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造反,被武则天女帝窃听心声 > 第140章 如春之死的缘由

第140章 如春之死的缘由


  “喂,你看什么看!”一位侍卫,凶神恶煞般的看着张涛。

  张涛在城阳王府门口徘徊,左顾右盼。

  “这位大哥,我想进去拜见一下公主殿下。”张涛说道。

  什么?

  拜见太平公主?

  就凭你?

  侍卫看着张涛,仿佛看着一只小小的蚂蚁。

  “你算什么东西?想见公主,异想天开呢!”侍卫冷眼讥笑道。

  太平公主是何等身份?

  就是朝廷大官想要见公主,也要提前申请。

  何况侍卫眼前的张涛,既没有坐大轿,也没有随从,与一般老百姓无异。

  张涛是私服出宫,又不方便暴露身份,寻思怎样才能见到太平公主。

  有了!

  张涛又回到女子学堂,问官员要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写了几个字,然后塞在信封里。

  他又来到城阳王府侍卫面前。

  “劳烦能否将这封信,交给公主。公主看了之后,自然就会明白……”张涛又道。

  “滚开!公主哪有空见你,你还是走吧!”侍卫恶狠狠说道。

  张涛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侍卫面前。

  “这位兄弟辛苦了,晚上喝点好酒……”张涛笑道。

  嚯嚯!

  这可是银子,足足有三两之巨,对于侍卫来说,比一年的俸禄还要高。

  太有诱惑力了。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侍卫看见张涛手中的银子,两腿立即就发软了……

  “这封信,我可以帮你传递一下,至于公主会不会召见你,我可不能保证!”侍卫道。

  活可以帮你做,但不保证结果。

  张涛笑道:“你只要帮我把这封信交给公主就行,她看了之后,自然就会明白。”

  自然就会明白?

  有这么神奇吗?

  侍卫接过张涛手中的信和银子,乐颠颠的跑进了城阳王府。

  太平公主正在东院礼佛,冷不防侍卫站在门外。

  “启禀公主殿下,府外有人求见,说有急事,还给你送来了一封信……”侍卫道。

  究竟是何人?

  太平公主闻言觉得好奇,于是放下手中的红香,令身旁的女婢如夏,接过侍卫手中的信封。

  “打开!”太平公主对着如夏说道。

  女婢如夏打开信封,眼神有些吃惊,只见这封信上,仅有三个大字和两个小字。

  “殿下,信上写着小平儿……”如夏应道。

  嚯嚯!

  小平儿?

  太平公主猛然响起,那是小涛子与自己出宫时候,为了搪塞羽林禁卫,随口给自己编的一个名字。

  知道“小平儿”的人,只有小涛子公公一人……

  难道是他在城阳王府外求见?

  “信上还说了什么?”太平公主又问道。

  “还有两个小字,腿瘸……”

  什么?

  小涛子腿瘸了?

  太平公主心中更加疑惑了,这小涛子又在玩得什么把戏?

  “侍卫!你去把此人接进来……哦,对了,拿顶轿子,把他抬进来!”太平公主下令道。

  什么?

  这人这么牛逼,还要坐轿子进来?

  侍卫一脸懵圈,仿佛脑袋都大了一圈。

  没办法,竟然太平公主下令了,自己只好照着吩咐去做。

  “怎么样,信送到公主手中了吗?”张涛看见侍卫出来,焦急地问道。

  与之前耀武扬威的神态不同,这次侍卫看到张涛,低眉顺目多了。

  “公主让你进去……”侍卫说道。

  “那就好,我说呢,公主一定会见我的!”张涛高兴道。

  就在张涛跨入城阳王府大门槛时,看见门内还有一顶轿子。

  “请你上轿!公主说,要小的抬你进去……”侍卫不情愿的说道。

  张涛心中噗嗤一笑。

  刚才侍卫狗眼看人低,差点把他轰走,于是张涛故意在信上写上“腿瘸”两字,示意自己行走不便。

  太平公主果然心领神会,让这侍卫抬着轿子去接张涛。

  张涛也趁机给这侍卫一个下马威,杀杀他的威风!

  “想不到这城阳王府真是好客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完,张涛拉开轿帘,坐了进去。

  人生啊,该享受时,就该享受。

  何况张涛已经给过侍卫小费了……

  两位侍卫一前一后,抬着轿子,把张涛送入了府中东院。

  太平公主等在一座凉亭中,很快轿子就到了。

  “在下参见公主殿下!”张涛从轿中走了出来,拜见太平公主。

  “免礼!”太平公主看着他道。

  虽然张涛身为宫中太监,但太平公主对他的感觉,就像宫女没啥区别。

  况且几次接触下来,小涛子表现颇为聪明机灵,深得她的好感。

  总之甘蔗啊,角色扮演啊之类的,鬼点子挺多的。

  “是不是母后让你来看我?”太平公主屏退左右后问道。

  “实不相瞒,天后让我开设女子学堂,没想到这学堂,竟然就在城阳王府的斜对面。在下刚巧路过这里……”张涛解释道。

  他知道城阳王府订了一口棺材,太平公主的贴身女婢如春死了。

  “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到本宫这里来,到底有什么事?”太平公主问道。

  一个宫中的太监,贸然来见公主,其中必然有事。

  “在下在宫外,听到一些如春的事,不知真假……”张涛假装求证道。

  谁知,太平公主一听到如春两次,神情开始慌张起来。

  “什么如春?外面怎么说如春?”

  太平公主说话躲闪的样子,更令张涛心中狐疑。

  他心中其实有一个大胆的假设,这一次前来找太平公主的目的,就是为了求证此事。

  “他们说如春死了……”张涛单刀直入道。

  “不,我没有!”太平公主身体颤抖道。

  这句话更是答非所问,更加重了张涛心中的猜忌。

  “公主殿下,如春是怎么死的?”

  “不,不是我害的!”

  嚯嚯!

  张涛心中咔嚓一下,这进一步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测。

  女婢如春的死,与太平公主有关!

  “公主不要激动,人都已经死了,节哀顺变吧。”张涛安慰道。

  如春作为太平公主的首席贴身女婢,虽然是个下人,但与公主的关系,绝非一般。

  “这件事,你要给我出出主意……你还记得那天本宫身份扮演,看到如春在拿香烛店老板的回扣?”太平公主问道。

  张涛点点头,当天他也在场,确有此事。

  “后来第二天回府后,本宫在就寝前,心中实在忍不住,就拿这件事质问如春……”

  “本宫一时激动,最后还打了她一巴掌……没想到,她回去之后,在府中上吊死了……”太平公主激动地说道。

  这与张涛所料想的,八九不离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