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穿成残疾将军的小甜妻 > 第145章 番外十八 愿意留下

第145章 番外十八 愿意留下


琉莲也不知陆荣为何如此肯定他自己身处梦境之中, 如此看来的确有几分滑稽。

可在她眼中一点都不觉得陆荣好笑,甚至心中隐隐透出疼来。

尤其是这最后一句“等我去寻你”,深深地打动了他。

琉莲知晓自己一直以来命都很苦, 甚至很少去想什么时候才能有好运眷顾。

她虽未怎么抱怨过命运不公,可心中自然不会完全没有感觉。

所以在当时遇见陆荣,二人相恋, 琉莲在那一刻感觉自己终于有了命定般的伴侣。

没想到“命定”二字,就像是一场笑话。

可如今看到自己离开后,陆小侯爷竟是这样的反应, 琉莲终于动摇。

之前陆长汶对她说的话, 也对此时的她有了不少影响, 至少让琉莲清楚陆长汶支持他们二人之间的感情,并且愿意对过去之事做出补偿。

到了这个时候,琉莲忽然发现横亘在他和陆荣面前的阻碍,似乎只剩自己的想法和决定。

当下,她终于开了口:“你的伤势如何了, 现在还疼不疼?”

看到自己“梦中”的琉姑娘说话,陆荣马上愣了愣:“琉姑娘……这是你在梦中第一次同我说话。”

“伤口?”陆荣低下头去看自己腿上的伤,忽然又感受到了一阵疼痛, “还是有些疼的, 不过没有最开始那般痛。”

紧接着陆荣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是梦的话, 为何我还会感到疼?”

在他还没完全想通时, 琉莲主动回答:“因为这不是梦, 我回来了,还特意赶到此处来看你。”

“什么……”陆荣再次抬起头来,他满眼都是不可置信,“为何会如此?我怎么会梦到琉姑娘特意为了我赶到战场?”

这呆瓜竟然还以为他身处梦中。

琉莲原本心中情绪很复杂, 可此时也不妨被他逗笑了。

她又走上前几步:“既然你不肯相信,那我就要走了。”

说完后,琉莲作势转身要走。

可还没等到她走到门口的位置,陆荣马上追了上来,他不顾自己的腿伤想要下床,甚至还被绊了一下,摔倒在地。

听到身后“咚”一声巨响,琉莲马上回头,看到陆荣摔倒在地的狼狈模样。

她一时心中又气又好笑,当然还有隐隐的心疼。

真想上前将小侯爷扶起就看到陆荣已经自己挣扎着站起身来:“琉、琉姑娘,你别走,我知道这不是梦了!”

陆荣终于反应过来,而后是一阵狂喜。

琉莲竟然为自己而来,这是不是代表着他们二人又有了新的机会?

无论如何,这一次他都不会轻易放开手。

重逢后的第一次见面,陆荣就如此狼狈,可他现在感觉自己原本的腿伤完全不疼了般,心中都是喜悦。

他将自己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而后试探着将琉莲涌入怀中。

琉莲意识不知该如何反应,她有点想推开,可此时又贪恋对方怀抱的温暖。

过了片刻,琉莲从他的怀抱之中挣脱出来:“这一次我本来没想来,是因为听到你失踪的消息才前来。见你现在没什么问题,按理来说我应当也要走了才是。我现在还没完全想通,也没完全原谅你。”

听到“走”字,陆荣连连摇头:“琉姑娘别走,只要你别走,我什么都愿意做。没想好也没关系,我不会逼你,琉姑娘依旧可以慢慢想。”

琉莲因为陆荣的话,的确是有些犹豫。

自己还要不要走?

其实如果琉莲硬要离开,陆荣也没有办法阻拦。

他此时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似乎学会了装可怜:“我这一次虽是失踪后被寻回,但是也受了许多伤,现在腿就很疼,中了毒箭还不知能不能好。”

听到这话,琉莲果然眉头轻皱:“你说你中了毒箭?”

陆荣颔首,颇有些可怜巴巴的味道。

果然,琉莲还是放心不下,她叹息一声接着道:“你把伤处给我看看。”

……

秦白萱在京城一直关注着边境那边的动向。

在琉莲抵达鹄梁军士的军寨时,袁婧就寄回了一封信。

这封信辗转三日才抵达将军府。

霍和安收到之后和秦白萱一起看。

信中说明琉莲已经平安抵达了军寨之中,并且愿意留下,现在在给陆荣治伤。

秦白萱看到这情况,就知道琉莲是陷进去了,她忍不住勾唇,看起来所有事情都在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

说不定等这一次鹄梁军士回来后就能看到已经和好的琉莲和陆荣。

他们二人如此不容易,希望不要辜负这种缘分。

昨日,秦白萱又给魏清妧寄去一封书信,京中便是表明自己之后几日都正好有空闲,不知魏清妧是否有时间又是否愿意同她见上一面。

今日她就收到了回信,魏清妧说明自己明日就有空,若是长公主想见她,随时可以安排。

经过许多日的重新改进与修缮,曾经尚书府终于恢复了往日模样,魏清妧也基本在这府中安定下来。

她想去搜寻过去魏家是否还有人散落在京城或是其它地方。

还真被她找到京中过去逃出来的一位嬷嬷,如今这嬷嬷已经白发苍苍,见到魏清妧时,顿时泪眼婆娑。

嬷嬷说,只要小姐需要,她依旧愿意在这魏府做工。

魏清妧答应下来,将她重新聘用。

这么多年来早已物是人非。

找遍京城,似乎也只找到这一位。

魏清妧在信中说,明日见面的时间地点都由秦白萱来定就可。

秦白萱想了想,不知应当魏清妧去何处。

魏姑娘喜欢什么?

正当秦白萱苦想之际,霍和安给她出了不错的提议。

“魏姑娘既然参加了武举且表现如此出色,说明她经常练武应当对练武之地也会有些兴趣。像是京中的演武场之类,她或许未曾来过。夫人不如问问她对此地有没有兴趣,或许可以相约一起来演武场逛逛。”

这番话给了秦白萱灵感。

的确如此,说不定可以带魏姑娘来演武场逛逛。

之后也可以再问问她的意见,看看逛了演武场后再去哪里。

做好决定后,秦白萱便是好好打算了一番。

日子过得很快,像是一眨眼就来到了第二天。

秦白萱今日还特意收拾打扮了一番,希望能给魏姑娘留下些好印象。

等约定的时候到来,秦白萱已经到了魏家府邸门前。

魏府中并没有多少下人,看到秦白萱来时,门口的小厮马上进去通报。

不一会儿,魏清妧出门同她相见。

“参见长公主殿下。”

今日魏清妧身着一袭便服,看上去比起武举那一日要平易近人一些,在锋芒被稍稍掩盖后,更是衬的她容颜似玉。

秦白萱笑着将她扶起:“魏姑娘不必客气。”

二人一同上车,前往演武场。

秦白萱本就已经关注魏清妧许久,如今和她交谈更是一点儿也不尴尬。

她主动同魏清妧说自己在武举那一日看到她舞剑答题的感受,直将她夸得都不好意思起来。

魏清妧笑道:“长公主殿下过奖。”

“魏姑娘之前可是未曾去过演武场?”秦白萱问道。

魏清妧点了点头:“的确未曾有这种机会,不过经长公主殿下的提议后,心中也是想看看陆长究竟是何种样子。”

在过去的那段时光里,魏清妧满心只想着复仇一事,对她来说,她的生活之中只有练武,几乎没有其它休闲活动。

如今大仇得报,魏府也已经修缮完毕,新帝上任,鹄梁变得越来越好,魏清妧心中夙愿已了,也到了可以更多去接触外界世界的时候。

今日她同秦白萱一起出门,新帝也知晓,秦白元只道让她玩得开心一些,便是去放松就好。

武艺陪伴了魏清妧许久,她对演武场充满了好奇与期待。

秦白萱这一次还是给她带了不少小点心,毕竟之前赠送礼物,魏姑娘都未收,只收下了这些吃的。

其实这些点心也都是秦白萱精挑细选的,她本就喜欢吃各种甜点,对京中这些东西也很了解。

如此一来,哪家的东西好吃,哪家的味道不行,秦白萱都清楚。

这一次她选择带来的小点心,都是口碑又好,店铺口碑又好的。

魏清妧与秦白萱一同分食这一盒糕点。

对于魏清妧来说,这也是一次很新奇的体验。

她本就不重口腹之欲之人,对食物也没那么多讲究。而且过去在极寒之地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选择,就连草根也拿来果腹。

比起京中的富家小姐,魏清妧的确不同。

其实如果不是长宁帝昏庸,魏尚书本应当继续被重用,魏家又如何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而魏清妧也本该有顺遂的一生。

如今她尝了秦白萱带来的糕点,觉得觉得果然是味道不错,自己似乎还挺喜欢这口味。

而且之前魏清妧一心都放在报仇上,也没什么好友,现在和另外一位姑娘一起吃一份东西体验也很新鲜。

等她们将这盒点心吃得差不多了,也已经抵达目的地。

霍和安早就和演武场官员打点好,表示等到将军府的马车前来,就直接放入其中。

秦白萱和魏清妧一路十分顺利,二人在演武场内下了马车。

朝着四周望了望,魏清妧一下子便被周围的景色吸引,这演武场竟如此大,也如此壮阔。

里面分了各种不同区域,看着一些训练可用之物,魏清妧不免有些想上手试试。

秦白萱时常会陪着小将军来演武场,对此地也是格外熟悉,她先带着魏清妧逛了逛。

在闲逛时,秦白萱道:“近日我也跟着霍将军学了一些防身的武艺,若是魏姑娘不嫌弃,也可以同我切磋切磋。”

魏清妧抬眸,似乎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是吗?民女自然愿意与殿下切磋。”

作者有话要说:  依旧是到明晚九点,在本上留下正分评论的都有小红包哦~感谢支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