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二十六章:get了新外号

第二十六章:get了新外号


  曲霄云问:“列位,今天想听什么啊?”

  话音刚落,一男观众扯着嗓门大喊:

  “金瓶梅!!!”

  (这一鹤立鸡群的喊声,颇有蔡依林《特务J》现场男观众“啊!啊!的味道。)

  台下观众都被逗乐了,曲霄云也乐了。

  “哎呀,这个我也不会啊,也没学过。我师父比较擅长,謙大爷的爸爸王老爷子三十多个版本的金瓶梅,让我师父借走一多半去。”

  “吁!!!”

  “哈哈!!!

  曲霄云思索了片刻,开了口:“今天给大家说一个既熟悉又不熟悉的故事吧!”

  他到不是因为想故事而思索,而是憋着使坏,想着用什么故事能勾的观众抓心挠肝的呢?毕竟是最后一场,为了传承师父的挖坑精神,以及不辜负师父赠予一饼醒目的期望,不得不拿起了小铲子。

  台下观众窃窃私语,不晓得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既熟悉又不熟悉的故事,会是什么呢?”

  “八成是《济公传》吧,郭老师说过这书说不完。”

  “会不会是《张小乙下南京》?郭老师提过,去的路上故事说完了,回去的路上还有故事呢!”

  “我赌是《冯天奇闹通州》!”

  曲霄云看着此时现场的气氛,很爱:“列位,可以了,猜到演出结束你们也猜不出来,给你们点提示吧。”

  说完清了清嗓子:

  桃叶那尖上尖

  柳叶儿就遮满了天

  在其位的这个明哎公

  细听我来言呐

  ……

  痴情的女子这多情的汉呐

  编成了小曲来探清水河~

  台下是鼓掌叫好:

  “好!!!”

  曲霄云拱手道谢:

  “谢谢,你们不是一直想听我唱嘛,今天封箱演出满足大伙都心愿,当然我这唱的不如我师哥啊,大伙就当听个热闹!”

  “想必大伙也猜出来了,今天要说的故事就是《探清水河》,大多人只了解这是发生在北京的一段殉情故事,对于故事的详细内容了解的并不多,今天我就和大伙聊聊这个旧时代的爱情悲剧。”

  观众听了非常开心,尤其是喜欢小辫儿的观众:

  “好!!!”

  曲霄云看了观众的表现,心里都乐开花了,在故事哪里挖坑早就想好了,就等观众进坑了。

  ……

  “啪~”

  一饼醒目摔响。

  曲霄云乐了:“由于时间关系,今天就先和大伙聊到这,坑中自有颜如玉,坑中自有黄金屋!”

  “吁!!!”

  “讨厌!!!”

  “我师父挖坑的借口是——我大儿子能赚钱养活自己了,可我小儿子还小,还得靠着这些书将小儿子养大呢。

  列位,我还没结婚呢啊!我还得指着书娶媳妇呢啊!”

  “吁!!!”

  “我嫁你!!!”

  “选我!!!”

  曲霄云一撇嘴:“这些大姐喊嫁我也就算了,大哥们请不要乱接下茬,不然容易被当成比利王!”

  “哈哈哈!!!”

  虽然挖坑了,但是他故事讲的属实是精彩,观众嘴上嘘,手却很诚实的鼓掌。

  退场时还有很多粉丝上台送礼。

  ……

  曲霄云今天演出被很多粉丝录制,并发在了短视频。

  微博粉丝后援会又涨了很多粉丝。

  “啊!!!好想把故事听完,他要是开通微博了,我天天@他!”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再演出,我们集体@郭老师请愿吧!”

  “他师父叫坑王,我们也给他取一个外号怎么样?”

  “好吖,采集评论点赞最高的十个外号来投票!”

  ……

  单口相声专场封箱后,曲霄云get了一个非常接地气的新外号——

  【坑比】

  ……

  午后。

  京城,郭家。

  八位徒弟围坐在红木圆桌前聊着天,德芸社大管家栾怼怼坐在正坐。

  师父郭德刚提前告诉了爱徒,团综的细节以及选出的徒弟名单。

  孟鹤糖:“栾哥,今天召集我们来是什么事啊?”

  栾怼怼不紧不慢的开了口,颇有德芸管家的味道:“《德芸斗笑社》你们都知道吧?咱们八个被师父定为了录制成员。”

  “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

  唯独烧饼撇着大嘴,坐姿很狂,吹嘘着自己:“意料之中的事!作为德芸社唯一的儿徒,不选我选谁!”

  栾怼怼接着解释:“节目组本打算用录播的方式,但考虑到录播每个人的镜头少,导演准备采用录播加上直播两种方式来拍综艺,而且因为直播的随机性,这样能大程度增加综艺的效果,而且借助直播平台,对宣传节目也能起到良好作用。”

  孟鹤糖有些担心:“直播虽然有优势,不过缺点也是明显的,一镜到底,任何意外都可能直接暴露在观众面前,而且不像录播拍不好能重拍,这直播无法扭转啊!”

  张鹤轮也发表了意见:“直播确实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存在,但它呈现出的效果更符合真人秀的真实性啊!我估计闫敏就是因为这点,考虑的加入直播的方式!”

  栾怼怼点头赞同:“咱们德芸社本身演出就是直播好吧?为什么要纠结这个呢?要是连个直播都处理不好,那也不用干这行了!”

  此话一出,都安静了,被栾怼怼怼的没词了。

  杨九琅问道:“栾哥,为什么没有岳哥呢?他是咱们的人气大梁啊!”

  “节目有他,他作为节目的常驻嘉宾。”

  周九凉乐了:“节目是挑选德芸新一哥,岳哥认为自己已经是一哥了,参与节目那不就是否定自己嘛!”

  “哈哈,在理,在理!”

  栾怼怼:“对了,提到小岳我想起个事,名单上一共九人,有一人师父还没定好。”

  在座的人是面面相觑,都在猜测最后一人是谁。

  孟鹤糖:“我觉得是九龙,那是我师父的外甥啊!”

  杨九琅:“对,我觉得也是!”

  一直没说话的小辫儿否定了他们的看法:“肯定不会是九龙!九龙和九零俩人向来都是一起捧,不会把他们分开只让一个人上的!我觉得是九溪。”

  杨九琅点头赞同:“对对对!”

  孟鹤堂怼道:“你个两面派!”

  杨九琅乐了:“我肯定和我搭档是一条战线啊!”

  向来爱发言的烧饼此刻很安静,正在低着头掰手指头数东西。

  身旁的张鹤轮推了一下他:“你在那掰手指头数什么呢?手指头够用吗?用我把脚趾头借你数嘛?”

  “哈哈哈!!!”

  “我去你的!”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