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李阎水儿 > 第五十三章:反攻为守

第五十三章:反攻为守


  一个女人。

  确切的说,一个他见过的女人,消瘦,长得机灵,有些神秘。

  林巧儿?!

  他心提到了嗓子眼!

  难道被暴露了?

  他脑子飞快的运转,就在四分之一秒的时候,一道青光一闪而过,女人不见了?

  柳浪狠狠的揉了揉眼睛。

  眼前除了一道大门在没有任何东西。

  幻觉?

  妈的,赶紧走!

  背着钱头也不回的离开医院。

  走廊的尽头,

  水儿单手狠狠的掐住林巧儿的脖子:“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柳浪!”

  “呵呵,就凭你?”林巧儿阴冷的笑道。

  “魂之殇,蝶落。”

  话音刚落,背后的青气凝聚成两只蝴蝶,冲着林巧儿的头飞了过来。

  “哼哼,真是幼稚。”巧儿眼中一抹不屑。

  眼看那蝴蝶即将触碰到头,突然,水儿感到像捏了一个皮球一般,她开始泄气,不到一秒,活生生的人变成一张恶臭的皮囊。

  “我在这呢,哈哈~”

  林巧儿在院外的树林里阴森的诡笑着。

  “爷爷在这等你很久了哦,呼~”

  火红的烟头划过,头顶树枝轻轻作响,一道黑影飞快下落,冲着头部就是扎扎实实的一个脚后跟。

  “咚!”

  巧儿感到眼冒金星,刚想起身,胸口又是一脚,睁眼,冰冷的枪口对着自己,紫色的弹气散发着爆裂的戾气。

  “老规矩,不准说错一个字。”李阎面无表情的看着脸色惨白的女人。

  “你看后面!”

  “哈哈!大姐,都啥年代了!这套路都没人用了!”

  话音刚落,背后一个黑影,双眼通红,冲着李阎颈部就是一掌。

  “卧~槽~”

  李阎感到脑袋一沉,倒了下去。

  “给你说了,小心后面,真是的。”林巧儿翻了个白眼。

  “少废话!杀了他!”红瞳男人低吼道。

  “不成,殿主说,杀了他玉佩就是块废品!”

  “那怎么办?”男人问道。

  “怎么办?给老子先说一哈,是哪个猪说的?是老子婆娘不是?”

  “嗖!嗖!嗖!”

  三根骨刃划破夜空,如离弦之箭朝二人射来。

  红瞳男瞳孔收缩,拽起地上的巧儿猛地一跃,躲过了两只箭,最后一只射穿了胳膊,活生生的掉了一大坨肉。

  漆黑的肉块掉在地上,化成一滩黑水,整片草变得荒芜腐落,那空洞的胳膊竟慢慢的再次长出肉来。

  “哎,老子就纳闷喽,你说你们要是合伙弄个养猪场,里面全是你们这样的猪,做点腊肠啥的,那一年哈来得挣多少钱?”二舅晃晃悠悠的走到李阎身边,站到了一个能攻能守的位置。

  “哼!杀了我师姐,又侮辱我殿主!看老娘今天怎么收拾你!”巧儿一声怒喝,伸出双爪,漆黑的指甲变得阴长无比。

  “你这瓜皮娃儿,老子真想给你一个阿波罗过肩摔!你师姐是老子杀的么?不提还来气,老子从头到尾在顶顶儿上扔道具,一个镜头都么得,最后连根烟都么得抽,现在报仇喽要找老子!啊呸!”

  巧儿气的牙齿咬得咯吱响!

  “哼,你生气也没用,娃儿,老子问你,老子婆娘过得咋样?”

  “哼哼!你女人早就跟别人好了!你不知道吧,她练的可是双修,要天天在一起恩爱,你可不知道有多亲热,我这些本事,都是和她学的,啊哈哈~”

  巧儿肆无忌惮的嘲讽着。

  眼前的骷髅就像停尸房里的标本,一动不动。

  “怎么了?你变哑巴啦?你不是挺能说的么?你不是挺厉害的么?怎么你婆娘跟别人跑了呀?你可不知道你婆娘在床上有多风骚,那姿势,那叫声,让我一女人听了都受不了啊!哦哈哈~”

  “够了!”一旁的红瞳男立马呵斥道。

  他察觉,冥冥之下四周的空气都开始发生变化,骷髅身上散发出极为恐怖的气息,这种强大的气息,他在殿主身上都没察觉过。

  他下意识的用余光搜寻着逃跑的路。

  “喂,死骷髅!你个老不死的?你现在在这凶有个屁用啊,说不定你娘子这回才和人修炼完,正帮人擦汗呢?哦不!我想想,对了!这个时辰应该是在胯下被驰骋着吧!哈哈~哈哈~”

  骷髅慢慢的抬起头,喉咙间传出一声低沉又沧桑的声音:“女娃儿,老子劝你一句,嘴下留德,好走黄泉路,今天要是不把你嘴打烂,莫怪老子在你坟头撒尿,误了你的轮回路!”

  “啊!!”

  双手一合,强大的气息在林间盘旋,漆黑的夜空,头顶的乌云快速的凝聚。

  “骨雨”

  语落,瞬间撇断胸前那二十四根肋骨扔向天空。

  “快跑!”

  红瞳男见状,一掌切断了胳膊扔向空中,一声爆炸,黑色血雨凄淋而下。

  轰!

  漆黑的夜横空一道惊雷,硬生生将一根肋骨劈的粉碎!

  顿时,无数骨屑如雨般倾盆而下!

  扎在墙上,地上,密密麻麻的黑洞!

  “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落雷彻响在东海之上。

  没有一滴雨,

  却是三百年的尊严。

  “啊!”

  红瞳男一声惨叫!整条腿被刺中,瞬间只剩白骨。

  “该死!”他惊恐的看了眼大腿,拼命的跑着。

  “瞎子,你没事吧!”巧儿回头看了眼白骨,默默的咽了口唾沫。

  “你快走!我自己想办法!”男人大吼一声,把巧儿退了出去。

  “可是!”巧儿焦急的回头。

  “你快!回去!”红瞳破叫一声,一瘸一拐的朝反方向跑去。

  空中的云像有着磁力一般,一直跟在身后,一道道雷开始不断的劈中身体。

  他感到大脑一片空白。

  整个身体支离破碎,每个神经都被震裂。

  他活活咬断舌头。

  直到第二十四下,整个人已经被劈的和骷髅一样。

  他一头栽倒在地。

  胸前那可漆黑的心脏在剧烈的抽动着。

  太恐怖!

  这到底是什么实力!

  他感到后悔,绝望的爬着。

  生怕再又一道落雷。

  他后悔了。

  他不该让巧儿去杀柳浪,他想让牛疆一切都在掌控下。

  牛疆是所有的希望。

  但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死了三百年的骷髅竟然如此之强。

  他拼命的喘着粗气,迷茫的看着前方。

  远远地,隐约着。

  走来一个醉鬼。

  他长长的输了口气。

  得救了。

  闭上眼睛,再次睁开,两个泛白的瞳仁焕发出饥渴的目光。

  “二舅,你不是近战么...”李阎晕晕乎乎的睁开眼。

  “哼,那是老子没想婆娘!要是想婆娘,就是这天,老子也给他打个窟窿来!”

  “轰~”

  一道雷,披在李阎旁边的树上,冒着白烟。

  “二舅,你闭嘴!”

  “狗日的狗,周身都是毛!走!”骷髅一把扛起李阎朝山顶走去。

  “真倒霉,怎么突然打雷了!”

  柳浪回到家,看了看外面的天,没下雨?

  他叫醒全家人。

  “我们上哪去?这半夜三更往哪走呀?”柳浪妈妈不解地问道。

  “回老家,车我租好了,已经停在外面。”

  “为什么走得这么急呢?咋说走就走?”妈妈又问道。

  “妈,你不要问了,快点收拾东西走,这都是我爸爸安排的。”

  “哦,好吧。”柳昌盛老婆很听柳昌盛的话,她就不再多问。

  全家人起床后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装箱,行李打包。

  车按时来到他们家的大门口,全家人把行李抬到车上。

  “这个箱子怎么这么重啊?”柳风问柳浪。

  “全是书。”柳浪回答。

  柳浪的几个弟弟听说要出远门,十分开心。

  很快,行李都搬到马车上了,全家人坐在马车上准备出发。

  邻居家的老头被他们搬家的声音吵醒了,开开门,探出头来问道:“你们这是搬家吗?上哪去呀?”

  柳浪妈妈回答:“他爸爸出事了,我们搬回老家住。”

  “哦,祝你们一路平安!”

  老人是唯一一个给他们家送行的人。

  趁着夜色,小柳带着全家溜出了医院,向城外驶去。

  临出城前他按柳昌盛的交代,投递出一封举报信,他在信里详细地告诉警察牛疆藏钱的地点和特点,虽然他知道警察在随后的搜查中找不到任何赃款,但一定会找到几件物证。

  这些物证足够证明牛疆盗窃了金柜。

  小柳坐在马车上,他心情格外愉快。

  功夫不负有心人哪!他苦心的追踪终于有了好的结果,他为自己精美的设计和完美的盗窃感到心满意足。

  一旦警察收到他的举报信,在地窖里找到牛疆作案的证据,他爸爸很快就会被无罪释放。

  他已经告诉他爸爸他们去的地方,他爸爸出狱后知道怎么找到他。

  他们一家人将彻底摆脱贫穷,在一个遥远的地方过上富裕的日子。

  他想到那个盗窃了金柜又陷害他爸爸的牛疆,他的脸上露出了复仇的奸笑。

  哼!今晚将是他搂着女人做的最后一场美梦,明天等待他的将是一连串的噩梦。

  这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他是罪有应得!

  唯一的遗憾是,他不能站在一旁偷偷地观看牛疆丢了巨款又被逮捕的笑话了。

  车出了城向东部的山区驶去。

  东方的天空已经泛出了白光,天马上就要亮了。

  车拐了一个大弯,消失在一条山沟里。

  天渐渐亮了,晨曦四射,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又一个星期开始了

  噩梦也开始了。

  一大早,牛疆穿着军装,恋恋不舍地迈出四合院的大门,回头看着林巧儿和茉莉站在门外向他招手,心里暖洋洋。

  这是他的家,她们是他的女人。

  虽然他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什么是感情,但是,在他那原本空荡荡的心里,开始有了一点东西,女人和家。

  牛疆没有去办公室,而是直接去太平间的地窖里取钱。

  他要给心爱的女人取些钱。

  关在铁笼子里的狼狗,远远见到他走过来,一起向他发出尖尖的嚎叫。

  这时,他才想起来,他已经两天没喂狗,也没外出溜狗了。

  自从有了女人,他不像从前那样,整天呆在标本室里,他每天只来这里一、两次,给它们喂喂食水,他连这群他最喜欢的朋友们都忽略了。

  想到这里,他心里泛出一丝内疚。他赶紧给它们喂食、喂水。

  一直等到它们安静下来,他才离开它们。

  他走到太平间的大门口,打开大门直接来到标本室。

  他嘴里哼哼着小调,兴致勃勃地打开标本室的大门,进入屋里。突然,他感觉有点异样,以往标本室空气中浓浓的药水味道好像淡了很多,往常一开门就会有浓浓的福尔马林气味会扑面而来。

  可是,今天很奇怪,室内的空气很清新。

  他赶忙打开电灯,查看一遍,屋子里的陈设和物品丝毫没有异样,但标本室唯一的窗户,有一扇是半开着。

  他每次离开时都会认真地关好窗户,决不会有疏漏。

  不好,一定是进来人了,他的脑子里闪现出一个不祥的感觉。

  他赶紧跑到地窖的铁门跟前,铁门像往常一样紧关着,门上依旧锁着那两把锁。

  他长吐了一口气,刚刚被揪起来的心一下子松了下来。

  他拿出地窖的钥匙,插进锁眼里,还没转动钥匙,锁就开了,他赶紧用钥匙开另一把锁,钥匙还没插进去,手轻轻一拉,锁就开了。

  不好!他妈的!有贼进来了!

  他急得脸色煞白,出了一身冷汗,打开铁门,急匆匆地跑下地窖的台阶。

  他打开地窖的电灯,眼前一片狼藉,标本散乱一地,石板被掀开,铁皮箱的锁头被砸坏了丢在一边,铁皮箱打开着,里面空空的。

  犹如一道惊天之雷,直直的劈中了他的脑袋,半天才缓过来神,跺着脚,揪着头发,捶着胸,嚎哭起来。

  钱哪!全没有了!!!

  他嚎哭得眼睛模糊了,头昏了,手脚麻木了,他感到一阵阵的胸口剧痛,一下子昏了过去。

  10分钟后,他苏醒过来。

  他感觉做了一场恶梦,呆呆地望着空空的铁皮箱子,他几乎不相信那些实实在在的钱就这么飞跑了。

  他无精打采地坐在地上,嘴里喃喃地说:完了,都没了。

  他后悔没早点当机立断带着钱离开这里,他后悔没早一点把钱转移到其他地方。

  他想到了自己刚刚开始的新生活,想到了那两个对他还充满幻想和希望的女人。

  他还想到了可怜的刘权威。

  可是,这一切都在一瞬间化为泡影。

  盗窃发生在周六或周日,很可能是夜里,因为周五下午他还来过这里。

  是警察进来了吗?

  想到这里,他一下子变得理智和警觉起来,他开始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会!

  他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

  如果是警察发现了这些赃款,他早就被一起抓走了。

  再说,警察不会从窗户跳进来。

  那就是贼进来了,他心里推测。

  那是什么样的贼呢?贼怎么知道他偷了钱并且把钱藏在了地窖里呢?

  简直是不可思议!

  哪个贼敢进到太平间里盗窃呢?

  平时几乎没有人到太平间里来,特别是这个地窖,近几年几乎每有人来过。

  如果真是贼偷了他的钱,除了丢钱,不会给他带来其它后果。

  但是,如果要是警察私下把侦破的赃款偷走,接下来或许还是要来抓他。

  他要尽快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人进来把钱偷走了。

  他开始在地窖里仔细地检查。

  他发现各种标本散放一地,几个小玻璃缸被摔坏了,标本散落在地上。

  突然,他注意到有两个心脏标本被扔在地窖的墙角里,这两个心脏曾被放在两个大玻璃缸里,可是玻璃缸不见了,连玻璃碎片都找不到。

  奇怪!难道这个贼连玻璃缸也偷走了。谁会偷玻璃缸呢?

  突然,他想起了五年前发生在太平间里的一件事情。

  五年前牛疆刚刚从护校毕业,分到病理科工作不久。

  有一天,他早晨上班来到标本室取标本,一进屋,发现标本室的后窗户开着,窗户下堆放着两个空玻璃缸,里面的标本被倒在地上,药水潵了一地。

  地下室的铁门敞开着,下面传出来有人搬动东西的声音。

  他想,一定是进贼了。

  谁这么胆大,敢进太平间里偷东西?

  他赶紧跑到地窖下面。

  他看到一个瘦小的12、13岁的小男孩,正从标本架子上往下搬一个大个的玻璃缸。

  “喂!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牛疆大喝一声。

  小男孩抬头看到牛疆,吓得身体一抖,手一松,玻璃缸掉到地上,“啪”的一声,摔个粉碎。

  牛疆走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

  “你是谁?为什么到这里偷东西?”牛疆伸出手“啪”一声,给了他一个耳光,“打你个小偷!”

  小男孩的脸顿时肿了起来,嘴角流出鲜血。他吓得哭了起来。

  “叔叔,我错了,我不是小偷,我是想拿几个玻璃缸回家养鱼。”

  “你这是拿吗?这是偷!走,跟我去警察局去”牛疆拽着小男孩往外面走。

  小男孩一听更害怕了,哭喊道:“叔叔,原谅我,我真的不是小偷,我是医院的家属。”

  一听是医院家属,牛疆停了下来,问道:“你是谁家的?”

  小男孩低着头小声说:“我是医院看大门柳昌盛的大儿子,叫柳浪。”

  牛疆仔细端详,小男孩脸孔瘦瘦黑黑的,一双小三角眼睛长得很像柳昌盛。

  原来是柳昌盛的儿子啊!

  家住在太平间的后面,仅一墙之隔。

  “怪不得你胆子这么大,敢往太平间里钻。走,我带你去找你爸爸去。”

  小男孩听说要找他爸爸,哭得更厉害了,反复向牛疆求饶。“叔叔,求你放过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偷你的东西了。”

  牛疆看到柳浪哭得这么可怜,心一软,想一想又没丢什么东西,就把他放了。

  想到这里,牛疆突然想到那天他从妓院回来路上跟踪他的那个瘦小的年轻人,不正是柳昌盛的大儿子吗?

  是他,一对和柳昌盛一样的小眼睛,相同的体形。

  看来柳昌盛一直在怀疑他,所以,派他的儿子跟踪他。

  他太大意了,竟然一点儿也没察觉到。

  现在,牛疆完全明白了,是柳昌盛的大儿子把他的钱偷走了。

  他心中火冒三丈,想马上去到柳昌盛家去找柳浪算账,但转念一想,不妥。

  那不是自己送上门了吗?

  柳浪把钱偷走有可能会交给警察,换取他爸爸的清白,但也有可能钱偷走了自己吞下来,不报警,不顾及他爸爸的清白。

  他想后一个可能性更大。

  牛疆顺着地窖的楼梯走上来,站在标本室的窗前向外望着,越过他眼前的那堵墙,前面就是家属院,柳浪家就在那边。

  他推测柳浪就是翻过这堵墙从后窗钻近来的,也是从后窗出去的,如果不出意外,他可以在墙的那边发现一些钱袋落地的痕迹或脚印。如果从前面进来,门口的狗会吼叫。

  早知如此,他应该在后院也养几条狗。

  如果他没有报警的话,或许钱现在已经被他藏起来了。

  他不会把钱藏到家里,也许他连人带钱都跑了。

  或许在他家里能看到那两个大玻璃缸,他肯定是想用它们养鱼。

  他用力地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子,痛苦地嚎叫:“我怎么这么愚蠢哪!”

  果然,他发现墙根下隐约有几个脚印。

  一切都清楚了,一定是柳浪干的。

  他不能打草惊蛇,要再想想办法,怎么把钱巧夺回来,他知道不能硬夺。

  牛疆在标本室里转圈走着思考着对策。

  突然,他脑子里出现一个不祥的预兆,柳浪会不会既吞了这笔钱,又设计加害于他呢?

  像他加害于柳昌盛那样,留下些什么证据在地窖里面,再通过报警引来警察搜查。

  对呀!太有可能了!他必须把地下室和标本室再仔细地检查一遍。

  他发现挂在标本室墙上的那把日本军刀不见了,看来柳浪连巨款、军刀和玻璃缸一起都偷走了。

  他发现出纳室的钱袋子也不见了。

  印有“出纳室”字样的钱袋子可是最好的物证啊!

  他在地下室找到了藏在楼梯下面的三个出纳室的钱袋子。

  妈的,好险恶呀!

  多亏脑瓜子够用,否则,等警察来搜查时,他就会跟柳昌盛一个下场了。

  时间紧迫,他要迅速做好充分的准备,应付接下来将要发生的麻烦。

  他想出了一个转嫁危机的妙计。

  他决定以攻为守,按照自己的思路重新布置了一个现场。

  他站在柳浪和警察各方的角度看着这个现场,他感觉放心了,因为这个现场对他很有利。

  一切处理妥当后,牛疆垂头丧气地回到病理科办公室。

  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静静地低着头发愣,不时地唉声叹气,用拳头砸几下桌子,震得茶杯盖子“哗哗”响。

  “出牛疆看了什么事了,牛疆?”

  老陶主任一眼,低着头有气无力地说:“标本室进贼了。”

  老陶不以为然地问了一句:“什么,标本室进贼了?丢什么东西了吗?”在他眼睛里,没什么值得紧张的,标本室里没什么好东西值得偷的。

  “丢了两个大玻璃缸。”

  “什么,丢了两个大玻璃缸?”老陶皱着眉头。

  “还有一把日本军刀。”

  “谁这么胆大,敢进标本室偷玻璃缸和军刀呢?”

  牛疆看着老陶主任,心里犹豫着是不是告诉陶主任,是柳浪干的。还没等到他开口说话,陶主任先开口了。

  “哦,我知道是谁偷的了,你马上跟我走一趟,我帮你把玻璃缸和军刀找回来。”老陶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拉着牛疆就往外走。

  出了病理科的二层楼,牛疆跟着陶主任向家属院走去。

  路上老陶对牛疆讲起一件事,他说:“一年前,柳昌盛大儿子柳浪向我要一个玻璃缸养鱼,被我拒绝了。柳浪当时很没礼貌,说了一句话,让我很不高兴。”

  “他说什么了?”牛疆问道。

  “他笑嘻嘻地对我说:‘陶大爷,你这么小气,不就是一个玻璃缸吗?你不给我,我自己也能从太平间里搞出来。’”

  “我一听他说的话,立即火冒三丈,眼睛一瞪,说:‘怎么,你还敢偷呀!’。他一看我发火了,吓得跑掉了。”

  牛疆也趁机向老陶说起了五年前柳浪在标本室偷玻璃缸被他抓住的事情。

  老陶自信地说:“那就更没错了!走,我们直接到他家去。”

  他们在柳浪家门口敲了半天门,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隔壁邻居是一位70几岁老头,听到的敲门声,把门打开:“老陶主任,是你呀。有事吗?”

  “我们找柳浪。他家有人吗?”

  “他家里没人了,今天早上他们突然搬家了,全家坐着马车走了,说是回老家博湖县。”

  “你看到他搬家时带走两个玻璃缸了吗?”

  “我好像看到柳浪往马车上搬玻璃缸。”

  “这小兔刚子,偷了我的玻璃缸就跑了。”老陶主任不满地骂道。

  正如牛疆推测那样,柳浪带着全家跑了。

  他暗自后悔,自己没早点带着钱跑掉,这些钱可是够他一辈子花销的呀!

  妈的,这小子挺鬼呀!偷了东西马上就跑了?!

  “唉!”他叹口气,乖乖地跟着陶主任回到了科里。

  回到病理科时发现,保卫科高科长和几个警察已经坐在主任办公室里等着他们呢。

  高科长绷着长脸,坐在椅子里,看着陶主任。

  几个警察的表情也十分严肃。

  老陶主任以为警察是为了刚才那件事来的,高兴地去端茶倒水,说:“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来了。标本室被盗,小事一桩,不用劳你们大驾,我们自己能解决。”

  “妈的,什么小事,你能解决个屁!出大事了!”高科长在一边沉不住气,连脏话都说了出来。

  “你骂谁?”听了高科长莫名其妙的话,老陶一下子被搞得直发愣,站在原地半天说不出话来。他在医院里是个有头有脸的老专家,还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态度对他说话,刚想发火,被沈强的话打断。

  沈强严肃地说:“我们接到一个举报,说牛疆和刘权威合伙盗窃了金柜,巨款就藏在你们标本室的地下室里。举报信把藏钱的地点描述的很详细,我的助手林晓晓和几个警察要先询问一下牛疆,然后再到现场搜查。请你配合。”

   “什么?你是说牛疆盗窃了金柜,把赃款藏在标本室地下吗?这怎么可能呢?”老陶主任满脸疑惑表情,自我重复着说道。

  “我们也不确定举报信说的情况是否属实,因为是匿名举报,但举报的内容很细致和具体,我们必须要了解一下,并且要现场核实一下。

  “好的,我全力配合你们。”

  听了警长的话,老陶主任虽然表面上服从,可是心里却搞不懂,昨天夜里标本室地窖里进贼了,丢了两个大玻璃缸,现在警察又说地窖里藏有巨款?这可不是小事呀!如果真能在地窖里找到巨款,那肯定是牛疆干的。

  顿时,他刚才的心火一下子被灭掉了。但是,老陶主任还是不相信牛疆会干这种事情。

  他瞪了一眼站在一边得意洋洋的高科长,心里窝着一肚子火,又不能发泄。他转身出去找牛疆。不一会功夫,他把牛疆带到了他的办公室里。

  牛疆知道警察来了,就呆在隔壁房间里没走,他早有思想准备了,估计今明两天警察会来。

  见到警察后,他反而镇静下来。

  “牛疆,你在标本室的地下室里藏什么东西了?现在讲出来还来得及,也算你坦白交代。

   “我什么东西也没藏呀!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懂。”牛疆很平静地回答。

   “你不要装糊涂,我们直接来找你是想给你个自首的机会。我们接到举报,你和刘权威合伙盗窃金柜,赃款藏在标本室的地下室里。”

   “诬陷,纯粹地无中生有!你们可以到标本室里去搜查。”

   “当然,我们肯定要搜查。不过,在事情没查清楚之前,要先委屈你一下。”

  牛疆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旁边一个警察走过来拿着手铐,“咔嚓”铐住牛疆的右手,然后,有铐住了他自己的左手。

  “你们这是干什么?把我当成犯人了吗?”

  “例行公事。”

  警察继续对他进行询问,对于一系列问话,他都给与坚决否认。

  “头儿,这小子嘴挺硬的,一点儿没看出什么破绽。”一个警察出来向沈强作了汇报。

  “带上他,去标本室搜查!”沈强命令说。

  “是!”

  沈强从老陶主任口里又了解到新的情况,昨天夜里标本室里进贼了,偷了两个大玻璃缸和一把日本军刀,他们怀疑是柳浪干的。

  看来情况并不那么简单。

  现在只有到现场验证了。

  警察带着牛疆和老陶主任来到现场。

  警察们下到地窖里,看到一大堆标本散落一地,在墙脚处有一个水泥板。

  掀开水泥板,看到有一片松土,这个情况和举报信上描述的一样。

  根据举报信描述,清理这些松土,就可以看到一个铁皮箱子,里面装着他们要找的巨款。

  警察们一下子兴奋起来,马上找来两把铁锹挖了起来,大约挖了1米深,看到一个铁皮箱。

  “嘿嘿,果然有东西!这可和举报信里描述的情况一样啊!”高科长兴奋地看着沈强警长,有得意地看着老陶主任,又不肖一顾扭头瞪了牛疆一眼。

  老陶主任额头上冒出了几粒水珠,紧缩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铁皮箱子,表情有些严肃和紧张。

  牛疆镇静地站在一旁,显得很自然、放松,什么也没说。

  沈强仔细查看了铁皮箱子,又看了老陶主任一眼,接着,用一种老鹰般的眼神,盯着牛疆,命令道:

  “打开箱子!”

  他们急忙打开箱子,里面是一堆已经腐烂的标本和骨骼。

  整个标本室搜了个底朝天,一无所获。

  失望的警察站在那里相互看着,无语。

  高科长亲自把箱子里的东西一件一件翻出来,没有看到一张钞票。

  他一脸困惑地望着沈强。

  老陶主任心里松了口气,用手揉了一下自己的心口窝,不满地蹬着高科长。

  这时候,地窖上面一个在寻找痕迹的警察跑了下来,兴奋地向沈强汇报:

  “警长,我在楼上找到了几个手印和脚印,特别是在后面墙根底下,看到几个清晰的脚印。在一个养小鼠的木箱子里面搜出一个出纳室的钱袋子,在箱子里面和箱子外面的地面上还发现了几滴比较新鲜的血迹。

  警察检查了牛疆的手,没有发现伤口,这个血迹一定是其他人留下来的。

  看到从标本室的箱子里搜出来一个出纳室的钱袋子,高科长一下子兴奋地跳了起来,指着牛疆鼻子说:“这个怎么解释?”

  “这个不是我的,一定是有人放在这里的,想陷害我。你们看,钱袋子上有血印,你们可以化验,看看是谁的血。”牛疆表情很无辜的样子。

  沈强用放大镜仔细检查了钱袋子,发现钱袋子上有血迹,钱袋子的的皮带上好像有两个手印,立即告诉手下,把物证拿回去检验。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手印和血迹都不是牛疆的。

  那个和牛疆手铐在一起的警察,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地把手铐子打开了。

  老陶主任对沈强警长说:“警长,昨晚标本室被盗,我怀疑是柳昌盛的大儿子柳浪干的。柳浪今天一大早就带着全家跑了。邻居张老头亲眼看到的,他带着两个大玻璃缸坐着马车走的。”

  “他们去哪里了。”

  “据老张头说是回老家了。”

  “他老家在哪里?”

  “博湖县。”

  “标本室暂时封上,马上搜查柳昌盛家!”

  沈强感觉问题不那么简单。

  柳浪为什么会到标本室来,仅仅是为了偷玻璃缸吗?

  这么大的案子一直破不了,就凭一个匿名举报,轻而易举地找到了重要的物证,他不会相信。

  在没有找到钱的下落之前,他什么都不相信,他要继续追踪和钱有关的一切的线索。

  柳昌盛家的大门被打开了,家里已经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从家里散落的杂物来看,他们刚刚离开不久,而且走得很匆忙。两个警察在柳浪家后院的小仓库里地下挖出来两个出纳室的钱袋子,他们兴奋地跑过来告诉沈强。

  沈强来到仓库里仔细一看,在一个角落里埋着一口瓷缸,缸里放着两个出纳室的钱袋子,袋子里还有几张五元面额。

  这可是有点奇怪,两个地方都发现了钱袋子。

  “马上把这些物证送回局里做检验。”他立刻命令道。

  “是!”

  “警长,多长时间能检验出结果来?”老陶主任关心地问道。

  “大约1、2个小时吧。”

  两小时后,物证检验结果很快出来了,从举报信上、标本室窗户上和钱袋子皮带上提取的手印,血迹都是柳浪留下来的。

  真相大白!

  金柜被盗后,巨款一直在柳昌盛的手里,埋在地下,柳昌盛儿子柳浪为转移视线,诬告牛疆,已经携带巨款逃跑了。柳昌盛无非是想通过这个办法证明他是被陷害的,想早日被无罪释放。

  听到这个结论后,老陶主任扭头冲着高科长发泄,骂道:“姓高的!你他妈的懂个屁!”

  高科长自觉理亏,主动道歉和安抚他一番:“陶老,大人不见小人怪!我也是破案心急呀,多有得罪,还请多多包涵!”

  牛疆没有跟着警察去柳昌盛家,后面发生的事情,全都在他掌控之中。

  他虚惊了一场。

  一场危机,就这样被他化险为夷。

  如果柳浪不贪财,直接到警察局告发他,他现在已经被抓起来了,可谓人财两空,从这方面来说,他也算不幸中的万幸。

  可是,不管怎么说,巨款丢了,他心里非常的懊恼,肚子里像似吃了一只苍蝇,恶心还吐不出来。

  他经历了厄运的一天,已经感觉到心身疲惫,此刻,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想痛哭嚎叫,可是又不敢太放肆。

  他用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用头撞着桌子。

  他摸着额头上的青包,感觉到一股连心的刺痛,这股刺痛让他的情绪冷静下来。他安静地爬在桌子上,闭上眼睛睡了一会儿。

  快夜里十点了,他的肚子里咕咕叫了起来,他这才想到该回“家”了。

  马上要交房租了,又要负担三个人的生活费,钱没了以后怎么办?

  他感觉自己刚才还站在一座高山上,意气风发,得意洋洋,一瞬间掉进了万丈深渊,一落到底。

  他感觉到无助、无奈,甚至有一点绝望。

  怎么向两个女人交代呢?如果她们知道他现在已经是个“穷光蛋”了,她们肯定会离他而去,自谋出路。

  他岂不是人财两空了吗?

  要紧的是,他刚刚开始的快乐生活和美好的梦想,一下子被击得粉碎,击得他喘不过气来。

  想起柳浪,牛疆他气得咬牙切齿。

  他决心一定要把巨款夺回来,不管他跑到哪里,他一定要找到他,他要在警察抓到他之前,解决这个事情,否则,如果柳浪落到警察的手里,他也会有麻烦。

  关键是到哪去找他呢?老家?他知道柳昌盛的家乡在三百公里外的博湖县,是个高山林区,十分偏僻落后的地区。

  也许今晚警察就开始搜查了,如果这小子住在他的老家,那么,警察一定能抓住他。

  在那种深山老林里想找一个人,几乎是大海捞针。

  他边想边走,不知不觉到了四合院大门口。

  在快要拐进家门口的一瞬间,他习惯地回头向后看了一眼,忽然看到后面路灯下有一个人影一闪消失了。

  他马上警觉起来。

  难道警察在跟踪他吗?

  他继续向前走。

  前面不远处就是南湖公园,那里地势偏僻,人稀树密,有利于他观察和摆脱那个影子。

  他发现那个影子也远远地跟在他的后面。

  他来到公园大门口,走进了南湖公园。

  这里是一个有着天然山水的湖泊公园,绿树葱葱,青草芳香,绿波荡漾。公园里小路环绕着山坡和湖泊,像似迷宫。他一钻进公园,马上就消失在山坡上的树林里面。

  月光照在公园门前的水泥地上,反射出白光。那个尾随他的影子也很快出现在公园的大门里。

  影子的后面还跟着三个粗壮汉子,手里拿着短棍。

  影子是个瘦高个男子,面孔白白的,他进入公园后,伸个脖子四处张望,他在寻找着他跟踪的目标。

  他像一条嗅觉灵敏的狗,很快就准确地确定了跟踪的方向,他打开手电筒,朝着山坡这边照过来。

  手电筒的强光照在牛疆躲藏的树丛,牛疆急忙蹲在了地上。

  他挥动着手电筒,指挥一个汉子守在公园门口,自己带着两个汉子顺着小路钻进了茂密的小树林里。

  手电筒的光柱毫无目标的四处闪耀。

  牛疆躲在茂密的树林里,距离他们只有十几步远,已经依稀看得清他们的面孔。

  他们不像是警察,像似社会闲散人员。

  走在前面的那个小白脸,瘦高个子,嘴里叼了一只香烟,走起路来踮着脚尖,轻飘飘的,一看就知道是个社会小混混。

  后面跟着的两个壮汉,手提着木棒,显得雄赳赳气昂昂的。

  牛疆突然感到他们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们,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来。

  他们是谁?找我干什么?

  牛疆躲在茂密的树林里,看着那三个人向他这边走来。

  一群蚊子围在他的耳朵周围,嗡嗡乱叫。他的额头、鼻子和额头上落满了蚊子。

  “喂,刚子,你要带我们到哪里去?”一个汉子冲着走在前面的小白脸喊道。

  “喊什么喊?你没看到那小子跑到树林这边来了吗?”

  “你跟踪那个人不是要找一个女人吗?怎么跑到公园里来了?是不是他发现我们了,有意躲到这里呢?另一个汉子说道。

  刚子警觉地四处望着,看看周围确实没有动静,回头冲他俩骂道:“妈的,老子雇你们几个来办事,你们哪来这么多的罗嗦。我表哥怎么跟你们说的,都忘了吗?一切听我的,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不该问的别问!跟着我往前追!”

  小白脸急匆匆地顺着小路向树林深处走去。

  两个汉子不紧不慢地从牛疆藏身的地方走过去。

  “他找什么样的女人?”

  “听他表哥大茶壶说,是个从酒楼被赎出来的妓女。”

  “妈的,原来是为了找个被赎出去的女妓呀!值得吗?”

  “大茶壶说那个妓女是他的马子。咳,管他的呢!人家花钱雇你,让干啥就干啥呗。”

  两个壮汉边走边说,声音越来越小了,他们走远了。

  牛疆想起来了,原来这几个壮汉是妓院里的打手,其中一个人在妓院里与他打斗中曾经被他一脚踹倒。

  看来,前面那个叫刚子的男人雇了这几个人帮他办事。

  他们跟踪他是想找一个被他赎出来的妓女。

  不知他们找的是林巧儿还是茉莉呢?他没听清楚名字。

  他心里暗自骂道:“妈的,跟老子斗,你们还差远了。这两个女人是老子花钱赎出来的,你们想抢回去,没门!”

  三个人渐渐地走远了。

  牛疆从树丛里跳了出来。

  伸手打死了在脖子上叮咬他的蚊子。他从另一条小路绕到公园外面,看看四周没有人影,急匆匆向四合院的方向走去。

  快到四合院了,他心里突然感到有点胆怯,这个“家”好陌生。这是他第一次下班回“家”。

  他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推门进去。

  四合院里两个女人已经做好了丰盛的晚饭,一直在等着他回来。院子里飘出一阵一阵的饭香,他的胃“咕咕”的叫着。

  牛疆一迈进院子,她俩就兴高采烈地迎了出来。

  “牛哥回来了,我俩一直等着你呢,”林巧儿拉着牛疆的手说。

  “牛哥,快坐下歇歇,你这是怎么回来的?身上都是汗。”茉莉给他那个毛巾擦擦汗。

   “歇一会儿,喝点茶水,我们马上开饭。”

   “牛哥,你这是跑哪里去了?怎么脖子上和脸上都是蚊子叮的大包呀?

   “嘿嘿,没什么,回家的路上进趟南湖公园里跑步锻炼,被蚊子咬了。”

   “深更半夜里往南湖公园里跑,你不怕碰到坏人哪?牛哥,你这么晚回来,我和巧姐都担心死了。”

  牛疆强装笑脸说:“嘿嘿,不用担心!我这么壮实的男人怕啥!”

  此时,两个女人真的把他看成是自己的当家的了,决心一心一意地跟着他过日子。

  看到她俩个兴高采烈的样子,他心里嘀咕着,如果她们知道他现在是个穷光蛋了,她们会怎样呢?

  她们的感觉一定和他自己一样,美梦破碎,一下子跌入了万丈深渊。

  她们和他一样,都将成为可怜的人。

  牛疆心里清楚,这两个女人可不是过苦日子的人,如果他的钱找不回来,她们早晚要离开他。

  因此,牛疆暂时也不想说出实情,他或许在一个月内他会把事情搞定。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是过一天算一天。

  牛疆忧心重重地和两个女人一起坐在饭桌上,他狼吞虎咽的填饱了肚子。

  饭桌上她们都讲了些什么话,他一句也没听进去,桌子上都是些什么饭菜,他也没品尝出来。

  吃饱了饭,他揉揉肚子,擦擦嘴巴,看着眼前两个妩媚的女人,突然,他又想到他丢失了的巨款,他想痛哭地嚎叫几声,但是,还是极力克制住了,只是流出几滴眼泪。

  “刚子是谁?”牛疆坐在饭桌旁看着她俩,突然问道。

  林巧儿和茉莉一愣,两人相互看着,噗嗤一声笑了。

  “哪个刚子呀?”林巧儿反问道。

  “难道你们还有几个刚子?”

  “哪里有几个刚子呀,只有一个人,小名叫刚子,是我从前的朋友,可我早都不理他了。怎么?他找你了吗?”茉莉大方地回答道。

  “他没找我,他在找你!”

  “找我?哼!没门!你告诉他我不会再理他了。”

  “牛哥,你放心吧,茉莉她不会再理那个小白脸了,他伤痛了她的心。”

  牛疆抬头看着茉莉,他第一次看到茉莉气势汹汹的样子。看来这个小白脸真的把她伤害得不轻。

  牛疆放心了。

  “我今天太累了,要早点休息。”他无精打采地说道。

  “牛哥,这么晚才下班,一定很累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们不打扰你。”林巧儿抢先说。

  他的呼噜声此起彼伏,震得窗户纸“哗哗”响。

  林巧儿和茉莉刚才看到他不开心和疲惫的样子,真以为他工作劳累和烦恼,也没有去打扰他。

  “我们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林巧儿笑着对茉莉说。

  “他怎么知道刚子在找我呢?”茉莉还在想着自己的心思。

  “你失踪不见了,刚子能不着急吗?他一定像似个热锅上的蚂蚁,到处打听你的消息。也许刚子去找他了。管他呢,反正你和刚子已经没有联系了,还怕什么?”

  “我怕什么!刚子他不敢来找我。就是来找我,我也不会理他。我担心的是牛哥,他在问我刚子是谁时,尽然流出几滴泪水。你没注意到吗?”

  “嗯,我也看到了,他这个人还挺重感情的,吃你的醋了,嘻嘻!”

  隔壁房间传来牛疆此起彼伏的鼾声。

  “唉,我不开心的是,我俩等了牛哥一天,他回来连话都没说,吃完饭,倒头就睡。真没劲儿!”茉莉有点失望,趁着牛疆睡着时发泄一下。

  “是啊,你看他疲惫成什么样子了!看他表面这么健壮,上班累了一天,就像个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林巧儿开心地说,“男人就是纸老虎!”

  “巧姐,不怕你笑话,牛哥这种男人还是很合我的口味。我就喜欢他这么结实、健壮的男人。”

  “嘿嘿,你终于说实话了吧。喜欢就喜欢,我不会与你争。我就想安心过过自由的日子。像现在这样,我已经知足了。”

  两个女人关上门,闭了灯,更衣就寝。

  天上的月亮已经走在了半空,月光散落在床上,映出两个女人优美的睡姿,夜晚格外的寂静,伴随着远处牛疆的鼾声,她们睡熟了。

  夜,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