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婧敏孟锋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没有时间

第一百六十六章 我没有时间


  赫然扬起的右手掌怕击胸膛,两声闷响过后,烨九身后紧闭的城门...缓缓启开,刺眼日光穿插在黄土沙粒间,透过门缝,犹如倾巢而出的黄蜂般涌入城内,肆意飞扬的沙粒致使将士们不得不虚眯眼眸,只听马车轮轴周转的声乐于耳畔边回响...

  待到众人再度睁开眼睛时,眼前的城门已然完全敞开,而那些承载货物的马车也已相继驶出城外,仅留下男子高挑的身影,屹立在城门勾勒出的金色轮廓中,夺目的背景令他的身影显得有些黯淡,但无法模糊...那笔挺的身姿。

  附在左胸口的手掌豁然捂握起拳头!扭转手腕,将拳心对向胸口内侧,拳眼则是向外垂直抵扣于胸膛,配上贴附在腰背处的左手,没错,烈阳轮廓下,烨九向参与此次计划的全体军人,做出了再标准不过的献心礼,并且...

  “必胜!”

  是的,与以往不同,即便是再变扭,再“中二”的民风习俗也有被人欣然接受的那天,此时此刻不再是作为回应,男子当前高声的呐喊...使得军人们迎着风沙,睁大双眸,散大的瞳孔似乎阐述着他们内心所想...

  我们身为军人!却为何要在战场前犹豫。...

  豁然摆迈开步伐,镜头后的我们根本无法看出...到底是谁带的头,将士们近乎同时朝着左右敞开的城门行去,毅然决然的步伐绝非迎面袭来的风沙所能撼动!此时的烨九继续保持着军礼动作,笔挺的身形恍若夜空中耀动的北斗星,告知众人通往自由的方向,高低间错的身影接连不断地掠过他身旁,却无法令那坚毅的神态发生任何变化。

  转眼间,人头攒动的北门广场仅留下瞠目结舌的北原民众,三三两两,“散落”在广场周边,依据他们的神情,看来是没有听漏男子方才所说的每句话,收复计划...这让人何以按捺住心头的惊诧,要知道自从九年前的北途收复战役以来,“讨伐魔物“,“收复失地”近乎成了禁忌词汇!长久以来,可以说无人再敢提起,谁能想到今日...

  左右扫视了眼...簇拥在街头巷尾的北原城民众,唇齿微启,明显是想对民众们说些什么的烨九,最终却是把话咽回了腹中,毕竟在宣布计划后的那刻起,“病态”的社会价值观便已然为此次计划做起了倒计时,麻烦必将接踵而至!而且就算对民众们说再多,弄得他们心潮澎湃...又有何意义呢?胜利的结果才是自己应该交出的答卷!

  不必摆弄,真正善于言表的人...只会在必要的时候展露才能,随见男子默默地收起献心礼,回转身形,将民众们表现出来的那份惊愕放置身后,把民众心底的那份期盼安置在...他们自己腹中,接着毅然摆迈开步伐。

  然而眼下还未迈开两步...

  “你这就打算走了?”

  甜美动听的声线实在令人印象深刻,致使烨九敢确信自己不曾听闻,摆正视线,立在城门前的娇小身影瞬间霜冻了他的脚步,韶颜稚齿,那张巧夺天工的精致脸蛋更是惊起心底的内疚,并将眼眶中的坚毅化作惊讶。

  悦晴!...

  没错,此人便是麒悦晴!那么声音为何会让男子感到陌生呢?我们先将这问题暂且放下,只因为她此刻正缓步行上前来,丢丢秀秀,轻盈的步伐...端庄而又优雅,行至身前,仰起头来,凝视着对方不曾闪避的惊愕目光,异乎寻常的架势连同接下来的回应那般...

  “你这副吃惊的模样真让人恶心。”

  冰冷...

  是的,总是喜欢卖萌装蠢的丫头...何时对自己用过这样的语气?难怪烨九会感到陌生,少女似乎找到了身为异国军统女儿应有的架势,而某人却无法像以往那样...做出坦然自若的应对,“恶心”二字可谓是直击心灵,然而心系原由的他自然不会反击。

  “悦晴,我。。”

  为了表达心底那份愧疚,男子选择避开眼神的“正面交锋”,然而这时,饱含歉意的话语意外地卡在了喉咙里。

  “说啊~你这张嘴巴不是很厉害嘛~摇唇鼓舌,便能骗来千军万马!现在怎么连个女娃娃都搞不定?”

  俗话说的果然没错,女人的性格...完全取决于她对你的态度,往日里爱撒娇爱粘人的悦晴,总是表现出副天真烂漫的傻丫头形象,而现如今竟会说出这些“带刺”的话语,这当然不会是她的真正面目,更不会是她想要的...

  “骗”这字宛如玫瑰花枝干上...最为锋利的那根针刺,少女可能并不清楚自己这番话究竟有多么过分,更不会知道自己的恶言已然伤害了这位外表冷峻的“冷血”男人,然而就算知道...那又如何?她何必去在乎...面对自己长久以来毫不褪色的真心示好,结果却毫不犹豫伤害自己的“陌生人”呢?

  直到...

  纵使对方言语再如何尖锐,结果也无法穿破烨九蕴藏心底的那份愧疚,面不改色...并不代表内心感受不到痛觉,神情冷峻...并不意味着血液也是冰冷的,他只是将溢出心口的“鲜血”掩藏起来,弓曲膝盖,蹲下身子...

  “我没有骗过这里的任何人,包括你。”

  骤然变换的语调将“酥”字的定义展现到了极点,当中蕴藏的温柔可谓是直击少女心灵的“粉色箭矢”,但对于具备部分抵抗力的悦晴而言,自然是无法发挥出全部威力,当然,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效果...

  眼眶中来回打转的晶莹泪珠,还有那微微颤抖的粉嫩樱唇,很显然,先前的恶毒是少女佯装出来的,至于为何要这么做?难道只是为了回击烨九那晚的“绝情”吗?让我先将答案放起来,面对保证,她抿起嘴唇,似乎想要压制呼之欲出的情感,她蹙紧眉头,仿佛想要框住摇摇欲坠的泪珠。

  “为什么不来找我?”

  没错,在那句“早点睡吧”之后,两人已有整整三日没再见面,稍稍总结下情况,大概是因为遭到“拒绝”的悦晴不愿继续自讨没趣,而致力于夺城计划的烨九不得不做出“取舍”,三天三夜...这对于过往形影不离的这两人而言,彼此之间,或多或少都会感到有些变扭。

  明显异常的关系也使得两人开始思考...

  “我觉得你我都需要些时间。”

  片刻停顿...

  “需要时间干嘛?整理你我之间的关系吗?”

  男子不愿回答完的问题,悦晴主动发声...将其补全,“决堤”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惹人怜惜,然而无处躲藏的泪水并没有使她向内心情感妥协,反倒是松了口气,因为接下来便无需分神去控制自己的泪腺,而是能够集中精力掌控好冰冷的语气...

  “你认为我没有认清自己情感?”

  这位边流泪,边摆脸色给自己看的少女,再度放大了缭绕于心头的内疚,以致于此刻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历经这些时日的相处,不难认识到...这丫头其实挺懂人情世故的,外表天真,内心却并不幼稚,因此,在面对任何情感时,也应当表现出慎重,而不应该像那晚...如此随意,所以说答案是肯定的。

  但烨九自然不会耿直地给出肯定回答,当然也不愿意就此默认,转移话题,从侧面让对方自己理解答案...是他认为最好的做法。

  “悦晴。。”

  然而这才刚起个头,便是被对方的反应打断了去,原来在男子言语的同时,想伸手去触碰悦晴的胳膊,希图这样能够达到安慰的效果。枯苗望雨,曾让自己日夜期盼的温柔安抚,如今却是让她避之若浼,退避开的身形再度拉伸两人内心的距离。

  “我问你是不是。”

  企图转移话题的烨九却是被少女抛出的判断题...弄得有些哑口,默默收回没能起到任何作用的手臂,能言善辩的嘴巴也跟着丧失了能力,因为他看出了些东西,藏在对方那双被水雾笼罩的眼眸中,是自己不得而知的东西...

  这或许能够填补...长久以来暗藏男子心底的那份疑惑,能够解释悦晴为什么坚持留在自己身边的原因,能够让自己弄明白...此刻蕴藏在她瞳孔深处的矛盾情感。

  “我很清楚自己这几月来到底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倘若你不愿接受,坦言告诉我便是,何必将这问题原因归咎于我的想法上,浪费你我的时间!”

  没有得到回应的少女也算是得到了答案,而后这番表达更表明了...一直以来,她都很清醒!无论是面对父亲的托扶,还是对待内心的情感,反倒是烨九,总是自作主张地将“幼稚”这顶帽子扣到别人头上,以此刻意回避自己心意。

  然而这份心意...

  虽说是真心的,但未必真诚,这点悦晴心里其实很清楚,毕竟只要自己喜欢...便都可以说是真心,但要想对方接受,或者说让彼此附于这份感情更高的定义,光靠真心肯定是不够的...

  可是真诚...她似乎真的拿不出来,与其坦诚相待,不如就此结束这段感情...大概给人这种感觉,这种时候,镜头后不明原由的我们自然会感到莫名其妙,因此,只能选择继续看下去...

  一番话语透出“恩断义绝”的意味,凛冽风沙中,少女摆迈开“就此别过”的步伐,回转身形,仿佛写着“后会无期”的背影...令某人再无法继续保持沉默。

  “你觉得是浪费时间吗?”

  夹杂在轻柔语气中的伤感气味...宛如无形的胳膊,偕同真挚,迅速探出,在紧紧抱住悦晴身躯的同时,也深深触动着她的心灵,体内骤然攀升的温度,试图融化摆置在心底的那块“坚冰”。

  “至少我觉得不是。”

  凝视着少女玲珑的背影,这副看似稚嫩的躯壳,却寄宿着成熟感性的灵魂,果断给出自己答案的烨九从地上缓缓直起身来,言语间蕴藏的伤感,当前同样印刻在脸蛋上,老实说,他到现在都无法完全理解...

  麒军统为何让女儿跟着自己?真的只是想让悦晴学些东西吗?即便这真的能够算作原因,想必也不会是最主要的,而正是源于那最重要的原因...至今未知,致使他没有办法解决两人关系问题。

  “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我不知道这能不能算作理由,当然,如果你说“这不算”,我还能给出许多,直到你认同为止。”

  面对少女真挚的话语与晶莹的泪水,烨九不再以成熟自居,也不再擅自拿对方的“稚嫩”当挡箭牌,感觉就像是...静下心来认真与孩子沟通的父母,没错,你或许是拥有更加成熟的心智,但如果总是将他人心意比作幼稚的你...注定不够成熟。

  娇躯微颤,男子所回馈的真挚让悦晴再难把控好表情,通红的脸颊两侧泛起阵阵酸痛,心想自己这时肯定哭得很难,不愿回头,又无法驱使已然“完全冻结”的双腿,她刚刚多么希望...

  烨九能继续沉默,放任自己离开,借此扯断这份仅仅“黏合”在自己身上情感,而当她用力拉扯的时候,痛苦必然是双方的,彼此之间的感情自然不可能单单黏在其中一人身上。

  只是开心吗?...

  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难道还想等他从身后抱住自己吗?站在他的角度,自己也许是没有喜欢他的充分理由,但在我看来,理由已经太充分!甚至开始让自己负担不起!...

  开心当然能算作理由,只是这副身体...没法让悦晴接下来的生活只是为了图开心。

  我没有时间。...

  “你说过你需要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