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蛇始祖 > 第33章天地化生,众生归春

第33章天地化生,众生归春


    青灵当即以蛇族密语传音,将定海神珠的品阶告知于花庚婆婆,至于灵宝之能他也不敢妄下定论,自然不会说了。

  花庚婆婆沉吟一二,对青灵嘱托道:“待此门大开之时,我会尽最快速度入内取宝,到时恐怕有其他异族金仙对你出手。

  以你天阶金仙实力,自然能坚持一二,若是无法抵御就冒险踏入此门中,即便门中危险没有定论,也总比留在外界安全,记住万事皆以你性命为重!”

  青灵闻言,心中触动,能在洪荒有如此长辈挂心记怀,实是福运。“婆婆放心,我自会见机行事。”

  “现在且安身养气,我观此门大开还待写时日。”

  花庚婆婆打量了海天之门几眼,随即对青灵道。

  青灵便与花庚婆婆一同盘膝而坐,安养心神。

  时间缓缓过去,几个月后,已经再也没有金仙尊者前来。

  十二光门上也逐渐起了波澜,道道蓝色水波在光门上开始荡漾,光门逐渐散发出强盛灵韵,十二光门之间互相射出道道光柱交错联结起来,竟然是一做先天大阵!

  凡先天灵宝出世大都有灵阵保护,以此隔绝无缘之人。

  待到又过了数日,海天之门上所有光芒皆是消失,十二方位门前,一位位金仙尊者皆踏入其中。

  北侧,灵蟾王对墨蟾传音道:“待我踏入此门,花庚那婆娘自会也入其中,到时就由你出手擒下那先天神灵。这次该不会还失手吧?天阶对金仙,可不要让他人耻笑了。”

  墨蟾老头连忙点头,笑道:“这次没有花庚保护,区区天阶,我自然手到擒来。”

  灵蟾王点头,走向前方,身后族中四位金仙后期高手一同踏入光门之中。

  花庚婆婆也站起身来,道:“青儿,切记一定要小心谨慎,保命为上!”

  “婆婆放心,尽管去吧。”

  花庚点头,踏步走入光门之内。

  数十位金仙尊者踏入光门中,场中金仙顿时只剩下了三十余位,皆在守住光门,省的己方修士一出来就被围攻。

  而青灵这里顿时就变得岌岌可危起来,毕竟花庚婆婆虽是太乙大修,可此时只有一个天阶小家伙存在,各种不怀好意之人都在徘徊。

  而墨蟾尊者在等着所有金仙后期的高手离开后,身形一动就要闪至青灵身旁。

  但青鱼一族的一位蓝袍男子上前喝道:“墨蟾,你想做什么?”同时其身后仅剩了两位金仙尊者与二十余位天阶族人都看向墨蟾。

  墨蟾冷哼一声,道:“青鱼族,你们管的太宽了吧。”说着,身后蟾族之人也纷纷上前,对峙起来。五位金仙尊者甚至不怀好意的打量着他们起来了。

  蓝袍男子面色一僵,虽然族长嘱咐他多照看一二那位天阶蛇族,但眼前蟾族五十二部可不是他们力敌的。

  墨蟾冷笑一声,独自一人飞身而过。

  青灵看到这一幕,仍旧向青鱼族人弯腰一礼谢过,这在洪荒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这点情分花庚婆婆都没指望真能起到什么作用,明哲保身是洪荒小族避免纷争的必要手段。

  墨蟾尊者闪至青灵身前,狞笑道:“小子,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逃?”

  围在局外的一众大小修士无不关注这里,一副看戏的样子,丝毫没有插手的想法。但殊不知看客与被看者的身份随时都有可能逆转。

  青灵不以为意道:“老蟾,当年的教训还不够吗?今日就不怕再吃个亏?毕竟这里可不是汐山边界,周围千族之人都在看着,要丢脸可就没了面皮。”

  墨蟾面上怒意大显,懒得再废话,直接周身气势一压而下,玄色光芒锁定天地,以防逃跑。

  但此刻的青灵丝毫没有惧意,只是翻手一挥,一道虚影浮现身前,金光闪闪耀人眼球。

  四周看戏的修士纷纷惊诧道:“这是。。。龙族十二秩?”

  “不错,但这只是虚影而已,只是用于展示十二秩序内容。”

  “那他拿来干嘛?就算有金仙尊者不得对天阶出手的秩序,但那只针对在万兽之战中。”

  青灵冷声道:“墨蟾,难道你敢违反龙族十二秩?想要逆反龙族统治不成?”

  墨蟾刚要伸出去的手掌一抖,怒骂道:“放肆!你休要污蔑于我。我对龙族臣服之心,绝无异动。你说,我违背了哪条?”

  逆反龙族这可是灭族灭种的大罪,即便死都要遭受万龙渊下无尽冤魂缠身之痛,绝对的酷刑,他可不能让这种罪名落在自己身上。

  青灵一点身前十二秩虚影,第二秩上光芒凉起。

  “凡属一族圣子圣女,行走龙族统域内,万族族人皆不可冒犯圣子圣女,无论何族圣子,皆为龙族之宝,若敢犯者,必杀之!。。。”

  后面还有长长一窜内容,但前面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墨蟾面色铁青,若是此地人迹罕至,他还可以冒险杀之,但是如今众目睽睽之下,他绝无此胆量。

  龙族威严绝不允许侵犯,即便这排在第二秩的要求极为荒缪,但敢违反的都已经死了。因为他隐隐从其他古族中听闻,圣子圣女一职涉及到龙族掌控天下的气运根本,所以才如此极端重视!

  他本想以金仙手段震慑其心神,再将青灵拿下,到时木已成舟,在场的各族可是几乎没有知晓遥远汐山的圣子身份。

  正当墨蟾进退不得的时候,一道声音突兀响起。

  “墨蟾道友勿急,他人不能出手,我还是可以出手的!”

  墨蟾忙回头一看,却是黑蜥上族的族人,一位绝色女子笑吟吟的走上前来。

  他心中一动,笑道:“这位可就是名传东荒的黑蜥上族圣女?”

  淼笑着点头,道:“正是。我同为一族圣女,圣子圣女之争可无此罪。

  对吧,汐山蛇族圣子。”说到最后已是声音微寒,看向青灵。

  墨蟾见此,忙笑道:“那就有劳圣女了。我蟾族与贵族一向是近邻和睦,将来也会有可能互相照应。”

  淼笑答:“墨蟾尊者说的是。”

  话音刚落,她就毫无征兆的一掌拍下,快如闪电,迅疾无比。

  但早有防备的青灵更快,闪身一跺,遁入大地深处。

  巨掌轰然落下,令整个缈珠岛都晃动了三分,地上更是显出百丈巨洞。

  淼见一击不成,也不意外,挥臂一招,手中水蓝法旗摇动,海岛深处一道道海水激流冲荡,将躲在海岛之下的青落逼得进退无路,只能再次浮现地面。

  淼一言不发,再次出招,她心中对当年的青灵恨之入骨,而且知道对方是先天神灵,实力不俗,绝不会掉以轻心。

  四方水浪重重合围,把青灵六合之方皆围截得密不透风,并在快速缩小,水浪弥漫,天一真水所化大浪可不是寻常海水可比。

  青灵面上仍旧是淡然处之,体内浩瀚法力涌动,两手一挥放出道道青色灵火依附在天一真水之上,并且熊熊燃烧,丝毫不怕真水克制。

  此是他的丹田之火,木中火,有着木之力的生生不息,木逆转为火,木行生火。木行顺者由水生,青灵体内的木气为那一线阴阳转化,四周狂涌可定神魂可束肉身的天一真水,生出源源木气旺盛,木气盛则青火旺,青火旺则天水弱!

  渐渐的,天一真水竟然被源源不绝的木中火逼开,漫天青火弥漫围绕红衣男子盘旋而燃,万水倾覆而万火不绝。

  淼神色一惊,没曾想此子竟然拥有堪比金仙的法力,而且更是源源不绝,绵长不尽。

  她抽下别在发丝上的一根黑玉簪,口中念念有词,指尖法力流转,随即轻喝一声:“去!”

  黑玉簪瞬间直直射出,带着金仙尊者的强盛神魂更有黑蜥上族太乙大修所炼灵宝,专破万法,克制肉身。

  青灵身后弥天索同样飞天而起,一化九丝,九条青丝散开又弥合,九丝顶端合为一线,一线青丝撞黑芒,盛大光华四射,令众多修士都不由闭上双目。

  青光与黑光,划分千丈天地,黑光死气缭绕,青光生机不息,黑青纠缠难分高下。而此时,青灵蓄力多时的元神终于动了。

  红衣少年飞天而起,冲破水火混杂之交,发丝飞扬,容颜绝世如光明耀眼,神明法相出,人身蛇尾,一手和春风,一手承细雨,春风细雨化屠苏,千里泽国显春繁。

  一片笼罩千里的春之天地投影而出,笼罩在投影中的淼,一瞬间神魂如沐春风,她仿佛回到曾经还是一只水蜥蜴时,天和日暖悠悠风拂,百花齐开万木争春,她感觉到自己成了春,春序一花一草一兽一灵,都是这千里春图一生景。

  而在青灵丹田世界里,玄天之藤汲取着灵力之湖,并放出丝丝木之大道法则,以木之大道构筑这方春序繁木图的真实!

  就连站在一旁的墨蟾尊者都不由投入此景此意之中,不过他的感触是春蟾蛙鸣处处生,草木深处是他一日日的交欢繁衍,春心萌动不止,发情之虫更盛发情野兽!

  这千里春景中的外围,那些千百修士无不纷纷沉入其中,只有一些没有被刻意针对的金仙尊者仍旧保持清醒,但在这如诗如画的天地春景中,也不由感觉身体生机又生。

  立在空中,大日金辉笼罩的神像,神明眼中,左眼是琉璃光彩照人的美好,右目中是黑寂枯死的虚无。

  神明俯览,漠视众生,引天地生机化于众生,既得我春,当献尔身!

  青灵神明法相威严尊贵,神言出:

  “天地化生,众生归春!”

  一瞬间春序繁盛景中,淼心神合于天地,不是中了青灵的幻术,而是他以神明权柄引天地之力,天地之力无善恶,自然不会引发其元神危机令其抵抗。

  一点点蓝色水华自其身体中飞出,融入这方春序繁木图中,淼的身躯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去少女般的光泽,乌黑发丝变得灰白,白嫩富有弹性的肌肤渐渐干瘪甚至生出岁月雕刻般的皱纹,身躯也开始消瘦枯萎。

  而一旁的墨蟾尊者更是不堪,本就寿数极大的他,早年身体虚亏,阳气极虚,踏入金仙后身体恢复更盛年轻不知节制繁衍之事,积累了数十元会的阳气亏空,如今被青灵的神明道法一引,体内玄黑光点纷纷飞出融入春景,体内立即阴为极盛,阳为极虚,引发了天人无衰之像,牙齿一颗颗掉落,身躯萎靡,满脸褶皱面容长斑,下半身更是阳气虚极,可能再也行不了繁衍子孙之事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