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蛇始祖 > 第49章凛冬之神与太古至尊

第49章凛冬之神与太古至尊


  上空的黑纱女子身形一顿,她想起了大族老的告诫,那个曾经屹立诸天之上的绝世至尊,祂的族群不可掉以轻心。

  花庚婆婆从手中缓缓拿出了一道黑色令牌,通体为黑,无纹无道脉,唯有一寒,可冰封万物,可冻绝大千,春序往去是为冬来。

  “太庚至尊第三代传人,花庚,以令奉尊,请助我族!”花庚婆婆双手紧卧,持令朝天,隔着万千山水遥遥一拜。

  黑纱女子神色惊疑,看向那道诡异令牌,神念扫向九天十地纵观百亿东荒,仍旧没有发现一丝异常。

  她眯起美眸,看向花庚,道:“花庚族长,若敢戏弄我,。。。”

  花庚婆婆眼神镇定自若,定定的对上黑纱女子道:“至尊尽管一试。”

  黑纱女子心中生出一种诡异之感,但到底是大罗金仙的存在,天地间能危及她的存在太少,她有些不相信一个断了大罗存在的种族,还有何能耐?

  微微一抬手,方才趁着对话时布下的黑犀玄网显空而出,连绵不绝黑色神网罩住了整个汐山三百五十余万里,网罗天地,十绝无出。

  仅仅只有一人,一个黑纱女子,却给整个汐山数亿族人带来庞大的恐惧。

  花庚婆婆身后的青灵,看向天空,那纵横无边的黑色罗网,他的弥天索也可以做到,甚至比这件先天灵宝品阶更高,但是他这个主人太菜,根本没有可比性。

  花庚婆婆身后,诸位金仙尊者纷纷闪至花庚婆婆身后,没有人退让一步,目光坚定,眼中有恐惧,但是更有不屈。

  他们心中或有怕死,因为趋利避害是兽的本性。但是他们不会退缩,因为身后是汐山。

  下方一位位天阶族人拿出了法宝,或露出尖锐牙齿,目放凶光,他们不知道苍穹上那道身影有多恐怖,他们只知道想要守住他们的家园。

  因为他们是蝼蚁,所以目光短浅,所以无知大罗至尊的恐怖,所以无畏!

  汐山遍地处处为蛇蟒,被无穷蛇蟒竖直的瞳孔所盯住的黑纱女子,眼中毫无波澜,蝼蚁有蝼蚁的勇气,但大能有大能的伟岸,再多的蝼蚁再震撼的弱者,也无法触动。

  黑纱女子伸手一招,漫天黑犀玄网缓缓下坠,带着无尽黑暗沉下。

  渎、潳、赤离、媸、柯、㟿,身上金仙尊者大道之意升起,与下方族人不同,他们知道面临大罗金仙,是绝望挣扎没有希望,但他们仍旧有着强大的勇气与尘埃落定的绝望度对抗,一如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士。

  青灵这一刻,被一个族群的气所包裹,向死无畏的勇气。

  上方的黑纱女子轻哼一声,无尽威压尽数碾重在花庚婆婆身上,犹如无尽山岳压覆。

  花庚婆婆一瞬腰佝偻了起来,整个人如遭雷击,但苍老的面容仍旧不屈,她双手撑着万蛇玄杖背负着万重威压一点点再次起身,挺直脊梁。

  青灵忙上前欲帮婆婆分担,他清楚的感知道花庚每一寸身体上都到达了极限,仿若下一刻就要爆裂开来。

  花庚婆婆看向青灵,身上金光一闪,将他推开,眼中尽是慈祥,缓缓道:“青儿,当你一个人遇到危机时可以随意下跪乞求活命,无须尊严,无人责怪。

  但是当你身负万千族人的尊严时,你,身上的尊严就不再是你的尊严。”

  花庚婆婆每说一句,身上金光气势便盛大一分,脊梁就更直一分。

  黑纱女子眼中冷意更盛,她确实感觉到了一种诡异的注视,但无处发觉,伸手一指又是万重高山叠加,将刚刚直起的花庚再次压下。

  花庚苍老面容上猛然一红,嘴角血流不止,众人皆慌。

  花庚伸手往后一摆,止住众人上前,再次拼尽全力直起脊梁,接着对青灵说道:“为了你身上的尊严,万千的族人尊严,便不能再委屈求全,懂吗?”

  青灵看着身前苍老却不朽,折腰却不屈的老人,心中触动,他心中一股热流涌动,:“青儿懂了。”

  花庚婆婆举起手中令牌,再次一挥,五指用力过猛被割出丝丝缕缕的鲜血融入了黑色令牌上。

  幽冷苍老的声音自令牌中传出:“为何所求?”

  花庚婆婆眼中寒光闪动,看向黑纱女子,一字一字寒声道:“请杀此大罗!”

  黑色极寒令牌对上黑纱女子,下一刻一股寒冰蓦然降临其身,直通元神的冰寒,自从突破大罗后便再也没有寒冷这种感觉了。

  黑纱女子心中愈发顾忌,她不敢轻易抹杀花庚,因为不知其身上还有什么后手。但这种顾忌越来越重。

  花庚婆婆虽然被压的直腰难起,但还是镇定道:“希望阁下始终立此。”

  话音落下,天地之北,隔着无尽距离,有一道庞大身影蓦然出现。

  黑纱女子身体一瞬僵直,她似乎有一丝不敢相信,缓缓的转过身子,扭动头颅,看向遥远的北方。

  寒风凛冽,亿万山河冰封,漫天风雪呼啸中,一片冰雪纯白世界由北向南蔓延无穷,冰封绝地,天地一白,既玄冥之广不可量北斗。

  天地间无数大能触动,玉京山上,灰袍道人拂袖扫去一山风雪,低语道:“这是它第二次走出北冥。”

  无尽风雪浩荡,冰雪将士停步于汐山之边,北方的山河巨猿族中,八玄神山上一名凶悍老者此刻只是躲在山中,不敢发怒。他是脾气狂暴,不是真的蛮脑傻子,能惹的不能惹的他都一清二白。

  黑纱女子僵硬的看着面对她的巨大兽躯,喃喃道:“你是谁?”

  “记不得了,只知世间生灵奉我为凛冬之神,玄武。”

  黑纱女子心中一悸,以她大罗金仙两重天的实力竟然看不透眼前巨兽分毫,至少也是大罗金仙二十重天上的存在。

  花庚婆婆一瞬深深弯腰行礼道:“太庚至尊第三代族人,拜见主冬之神。”

  身后诸位金仙尊者纷纷行礼,无数灵蛇皆随之一礼。

  无尽风雪中,巨兽轮廓身形显出,一只巨大无比的龟甲显出,一只狰狞巨兽头颅伸出,巨大龟甲之上盘踞着一条蓝色巨蟒,一蛇一龟仿若不可分割联结一起。

  “哦?汐山已落败如此?就连汐山洞天都破败至此?”玄武巨大龟颅幽幽说道。

  花庚婆婆无奈道:“让您笑话了。”她没有说汐山之前连洞天都没了,要不然就更难堪了。

  青灵心中震撼,原来主冬之神竟是玄武,天地间有如此实力的玄武,恐怕就是那位镇压天地无极的玄武神兽了!

  龟甲之上蓝色神蟒探头道:“让我杀了这只黑蜥?”

  被巨蟒盯上的黑纱女子一瞬间通体冰寒。生为不朽不死存在的大罗,她只在晋升大罗面见龙族始祖时生出过这种恐惧。

  花庚婆婆点头称是。

  蓝色巨蟒兽性之音冷笑道:“好!”

  而身下龟颅却道:“慢着。”

  “怎么?老龟你要出手?那你来吧。”

  “非也,我是为太庚族群考虑。抹杀这具大罗真灵易,庇护汐山难,毕竟我们不能时刻守护汐山。”

  而在此时,东方黑光闪烁,一位满脸黑纹的老者闪身而至,他忙道:“玄武至尊息怒,花庚族长息怒。”

  蓝色巨蟒道:“许久没人听其他大罗唤我名号了。”

  “是啊,当年太古就是十大至尊的时代。”巨龟悠悠回忆道。

  远在数十亿里外,九重天上盘膝而坐的两道身影都看向了汐山。

  一位蓝袍青年喃喃道:“那是什么?”

  一旁对峙的灰袍青年嗤笑道:“到底是底蕴太浅的族群,这都不知。潮生道友,你族两位大罗好像是惹上了不可言说的存在呢。”

  “什么意思?”蓝袍青年潮生疑惑道。

  灰袍青年淡笑中有着得意,道:“你黑蜥上族虽然崛起但底蕴太浅,不知太古深秘。我巨鳄上族立足洪荒五千元会,底蕴不是你这几百元会的族群可比的。”

  嘲讽了对方一句后,灰袍青年又接着道:“你站立东荒之上,难道还没发现汐山就处于东荒之地的中心吗?这样的一处重地,这样的一处灵脉,还有先天灵宝气韵环绕,又无大罗金仙坐镇,你认为仅凭汐山那几条金仙蛇蟒可以守得住吗?”

  “山河巨猿一族距离汐山如此之近,数百元会都不曾对汐山触及分毫,我巨鳄上族盘桓东荒无数元会,也不曾对汐山出手。还有其他底蕴古老的海族上族,都不曾打过汐山的主意。

  只有你们这些新进崛起的族群,才敢触动汐山。你知道汐山始祖太庚老祖,是何等存在吗?”

  潮生皱眉,虽然极为不满对方这幅高高在上的样子,但心头疑惑又担心两位同族安危的他还是捏着鼻子认了。“这太庚老祖不就是一位大罗金仙吗?难道还有什么玄妙?还请道友指教。”

  “呵呵,若真是如此,汐山早已被覆灭万次了。”灰袍青年冷笑道:“太古之时,神魔乱世,凶兽亿兆,十方世界都为杀戮充斥,即便是大罗金仙都无法庇护亿万凶兽中的生灵。

  那时,整个洪荒只有十处,可以说是生灵安养之地。而这太庚老祖所在汐山,便是其中一处。”

  蓝袍青年有些疑惑道:“这位太庚老祖有这么厉害吗?”

  “呵,要知道当年的龙族集合一族之力,也只是庇护住了万龙祖穴一地,凤、麒麟两族也是如此。

  而汐山,只靠太庚老祖一位,便立在了东荒的中心,屹立洪荒大地之上。

  这十处地方,他们的主人被尊为十大太古至尊,即便当年的三族族长都要弱上汐山这位三分,仅有极西之地的魔主,玉京山上仙道,北海玄武,龙凤麒麟三族,西南乾坤,北境玄龟,西北虎祖,还有汐山太庚老祖十位。

  曾经太古,他们被尊为不可言说的存在,诸天十方凡念诵其名者皆被感知。他们十位就是已知太古洪荒的时代。”

  潮生震撼心神,喃喃道:“那太庚老祖又怎么陨落?”

  “陨落?他们那等极限接近于超脱的永生存在又怎么可能陨落?即便太古神王凶兽皇神逆在最后大战时,拖着与太庚老祖同归于尽,也只不过是毁灭了太庚老祖的肉身,打散了其真灵,一时沉沦命运长河之中,待到某一日那位震烁太古的至尊,就会从命运长河中归来!”

  潮生心中一颤,那等近乎于天地的存在,若真的归来。。。他根本难以想象,即便大家都知道这个回归要很久甚至天地毁灭都不一定能回归,但领略过太古的大罗,决计不会轻易对汐山出手。

  更何况太庚老祖造就了玄武这位同样强悍的太古至尊,得了再生之恩的玄武定会庇护失去了太庚老祖的汐山,仅仅这一点他们都不会对汐山动手。

  而偏偏,黑蜥上族底蕴太浅,太过无知,成了无数元会里第一个对汐山出手还要覆灭太庚至尊血脉的猛人!

  (3650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