眨眼睛,好像是这么回事……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于是张涛坐在中间,礼部侍郎韦一笑和大理寺少卿刘松卓,分别坐于两旁。

  头顶上方,是临时悬挂的牌匾,上面写着“公正严明”四个大字。

  “监差大人,可以开始了吗?”韦一笑问道。

  “那就开始吧……”

  于是韦一笑拿起案上惊堂木,重重一拍。

  “带人犯裴彦先!”

  话音刚落,堂外的两个衙役,带着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走了进来。

  “跪下!”衙役拿着木棍吼道。

  裴彦先狠狠地瞪衙役一眼,然后极不情愿地跪在地上。

  “大人,此人是裴炎的儿子。他犯有包庇罪,窝藏同党罪,抗拒执法罪,伤害官员罪,以及咆哮公堂罪……”韦一笑介绍案卷道。

  “等一下,他一句话还没说,何来咆哮公堂罪?”张涛问道。

  “哦,大人有所不知!根据经验来看,一到审判的时候,他必然会咆哮公堂。所以,下官先把这个罪名写上去。”大理寺少卿刘松卓补充道。

  原来如此,还是你们有经验。

  “冤枉啊,大人,我是冤枉的!”裴炎之子裴彦先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道:“我爹造反,与我何干?就是因为我是他儿子,我活该遭殃吗?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说得声泪俱下,感人肺腑。

  老爹造反,确有可能儿子是无辜的……

  张涛一时之间,动了恻隐之心。

  “韦大人,你们调查清楚了吗?裴炎之子,到底有没有参与造反?”张涛问道。

  “他的确参与了造反,而且是主谋之一,证据确凿!不过请大人放心,他不过是在演戏而已……”韦一笑接道。

  演戏?

  张涛听懵了,这里面水太深,他到底演的什么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