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 007相亲

007相亲


  到了西直门这边大街上找到一家上海发廊的理发室推门走进去。进门后一位穿着干净白色外套的年轻小伙走到杨潇身旁,朝着屋里吆喝“有客一位~”。转过身来“客人您请坐,前面还有一位客人,劳您受累。”

  不大的屋里有一样打扮的二位大师傅在前忙碌,旁边的长椅上一位客人在等待,杨潇看到对面大镜子里的自己,左右晃动一下脑袋。自己的连鬓络腮胡疏于打理确实看起来乱糟糟。想以前当社畜的时候,出门那头发打理的必须是站不住苍蝇。

  在任务位面怎么就疏忽打理呢?杨潇觉得主要是任务位面当前时段人们都不怎么在乎个人形象,都想尽办法填饱肚子呢,哪有什么形象。也没有电视这些媒体整天灌输的精致人设。没有了对比,所以就不注意,不在乎。

  看着镜子里杨潇摇头晃脑的摆弄头发胡子,前面这位50岁开外的大师傅搭话逗趣:“同志你这面相看着是赵云,怎么就弄了个张飞的模样。”屋里的大伙也笑起来跟着逗贫。这首都人逗起贫来,那家伙不比卫嘴子差,听相声一样。

  最后也问出了杨潇下午相亲,大师傅手上这位客人结束,两手左右这么一掸袖子,冲杨潇抱了个拳道:“请好了爷们!”旁边这位等候的客人也谦让杨潇先来。嚯~搞的杨潇连忙站起来又是敬礼又是抱拳一通忙活,连声:“您客气!”

  在转椅上坐下后大师傅问怎么剪,杨潇说剪个寸头光下脸就行。大师傅手艺不含糊,剪个寸头都不用推子,就一把剪刀一把梳子,上来一套操作,一个平寸就热辣出炉。。

  平。。寸,顶上是平的寸头,像桌子那么平的平。杨潇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师傅,师傅来圆寸就行,这个平寸太高调了,跟我的性格不符,劳你累给改改。”好不容易才说动师傅改成了现在不流行,属于过去魔都青红帮,帝都混子才剪的圆寸。

  加上光脸一共4毛钱,出了理发店觉着脖颈刺挠。就回了宿舍冲了个冷水澡,换了干净内衣,把成色最新那身军装穿上,三尖头皮鞋也穿上。来到办公室,两位大姐双眼放光,连夸精神,唯一不足之处就是寸头居然不是平的。。。平的。。。杨潇败退而出。

  看着时间也差不多点了,杨潇先到了大杂院。一大妈已经在贾家等着了,秦淮如陪着说话,两位大娘都是头发梳的一丝不苟,在脑后挽了个发髻,摸了桂花油,穿的崭新的大褂,绣花鞋。

  一看这架势,杨潇上前鞠躬:“劳您二位大驾,今这事成了,一定登门谢媒!”二位大娘很佛性的笑着点点头,秦淮如在旁边翻白眼。

  看着时辰不早了,秦淮如送到公交站台,车来了杨潇扶着二位大娘上车直往前门大街。到了便宜坊一问,老主顾娄先生已经订好了包间,人还没到。服务员领进包间上了茶水就退了出去。杨潇给二位大娘斟上茶,借口出门。

  在柜台(应该是柜台,笔者的印象中老派中式酒楼都是掌柜的站柜台,后面挂了一墙的菜码)问了娄先生订了包间还没下菜单。杨潇从兜里数出50元钱20斤粮票递过去道:“回头娄先生来了定菜单,钱票用我的,如果不够麻烦通知我一声,千万不能让娄先生付钱。”见服务员答应就回了包间陪着二位大娘说话。

  这边娄家三口人进了便宜坊,娄先生一身笔挺灰色中山装在前,娄太太一身浅灰翻领女干部装,娄晓娥一身鹅黄色连衣裙挎着娄太太的胳膊在后。

  娄先生来到柜台问客人来了没有,听到客人是两位老太太和一个高个小伙子后,点了两只鸭子,2凉、2热菜,6瓶北冰洋。想想又要了瓶白酒。掏出钱包准备付款(那会是先付款后吃饭),被告知小伙子已经在柜上存了钱票,手一定,随后又满意的点点头。

  转过头来跟自己太太说了一声,娄太太也满意的点点头。虽然娄家人不在意一顿饭钱,但是男方能做出尊重女方的态度,还是让娄氏夫妇满意。

  被服务员领进包间门的瞬间,一家三口就被这个从包间末位上站起来的小伙子,吸引了目光。剑眉星目,站姿挺拔,最少1米8几的大个,端是好人彩。

  两位大娘跟着也站了起来,主动给双方做了介绍。随后谦让一翻后,空了主位分两边相对而坐。

  众位女士闲话家常,娄先生和杨潇偶尔点头示意或接话赞同。众女士也在娄杨二位的赞同下,觉得自己的眼光、处事高人一等,一时间娇笑连连。娄杨二位相视一眼,端起茶杯互敬一杯。

  不光火大上菜快,这客少上菜也快。这年月下馆子的真心不多,2冷2热2烤鸭片好盛上。一瓶汾酒由杨潇执瓶分酒,8钱的白瓷酒杯,先给娄先生满上。又依次给娄太太,一大娘,贾张氏各执半杯。给娄晓娥换白冰洋,直声不依。

  杨潇见娄氏夫妇点头后,换了白酒执了半杯。最后给自己倒满,主动站起来举杯道:“老规矩是前三杯共饮,所以请诸位都端起来,我先感谢二位大娘热心牵线,再感谢贤夫妇思想开放,不嫌门第之见。”

  众人喝彩纷纷举杯,娄晓娥打断插话:“我呢?”杨潇一扬眉:“感谢娄小姐慷慨赐见?”众人大笑,娄晓娥红脸躲进娄太太怀里。

  气氛热烈,二位大娘从拐弯抹角到明火执仗的夸耀,让娄氏夫妇越发满意。除了岁数稍大,功勋之后,爱护老弱(照顾贾家老小),谦逊有礼(对一大爷夫妻,聋老太太毕恭毕敬),挑不出一丝毛病。

  娄氏夫妇也是风浪过来的人,不会耳听为实。见杨潇在桌上不止调笑气氛,说话必定先清口落筷(说话嘴里不能有食物,不能手拿筷子),不架筷、不落汁、吞咽无声(不从同桌筷子上面夹菜,夹起菜肴回肘不能滴落汤汁,咀嚼吞咽不能发出声音。

  夫妇二人直叹好家教,再看宝贝闺女反手托腮,眼光迷离,面露纯情拿着筷子在面前的蘸料碟一下一下的戳着。夫妇二人对视一眼,悄微的相互点了点头。

  酒足饭饱后,服务员撤盘清桌,给众人沏上茶。气氛融洽的喝了一盏茶,先送娄氏三口离开后,杨潇把结账后找回的钱钞装兜,扶着二位大娘出门。

  这会已经没有公交车,三人腿着消食,慢悠悠的晃了1个多小时回到大杂院。杨潇把二位大娘送进中后院,告辞骑车踏着月光回了回收站。

  在大门口杨潇正要掏钥匙开大门,角落里传来细碎声,一个妇人身影站了起来。杨潇视力超群,一眼认出身影是秦淮如。只见秦淮如低头近前低声道:“相看的资本家小姐满意么?”

  杨潇也不搭话,打开大门,把秦淮如一把拉进回收站大院后,锁了大门把秦淮如一下扛在肩上,快步进了屋。

  干柴对烈火,风花对雪夜,朝露对晚霞,乾对坤,阴对阳,淮如对杨潇,还有湿对滑(皮一下很开心)。

  秦淮如搂着杨潇的腰,埋头在杨潇的胸膛上听着心跳,一声声轻喊:“冤家~冤家”,喊一声杨潇答应一声。

  秦淮如穿好衣服,收拾好头发打开门回身,杨潇套了条短裤起身来到面前站定。秦淮如开口:“往后我一个寡妇还怎么见人?”杨潇用食指抬起秦淮如的脸盯着眼睛道:“只要你不改嫁,我照顾你到白头,照顾三个孩子成家立业。”秦淮如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

  滴~人物攻略剧情人物,功勋+500

  滴~人物攻略剧情人物+1,获得宗师技能二选一

  宗师级工匠技能(不管是铁匠、木匠只要带匠没有你不会的是/否)

  宗师级格斗技能(没有人能在徒手、冷兵器格斗中战胜你是/否)

  “滴~选择工匠技能。。。已加载

  “咱老百姓呀,今个真呀真高兴。”杨潇嘴里哼着歌回想起着库房里和大院里堆放的货物,脑海里出现器皿和各种旧家具的造型,马上认定各器物的材质,年代,大概得出处。

  这个工匠技能了不得,你敢想象吗,早年间啥物件都是各类匠工手工制造的。杨潇敢保证给他充足的材料和时间,绝对能手工给你搓辆威兹曼复古跑车出来。

  杨潇这一天心情很是舒畅。可到了下午三点来钟舒畅不起来了,只见何雨柱领了个人进了办公室,正是电视剧里的李副厂长。

  这让何雨柱约个饭店活或去李副厂长家里,求人办事反到对方登门,这路数不对呀?看看何雨柱的脸色,不像是好事。

  杨潇不动声色的从办公桌前站起来道:“柱子,怎么这会过来。这不正是上班的点吗?这是有事?这位是?”

  何雨柱上前一步,给两人介绍认识。杨潇热情的握住李副厂长的手:“欢迎,欢迎。老早就常听柱子提起您,时常关照我这小老弟,早就想拜会您了。这还让您先登门了,太过意不去了,快坐!喝水喝水!”

  请李副厂长坐下后,让烟、倒水。二人一翻场面话后,李副厂长说明来意,是来买鱼的。原来是何雨柱跟杨潇去射了回鱼后大开眼界,在大杂院和单位一通猛吹。又日常操作一样怼了许大茂二回。

  要是旁人也就是羡慕嫉妒一会,说完就拉倒。这位可不一样,心眼小又记仇,还会孜孜不倦的付出行动。这位眼光嘴皮子都活靠又是放映员,跟领导搭得上话。这不一转脸在领导面前给何雨柱上了小话。说何雨柱能搞到大量鲜鱼货源,只暗搓搓的搞来自己享用,不想着钢厂的广大工人兄弟,觉悟忒低。

  就这么这,李副厂长找到何雨柱一通高调,架的他下不来台,只好把人给领到杨潇这里。杨潇余光瞅见牛宋二位大姐露出担忧面容,也明白这里面的道道。

  立马站起来大声呵斥何雨柱:“我说好你个柱子,喝了二杯马尿就敢侃空说瞎话,什么牛你都敢吹。有这本事还要国家花费那么多钱研究卫星干啥,请你去吹上天不就行了。”

  转过脸来笑着对李副厂长道:“您看这事闹的,情况这样的,我呢侦察兵出身。这上山下水,野地里咂摸嘴的本事那是看家本领,不比山上水边的老猎手差。”

  说着又给李副厂长让了根烟继续道:“现在国家困难,老百姓过得艰苦了些。看着亲戚朋友老人孩子都头发枯黄,腿肚子浮肿,心里实在不落忍。咱又有这手艺,就下班空闲的时候给咂摸一口吃食。您看就我一个人,顶了天去又能捞多少鱼?”

  说着又领了李副厂长去放鱼的水池边看了看,桶里有那么10来条活鱼,腌鱼码在桶里有那么3、40斤,这些放个人手里是不老少。可是放钢厂这上万人大厂子里,一人一口都够不着。

  陪着李副厂长转悠一圈回了办公室接着说:“李副厂长,这钢厂工人工作劳动强度大,没油水的饭食营养跟不上,您听了个话音立马就奔着来了。这是真的把工人兄弟的艰苦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做在行动里,太了不起了!”说完还双手拉住李副厂长的右手不住的晃动。

  牛宋二位跟何雨柱眼都直了,就听李副厂长连声应该的,应该的,说了一圈工人同志们任劳任怨,不怕艰辛,坚决完成生产计划。为了让大伙改善下生活有口荤腥,真是想白了头发操碎了心。这不听说何雨柱能搞到大量鲜鱼,这不筷子都没放下直奔这来了。

  最后杨潇总结道:“这点鱼要是卖给钢厂,那不成投机倒把,占国家便宜了吗!别说鱼,就是一根针也不行!我一个8年老兵这点觉悟还是有的。鱼~李副厂长您回头找人来拉走,我捐给钢厂食堂!也算支援建设了。”

  李副厂长坚决不同意,说你这鱼也不是捕了卖的。身后也有一群饿着肚子的亲朋好友,再说这点量,就算熬汤都不够厂里上万人一人一口。

  杨潇想着农场下月能出栏的猪,有了个主意。先是把自己战友遗孤秦淮如的情况说了一下,又想到电视剧里李副厂长对刘岚起了歪心思。就又说才转业过来认识了一个白天在钢厂上班,早起晚归捡破烂挣扎养活二个孩子的寡妇刘岚的情况。

  见李副厂长不动声色,杨潇主动说道:“前阵子去部队驻地后勤部门看望战友,听话音下个月有生猪出栏,我跟您一见如故,怎么着也要放下脸皮求战友给钢厂调剂一头生猪,给大伙打打牙祭,见见荤腥。”

  李副厂长这才哈哈一笑道:“我也是很高兴认识杨站长,咱们以后常来往。你刚说的这二位同志的情况,我回去尽快落实,人事口的同事再开会研究一下。怎么也要让二位同志感受到钢厂领导的关怀。”

  最后盛情难却之下,同意杨潇让何雨柱骑车送了2条活鱼4条腌鱼去家里。二人惜惜相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