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十章:我学历高我骄傲

第十章:我学历高我骄傲


  “赶尸匠是不会穿村过镇的,都是挑一些荒山野岭,无人行的小路。

  他赶路赶的有些口渴,停下喝口水的功夫,路边草丛里突然窜出了一只背后系着红口袋的黄鼠狼。

  “你看我像不像人?”

  吴锋一愣,突然想起了师父曾给他讲过的动物讨口封的故事。

  “所谓讨口封,就是有些动物修炼到一定程度,不想再当动物啦,想升级,就比如一只猪不想当猪了,它想成为一只野猪!”

  说到这曲霄云挠了挠头,笑了:“猪想成为一只野猪,它就是丢了啊!抱歉,各位,我换个例子。”

  “哈哈哈!!!”

  “比如说蛟想变成龙,若人见了并喊它龙,它就会立刻化成龙,这就是对它的封正,先有名再有实。成功化形,动物也会报答。”

  都不容易,吴锋便顺了它的心。

  黄鼠狼很高兴,把背后的红口袋解了下来放在了地上,说了句“送你”转身消失在月色中。

  吴锋借着月光仔细观瞧,口袋正中间还用金线绣着“福报”两个字。”

  “列位,他虽然没上过学,但不是文盲啊,他师父既然会画符做法,大字还是识得几个,从小也教他,他的文化属于看封信连猜带蒙的,算是能对付着了解个大概意思的水平。”

  说到这曲霄云乐了:“一提到文化,我也属于德芸社的学霸了,众所周知啊,唱《探清水河》的小辫儿,我辫儿哥小学四年级就不念了,我师父是初二辍学,大林子是初三,列位,我学历高中毕业,怎么样?算高学历吧?”

  “哈哈哈!!!”

  “吁!!!”

  之后一路顺畅,在天亮前到了与委托人约定的地点,一座有些残破的小庙。

  这年头也没电话,有的人家会让赶尸匠将尸体送进宅,有的人家会把地点定在庙中,约个大概日子,临近左右负责交接的人每天都会去约定地点看看。

  吴锋把尸体入了棺,突然觉得怀里硌得慌。

  他手伸进怀里,往出一掏吓了一跳,黄鼠狼给他的口袋里居然有个东西,借着月光仔细观瞧是一块木头。

  一个用桃木做的剑柄,提鼻子一闻,木香味沁人心脾,用手一摸……

  “干干巴巴的,麻麻赖赖的,一点都不圆润,盘他!!!”

  曲霄云模仿孟盘它模仿的惟妙惟肖,观众是鼓掌叫好:

  “哈哈哈!!!”

  “吁!!!”

  天亮之后交接完毕,拿了钱准备再回川城走第二趟,赶了半日的路,带的干粮也吃没了,正巧看见一家小客栈。

  这客栈不一般,是一家黑店。

  掌柜的很胖,四十左右的年纪,见了吴锋后冲着店小二使了个眼色,饭菜里就下了迷药了。

  黑店掌柜的为什么相中穷酸赶尸匠了呢?因为前些日子店里迷翻了一伙人,搜得了一批货。掌柜的得了货想去贩卖,可途径的地方有山贼劫道,一筹莫展之际见店里来了赶尸匠,有主意了,想打扮成尸体靠赶尸匠走私。

  吴锋也没办法,为了活命只能照做。

  要去的地方需经过一片树林,进了林子吴锋心里高兴,他自幼受过训练,在黑暗中看的比常人更清晰,林中地形还适合逃跑,正四处张望着,规划着逃跑路线的功夫,胖掌柜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喊了句“别动”,另一只手的袖口顺出了一把匕首,顶在了他的腰间。

  “把他的两只手捆上。”

  “哎,等会,给我留一只手,这里这么黑,我得留只手探路,扒扒树枝啊。”

  开黑店的哪那么好对付啊,随便编了个理由,不能让自己活动完全受限。

  胖掌柜觉得话有道理,便答应了,为了防止他逃跑,从怀里摸出了一截绳子,一头栓在了吴锋手上,另一头栓在了店小二的手上。

  三人走到了大概林子中间的位置,这会树木见稀疏,林子里还起了一层迷雾,一株枝繁叶茂的巨大古松出现在三人眼前。

  三人也走累了,便坐在古松下歇息。

  店小二靠在树上边敲着自己胳膊,边四处看,看了一会觉得林子里有点怪,转头对胖掌柜说:

  “掌柜的,这林子我总觉得有点说不上来的怪呢,都深秋了树叶怎么还这么绿?还有刚进林子的时候有虫鸣声,这会怎么一点都听不见了,周围也太静了……”

  胖掌柜左看右看,心里很赞同店小二的话,但人亏心事做多了,就怕一些个鬼啊神啊的,便堵住了他的嘴。

  吴锋心里盘算着想溜必须得将二人分开,便找了个解手的理由。

  解手的功夫,趁店小二不注意从地上抄起块石头,心想找个机会把店小二放倒,可就在这时,刚才歇息的方向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正是胖掌柜的声音……”

  曲霄云说到这摔响醒目:“要听后事如何,各位后天再来!”

  “吁!!!”

  “再说会!!!”

  “列位,听书要有过日子的心啊,该我师父上场了,谢谢各位捧场!”

  “好!!!”

  在鼓掌叫好声中,曲霄云面带笑容走下了台,之前的紧张与忐忑全都化为了兴奋,还有点意犹未尽,要是时间允许还真想在说会。

  王慧站在幕后从头听到尾,嘴角一直挂着笑容。

  “霄云,今天表现的真是倍棒!”

  “谢谢师娘!”

  侯爷也对他挑了个大拇指,随后上台报幕:“下面请大家欣赏单口相声,表演者郭德刚。”

  郭德刚欣慰的看着徒弟,心里很爱:“说的不错,故事也好,没想到现在都能自己编故事了。”

  曲霄云听师父夸奖,自然是更高兴了:“师兄们都在创作,我也不能输给他们太多啊。”

  “好孩子!”

  郭德刚拍了拍他的肩,走出帷幕,台下齐声叫好:

  “好!!!”

  “郭老师,我爱你!!!”

  这就是自己与师父的差距啊,总有一天我出场也要这样。

  曲霄云心里暗下决心。

  郭德刚笑着坐下:“谢谢各位,刚才我徒弟表现的真不错,我这当师父的心里很高兴,我这些徒弟里说书的很少,有自己原创书的,他是头一个!”

  “我这徒弟曲霄云,在霄字科面试的时候可愣了,他家辽城的,一开口东北味十足,而且他还自认为普通话挺标准。

  我说孩子你家东北的吧,他一脸难以置信,还以为我看长相看出来的呢,问我……”

  “你咋知道的那,我寻思我也妹有口音那。”

  台下爆笑:

  “哈哈哈!!!”

  “他现在普通话算是可以了,偶尔说话时候不经意间会冒出点东北口音,但说相声说书普通话很标准。”

  “今儿各位想听什么啊?”

  台下七嘴八舌:

  “《济公传》、《西游记》、《丑娘娘》……”

  ……

  “霄云,别看了,你大爷在后边等你呢!”王慧提醒道。

  “啊,对。”

  曲霄云和师娘回到了后台,见于謙已经乔庄好了,鸭舌帽、墨镜、口罩,破洞牛仔七分裤,看着倍时尚。

  “大爷!”

  “爷们,换身衣服,大爷带你玩去!”

  “好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