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影视穿越从四合院开始 > 026小酒馆上

026小酒馆上


  作品已签约,请老爷们放心投资,收藏。恳请月票、推荐票支持。

  秦京如的事情很好解决,杨潇去了原单位,用一个500元加些票证的信封,换了一张招工表。就这样秦京如成了第三回收站的职工,杨潇原来的宿舍成了秦京如的宿舍加值班室,给牛宋二位大姐说是战友家亲戚,请二位照顾一下。又帮秦京如宿舍里置办了2套铺盖替换,和能单独开火吃饭的物件。现在回收站丢了二次物品,被要求安排值班,值班的工作让秦京如多了8块钱补助,现在学徒工18块5的工资加8块补助。

  已经和秦淮如差不多了,一年后转正更多。怕秦京如晚上一个姑娘不安全,就让她晚饭回来吃,回去的时候带上富贵翠花,第二天让狗子自己回家。让秦淮如嫉妒一番,跟刘岚两个酸声酸语:“这黄花大闺女就是比寡妇吃香。”对于这些挑衅行为,杨潇坚决镇压,打消她们的嚣张气焰。

  杨潇现在跟原来的咸鱼状态有了明显的改变,开始出门活动,期望与剧情人物相遇。漫无目的的转悠了一个星期无果后,把目光锁定在上次莫名其妙乱入的,剧情人物徐荟珍。试试能不能通过她,接触上她那个电视剧集里的剧情人物。

  这天中午小酒馆里,进来一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看着这个找了个空桌坐下后,招呼服务员上前的年轻人,徐荟珍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涌上心头。

  小酒馆主要是卖酒,只有几样固定的简单小菜佐酒,主食也就是烂肉面或杂酱面一碗。杨潇随便要了2样小菜,一壶酒一碗面后,把钱钞递给服务员。服务员看了看杨潇,接过来去了柜台报菜找零(当下是客人自己去柜台点菜汇钞,当然常客可能后汇钞)。

  小酒馆的客户都是老街坊邻居,要不就是熟人领着来的。很少有生客摸上门。熟人都拼桌打嚓,或夸桌交谈(一个人喝酒多无聊),见青年就一个人奇怪,就有老客搭话。这样这个杨姓高大青年就和大家熟悉起来。这位吃喝完还从兜里拿出一个精致扁壶,再叫2两带走的酒中同道做派,更是赢得一片认可。

  就这样,连来着三天的杨潇,已经赢得了先吃后汇钞的熟客待遇。看着服务员放在柜台上,杨姓青年装酒带走的精致扁壶,这会空闲的徐荟珍,顺手拿在手里把玩,直到看见壶底刻着一个标记后,心脏仿佛停顿了2、3秒后,又猛烈的跳动起来!

  徐荟珍一只手隔着衣服,触摸着带在脖子上,在一年多前,自己做了个难以启齿的梦后,在枕头下发现的,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拴着红绳的翡翠长命锁,上面刻着一模一样的标记。

  这枚长命锁上的标记,在自己经常的把玩下,和那个让人脸红的梦一样,不但没有忘却,反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加的清晰。就是这个标记!梦里就是这个人。

  徐荟珍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不怕!不怕!现在可不许精怪成精。梦、长命锁、酒壶、杨姓青年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女人的好奇心像猫爪子一样在她的心里抓挠。可是已经再婚快一年的自己,没有了上前询问的理由。哎~

  三天没有找徐荟珍逗嘴的程雪如,跨着小步进了小酒馆的门,往常第一个看向门口的徐荟珍却没有看向自己。挥手让服务员别过来,悄悄的渡步到柜台前。只见徐荟珍一手拿着个精致扁壶,一手抚在胸前。咬着嘴唇的红脸堂上,一会羞一会怒的奇怪表情来回替换着。

  顺着徐荟珍的目光,一个气质独特的高大青年侧对着柜台。边跟着旁桌打嚓,边不紧不慢吃喝。程雪如越瞧越有意思,作为一个过来人,当然看出了徐荟珍的奇特之处。本来就爱跟徐荟珍比较,看徐荟珍结婚后也不甘人后,已经物色好目标,准备嫁人的程雪如。故意挡着徐荟珍的视线,扭着腰走到杨潇的桌前坐下,招来服务员道了一句老规矩。看着徐荟珍用带着怒火的目光盯着自己,开心的笑起来。

  “同志,瞅着你面生的紧,不是咱们这一片的吧?”程雪如开口道。杨潇见这个坐到自己对面的漂亮女人,开口道:“是呀,巧然寻摸到这个小酒馆,觉着对脾气,说不得又成老客了。鄙姓杨。”

  就这样,人精一样的程雪如本是来探探杨潇的底,结果如同发现宝藏一样,越来越惊喜。这个懂情识意的年轻男人,越交流越露出耀眼的光彩。听到自己做丝绸、布料、成衣的行当。就跟自己聊各地产丝的区别,各种刺绣特点。听到自己的老家在苏杭,就聊起了天下第一湖,断桥、龙井、小桥流水人家。

  徐荟珍看着程雪如坐到杨潇对面,对着自己挑眉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和自己争了半辈子高低的朋友,又要针对自己了。看着这两人越聊越开心,程雪如从对面坐到了旁边。程雪如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酒喝的也越来越多。

  最后杨姓青年从兜里掏出个口琴吹奏起来,程雪如就站在酒馆里,比划着身段,用家乡话唱起了茉莉花。听着酒馆里其他客人的叫好声,徐荟珍不知道为何自己觉得气闷,攥紧的拳头里,指甲嵌到肉中也不知道疼。

  程雪如扶着疼痛的脑袋,从床上坐起来,忽然反应过来,身里身外的摸索一番才松了口气。喝断了片的程雪如怎么也想不起来,酒喝到一半后发生了什么。再看到床头柜上的字条,即满意又有点失落。

  第二天中午程雪如早早的去了小酒馆,一进门徐荟珍捻酸打趣起来:“哟~雪如,这么早就来啦,这是一时半刻也离不开你那个杨兄~(黄梅戏腔调,你听到南方小姑娘这么叫你的话,保证你骨头都酥了)”

  程雪如也不搭腔,就在那追问昨天发生的事。听到最后自己比划着身段唱茉莉花。拉着杨潇叫杨兄~,羞的就像刚出锅的螃蟹,红透了还冒着热气。见程雪如就快要恼羞成怒了,才正色道:“亏得人家是正人君子,见你喝醉了,求着胡姐(服务员)一块送你回家,把你安置好,又跟着胡姐一起出门。要不然你就擎等着街坊邻居说嘴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