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这个帝君超难哄 > 第一百三十六回 痴心妄想

第一百三十六回 痴心妄想


  胡落落看着那只猫咪干瘪瘪的小脸,还有那充斥着清澈眼神的圆圆眼,瞬间母爱爆棚,同情心泛滥,当即决定,把早上亲手蒸的馒头喂一些给它吃。
  只是那倒霉的小猫咪,看着面前如同磐石一般坚硬的馒头,实在想不出,这猫生中,还有什么比此时此刻更倒霉,更至暗的时刻。
  但是,比起难以下咽的馒头,它更想活命。
  自从文昌加固了阳景宫的结界之后,它便再没有吃过实质性的东西了,成天就喝些仙草上的露珠,或者是去花颜除讨些花蜜来裹腹。
  无奈之下,它只能硬着头皮,将那些如同结石一般的馒头尽数吞下。
  那猫咪吃到还剩最后两个的时候,实在是难以下咽,而胡落落却觉得小可怜没吃饱,又从厨房里屁颠儿地拿来两个馒头,放到了它的面前,按着它的脑袋,关切地说道:
  “你赶紧吃,要是等帝君回来了,肯定会把你丢出去的,你多吃点,小心你十天半个月又吃不上东西。”
  话音刚落,那如鲠在喉的猫咪,突然打了一个震耳欲聋的饱嗝,吓得胡落落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那猫低着头,看着面前硕大的四个馒头,又想了想自己被活生生差点饿得半死的这些天,咬着牙,将那馒头,一口一口地吞下。
  不吃怎么有力气长大,不吃怎么有力气找文昌算账?
  胡落落慈爱地看着面前狼吞虎咽的小猫咪,心中的烦闷也跟着消散了不少,感觉整个人我畅快了许多。
  她伸手揉了揉那猫咪的脑袋,将鼻子凑到猫咪身上,猛地吸了一大口——
  啊,是治愈的感觉。
  而胡落落手中的那只猫,嘴里嚼着半拉馒头,那白眼都快要翻上天去了。
  那长着犄角的猫,对于胡落落的举动感到十分不满,似乎随时都要从胡落落紧紧箍着它的手掌心里蹦哒出来。
  胡落落又撸了一阵手里的猫咪,便起身去继续翻找晚上要见敖丙,要准备的家伙什。
  像是没喉管似的,一个劲儿地往肚子里吞馒头的猫咪,瞥了一眼胡落落的背影,确定她不会再跟来之后,纵身一跃,跳到那围墙之上,冲着文昌烧焦的寝殿,嗓子里发出“呜呜呜”发狠的声音。
  随后,翻身往外一跳,不见了踪迹。
  正当胡落落将屋子翻得乱七八糟,才找到一把生锈了的剪刀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幽幽的一个男声:
  “你在干嘛?”
  四个字,让胡落落瞬间毛骨悚然,背后的汗毛孔迅速张开,从原地一蹦三尺高,生锈的剪刀,陡然从手中滑落。
  自以为看穿了一切的文昌帝君,看着面前被吓得魂不守舍的胡落落,带着一脸得意洋洋的坏笑,慢慢踱步到胡落落面前,再慢慢地弯下腰,慢慢地捡起那把剪刀,慢慢地在胡落落面前晃了晃。
  “胡落落,你这是……”
  “作何打算?”
  “难道是想……谋害帝君?”
  文昌的语气还是那么慢慢悠悠,但眼神中却忽然多了一丝玩味。
  “我没有!我只是……”
  胡落落两腿一软,眼看着就要跪倒在地,却被文昌提前预判,抬起脚尖垫在了胡落落的膝下。
  很显然,胡落落猛然下跪的重量,全然落在了文昌那只伸出去的右脚脚背上。
  瞧着文昌微微蹙眉的表情,胡落落的膝盖瞬间弹起,迅速蹲下,伸手殷勤地想要给文昌揉一揉脚背。
  文昌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他收回自己的那只脚,厉声问胡落落道:
  “你只是什么?”
  “又想整什么幺蛾子,瞒着本座?”
  胡落落想了一阵,突然急中生智,迅速摆着手,晃到文昌跟前,自然地从他手中抽出那把剪刀,向文昌表明着真心。
  “帝君,是您多虑了,我就是想着,今天帝君您第一天搬过来住,我多少不得收拾着点吗?”
  胡落落一边说着,一边将那把剪刀放在显眼的圆桌上,尔后动作麻利地将扔了一床的衣服挪走,给他腾出一个空间,冲着文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文昌冷哼一声,潇洒地撩起袍子,坐在胡落落的床榻上。
  “帝君,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如果没有的话,我现在立刻马上,给您去准备今天的晚膳。”
  当胡落落面对文昌,将“你”改成“您”的时候,多半是胡落落狗腿子讨好或者有求于文昌的时候。
  文昌垂眸,冷眼旁观,并没有搭理她。
  胡落落见状,讨好文昌的偶像,就更加卖力了。
  她先是给沏好了一壶茶,将茶水倒好,把茶水递到了文昌的手里,又拿了些胡落落从紫菀那里搜刮来的小人书,放在文昌的腿边,这才华丽丽地退场,去厨房做她还算是拿手的蛋炒饭。
  文昌蹙眉,抿了一口茶之后,看着那些小人书上的第一本,赫然写着八个大字——
  《宋主任垂涎我美貌》
  瞬间有些头疼。
  一个心智尚未成熟的女孩子,天天看这种甜宠文,是非常容易被渣男所骗的。
  正想冲出去好好教育一番,那堆衣服底下有一个灰扑扑的东西,吸引了文昌的目光。
  他将衣物扒开,露出一个灰褐色的暖炉。
  好像是胡落落刚来阳景宫,不小心弄湿了衫子,他亲手递给她的。
  就说怎么许久没见着暖炉了,原来是在她这里。
  文昌身伸手去拨弄那暖炉,门外响起了胡落落清脆的催促声:
  “帝君,吃饭了!”
  而文昌随意地吃了两口,便拎着嘴里还含着饭粒的胡落落,回到了卧房。
  “帝,帝君,我这还没吃完呢!”
  文昌将手一松,把胡落落扔在地上,冷冷地说道:
  “没吃完算了,明天再继续吃!”
  “可是……”
  胡落落挣扎着偏过头,用那祈求的眼神看着文昌,试图能够博得一些些同情。
  但对于文昌来说,这个法子似乎并不奏效。
  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了一副颜真卿的字帖,扔在了胡落落的面前,一字一顿地说道:
  “写,给本座写!”
  看着眼前厚厚一沓的字帖,胡落落也有些不服气,仰起脖子,不解地问道:
  “为什么啊?”
  “好端端地饭不让吃,莫名其妙地让写字帖,我又犯什么错了?”
  文昌盯着胡落落看的那双眸子一冷,语气忽而变得十分淡漠:
  “胡落落,你还想不想还债了?”
  胡落落一听,立刻会意,乖乖就范。
  而用余光瞥见,文昌相当自然地在她床上仰面躺下之后,好死不死地问了一句:
  “帝君,你不会……”
  “想跟我一起睡吧?”
  随即,文昌冷笑一声,回答毫不留情:
  “呵,痴心妄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