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五十四章:太平歌词也有一手

第五十四章:太平歌词也有一手


  人家都比心了,自己不回应一下也不好。

  曲霄云弯起双臂,在头顶比了个心:“轮哥,爱你呦!”

  张鹤轮看了眼镜头,先是起了个范儿,随后义正言辞道:“少来这套!本考官铁面无私,堪比包公在世,甭和我打感情牌!”说完背对着镜头,凑到他耳边低语:“除非用豆打动我!”

  “好……”

  之前在水牌子上看见了张鹤轮的定价为六豆,曲霄云把仅有的七个豆,留下了一个,其余都交给了张鹤轮。

  原本站着的张鹤轮,看了眼他手里的豆,态度立刻就变了,转身坐回到椅子上,不屑道:“这么久才挣七个豆啊?郭家班也不行啊!说吧,说哪段?”

  “……轮哥,我来个《白蛇传》吧!”

  张鹤轮哼了一声,笑了:“呦,初生牛犊不怕虎,霄字辈的现在胆挺大啊!你今天算是碰上我这个好人了,要是碰上烧饼你这点豆就算是没了!”

  “我这当师兄的好心提醒你一下,《白蛇传》别说你们霄字辈的了,云字辈的唱的都一般般,整个德芸社也就是师父唱的好,我勉强排第二!”说完张鹤轮抖起了二郎腿。

  确实德芸社里能唱好《白蛇传》的演员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而佼佼者就属郭德刚了,所有徒弟里敢唱且唱的还行的,更是少的可怜。

  也好理解,听相声主要听的还是说,而且随着时代变化,饭圈的流行,剧场买票的观众也是越来越年轻化,唱的话新歌比较受众,像小岳岳编的关于唱的段子也都是流行歌曲为主。

  除了《探清水河》以外,一些太过于传统的小曲小调,年纪稍大的一些人爱听,年轻人都不爱这个,而且这些东西还特别的难学,一句难唱的词,有时候得分开好几段去练习,找那个味道和韵律,费力不讨好,所以德芸社演员们也很少在这方面下功夫,有那时间更愿意研究一些包袱。

  曲霄云当初学的是单口,老段子加上师父教给他的,总共也没多少,又一直默默无闻在台下,时间比较很充裕,倒是在这方面钻研过,也向师父请教过,自认为水平还可以。

  曲霄云决定试一试:“感谢轮哥建议,既然来都来了,我决定试一下,唱的不好的地方还请您多担待!”

  张鹤轮把手一伸:“行啊,把你剩的那一个豆给我,我给你多担待担待!”

  曲霄云很无语:“……轮哥,您不是铁面无私吗?一个豆至于的吗?”

  张鹤轮脸不红心不跳的,理直气壮:“铁面无私也得吃饭啊!一个豆就不是豆啊?这孩子,没有过日子的心呢!”

  “好吧,轮哥,你这么不看好我能唱《白蛇传》,那我要是唱的好呢?”

  张鹤轮乐了:“还真不知道自己吃几碗饭呢,唱的好我都退给你!”

  “好!”

  曲霄云应了一声,脑中想着曾经师父在舞台上的样子,做了个深呼吸后,露出了师父那样淡淡的微笑,右手抬起,起了范儿,唱道:

  “杭州美景盖世无双,西湖岸奇花异草四季清香……”

  郭德刚曾和他说过,要想唱好这些东西,要先学会跳出来,眼睛里只有台下的那些位观众,老憋着紧张,怕唱错了可不行。必须幻想着身临其境,就好比那些位诗人,看美景,有感而发,水到渠成的状态最好。

  榜样就是写《岳阳楼记》的范仲淹,虽没去过岳阳楼,但却能凭借着想象力写出来,到这种程度就是高手了。

  曲霄云一开口就已经进入了状态,仿佛自己置身在西湖岸,沉浸在那美景之中,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西湖岸边有个卖烤串的,有点煞风景。

  有道是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

  这一句唱出来,张鹤轮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更多的是惊讶。

  曲霄云唱的是非常的从容,韵味十足:

  “春游苏堤桃红柳绿,夏赏荷花映满了池塘,这秋观明月如同碧水,冬看瑞雪铺满了山岗。

  我表的是,峨眉山白蛇下界,在这上天,怒恼了张玉皇。怒冲冲差法海临了凡世,在这金山寺内把这方丈来当。

  这一天,许汉文烧香还愿,老法海拦住了去路有语开腔,我算定你的妻多了年的怪蟒,缠绕你结连理,盗取真阳。”

  曲霄云举手投足间的动作,那个眼神、口气、节奏感,都是非常不错,令张鹤轮意外极了。

  直播间网友也很惊讶:

  “唱的太好了吧!!!”

  “有点郭老师的味道了!!!”

  “有郭老师的珠玉在前,其他人怎么唱都会显得略逊一些,但是他的这个听着不能说特别好,但是听着很舒服,这就够厉害的了,看来没少下工夫!!!”

  “嗓子好的优势!!!”

  张鹤轮听着听着来了感觉,也技痒的嘴里跟着哼哼。

  “许梦娇中状元,在这雷峰塔下是见了亲娘。我一言唱不尽这白蛇传,我是愿诸位,合家欢乐是福寿绵长。”

  一曲唱罢。

  曲霄云做了个深呼吸,从故事中抽离。

  张鹤轮笑着赞道:“霄云,没看出来啊,你可以啊!有那么点味道,我给你过了,你可以走了!”

  曲霄云笑着伸手:“多谢轮哥,那按照约定,那七个豆?”

  一提豆,张鹤轮表情立马变了,严肃道:“我只是说你唱的有那么一点味道,但没说你唱的好,居然厚颜无耻从我要豆!”

  “好吧……”

  直播间网友为曲霄云鸣不平:

  “张鹤轮真是太鸡贼了!!!”

  “他这是典型的,算话不算话,拉完屎往回坐!!!”

  “心疼一饼一秒!!!”

  曲霄云离开了考试屋子,准备找郭家班的师兄们去。

  到了之前选牌子的地方,他傻眼了。

  除了张鹤轮和于謙以外,郭家班和于家班的人都坐一块了。

  郭德刚像他招手:“霄云啊,快来!”

  曲霄云一脸懵的走过去:“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郭德刚笑着解释道:“现在是两家合一块了,于家班的人都让我们贿赂过来了,现在于家班就剩张鹤轮和你大爷了!”

  小岳岳拿了一叠豆,自告奋勇:“我去把张鹤轮拉拢过来!”

  曲霄云笑的不行了:“亏着当初謙大爷没成立相声社团,要是他成立相声社团,非得走的就剩他一个人不可!”

  “哈哈哈!!!”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