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十一章:謙大爷的提醒,曲霄云的计划

第十一章:謙大爷的提醒,曲霄云的计划


  下午三点十六分。

  曲霄云换上了一身休闲装,和于謙出了剧场。

  他没名气,露脸也无所谓,只戴了个太阳镜。

  于謙掐灭了烟头,拍了拍甬路上的共享单车:“爷们,既然今天是玩,咱就别开车了,咱骑车怎么样?”

  “行啊大爷,低碳出行还锻炼了,咱去哪玩?”

  “先去鼓楼转一圈吧,转转文玩市场。”

  “好……”

  敢情自己是大爷的陪玩。

  扫了两辆共享单车,二人出发。

  骑的没那么快,于謙路上遇到熟悉的地方,还给他讲些过去的事。

  曲霄云看謙大爷骑车的那股劲儿,还真有京城玩主的味道,要是配台二八自行车就更有味道了。

  边骑边聊间,到了鼓楼。

  古楼高耸在城中,南北东西四路通;一月两回香火盛,此间供奉是仙翁。

  曲霄云望着鼓楼,不禁想起了师父给自己讲过的《贼鬼夺刀》的单口,故事开始提到的鼓楼就是眼前的这座,可惜这故事挖坑了……

  曲霄云也不懂得文玩,陪着謙大爷左逛右逛。

  于謙溜达的很开心,又看核桃又看串的,和摊主店主聊着一些他听不懂的东西,还自己串了一串手串,叫什么十八子手串。

  “霄云,我这手串怎么样?”

  于謙托在手里展示着,对自己新串的手串很满意。

  “挺好看的,花花溜溜的。”

  曲霄云外行就会看个热闹。

  “这手串送你了!”于謙说完将手串塞在他手中。

  “大爷,君子不夺人之美,您爱这个,您就留着吧。”

  “我家有好些个呢,来这纯是为了逛着玩,今天你台上表现的不错,大爷奖励你的。”

  “得嘞,要是这么说,我就收下了,谢谢大爷了。”曲霄云笑着接过来,戴在了右手上。

  “甭客气!”

  于謙解释道:“手串戴左手助运增福,右手挡煞化灾。戴左手上吧,成功需三分能耐,六分运气,一分贵人扶持,戴上以后你那六分运气就有了!”

  “好嘞,大爷,剩下九十分是不是看脸。”

  “哈哈,你这孩子。”

  于謙一看表也快五点了。

  “霄云啊,饿了没有?”

  曲霄云摸了摸肚子,笑了:“有点,上台前没吃太饱。”

  “我也饿了,走,咱爷俩吃个饭去。”

  “吃什么啊?”

  “铜火锅怎么样?”

  “太好了,我正想吃火锅呢,咱去哪吃啊?”

  “我知道有一家,咱打个车。”

  ……

  火锅店不算大,很有怀旧风格,才五点多店里客人就坐了一多半了。

  二人找了个角落坐下。

  曲霄云看着旁桌,不禁好奇问:“大爷,我常吃海底捞这种火锅,在家就是电池炉里加点火锅底料,铜火锅有什么锅底?”

  于謙笑了:“不用锅底,咱吃的就是纯羊肉的味,白开水里面搁点葱姜大料,再撒上一把枸杞,有的店再拿羊油煨一煨汤,香极了。”

  说完对桌旁的服务员大姐说:

  “姐姐,给我们来四盘羊肉,两盘牛肉丸,两盘腰花,两盘毛肚,一盘茼蒿,一盘大白菜,霄云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两份虾滑!”

  “好,然后再来一提冰啤酒,就这些。”

  曲霄云有点担心:“大爷,今儿个少喝点吧,您要是喝多了,我回头和我师父没法交代了……”

  于謙摆了摆手:“放心吧,晚上又没有演出,咱爷俩小酌一下,啤酒没事,我这人吃两样东西必喝酒,不喝酒觉得白吃了,一个是饺子,另一个就是火锅。你平常吃火锅蘸料怎么配啊?”

  曲霄云挺不好意思:“我不太会配,在家吃都是买袋装调好的,在饭店吃,有时候配的好吃,有时候不好吃的,全看运气。”

  于謙笑了:“走,我把我独家秘方传给你!”

  于謙打量着每一样调味料:“你爱吃油碟还是麻酱的?”

  “最近偏爱油碟。”

  于謙点了点头,拿起小碗:“先是蒜泥,再放香油,再来两勺韭菜花,这韭菜花是重点,油碟里加韭菜花味道特别好,最后再来点香菜,你吃香菜什么的吧?”

  “吃,葱姜蒜、香菜、芹菜、鱼腥草我都能接受,就是茴香味接受不了。”

  “哈哈,那玩意爱的人是真爱,不爱的是一点都受不了。”

  转眼菜都上齐。

  曲霄云正准备往锅子里下菜,于謙把他拦住了。

  “咱先一人下一片腰花,我在网上看的,下腰花要是飘起来就是肾不好。”

  老小孩……

  “大爷,您这肾不错啊。”

  “可能是我腰花吃的多,咱爷俩这肾都不错。”

  “哈哈哈。”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于謙点上了根烟,嘬了几口,语重心长的说:“霄云啊,你要是喜欢单口相声,你可以练练说个脱口秀什么的。”

  “你看看你岳哥、饼哥、孟哥他们,他们上节目都是说的对口相声,以后你要是有上节目的机会,也不能上台来段书啊,说书不适合在电视上表演。”

  曲霄云感受到了大爷的一片心。

  “大爷说的对,对口和脱口秀我也都学着练着,我计划着用擅长的单口让观众先熟悉自己,要是受到观众欢迎,有上节目的机会就更好了,也不能被师兄们差距拉的太大啊。”说完笑了笑。

  于謙点了点头:“对,孩子。现在我和你师父也都不年轻了,以前上台一站站一天都不觉得累,现在也是腰酸腿疼了,希望你们都好,也希望德芸社越来越好。”

  ……

  二人结完账,出了饭店。

  “大爷,咱回去吧。”曲霄云怕师父师娘担心。

  于謙正在兴头上呢,笑着摆手:“不急,现在七点还没到呢,这里离津城之眼挺近的,九河下梢天津卫,三道浮桥两道关,咱去海河边溜达一圈,吃完饭消化消化食。”

  “好吧。”

  好在謙大爷今儿个没喝多。

  二人行至海河。

  夜色下的“津城之眼”显得格外光彩照人,河水在街灯的映衬下呈现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夜景很美,引得很多人打卡拍照。

  曲霄云虽没坐过津城之眼,但听说过很多一起坐过的情侣都会分手……

  ……

  “她明白,她明白,我给不起,于是转身向宝马走去,她明白……”

  一阵歌声传来。

  “霄云啊,咱去那边看看,那边好像有人唱歌,围了好些人。”

  于謙爱凑热闹,身为摇滚老炮兼摇滚协会副会长,对唱歌那是太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