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二十五章:人气在剧场里体现出来了

第二十五章:人气在剧场里体现出来了


  津城单口相声专场封箱。

  “下面请大家欣赏单口相声,表演者曲霄云!”

  曲霄云迈着方步,刚从幕后走出,台下就传来一阵叫好声。

  “好!!!”

  “曲霄云,我爱你!!!”

  “我要给你生猴子!!!”

  喊的他一愣,往台下扫了一眼,有好些个女粉丝围在舞台边挥舞着鲜花和小礼品。

  这是他没想到的,剧场送演员礼物是常事,收礼最多的就是小辫儿和秦霄闲,他俩收礼就得收个好几分钟。

  今天这阵仗虽远不及他俩,但上次单独登台还一点礼物都没有呢,可以说是质的飞跃了。

  “受累了,谢谢各位。”

  曲霄云笑着接鲜花和礼物。

  粉丝们很热情。

  “这是我亲手做的!”

  “你歌唱的好棒哦!”

  “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肌肉嘛?”

  ……

  “小哥哥,小哥哥……”

  这声音很熟悉,而且非常有辨识度……

  扫了一眼人群,周书怡果然来了,而且打扮的很漂亮,手里还拿着一捧满天星。

  周书怡从人群中挤到近前:“小哥哥,我来看你啦,不过演出结束我就要回上海了。”

  曲霄云接过花:“感谢来捧场,如果有去上海演出的机会,一定去找你玩啊!”

  周书怡开心的点头:“好,你知道满天星的花语是什么吗?”

  曲霄云摇了摇头。

  “有空的时候网上查一下吧!”

  “好!”

  “谢谢各位!”

  曲霄云收完礼物,向观众鞠躬道谢,随后端坐在书案后,掏出了师父送的一饼醒目。

  “啪!”

  醒目摔响,他开了口:

  “好色风流,不是冤家不聚头。只为淫人妇,难保妻儿否,嬉戏眼前谋,孽满身后,报应从头,万恶淫为首,因此上媒色邪淫……”

  醒目再次摔响,等待与观众互动。

  观众接茬起哄:

  “一笔勾!!!”

  “再来一个!!!”

  曲霄云乐了:“大伙这么爱看摔木头啊?你们了解这块木头吗?”

  “不了解!!!”

  “看你们这没文化的样子,那就由我这个高学历人才给大伙科普一下吧!”

  “吁!!!”

  “这块木头叫醒目,有一句话不知道各位听过没有——君称龙胆凤翥妃,文握惊堂武虎威,戒规振坛僧道津,唤醒压方紧相随。

  过去来说皇上有一块叫龙胆,拍响了——大胆馋臣,拖了下去斩了!

  娘娘有一块叫凤翥,拍响了——贱人就是矫情,来人掌嘴!

  文官那块叫惊堂,拍响了——来人啊,把那德芸社流氓头子郭德刚压上来!”

  “哈哈哈!!!”

  “武将有一块叫虎威,和尚老道有一块叫戒规振坛,药铺里有半块,压药方用的叫压方,说相声的也有一块叫穷摔。”

  “哈哈哈!!!”

  曲霄云继续讲解:

  “隔河不下雨,十里不同风。醒目的摔法也略有不同,

  津城京城这边说书的醒目是这个摔法——因此上媒色邪淫,“啪”,一笔勾。

  东北那边摔法是——因此上媒色邪淫一笔勾,“啪”。

  四川那边说书的摔醒目挺有趣——张飞,“啪”,刘备,“啪”,关羽,“啪”!”

  “哈哈哈!!!”

  “其实用它就是让观众压言用的,过去书馆里挺乱的,摔响醒目告诉大家要开讲了,一般摔响之后就会念定场诗,定场诗可以与接下来说的书内容有关,也可以无关。”

  “就比如要说奸情人命的书吧,就可以用今天这个万恶淫为首的定场诗。要是讲金戈铁马的书呢?就可以用这首定场诗……”

  “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

  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

  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将军解战袍。”

  观众鼓掌叫好:

  “好!!!”

  “再来一个!!!”

  曲霄云乐了:“列位,今天都来俩了,不撑的慌啊!”

  “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这首诗是明朝的诗,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过《绣春刀》这部电影,电影里的锦衣卫拿的就是雁翎刀!”

  “哦~”

  “这首诗写的多好啊,不过大伙对定场诗的喜爱多是为了接茬,买票来了不说两句起起哄,觉得差点意思是吧?”

  “哈哈哈!!!”

  “对!!!”

  “感谢今天大伙的礼物,这是大伙捧我,我很高兴,过去来说这叫捧角儿啊!”

  “拿过去唱戏的来说,唱着唱着调门翻了好几个个,台下观众一瞅演员这么卖力气,太爱了,心里高兴,无法表达自己这种心情,怎么办呢?

  手里有个戒子镯子银子什么的,拿块手绢一包,就往台上扔,来表示自己对角儿的喜爱。

  现在大伙也可以效仿啊,什么银行卡啊、车钥匙啊、现金啊,我都不挑,别往台上扔砖头就行。”

  “哈哈哈!!!”

  “大伙愿意扔砖头,等我师父上场的时候再扔,让他这个坑王挖那些个坑。你们一人扔一块砖头,那演出完我师父能盖三间瓦房啊!”

  “哈哈哈!!!”

  “和大伙开个玩笑,我们德芸社演出是禁止收贵重礼物的,如有人送必须退还,之前张九灵收过一个红包,想退还粉丝,粉丝走了,最后没办法把红包捐了。所以大家愿意送礼,送一些自己做的东西是最好的,这些鲜花多浪费啊,最后都便宜花店了,大家下回送爆米花啊!”

  “好!!!”

  曲霄云乐了:“敢送我们也不敢吃啊,万一加了含笑半步癫呢!”

  “吁!!!”

  “和各位开个玩笑,我们刚才聊到哪了啊?”

  “捧角儿!!!”

  “对,捧角儿其实也有有邪念的,就比如说唱大鼓的吧。哎呀,这姑娘唱的太好了,请吃饭吧,竟是些恶霸土匪地痞的,演员也不敢不去啊,不去把园子给你砸了啊,那个年头糟蹋了多少演员啊……”

  刚说完台下有几个姐姐笑着大喊:

  “演完别走!!!”

  “请你吃饭!!!”

  曲霄云笑着拱手:“谢谢各位姐姐的盛情邀约,这么多姐姐请我吃饭,我也受不了啊……”

  “吁!!!”

  曲霄云白了台下一眼:“你们想什么呢!我说的是肚子受不了啊。”

  “我们想的也是肚子!!!”

  曲霄云点了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