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三十七章:一条一饼初次配合

第三十七章:一条一饼初次配合


  郭德刚、于謙很认真的看着台上三人的表现。

  烧饼这段《猜灯谜》说的中规中矩,因昨天闹了乌龙,晚上琢磨段子琢磨到很晚,早上又起的早,精神头有些不足,开始嘴瓢了两处,被画上了两道,后来才逐渐找回了状态,没再失误。

  小辫儿和杨九琅也各失误了一处,各被画上了一道。

  黑板既能减分也能加分。

  于謙觉得三人开场不容易,而且因为段子闹乌龙,浪费了很多时间,时间不富裕的情况下,能把段子改编好并说的效果还不错,实属难得,便又都给加了一分。

  最后成绩——由于加分的原因,烧饼被扣一分,小辫儿和杨九琅满分。

  小辫儿作为德芸社人气担当,从开场到结束,叫好声不断。

  院里坐的这些位颇感压力。

  表演结束,三人鞠躬下台。

  第二个上场的是张鹤轮和栾怼怼。

  张鹤轮因大褂丢了,没穿大褂,上来就被扣了一分,也许是因为着装不习惯,又遭遇了嘴瓢和包袱没响,一共被扣了三分。

  虽然网友评价栾怼怼的相声,能听,但是不好笑。

  可评价是评价,他专业方面确实不错,再加上爱徒buff加成,虽然有一点点瑕疵,但是没扣分。

  二人收到的掌声不如前面。

  压轴出场的是孟鹤糖、周九凉,所谓的压轴就是倒数第二出场。

  两人的《口吐莲花》表现的很稳很老练,又是老搭档,配合的十分不错,发挥的极佳,再加上两人之前上了《欢乐喜剧人》和《相声有新人》,并获得了冠军,有一定人气,现场效果不输小辫儿那一组。

  听着剧场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欢笑声,曲霄云和秦霄闲心里都有些压力了,而且二人还是第一次搭档,抽到的还是攒底出场。

  种种因素,二人有些紧张了,怕接不住。

  所谓的接不住,就是前边的演员演的太过精彩,导致后上场的演员反响不如之前演员,遭遇冷场。

  “老弟,不用紧张,咱俩就照常发挥,肯定不会垫底。”

  秦霄闲虽紧张,但作为前辈,还是宽慰着曲霄云。

  在热烈的掌声中,孟鹤糖与周九凉鞠躬下台。

  双双满分。

  高筱倍继续报幕:“接下来请大家欣赏相声《学外语》,表演者秦霄闲、曲霄云。”

  “好!!!”

  秦霄闲现在人气与小辫儿不相上下,曲霄云现在也有些热度,二人受到台下观众热烈欢迎,叫好声甚至超过了小辫儿那组。

  小岳岳扭头看了观众一眼,喃喃自语:“颜值优势啊……”

  郭德刚和于謙脸上都露出了笑容,一是后辈受到如此欢迎,心里为他们高兴。二是对二人第一次搭档感到新鲜。

  曲霄云和秦霄闲顶着压力,迈着方步,四平八稳的登了台。

  曲霄云作为本场逗哏站在桌外,秦霄闲作为捧哏站在桌里。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光这一亮相,就能看出几分东西。

  先不管活瓷不瓷实,只要敢上台,还能不怯场,就成功了一半,要是气势还能出来,那就更是锦上添花了。

  光这出场,郭德刚和于謙就很满意。

  曲霄云打量了一眼台下观众,没想到之前广场拉人时,遇到的屠夫大哥果然来捧场了,心里也是很高兴。

  曲霄云笑着开了口:“感谢台下观众前来捧场,在座的有认识我的,也有不认识我的,先给大伙做个自我介绍,我叫曲霄云。我身边的这位搭档,大伙就比较熟悉了,是我们德芸社霄字辈的超人气演员,秦霄闲!”

  “秦霄闲,我爱你!!!”

  “傻子!!!”

  台下女观众开始起哄。

  秦霄闲刚想打招呼,嘴都贴近话筒了,结果话还没说,不小心打了个嗝。

  “哈哈哈!!!”

  虽然开场就出了意外,但对喜欢他的粉丝,反倒觉得是个笑点,觉得好玩。

  外行笑也就笑了,当师父的觉得这是失误。

  郭德刚皱了皱眉,吩咐身旁小岳岳:“把秦霄闲画上一道。”

  甭管师父大爷的评价,做艺的首先得对得起观众,观众嘿嘿一笑不当回事,演员心里得当回事,得把这尴尬化解了啊。

  曲霄云急中生智,转过身对秦霄闲竖起了大拇指:“秦哥,您不愧是逗哏出身的!”

  这话不是提前排练好的,秦霄闲虽然没听明白什么意思,但也顺着捧:“为什么呢?”

  曲霄云乐了:“因为您还没说话,就给大伙甩了个包袱啊!”

  “没明白,您说说!”

  “您开场就放了个屁啊!”

  秦霄闲笑着一推:“去你的吧,我那是打嗝,这有啥好笑的?怎么算的上是包袱呢?”

  “因为您屁迷路了啊!”

  台下观众笑了:

  “哈哈哈!!!”

  “太逗了!!!”

  小岳岳瞪大了眼睛,很惊讶:“哇,这个包袱好!”

  徒弟没看出来,当师父的看出来了这是急中生智,缓解了搭档的尴尬。

  郭德刚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上扬:“小岳,把秦霄闲的道抹了吧。”

  曲霄云接着说:“众所周知,我的这位搭档基本功不太好,今天我帮着大伙采访一下,秦哥,您觉得相声的四门功课,说学逗唱,哪门您觉得最难?”

  秦霄闲点了点头:“这个问题问的好,我说相声算是半路出家吧,虽然是半路出家,但是算上进德芸社之前,在学校学的,也学了将近十年了。就这样基本功还差着,虽说大部分是我自身原因吧,但也能说明相声这门手艺是有一定难度的,四门功课每一门都不简单。”

  “但您非要问我哪门最难的话,我个人觉得是学!”

  “为什么呢?”

  “因为学里面有学方言啊!每个地方有不同的方言,我辽城人,从小就在京城上学,到现在我也没办法用京城话和老京城人交流,说上几句就露馅,可见学方言的难度!”

  曲霄云听完乐了:“那是说明你没有掌握语言的精髓,其实掌握了精髓学起来很简单,我对新鲜事物的领悟力就比较强,众所周知我是德芸社的学霸啊!”

  秦霄闲拦道:“等会!敢问您的学历是?”

  曲霄云撇着大嘴,神气起来了:“郭家父子初中辍学没见过化学书,小辫儿小学辍学没见过英语书,我高中毕业!都是他们衬托的我!”

  “哈哈哈!!!”

  台下笑了。

  郭德刚也笑了:“小岳,去,给曲霄云画上一道!”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