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 019公园野餐

019公园野餐


  作品已签约,请老爷们放心投资,收藏。恳请月票、推荐票支持。

  吃过中饭二人回到自己家里,也没有让娄小娥动手,自己又把家里打扫一下。看见娄小娥在院子里根两个狗子玩,怕狗子有啥寄生虫影响孕妇。就问了系统,在确认安全下,把娄小娥,2狗子扫描检查了一回,都很健康没有问题。最后问了翠花怀了几只,没有问自己孩子的性别,保留个小惊喜吧。

  第二天星期天,提了些副食,带回来的干货,去大杂院。秦京如的事这都半年了,也不知道啥情况。除了何雨柱,大家都在。何大厨现在太忙,一大早就去给人做席去了。不光原来那些兄弟单位,现在私人也找上门了,全院第一大忙人。

  秦淮如怨气挺大,杨潇也不惯她。直接问何雨柱的亲事怎么样了。果然跟杨潇说的一样,秦京如给许大茂说动了心思,悔亲了。秦淮如回去闹了一场,在二叔家直接说,这许大茂绝不可能娶秦京如,最后肯定鸡飞蛋打。秦京如听不进去,但是二叔一家怕呀。看在家里不让出门,闹了一个多月,最后来找秦淮如商量。

  秦淮如哪有啥办法,上班的时候跟刘岚说了。刘岚就出了个主:“你表妹那个傻丫头迷了眼啦!你就直接带着你表妹来找许大茂,当面锣对面鼓。让许大茂表态不就完了。愿意?好,直接长辈们见面商量婚事,不愿意?你表妹不是也明白过来了!”

  秦淮如一听,这主意行啊,当即回了乡下跟二叔一说,都觉着行,那就去呗。等带着秦京如跟许大茂这么一说,许大茂来了个拖字决,要提拔关键期啊,母亲生病了啊,借口那是一套套的。这秦京如又吃他哄,现在只要一个不留神,就偷溜来城里跟许大茂见面。

  杨潇听完手一摊,这你情我愿的没法子!现在许大茂还没成二婚,不知道要孩子艰难,假怀孕这招肯定不好使,不操这闲心。家里还有个孕妇等着我做饭呢。

  跟贾张氏招呼一声,回家去了。娄小娥正端着照相机,在院子里东瞄西瞄,看样子整天在家里也有点烦闷了。干脆一家子去玉渊潭公园野餐,准备好食物牵着两狗出门了。娄小娥挎着照相机牵着翠花,杨潇一手提个篮子一手牵着富贵,也没让富贵闲着,背上固定了一个褡裢,装的不老少。

  富贵见旁边两个啥事没干,开始还不服气~跟杨潇嚷嚷,翠花怼了两声老实了。“呵呵,瞧富贵的样子,是个怕老婆的~潇哥~翠花还有多少日子生小宝宝呀?”娄小娥挎着杨潇牵狗的那个胳膊,幻想着:“你说咱孩子跟翠花的宝宝一块长大,儿子还好说,还是个女孩这整天架鹰走狗的成什么样子呀。”

  今天星期天,公园里人不少。二人二狗也没往人多的地方去,就相互拿对方加狗子作模特,拍了些照片。讨论些取景、构图话题。快中午在半山腰,找了个视野开阔,阴凉的平地。铺开一块餐布,取出食物野餐起来。

  翠花懒洋洋的趴在楼小娥腿边,每次富贵撒欢的把杨潇丢出去,一个两头打结的短绳叼回来,就随手一块小饼干。没一会杨潇感觉有几道恶意的目光盯着自己,回过头看见几个游人模样的人在不远处指指点点。转头又看看坐在餐布上的娄小娥。皱着眉想了一下,没有声张,坐下来不慌不忙的把还剩了不少的食物水果,放进篮子。拿出一个带布套的小茶壶,倒了一小杯温茶,递给娄小娥问:“前阵子爸妈那有什么事吗?”娄小娥想想道:“没有呀,爸爸年后捐了股份,现在就是在家写写字,陪着我妈买菜遛弯。没啥事呀。”

  杨潇点点头,见她打了个哈欠道:“困了就枕着我的腿睡会,这会下山太阳太毒了。”娄小娥笑嘻嘻的躺下:“要是这样过一辈子多好。”杨潇摸了摸她的头发没有说话。两个狗子也懂事的不在打闹。一家人就这样安静的感受着微风轻轻的吹在脸上,吹在树梢发出沙沙的声音。时间也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

  转天,头年间帮杨潇找房子的中人找上了门:“我说爷们,你可够难找的,来了几回家里都没人在。”杨潇赶紧请进门,在后院摆在树荫下的茶桌前坐下,沏上茶双手端给客人:“先前出了趟远门,胡先生找我有事?”

  “没啥急事,早些时候,你要买房那会。有一位还卖房子的金先生你还记得吗?”见杨潇点头,接着道:“这得小半年了,说是一家投奔姐姐去了,有些带着不方便的物件就送给亲戚朋友、街坊邻居了。金先生找着我,说跟你挺投缘,就托我把带不走的10坛存酒送给你。”

  杨潇连声致谢,二人话了会家常,约了个时候过去取。临走的时候杨潇拿了块肉,两条鱼干,说什么也让胡先生带上,客气的送出了门。

  娄小娥听着新鲜,在她追问下告诉她,这么一家人以及这么一档子事。说完也是心事一转。等取回了十坛子酒后,第二天就提着两坛子酒,带着楼小娥回了娄家。跟她说请老丈人尝尝这存了二十年的老酒。

  饭桌上借着老酒来历,说了金家的前身、现在、以及去向。见娄先生点点头就跳开话题,说准备等8月底,小娥胎位稳了,打算带着她出关寻根。老娘口都点头说这是杨家媳妇应该做的。等太阳偏西,才带着楼小娥回转。

  就这样杨潇守着娄小娥做起了煮夫。有空就大杂院,刘岚家,于家转悠一趟送点副食。于北培好嘴,见天来,其他孩子也正在假期,娄小娥也爱热闹,愿意这帮毛猴子上门。于是于北培成了孩子头,被杨潇领着摸鱼沾知了,晚上得空娄小娥还给辅导作业。杨潇家住的又宽敞,这群毛孩子回不回家也就没人问了。孩子没在家的时候秦淮如就会借口去刘岚家作伴,等着杨潇半夜里翻墙来厮混。

  前阵子放暑假前,棒梗的老师上门家访。被秦淮如拉着家长里短,得知未婚后把何雨柱的情况一说,给拉了个媒,冉老师就答应了接触看看。现在何雨柱也是偷摸的跟冉老师约会,就怕在大院里漏了风,许大茂在给搅和黄了。

  秦淮如跟杨潇说这事的时候,正在刘岚家床上。杨潇呵呵一笑:“你看柱子是藏得住心思的人?再说这冉老师跟三大爷一个学校呢!这事瞒不住。不过也别担心。这冉老师有文化,就有见识。不会跟你表妹一样,两句甜言蜜语就能五迷三道的。叫柱子放开了心,不用藏不用躲。最后万一不能成,也绝对不会是许大茂的原因。”

  刘岚跟着感慨:“你说这何师傅条件这么好的人,怎么找个媳妇这么难呢?”

  杨潇看了二人一眼道:“柱子是跟在聋老太太,一大爷眼么前长大的。两家又绝了后,那是拿柱子当亲孙子、亲儿子一样。以后指望着柱子端火盆呢。柱子那样心眼憨实的人,真有人说媒,也是托这二位说合。不入这两位眼的人,必然都被挡了驾。”两人点头,是这么个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