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 016收破烂

016收破烂


  心里想着任务,这天就摸鱼儿去趟大院问问情况,总算杨父的级别也够了,夫妇二人的牺牲情况都做了记录。

  母陆桂芝,后勤部门干部,在48年12月的战役末期,因天气寒冷,北方港口运作不畅的情况下,去古海州港口查看,遭遇反动派溃军负伤,三天后伤势过重牺牲。就地掩埋。

  父杨东霖,高级指挥员,在50年11月22日长静湖战役中遭遇敌机轰炸,牺牲后就地掩埋。

  查找到二人信息后,杨潇唏嘘不已。离开大院里,漫无目的的骑车游荡。想喝两杯的杨潇,看见一个饭馆就信步走了进去。喊了两声见没人出来招呼,正准备离去。饭馆角落里的一个帘子被掀开,一位不到三十的面熟女人,打着哈欠,有点精神恍惚的走了出来。

  这位女子见着杨潇后,眼神一凌,上前拉住杨潇的胳膊开口道:“贺勇强,你不是带着徐慧之私奔了吗?回来作什么!”杨潇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这位看似正常,却感觉神魂不在,处于梦游状态的女人扯着,一边说些怎么照顾公公,怎么照看酒馆,怎么哺育女儿的絮叨中,进了一间卧室。

  最后在女人半埋怨,半撒娇的话语中。半推半就的,稀里糊涂的给睡了。。。给睡了。。

  “滴~任务攻略剧情人物徐慧珍。魅力+5(最大值)功勋+500

  宗师级格斗技能(徒手、冷兵器格斗无敌是/否)

  宗师级语言技能(精通10门外国语言可选择是/否)

  选择语言技能。。。

  技能加载中。。。。。加载完毕。”

  喂~系统你终于冒头了?给我说说这莫名其妙的剧情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是我被攻略了?还有这魅力是个什么鬼?

  “滴~系统一直都在。

  滴~为了更多戏剧效果,创造者给系统添加了新的功能。惊喜吗?

  滴~魅力同理,与剧情人物接触多了以后,受魅力影响会主动的多。创造者无法理解魅惑类别的高级学科。所以做不到人物⸺男人见了流泪,女人见了合不拢腿的程度。”

  靠~难怪小学生玩游戏爱开挂。这家伙为了看直播过瘾,直接氪金加剧情。

  看着这个熟睡女人,杨潇收拾一下,掖了个红绳拴着的翡翠长命锁在枕头下出了卧室。后面院子住人,前面门面开着酒馆,现在应该是合营的。

  ⸺⸺⸺⸺⸺⸺⸺⸺⸺

  古海州还好说,只是这北棒现在抱着老大哥的大腿,跟咱关系不好。难道要悄悄溜过去?很麻烦呀!本来自由度极高的生活向系统,这是向着无限系转换呀。杨潇一边嘀咕一边想着计划。

  这都快腊月了,肯定不能去北边受罪,虽然杨潇体质过人,给自己找罪的事坚决不能干。算了,过完春节再说吧。

  自从娄晓娥给于家母女拍的照片给大院的家属们看见后(故意去显摆),又赶上快过节,到了添置新衣裳的时候。整个大院家属,谁家要是没能请这个娄姓女摄影师拍些照片,那太没有排面了。预约到了下个月了都。

  这不,娄晓娥又不在家。估计又去大院了。前几天大院几个做摄影工作的宣传干事,也不知道从哪听了风声打上了门。结果被娄晓娥数百张挂满墙面的照片(主屋书房现在归了娄晓娥),給震住了。现在整天跟着拎包打下手,开口闭口娄师傅。

  现在跟于家也熟,提着一挂羊蝎子就上了门。这边羊蝎子火锅刚拾当好,于北培已经把娄晓娥拉进了门,嘴里还嚷嚷:“快点,肉都让我爸吃完了。”

  王阿姨见着娄晓娥道:“忙的前脚打后脚跟子了吧?要不是我看着情况不对,跟她们说得给4寸5毛,8寸一块的本,现在你有多少家底贴进去!说回来小娥你的手艺是真没得说。”

  小娥笑道:“没事,观察每个人的样貌、仪态,再把完美的一面拍出来,我现在也是初入茅庐,这么多人给我当模特,开心着呢。”

  五个人热热闹闹的吃喝着,隔壁肖伯伯听见动静,提溜一瓶酒过来也不客气,和于于健翔灌起杨潇来。席间娄晓娥问了杨潇几个拍摄遇见的问题,两人讨论了一番光线明暗对脸型、照片风格的影响,最后杨潇答应帮她做个补光板,让娄晓娥自己再揣摩。

  饭吃到尾声,一个三轮摩托停在院外,过了会一个文书从隔壁院子过来,说首长有急件,叫走了肖伯伯。杨潇跟于健翔送到院门口,望着疾驰而去的三轮,杨潇脑子一转道:“长江750呀,于叔叔,现在全部换装了?原来那些老大哥支援的呢?”

  “原来那些型号不统一,加上现在没了零件来源,前年就统一换装了。那些还不知道扔哪了。”于健翔随意道。

  “那于叔叔您帮忙打听一下,我不是在回收站工作吗,回收废弃物资,防止浪费。于叔叔你可要支持我的工作。”

  时间一转眼到了年根,杨潇今年得去娄家过三十。所以祭灶这晚带着楼小娥,提着些副食去了大杂院。杨潇何雨柱二人搭手,整治了还算丰盛的一桌。几个亲近人家热闹的过了这个传统中国节日。何雨柱跟秦京如的事情进展的也算顺利,听秦淮如说过了春节该定日子了。

  第二天刚上班,在办公室接到了于健翔的电话,让杨潇带上手续去拉废弃物资。杨潇带着介绍信屁颠屁颠就去了。在于健翔的办公室寒暄了一阵,于健翔给打好招呼后,杨潇去了二部后勤处。

  后勤处主任热情的接待了杨潇,跟杨潇问了详情后给开好手续。叫了一个干事领着杨潇来到一个仓库存储区。打开角落一个仓库的大门。

  嚯~各式各样的二轮三轮,完好的,拆的四零八落的,和各式各样的发动机、零件。东一堆,西一堆胡乱的堆放在一起。

  “杨站长,这些都是维修站修不好,已经废弃的摩托。你看怎么运走?要我们派车吗?”干事指着这一仓库的破烂说道。

  杨潇摆摆手:“不用,这上门回收哪能再占公家便宜。再说有一些完整的很重,装卸卡车太麻烦,我顾些板车来啦,这马上过年了,也算给他们找个活,挣块儿八毛的。”

  干事抓了抓头:“咱这片也不让外人进呀?”杨潇又道:“这样,你叫些个战士,先给这些分类称重。也不叫白帮忙,咱也不提钱,还是那句话!快过年了,我弄些烟酒来慰问战友。”

  这边干事叫人称重分类不提,杨潇骑车去找了6个拉活的平板儿,说好了三块钱一趟。买了些烟酒,先给平板儿一人一包,带着他们来到仓库大院门口等着。

  杨潇回来就见干事带着10来个战士分类称重快结束了。等干事统计完一看,小8吨重。让战士去门口取板车来装货,顺便把烟酒捎回来。估摸着装400来斤就行。一两趟拉不完,别把人累坏了。杨潇给干事单独塞了二包太行山(这会不认中华,太行山香烟在当时叫师职上太行),招呼他盯着安排出门事宜。

  自己拿着干事签字确认的数量单,回到后勤处主任这里。实在是没好意思提回收站二分的回收价,想想道:“主任,这不马上过年了吧。您看这样行不行,我明天给处里送2吨副食过来,抵了这回收物资的款项。一半猪肉,一半禽蛋鱼。”

  主任一把握住杨潇的手使劲摇:“哎呀,哎呀,这叫我说什么好!”旋即一个立正敬礼,杨潇摆摆手,怎么说我也是军人子弟。说定了后杨潇拿着主任开的出门证,告别了主任回仓库。

  仓库这边也装好了板儿车,杨潇把出门证给干事说:“我这就领着板儿爷回去,在那边等着接收,这边还是这样的流程就行。”

  骑着自行车领着板儿车一路回了自己的小院,就在外院卸下。给板儿爷的水壶灌满茶水,让他们接着回去拉。途中有做了些烧饼夹卤肉,给板儿爷补充体力。一直到了晚上7点多才拉完最后一趟。整整6趟可把板儿爷累的不轻。杨潇一人给了两张大团结没让找零。哥几个开心的走了。

  先前娄小娥回来还问了一声,杨潇说我拾兜拾兜,用不上的就送走了。杨潇见天瞎捣鼓,她也不奇怪。回后院忙活自己的去了。现在前院的杨潇跟指环王里的咕噜没两样。眼神呆滞、嘴里嘟噜着:“宝贝,我的宝贝!”

  一早在仓库就入了眼了。除了老大哥的M72,另外三辆可稀罕多了,一个船型车斗,本子的Rikuo 97(神剧里的一看就看穿了,船型车斗记住了),估计是当年的缴获。一辆宝马的R75和一辆Zündapp公司的KS750。估计也是当年的缴获,后来被老大哥当成剩余物资支援了我们。

  不过要重点说下这个KS750,此车一出当时世界上,所有军用边三轮全是弟弟!26马力的750cc的四冲拳击手引擎,运用省油系统、车轮悬架控制系统和其他惊人的技术,涉水能力超群,据说就是把发动机全部泡在水里也可以行驶,在当时算黑科技了。一辆三轮摩托的造价居然是大众汽车的二倍!宝贝!真宝贝!

  有了这个宝贝,那些北棒战争缴获带回国的二轮哈雷,印第安就不入眼了。顺便翻新一辆做平时交通工具就行。擦了擦口水,兴奋的把娄小娥提溜进卧室,折腾了一回。

  第二天早上,去钢厂找李副厂长借了辆卡车,装着昨天答应主任的副食送过去。于健翔闻声也出来问:“小杨,没违反原则吧?”见杨潇点头,才松一口气道:“以后有好事就想着部队!”转头走了。

  中午主任死活不让杨潇走,杨潇道:“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说的主任一愣。主任也不含糊,直接手一挥:“安排!”

  下午杨潇晕乎乎的被一位战士开车,前面一位战士骑着三轮,送回了钢厂。到了钢厂大门口也没进厂,二位跟杨潇敬了个礼就转身坐三轮走了。

  杨潇也没有进去,在门卫室跟李副厂长打了个电话,就晃悠悠骑着自行车回单位了。在门口四下一张望,从农场仓库里拿了二只兔子,几条鱼给牛宋二位大姐打打牙祭(我两可算出镜了。)

  二位接过东西道:“可算富贵和翠花想着她俩,以前没白疼!”(嘤~嘤~,可算想起我们来了)杨潇想想也是,搬到三里河那边,两狗子也就在小院和家门口转悠,抽空带出去撒撒欢。暗想也怪我,当初兴致勃勃的准备当个猎手,才养了这两狗子。结果让几只野猪给感动了,二只浑身本领的狗子当宠物养了,都长肥膘了。

  杨潇心中愧疚,除非在家里翻新修理这些摩托,缺零件直接在农场加工厂制造。接下来的几天走到哪,都带着两狗子(自己骑摩托,狗子跟着跑),让狗子开心不以。自己也想着如果不算麻烦的话,开春坐任务的时候带上两狗子。

  腊月三十,一大早把收拾翻新出来的KS 750推到门口,车斗里着带给二位长辈的礼物,副食,娄小娥裹得严严实实的坐后座,二狗子用跑的。稳当的去了娄家,丈母娘听见动静开了院门出来,就开口道:“这么冷的天,骑这玩意干嘛,冻的要死。给你们弄辆车开吧。”

  杨潇提着东西跟着进了屋,才笑呵呵道:“四轮包裹肉体,二轮承载灵魂。这就是个爱好。”娄小娥听的眼前一亮。杨潇立马道:“不行,可不教你骑这个。知道什么是女司机吗?俗称鬼见愁!”娄小娥打闹不依。

  到了老丈人家,哪敢坐着等丈母娘叫饭。再说都知道杨潇的手艺。中午也没搞那么复杂,就烧了二个铜锅,一个漂红油的辣口,一个鸡汤的清口。一家人涮起羊肉来。

  桌上,娄先生道:“小潇,我准备过完年把股份捐了,你看怎么样。”

  杨潇点点头,肃容道:“跟外面的朋友多联系,早做准备吧。”二人也不再当着女人的面多聊,饭后去书房喝茶,悠悠的到了天都快落黑,杨潇才出来准备年夜饭。

  席间丈母娘还埋怨:“结婚这么久,小娥怎么还没动静?别一天天往外跑,捣鼓你那照相机。赶紧给我生个外孙!不然过两年我都抱不动了。”

  见娄小娥不吭声,杨潇乐呵呵道:“不能够!妈您这才到哪呀,别想躲懒!外外孙还等着您抱,叫您曾祖母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