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造反,被武则天女帝窃听心声 > 第142章 究竟是自杀还是谋杀

第142章 究竟是自杀还是谋杀


  张涛这算明白了,为何之前姐姐韦碧一直支支吾吾的,原来姐妹俩在湖边“寻宝”呢!

  姐姐昨夜偶然捡到一只耳坠,所以今天她俩,又来这湖边试试运气。

  这耳坠要寻到一对才有用,缺了一只,都是白搭……

  这城阳王府之中,随便找找,或许真能找到一些太平公主遗落或丢弃的宝贝。

  正所谓公主的糟粕,别人家的传家宝。

  “好吧,我那就不打扰你们寻宝了……我还有事。”张涛借口道。

  “恩公再见,恩公后会有期!”姐妹俩异口同声道。

  今天在这里意外遇见张涛,是她俩最大的收获。

  告别了娇美姐妹花之后,张涛继续在城阳王府中寻找出口。

  走过亭台,走过楼宇,转了几圈,几乎又在原地踏步,他心中暗想,这城阳王府,远比他想象中,还要大。

  张涛来到一处僻静之处,眼前有一处古朴的楼宇。

  他刚想离开,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这个尸体,有些古怪……”

  嚯嚯!

  尸体?

  张涛听到这两个字,心中不由悚然一惊。

  什么尸体,什么古怪?

  怀着好奇之心,张涛靠近楼宇,在门口张望。

  只见里面三个穿着官服的人,在对着一具躺着的尸体,指指点点。

  中间一个人,张涛眼熟,他就是捕快苏鹏。

  这城阳王府属于他的管辖范围,虽然是王府,但是出了命案,衙门按规矩要上门查验一番。

  难道说这具尸体就是太平公主的女婢如春?

  “苏捕快,这哪里有古怪?”一个下手问道。

  “你还记得刚才屋中,此女上吊的绳子?是一条细细的白绫,而她脖子上红印,却粗大许多……”苏捕快道。

  人死了自然不能说话,但是尸体却能反映一些真相……

  捕快苏鹏此话一说,两位下手惊得目瞪口呆。

  白绫和尸体脖子上的红印子,粗细不均,似乎不能完全吻合。

  “所以,你怀疑这是一起凶杀案?”张涛趁人不备,走入屋中。

  又是你!

  捕快苏鹏抬眼一看,认得张涛,不禁警惕起来。

  张涛来到如春尸体旁边,看了一眼。

  刚才从几位捕快的谈话中,他听到一些端倪,似乎与女婢如春的死有关。

  如果如春不是上吊自杀而死,那么她脖子上的这条红粗印子,应该是先被人勒死的!

  “你们把她的嘴巴撬开!”张涛说道。

  “不要以为你是王府的人,就可以对我们指指点点。本官办案自有方寸,闲杂人等不得干涉!”捕快苏鹏喝道。

  经过两次与他交锋,张涛倒也知道此人的一些脾性。

  苏鹏年轻气盛,不畏强权,除了脑子一根筋之外,也算是一个称职的捕快。

  “要想知道她是上吊而死,还是被人勒死,看她舌头就知道了。”张涛提醒道。

  如果是上吊而死,死者的舌头应该会在中后位置。

  而如果是被人勒死,由于人的本能会挣扎和呼喊,舌头往往会在前部。

  “你们把她嘴巴打开!”捕快苏鹏吩咐道。

  另外两个下手上前,把死者的嘴巴掰开。

  张涛一看,心头不由一惊!

  死者如春的舌头,直挺挺的在门牙的外面。

  张涛与捕快苏鹏相视一眼,都倒吸一口凉气。

  正常上吊者,不会出现舌头僵硬挺直的情况,如春的死表明,她有可能并非死于上吊自杀!

  “如此看来,这有可能是一桩命案!”捕快苏鹏道。

  命案的话,此事就大了,凶手是谁,动机又是什么?

  张涛心中满腹疑惑,围着死者的尸体,又转了一圈。

  难道那天晚上,婢女如春被太平公主掌掴之后,还发生了其它的事?

  莫非她的死,不是因为太平公主的责骂?

  一想到这里,张涛不由得揪心起来……

  谁这么大胆,竟敢在城阳王府,竟敢在太平公主眼皮底下,犯下命案!

  死者如春脸色煞白,安详的躺在木板上,双手自然放平。

  张涛翻看她的玉手,寻找一些线索。

  “你们城阳王府有多少人?男人又有多少?”捕快苏鹏问道。

  他还以为张涛是太平公主家的家丁。

  张涛并没有理会他,说道:“你看死者的双手很完整,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

  “那又如何,能说明什么问题?”捕快苏鹏追问道。

  “如果死者是被勒死的,她必然会极力反抗。这个时候,可能会与凶手纠缠,会有指甲断裂或手指挫伤……但是死者手上没有一点创伤,真相或许只有一个……她对凶手没有戒备心,凶手是熟人……”张涛大胆的预判道。

  嚯嚯!

  凶手是熟人?

  捕快苏鹏听完张涛的分析,觉得有点道理。

  张涛看见桌上有一条绳子,于是拿在手上,说道:“苏捕快,我们来做个实验吧!”

  他与捕快苏鹏面对面而站。

  张涛扮演凶手,苏鹏扮演死者如春。

  两人见面,聊了两句,苏鹏毫无防备之心……

  然后张涛绕到苏鹏身后,猛地掏出绳子,从后勒住他的脖子。

  捕快苏鹏“突遭变故”,双手抓不到身后的张涛,扑腾几下,甚至来不及呼喊,就被“勒死”了……

  “你这么说,不过是有可能罢了。”捕快苏鹏放下脖子上的绳子,说道:“如果是熟人,那么凶手的作案动机又是什么?谁会身上备有一条粗绳呢?”

  张涛刚才只是一种推演,他也知道,这只是一种猜测,真相或许远远不是这么简单。

  眼下,死者如春的死,究竟是自杀还是被谋杀,还不能盖棺定论。

  “现在恐怕还不好说!我待会把衙门仵作请来,让他再查验一下尸体。”捕快苏鹏道。

  之前,他们接到报案,有人在城阳王府上吊自杀。

  一开始捕快苏鹏认为不过是一个正常死亡案件,过来走个程序就行。

  但现在看来,还是有必要请仵作,再来看一看。

  “大人你看,死者的耳朵上,只有一个耳坠……”一个手下又有了新的发现。

  耳坠?

  张涛不禁心头一惊。

  他往死者头部看去,果然在她左耳上,有一个耳坠。

  这个耳坠珠圆玉润,张涛似乎在哪见过……

  嚯嚯!

  姐妹花韦碧韦玉,她俩刚才在湖边,正在寻找另一只耳坠!

  看来她俩手中的耳坠,正是死者如春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