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十三章:短视频热搜(单口相声介绍)

第十三章:短视频热搜(单口相声介绍)


  次日演出前十五分钟,后台很安静。

  王慧有事回了京城。

  郭德刚在后台房间休息。

  于謙和朋友小聚去了。

  侯爷依旧在角落打着魔兽。

  曲霄云戴着耳机,闭目听着轻音乐。

  小岳岳打了个哈气,斜椅在沙发上,睡眼朦胧的点开了短视频软件“抖阳”。

  “我嫩叠……”

  滑走。

  “一giao我里giao……”

  滑走。

  标题:津城之眼下,惊现好声音。

  “如果让我遇见你

  而你正当年轻

  用最真的心

  换你最真的情”

  滑~

  小岳岳睡意消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将视频放大。

  “我的天呐……这不是曲师弟嘛!”

  “师弟,你看看这是谁!”

  曲霄云摘下了耳机,瞥了一眼:“这好像……是我。”

  “你昨天晚上去津城之眼了啊?这视频点赞都超百万了!”

  “去了,昨天演出完和謙大爷玩了半天。”

  “你们霄字科,先是秦霄闲在短视频上火了,现在你也……有颜值真的可以这么为所欲为吗?”

  曲霄云笑着摇了摇头,没当回事:“我和秦哥差远了,我也不拍这些东西,过几天热度就下去了。”

  ……

  侯爷上台报幕:“下面请大家欣赏单口相声,表演者曲霄云!”

  经历了两次登台,曲霄云逐渐适应,虽还是有些紧张,不过比之前强太多了。

  今天观众见他上场,吵杂声音小了很多,并且零星有叫好声。

  这是一个好兆头,两场下来,看来有面熟自己的观众了。

  他先向观众鞠躬,随后稳稳坐下,摔响醒目,开了口:

  “伤情最是晚凉天,憔悴厮人不堪言,邀酒催肠三杯醉,寻香惊梦五更寒,钗头凤斜卿有泪,徒迷花寥我无缘,小楼寂寞心与月,也难如钩……”

  醒目再次摔响,等待互动。

  剧场观众齐声大喊:

  “也难圆!!!”

  曲霄云点了点头:“对喽!列位,知道这诗的出处吗?”

  “不知道!!!”

  “你们上过学没有?”

  “没有!!!”

  曲霄云乐了:“好家伙,正是你们台下这些位,才突显出我这高中毕业的高学历啊!”

  “吁!!!”

  “哈哈哈!!!”

  曲霄云解释道:“这诗是相声前辈的公子在国外留学时失恋而作,这诗写的好,我最开始还以为是老诗,也是我喜欢的定场诗之一。”

  “书接前文,上次讲到哪了?”

  “不知道!!!”

  “挺好的,你们要是记不住,我会一段能吃一辈子。”

  “吁!!!”

  “哈哈哈!!!”

  “你们是不是给我师父起了个坑王的外号?”

  “是!!!”

  曲霄云笑着点头:“不光你们,这些年我听我师父挖的坑都不计其数了,大坑套着小坑,坑里面翻板转板连环板,脏坑净坑梅花坑的,但其实有的坑也不怪我师父。”

  “各位都是单口相声的爱好者,就拿单口相声里的八大棍儿来说,什么是八大棍儿呢?

  是指八段长篇单口相声,包括《君臣斗》、《硕二爷跑车》、《大小九头案》、《解学士》、《张广泰回家》、《马寿出世》、《宋金刚押宝》、《康熙私访月明楼》等八段,其中后四段出自评书《永庆升平》。

  但究竟八大棍儿指的是哪八部长篇单口相声,说法还真就不止这一种,其他如《古董王》、《张双喜》、《贼鬼夺刀》,以及后来的《枪毙刘汉臣》、《白宗巍坠楼》等,也可以纳入其中。这样一来,八大棍儿就不止八段了。

  所以现在说法是将八大棍儿理解为长篇单口相声的统称,“八”不过是一种泛指。”

  “这八大棍儿来的还真不容易,早年间相声艺人,都是街头说,那会还白沙撒字呢,白沙撒字就是随身携带一把笤帚、一副竹板和一个小布口袋,袋内装白沙子。在其使活时,蹲于场内,以地为纸,以沙为墨,右手撒字,左手击打竹板口唱太平歌词。”

  “很不容易啊,刮风减半,下雨全完的。

  什么叫刮风减半,下雨全完呢?

  也很好理解,街上说相声刮大风了,听的人就少了,要是下雨了,那人就全走了。

  说书艺人不一样,人家是孔圣人门徒啊,称呼说书人都是先生。

  传闻有的相声艺人茶馆里听了评书,他改成段子了,回头他一说反响不错,说相声的擅长逗乐啊,在书里加了挺多包袱笑料,一来二去就影响说评书的生意了。

  评书艺人不干了,这是呛行啊。

  行有行规,经过双方大辈的谈判,最后评书艺人受给相声艺人八段书,相声艺人只能说这八段,不能说别的。

  而这八段书都不是完整评书,都是掐头去尾的,光溜溜的像棍一样,故此被称为八大棍儿。”

  “本就不完整的书,又经过这么多年,流传下来的故事就更不完整了,况且早年间艺人在街头上说,说一段就换个地方,故事都不用学全了,这就导致本就不富裕的故事更加雪上加霜。

  就拿《九头案》来说,我师父学那会就三脑袋,他费老了劲了,问了很多老先生,结果发现收集来的故事接不上,都不挨着,最后是结合着资料自己再创作,才有的如今版本的完整《九头案》。”

  “以后我也和我师父学习,争取把失传的段子再创作,弄成有头有尾的好不好?”

  “好!!!”

  曲霄云挠了挠头:“上回书我说到哪我真有点记不清了,要不今儿个我也学我师父挖个坑,给大伙来段新的吧。”

  “吁!!!”

  “不行!!!”

  曲霄云乐了:“和各位开个玩笑,上场说到关键地方,有观众让我再说会,我其实挺愿意给大伙说,和大伙开玩笑逗乐子多有意思啊。

  不说是因为,一是我时间到了,该换我师父上场了。二就是我故意卖的关子,不卖关子才是外行啊。

  “列位,听书听扣,听戏听轴。听书没有扣没意思,讲一个王大爷挑水的故事有什么意思,一定是王大爷挑水,有人一叫他,他一扭头一下变出来三脑袋,你就会觉得很好奇,书说到这不说了,明天来再给你解这扣,为什么王大爷三脑袋呢,这人眼花了。”

  “哈哈哈!!!”

  “大英雄举起刀来,大喊一声拿命来,观众就会好奇,哎呀,接下来咋样了,人死没死?第二天人一来,说书的接着说,大英雄把刀一合,算了,不杀了。”

  “哈哈哈!!!”

  “听戏听轴是什么意思呢,轴就是最重要的戏。今天剧场演好几出戏,最后的叫大轴,倒数第二叫压轴,好多人不理解,哎呀,这是我们压轴的演员,其实那不厉害啊,才倒数第二,得是大轴才是最好的演员呢。”

  “哈哈哈!!!”

  曲霄云看了眼剧场的钟,笑了:“正文还没说,聊这一会,当玩十分钟过去了……”

  “吁!!!”

  “好啦,书接前文,上回书讲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