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 014雨柱打人

014雨柱打人


  这章更新有点晚,和朋友一起小烧烤来着。老爷们收藏,推荐走起。

  到了四月底也没找着合适的,这两天娄晓娥也是撅着嘴,拉着自己的手指乱摇。没法子,选了娄家在三里河附近,挨着玉渊潭公园一座不显眼的两进小院。你谦我让的给了680元,过户到了杨潇名下,婚礼正式进入倒计时。

  婚礼定在了7月9号一个星期天(没看万年历,瞎说的)。杨潇就忙起了收拾小院的活计,外表也没大改,只是院墙用白灰,院门用红漆从新粉刷了一边,换了损坏的瓦片。

  前院东三间偏房改成杨潇的工具房,工作室。挨着旱厕的西侧三间偏房杨潇决定等后面有空,把屋顶改成玻璃顶做暖房,用箱垄滴灌种植的方法种些蔬菜水果。为以后冬季拿出的少见的水果蔬菜,做个掩饰。

  现在重点还是后院婚房的改造,娄晓娥每天都来查看进度。一天如果没有肉眼可见的变化,立马进化成富贵翠花一样的嘤嘤兽。平时也就何雨柱时间宽裕,在这打打下手。星期天刘岚和秦淮如就带着孩子来,除了有时候杨潇赶某项进度的时候,搭把手做饭外,就是二人挨着一块,边看着孩子边窃窃私语。

  5月下旬,主屋外廊起的半墙和东侧三间偏房北侧后起的,与主屋东房相连的的两间房子,主体已经稳固。可以进行进行内部装饰外。西侧三间偏房已经改成的厨房、餐厅和储存间也已经进入晾晒通风的阶段。

  这天杨潇一个在主屋东房开了角门后相通,改成主卧卫生间的房间里,偷摸的涂刷第三遍农场商场买的纳米防水涂料。刘岚风风火火的冲进了后院。

  听到动静的杨潇刚走出来,被刘岚一把拉住胳膊,气喘吁吁的说:“傻柱出事了!”杨潇把旁边自己的茶杯递给她道:“别慌,匀口气慢慢说怎么回事。”

  刘岚断断续续的述说中,杨潇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由来。秦淮如车间的主任,不是个好鸟。车间里的女工没有不见着他就绕道走的,最近盯上了秦淮如。

  小恩小惠的,秦淮如没搭理他,开始各种借口给小鞋穿,有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思。这工厂里人多口杂,哪有不传是非的,结果让何雨柱听见了立马就炸了。

  秦淮如,那是院子里哥们家嫂子,带这个婆婆,拉扯三个孩子就不容易呀!见自己一个光棍青年,带着个没成年不懂事的妹妹,也不嫌弃,热心肠的抽空来屋里打扫洗涮,照顾雨水。那是比亲姐都亲的姐姐。二话不说就是干。

  等众人拉开何雨柱,这车间主任都没眼瞧了。牙吐了好几颗。脸肿的跟发面馒头似的。事情闹的很大,何雨柱最后被保卫科的人,上了措施带走了。

  刘岚在食堂里见着何雨柱风风火火的走了,没半个小时动静就传到食堂。说是为了个叫秦淮如的寡妇,食堂大师傅跟车间主任争风吃醋,最后把车间主任给揍的哟~都没法形容啦。最后保卫科都给上措施啦。

  刘岚一听,把事情真相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秦淮如前两天还跟自己在一炕上,联合作战。怎么可能搅和这些事,再说何雨柱平时当秦淮如亲姐姐一样。必定是车间主任搅和事,何雨柱抱打不平。也没耽搁,立马出了厂,奔杨潇这来了。

  想想对策后,杨潇载着刘岚没有直接去钢厂,而是去了回收站换了身干净旧军装,才带着刘岚去钢厂。心里还想着这自行车平时不觉着,有急事的时候就显得慢了。刚登记进了大门,让刘岚先回食堂,杨潇到保卫科的时候,一个脸上带伤的人在办公室跳脚:“何雨柱公然袭击车间领导,这是对钢厂纪律的挑衅,是破坏生产,是。。。”看见门口进来一位穿着旧军装的大高个,眼光敏锐的盯着自己,嘴里的话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保卫科的人看见进来陌生人,询问:“你是谁,有什么事?”杨潇没有回答,而是眼光环视一圈,何雨柱带着手铐蹲在墙边,秦淮如坐在旁边的凳子上。开口询问:“保卫科科长在不在?”

  一男子出声:“我是保卫科长刘大壮,你是哪位?”杨潇上前握手:“我叫杨潇,转业军人,现在在西直门第三回收站工作,是何雨柱秦淮如的朋友。”刘科长立马热情起来:“你好!你好!我是XX军转业,你哪回来的?”

  杨潇道:“刘科长,我们以后再续,我是来解决何雨柱与车间主任的冲突问题的。不过在此之前,请刘科长先去了何雨柱手上的措施。”

  车间主任闻言:“不行!必须开除何雨柱,报告公安严惩!”

  杨潇走道他面前看着他:“你确定?你是认为一个军人家属的车间女工好欺负,还是一个赡养军烈属十几年的厨子好欺负?还是觉着公安会偏听偏信?”

  这时候跟杨潇前后脚到保卫科,在门旁听了一会的李副厂长跨进门:“呀?杨站长也在?”有看了一圈保卫科内的其他人。对着保卫科长说:“为什么给何雨柱上措施?赶快打开!不知道这是我厂食堂的大师傅啊?谭家菜正宗传人。伤了他的手十个你也赔不起!快打开!”

  杨潇也听明白了,这位车间主任是他的人,估计也知道这位车间主任的作风。没人给何雨柱出头的话,起码教训一顿给手下撑腰。既然有场面人物给何雨柱出头,活活稀泥糊弄过去,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

  等刘科长拉起何雨柱去了措施后,李副厂长接着开口:“本来就是鸡毛蒜皮的事,上万人跟这厂里工作,难免发生矛盾。这说归说,怎么还都起手来了。何师傅冲动了啊。”说完看着杨潇。

  杨潇立刻把话接过来,对着何雨柱道:“知道秦淮如跟你一个大杂院住着,平时又照顾你,见不得她被人欺负,但是也不能动手打人!有问题找领导,害怕没人给你撑腰!必须道歉!车间主任治伤的钱必须你出!等人伤好了,你做俩拿手菜,亲自给车间主任赔礼道歉!”

  见李副厂长点头,杨潇话音一拐:“李厂长,俗话说得好,寡妇门前是非多。您看出了这么档子事,以后车间里总会有些流言蜚语的,肯定影响秦淮如的工作积极性吗,万一影响生产?”

  李副厂长点头道:“她的情况我还是了解的吗,带着一个婆婆拉扯三个孩子,在车间工作也确实太辛苦了。嗯~我看这样,最近生产任务重,食堂跟着加班加点的人手有点紧张。我看把秦淮如调到食堂工作,怎么也比车间的劳动强度降低不少!这事我定了,不用上会讨论!”

  打人事件处理后,杨潇跟李副厂长告辞,被李副厂长拉进了办公室。说是工厂上半年效益很好,工人也辛苦。厂领导决定借着组织生日的名义给工人好好发次福利,李副厂长为这事忙了半个多月了,眼看还有个把月时间。糖茶准备的差不多了,就是肉食还有不小的缺口,杨潇道:“既然李厂长开了口,我去跑一趟,虽然现在完成了老大哥的还款计划,肯定富裕不少,但是太多单位盯着呢,十头生猪是我最大能力了。”

  李副厂长大喜,“好好,我们还是上次的流程,不过这次不能叫你白帮忙,听说你要结婚了?这里10张茅台酒的酒票就算我的贺礼!”杨潇出了办公室,把农场饲养的生猪算好时间,准备把饲养18天300斤左右的猪出栏给钢厂。

  下午下班后,何雨柱、秦淮如、刘岚结伴来到杨潇单位,四人就在杨潇宿舍这边,摆出烧烤架,茄子,辣椒,豆角,土豆的应季蔬菜,猪肉串,外加两个猪蹄。四人痛快吃喝一顿。秦淮如酒量浅,两杯八钱的白酒下去,拉着何雨柱要把二叔家刚满十八的妹妹介绍给他,追着何雨柱让他喊大姨子。

  杨潇想了想电视剧情摇摇头,虽然自己始终是玩游戏的心态,但是跟这些人一年多的相处,也不能说没有一丁点感情的。自己暗暗发誓,只要秦京如和何雨柱能成,不见异思迁的跟了许大茂,自己就对。。不对!这事不对!

  自己哗的一下酒醒了~自己勾连秦淮如刘岚,不就是跟许大茂勾连秦京如使得是一样的招数?尼玛许大茂使得还是升级版,又下馆子又买衣服的。这电视剧里娄晓娥这样的资本家女儿,广播员于海棠都给许大茂哄得服服帖帖的。那于海棠眼光都快瞄着天了,这泥玛原来是个高手。

  现在明白过来的杨潇想到,这秦京如一个乡下姑娘,只要许大茂使手段,那一准没跑,这会许大茂还是个有为青年,还不是电视剧里的二婚。

  第二天下午,杨潇去了大杂院,问了秦淮如准话。见她真有这个意思,就带着她到何雨柱屋里把这事说了,何雨柱同意相看。

  杨潇就对着他俩道:“弟妹带着柱子的照片,去趟老家。把柱子的情况跟二叔家说明,人家同意的话。柱子你再带上些东西去相看。双方同意就选个日子把亲定了。记住了!不到结婚那天,绝对不要把人领进大杂院。”

  秦何二人奇怪,不说何雨柱条件本来就不错。再说相亲,定亲哪有不到男方相看的?

  喝了口水,杨潇道:“你们俩,一个从乡下嫁进城。一个从小跟着学手艺,半道费劲心思的拉扯妹妹。都没读多少书,见识不到人心。这么说吧,柱子,你跟许大茂关系怎么样呀?”

  何雨柱一听到这个名字,立马火大:“从小就斗,见面就斗。不过每次我都把他揍趴下!”

  “你在仔细想想,每次你两有事,除了最后你揍了他一顿,占着啥别的便宜没有?”

  何雨柱摇头:“哪到没有,那小子粘上毛就是个猴!”

  杨潇道:“昨天你把人揍了,我不出面的话,能摆个酒,道个歉,就完事?最后能给顺带把秦淮如调了个工作?”

  二人摇头,杨潇继续:“这就是察言观色,揣摩人心。你们大杂院先不说其他人,就说许大茂,跟你是对头,每次找你事,最多被揍一顿。你看这么些年下来,他被你揍服了,收敛了一点吗?没有!还是抽着机会就来找茬想治你,反正你不敢打他个腿折胳膊断。你心里也明白,揍狠了他一定报公安。他看明白你了,每次最后就是装傻充愣揍他一顿,还不敢下狠手。”

  喝口水继续道:“再说回相亲的事。只要秦淮如表妹出现在大杂院,许大茂得知是跟你谈对象,他必定搅和!弟妹你说,就你表妹一个18岁姑娘,让她选:一个笨口结舌的厨子和一个甜言蜜语的放映员,家里条件比厨子还好。她会选谁?”

  见秦淮如张口结舌,叹了口气:“如果这放映员真心找对象,选了他也算是自家亲戚结了个良缘是好事。可是事情不是这样的!许大茂那眼珠子长头顶上的模样,会娶一个乡下姑娘?他是奔着报复何雨柱来的,最后结果必然是柱子鸡飞蛋打,你表妹只有二个结果,一是被搅黄了亲事,回去另找个人家嫁了。二是失了黄花大闺女的身子回去找个乡下老光棍或者二婚嫁了。”

  看了眼何雨柱,杨潇笑着道:“这会你能做什么?再去揍他一顿?被你揍多少回了,不在乎这一顿,这就是许大茂最后要承担的后果,说不定你还在生秦淮如表妹的气呢~因为她没有选你~连顿揍都省了。”

  秦淮如眼直勾勾的望着杨潇:“你,你是魔鬼吗?”

  杨潇:“但凡带兵的,只要想打胜仗,你们以为就是电影上那样?手一挥!冲锋!就赢了?就是要揣摩人心,敌人的心。得知道谁是敌人,敌人想干嘛,为什么要这么干,这么干的目的是什么。”

  杨潇站起来:“天不早,该回了。你两记住我的话,真想认这门亲。结婚前绝对不要让你表妹来大杂院!最少最少也要避开许大茂。当然柱子你要结了婚以后,他要是这么干,打折他的腿公安都没话说。回了”

  能说的都说了,下面就看天意了。亚马逊蝴蝶不煽动翅膀,故事要是一成不变。那还玩什么穿越呀,在家看电视剧不就好了。

  对!说的就是你们这些写书的,整天说什么改变剧情主角就没有了先知先觉的优势了!玩蛋去吧,就是你丫不想费脑子。害得我没书看,自己跟这费劲脑汁的胡诌乱扯。喝着小啤酒,吃着烤串,看着小说它不香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