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 005终得金手指

005终得金手指


  “农场功能开启。。请选择农场模式(太空模式/传统模式)。。

  传统模式已选择。。。

  运行中。。。

  没有发现动植物的胚胎、种子、幼苗,请在农场商城中选择品种。。。)

  当杨潇看到商城内东西全要积分,从床上跳了起来,连忙问系统怎么获得积分。

  “积分来源渠道:

   1,完成任务返回主位面后,系统评估结算。

   2,系统收取主位面或任务位面的货币、金属、有机物,评估后兑换。

   3,系统回收农场产出后结算。”

  还好,杨潇拿出一张大团结让系统收取,兑换了100积分。又拿出一张1斤粮票兑换了35积分,一张军中的2瓶红星白酒票兑换了15积分。又去院子里回收了一根木头,一块10来斤的铁块,分别获得了2积分和9积分。看不懂兑换规则,杨潇准备放弃,路过养鱼的木桶随手一挥

  “发现带卵淡水鱼,品种为鲫鱼。是否回收进行孵化作业。。。

  已回收,孵化作业开始。。。需要雄性同品种鱼类一条,已发现。。是否回收。。。

  回收完毕。。孵化作业开始。。。预计完成时间4小时。成长为可食用标准为15天(1公斤标准)。”

  这么看鱼类这些能有大量籽卵的品种还是孵化来的经济。又在商城中以1积分/个的价格分别买了10个受了精的鸡鸭鹅蛋,10积分/个的价格各买了猪牛羊的胚胎2只进行了培育作业。又以1积分/斤的价格买了各类粮食蔬菜种子,清空积分。

  看到系统自动养殖种植的农场,大部分种类的成熟期都是15天。牛、猪为一个月杨潇泪撒满面,终于不用扣扣搜搜的了。

  看了时间已经到了上班点,2位大姐怎么还没有来?一拍脑门子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天,兴奋过头了。回屋收拾洗漱完准备去趟大杂院。看着昨晚大半盆剩饭,想了想又拿了张大团结兑换了100积分,花了50积分买了2条一公一母强化生命和体质的虎斑狩猎犬幼崽。幼犬要过断奶期还需要在系统培育4个小时。摇摇头倒了剩饭,来这一个月自己变得不敢说吝啬,但是绝对不愿意浪费食物。

  用铁皮桶带水装了几条活鱼,王八也带一只。又用绳子绑了几条码盐的腌鱼。骑上自行车直奔大杂院。真巧,又遇见三大爷出门,看见杨潇带的活鱼、腌鱼,话题自然的转到了垂钓话题上,最后约定下个星期高粱河一见高低~

  推着自行车到了中院,看见秦淮如在水池上洗衣服。抬头见了杨潇进院,秦淮如把手一甩迎了上来,接过车把上的腌鱼笑道:“杨大哥来啦,好些天没见着你,婆婆还念叨你来着~”

  “弟妹洗衣服呢,这阵子熟悉熟悉环境,这不找着了高粱河,这些年上山下水的手艺总算有了用武之地。瞧~以后少不了弟妹的鱼吃!”杨潇又显摆了后面挂的铁桶。

  秦淮如笑的眼睛都成了一条缝:“可算见着荤腥了,一家老小饥荒得见了年画上的年鱼都恨不得咬一口。”

  “咋?不是跟你说了,不行肉铺里剩的肋骨、脊骨也买些给大娘孩子熬汤么!这老的老,小的小怎么能短了营养!”杨潇故意在院里大声嚷嚷。

  秦淮如一手攥着杨潇的袖子,一手抹眼泪:“杨哥你说的轻巧,这老少5口人指望我18块5毛钱的工资,别说有荤腥,就是三合面吃饱肚子,我秦淮如也对得起你那死鬼战友!”

  杨潇见状抬手抹着秦淮如脸上的眼泪,又装着手足无措的样子说:“贾政兄弟为了公家丢了性命,怎么还让你做怎么久的学徒工?我去钢厂找领导讨个说法!”秦淮如听着话音,目光闪闪的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拖着杨潇的袖子进了贾家屋里。

  杨潇规矩的跟老太太见礼,又跟三小逗趣,突出口袋里的糖果引的三小高声欢跳,贾张氏面怀深意的道:“潇儿(京话亲近人带的儿话音,听不惯的能起一身鸡皮疙瘩)好人彩,我跟一大娘给你物色了个好人家,前两天跟一大妈在钢厂职工活动室边上的小花园溜腿,碰见了娄董事的太太,两下里一聊才知道娄董事家的独生闺女,今年19了还没找婆家。早几年想还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这两年转变观念愿意找个工人阶级。最后答应后天下午便宜坊见面~淮如你可得帮衬你杨哥拾当的体面些,别丢了你杨哥的份子~”

  杨潇看了一眼面带苦涩的秦淮如,笑呵呵的对贾张氏道:“大娘您费心,这资本家的闺女我也能高攀?”

  贾张氏拉着杨潇的手,斜眼撇着秦淮如:“潇儿一个月87·5的工资,又是回收站的领导,什么样的黄花大闺女配不上?难道要配个带着拖油瓶的?”

  杨潇越看越觉得秦淮如的脸色有趣,正色对贾张氏说道:“大娘,贾政兄弟怎么说也是应公牺牲,就算评不上烈士,怎么也不能让弟妹当了小两年的学徒工。您看这样,一会我去后院托柱子兄弟打听个话,他是大厨,跟厂领导能搭上话。”

  贾张氏连声答应,杨潇又让秦淮如把铁桶里的活鱼换水放进敞口的大木盆里,对着贾张氏和秦淮如说:“这鱼别省,往后多着呢。多做给孩子们吃,要是孩子不爱吃鱼就熬汤,洗干净放点姜多加水小火炖二小时。最后拿勺子把鱼肉打碎用纱布把鱼刺虑出来。这汤熬粥,下个疙瘩啥的都是极鲜的。”

  从兜里拿出5块钱两张酒票递给秦淮如,让她一会买两瓶酒送到何雨柱屋里后,就拿了两条腌鱼,盆里捞个条大火头说道:“中午我跟柱子喝点。对了大娘,盆里的王八养几天,我再给您咂摸只老母鸡来,再一块炖了好好给您补补身子。”

  贾张氏笑眯眯的直说好,等杨潇提着鱼去了后院,拉下脸对秦淮如道:“怎么着,守不住啦?动了骚心?但是人家瞧的上你着么个拖家带口的寡妇么?”

  “娘,你又瞎说啥!我可没那个心思,您老不是给说了个资本家小姐么。”秦淮如带着酸味的怼回来。

  “那你在院里拉拉扯扯干啥,一个寡妇跟个毛头小伙子打情骂俏?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院子是昌门子呐!”

  秦淮如眼泪汪汪道:“咱家老的老小的小,这不是显得咱家也有撑腰的人~”

  贾张氏悲上心头,走到床边坐下:“这又能撑多久?潇儿也是娶妻生子的年纪,那人品样貌,也就是才转业回来,你看过个三二月,街坊邻居都知道有这么个人,那还不得排着队的相看。等他结了婚,那他媳妇愿意他整天登个寡妇门?”

  秦淮如小心翼翼的接话:“那要是杨大哥跟咱们成了一家人。。”

  贾张氏眼一翻,火又上来了:“那这还是贾家么,我大孙子不得改姓杨!你想我们贾家绝了后?”

  秦淮如连忙改口:“娘,我不是这意思,我叔家不是有个表妹么,今年也17了。杨大哥娶了她,跟咱家不就成了实在亲戚?”

  “潇儿相亲,城里有工作的闺女都踩破门槛,会看上个乡下丫头?”贾张氏不信

  二人坐在床边相看无言,一会贾张氏就拿出手绢摸着眼睛:“我短命的栓子哟~”秦淮如直接站起来道:“我去买酒”转身出门去了。

  ⸺⸺⸺⸺⸺⸺⸺⸺

  后院何雨柱屋里,杨潇坐在桌子前喝茶,何雨水围在边上唧唧喳喳的说着学校里的趣事。何雨柱坐在小凳子上收拾鱼。

  “杨哥,哪弄的这么些鱼,市面上可少见。”何雨柱边收拾边搭话。

  “上哪弄?高粱河自己钓的。”杨潇一边跟何雨水折糖纸一边回话。

  “我可不信,这火头嘴上没伤,那两条腌鱼腹背有孔,怎么看也不是钓的。再说前院三大爷那是钓鱼的老手艺了,偶尔那么一条,没见过这么成堆的。”何雨柱亮了亮手里的鱼。

  “嘿~有点眼力见呀,但是这三条鱼怎么就成堆了?”杨潇来了精神,杠了起来。

  “嘿嘿”何雨柱道:“您往我这提溜三条,秦姐家肯定最少也得三条。要是只有这些您直接提溜来就成,做成腌鱼,那说明还有不老少。”

  “嘿!合这满院子傻柱傻柱的叫你,他们是真傻,你是装傻?”杨潇好像发现了新大陆,这么一个精明人怎么会在电视剧里被院子里的人坑那么惨。

  “我哥不傻!”何雨水在旁边不乐意杨潇说她哥。“不傻,不傻”见何小妹听不出好赖话杨潇赶紧赔不是,接着道:“不是哥跟你吹牛,晓得哥原来是啥兵种么?野战部队的尖刀侦查连!上山下海有的是手段,就算不带干粮,放野地里也能活。怎么样有空跟哥见识见识?”

  “我说呢,我天生力气大,不说大院就是这条巷子里的小子,没有能打架赢了我的。栓子哥复原回来两下就把我撂地上了。”何雨柱眼前一亮“杨哥你教我两手?”

  杨潇摇摇头:“和街面上的小子打架,你要力气大练练摔跤就够用了。我手上的活,只要出手非死即残。不合适~不过这钻林子下河找吃食的手艺你倒是可以跟着学学。总能比吃计划爽快些。”

  “成,那您得空就喊上我,也弄些野物给小妹换换嘴。”何雨柱点头

  “吱吖”秦淮如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两瓶二锅头“杨大哥,只买到通州,没有红星。”杨潇没接秦淮如递过来的零钱,示意她自己装起来。

  这会何雨柱已经把2条腌鱼加了些豆腐炖上了,满满的一大锅。杨潇问:“弟妹你那屋饭做上了吗?”“还没呢,回去就做。哎呀,我做鱼的手艺一般,比傻柱差远了。”秦淮如望了望锅里。

  “那行,柱子做的不老少,回头给大娘送些过去,弟妹你回屋给弄些干的给大娘跟孩子。一会你来柱子这屋吃,咱们一块合计合计你的事。”杨潇暗叹一口气,因为活的窘迫,秦淮如现在已经下意识的想沾便宜。

  起身到何雨柱身边问:“柱子这火头你打算怎么做?”“家里材料简单,就清炖、红烧两种做法呗。”

  看了看边上的材料,杨潇卷起袖子道:“今天哥给你露一手,让你品鉴品鉴。”“呦呵~您这是要关老爷面前耍大刀?行不行呀!”这是挑战何雨柱的尊严!不能怂!何雨柱放下勺子往旁边让了让道:“您上手~”

  “你还看着你的锅,我就做一道火头,吃好了的话也不是多了道菜谱。”杨潇昨天选了厨师技能,也是信心满满。洗了手抄起火头鱼放在菜板上处理起来,何小妹秦淮如看着热闹也围上来。

  杨潇试了试刀,拿了一个碗翻过来用碗底磨了10来下菜刀,洗干净开始片鱼,边干边磕碜何雨柱:“你一个专业的大厨,拿这样的破铁片子糊弄事。赶明哥给你整一套好刀~这叫欲善其事,必利其器。”

  一片片带着鱼皮黑边的鱼片摆放在圆盘里如花朵一样。滴了几滴白酒说道:“醒一会”又切了些姜丝葱丝备用。看着鱼片的摆盘何雨水拍手笑道:“还没尝到味,光看也感觉杨大哥比我哥像厨师。”

  何雨柱听的脑门露黑线,辩解:“这摆盘、切丝、配菜那是切墩儿的活,我是颠勺的大厨,又不练这个。”

  杨潇拱火道:“对,对。您是大厨,后面打下手的徒弟、学徒工一堆,这些杂活哪能让您上手。”

  众人嘻嘻哈哈的等大锅里的鱼炖豆腐好了,装了三碗分别给聋老太太、一大爷、贾家送去,杨潇把带蒸片的大钢精锅烧上水,等水开后才把醒好的鱼片上撒了些豆豉,放上葱姜丝放进蒸锅,这边又剁碎些小米辣备用。

  将将5分钟左右,鱼片出锅剃去上面的葱姜丝,撒上小米辣上桌。这边已经摆好了碗筷,秦淮如也进了屋,4人招呼坐下后杨潇说:“趁热,何大厨品鉴品鉴”

  众人叨起一片颤巍巍的鱼片放进嘴里,何雨水:“好吃!”秦淮如:“真好吃!”何雨柱闭上眼睛咂摸一下:“鲜而不醒,鱼肉紧实弹舌,而且一鲜到底,没有北方菜的混香,口味就是稍微偏淡了些。”

  杨潇竖了竖大拇哥道:“应该是川菜的一种做法,口重的话醒鱼肉时用盐水抓一下,提香的话出锅泼油再去葱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