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造反,被武则天女帝窃听心声 > 第71章 最难审判是寡妇

第71章 最难审判是寡妇


  “大人,小的一直在家读书,准备考取功名,报效朝廷。造反这件事,都是我爹一手策划,我完全蒙在鼓里,还望大人明鉴!”

  说完,裴炎之子裴彦先,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情真意切,看上去不像是在演戏……

  张涛一时之间,反而举足无措起来。

  他对着身旁的大理寺少卿刘松卓问道:“裴炎之子造反,你们初审结果是什么?”

  “据下官调查,裴彦先造反罪名成立,裁定秋后问斩!”大理寺少卿应道。

  秋后问斩?

  算起来,还有一个多月时间……

  这种事不可怨天尤人,谁让你爹造反呢?

  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投错了胎!

  张涛拿起惊堂木,正要拍下,一旁的韦一笑拦住了他。

  “我已经收了他五千两,保他一颗人头,答应改判为流放岭南……钱已经到账,我们老规矩九一分……”韦一笑小声道。

  什么?

  这种钱都敢收?

  乌龟王八蛋!

  “你疯了,他可是造反之罪!”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种钱来得快……”韦一笑坦然道。

  “不是说裴炎是清官吗?家里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张涛反问道。

  “他不贪,不代表他家里人不贪。他夫人在贪,他儿子也贪,他的妾更贪……”

  张涛一时愕然。

  官场黑暗啊,想不到连人命都能买卖!

  张涛又看了跪在地上的裴彦先一眼,发觉他虽然在叫屈,但是眼神一直和大理石少卿与韦一笑飘来荡去。

  他恍然大悟,刚才韦一笑说的演戏,原来如此!

  裴彦先早已花钱买通了官员,今天在公堂上鸣冤叫屈,完全是在做做样子……

  其实他心里,早已知道了裁定结果。

  张涛又看了大理石少卿与韦一笑一眼,两人嬉皮笑脸,彼此心照不宣。

  既然钱都收了,还能怎么办呢?

  流放岭南其实也挺凄惨的,只不过是保了一条命而已……

  只要改判一下,五千两的九成,转手就能落入张涛口袋,这可是一本万利啊!

  “肃静!”张涛拿起惊堂木,拍了一下。

  裴彦先抬起头,看着张涛,听候最终的宣判。

  两旁的衙役,执起木棍,一脸严肃。

  “裴炎之子裴彦先,你爹串通徐敬业叛党,出卖朝廷机密,还意图对天后行为不轨,罪大恶极,罄竹难书!”

  “大人,大人,我是冤枉的……”裴彦先申辩道。

  “但是呢……”

  张涛改口道:“裴彦先刚刚弱冠之年,熟读儒家经书,对朝廷始终有一颗赤诚之心!况且他三个月都没有出过家门,根本不可能为叛党出力……”

  听到这里,大理寺卿与韦一笑两人,端起桌上茶杯,气定神闲地喝了一口茶。

  裴彦先停止叫屈,伸长了脖子……

  “而且他还主动揭发,他爹裴炎的造反罪证。到案后,态度良好,对刑部的审讯也比较配合,交待了一些很有价值的证据。爹要造反,和娘要嫁人一样,与下一代又有什么关系呢?”

  两旁的大理寺卿与韦一笑听后,纷纷点头应和。

  “所以,经过以上种种事实依据,本官最后裁定如下,裴炎之子裴彦先,造反罪名不成立,且幡然悔悟,检举有功,故从秋后问斩,改判为……”

  两位大人眉开眼笑,裴彦先更是目光充满自信,准备起身谢恩。

  “改判为……立即腰斩!”

  什么?

  “噗!”

  张涛话音刚落,两旁的大理寺卿与韦一笑瞳孔猛地收缩,皆喷出一口热茶!

  妈呀,立即腰斩?

  逻辑不通啊?

  不是说好的流放岭南吗?

  跪在堂上的裴彦先一听懵了,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花了五千两,居然判为立即腰斩?

  这……还不如秋后问斩呢!

  “大人,大人开恩啊!小人不愿腰斩,请求监差大人改判!”裴彦先声嘶力竭道。

  “腰斩,对你来说已经是开恩了。来人啊,还不快拖出去斩了!”张涛下令道。

  两个衙役上前,像小鸡似的一把拎起裴彦先。

  “狗官!你们拿了钱还要杀人!太黑暗了!天理何在……”裴彦先破口大骂起来。

  公堂之上,引发一阵骚乱。

  “你们敢阴我,还我五千两银子,你们不得好死!”裴彦先挣扎道。

  两旁的大理寺卿与韦一笑听后,皆惭愧不已。

  裴彦先被两位衙役,狠狠拖出堂外,任凭他叫破喉咙都没用。

  “狗官!还我钱,还我钱……”

  公堂之上,裴彦先的凄厉叫声,还在余音绕梁。

  张涛转过身,说道:“韦大人为何在发抖?”

  “没,没有……刚才听到大人的宣判,激励人心,在下是激动不已……”韦一笑吓得脸色煞白。

  张涛凑近安慰道:“死人是不会说话的,这样不就落袋为安了嘛……”

  “是,是,落袋为安。”韦一笑掏出白色毛巾,擦了擦额头上豆大的汗水。

  韦一笑不过是拿钱替人消灾,没想到张涛的判定,无异于杀人越货,居然比他还狠!

  这五千两银子,拿的是心惊胆颤啊!

  连韦一笑都觉得手心里出汗。

  “下一个!”张涛在公堂之下喊道。

  两旁的大理寺少卿与韦一笑对视一眼,心潮起伏,如鲠在喉。

  这时,两位衙役,押着三个年轻貌美女子,走入公堂。

  “大人,大人冤枉啊,民女无罪……”三个女人拱在一起,哭哭啼啼,梨花带雨。

  “她们又是何人?难道三个一起审?”张涛疑惑道。

  身旁大理寺少卿道:“监差大人有所不知,这三位都是裴炎的小妾。她们情况相似,可以一起审讯和定罪,符合司法程序。”

  哦,原来如此,那就三个一起审,加快速度!

  其中一个女子说道:“大人明鉴,我们都是老爷的妾。老爷造反,我们都不知道。而且我过门才不到半个月,叫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什么?

  过门才半个月,就守寡了?

  长得如花似玉,前凸后翘的,真是太可惜了……

  “裴炎为老不尊,娶这么多小妾,年纪最大那个也不到三十岁,享尽齐人之福。如今一命呜呼,可害苦了这些娇妻……”韦一笑义愤填膺道。

  是啊,明知造反是死罪,裴炎还要娶小妾,真是害人不浅!

  “她们都参与造反了吗?”张涛问道。

  “据在下对她们,进行深入浅出的摸底后,查出她们对于裴炎造反,的确不知情。最多扣上一个知情不报的罪名,适宜从轻发落……”韦一笑继续道。

  “她们三个,你真的都摸底过了?”

  “下官做事,一向一丝不苟。她们三位,从头到脚,我都摸了一遍底,关键地方,还反复摸了好几次底……绝不可能有任何遗漏!”韦一笑义正言辞地说道。

  张涛深呼吸一口气,韦一笑大人难得行使职权,没想到这一出手,就如此废寝忘食的工作。

  不由对他刮目相看。

  “既然韦大人都摸过她们的底了,该如何裁定呢?”张涛询问道。

  韦一笑一听,起身道:“本着公正严明的态度,下官认为,最好的办法,不如将这三位寡妇,送到我的府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