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五十九章:忆往昔(求首订!)

第五十九章:忆往昔(求首订!)


  小岳岳挣扎着站起,一抹脸:“我去,我妆都花了。”

  曲霄云控了控耳朵里的水,接茬唱道:“你妆都花了,要我怎么记得,记得你叫我忘了吧……”唱着唱着,他突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并向后挪了两步:“轮哥,你是不是放屁了,水里怎么起个泡?”

  刚踏进水池一只脚的郭德刚听了,立马把脚收回去了:“我等会再下去。”

  “哈哈哈!”

  张鹤轮嘴角带着笑,装的却很无辜:“师父,您下来吧,我拿手挤的。”

  “张鹤轮,你这歪门邪道的手艺真多。”说完除了孙悦以外,后来的几位也都下水坐在了池子里。

  小岳岳提议:“干坐着也没意思,咱们比点什么吧?比谁敢喝这池子里的水!”

  曲霄云提前进入了和小岳岳搭档的状态,一唱一和:“对,谁能把这池子水喝干算谁赢。”

  烧饼举手:“我当裁判!”

  郭德刚瞥了一眼烧饼,随后看着众人:“你们是真没的玩了,知道烧饼为什么要当裁判吗?因为他刚扣的脚,给我滚一边去,别在我旁边抠脚!”

  小岳岳坏笑:“烧饼,你那俩脚够扣的吗?不够我这俩脚借你扣。”

  烧饼听了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你可拉倒吧,我怕我扣完你脚,手上长脚气!”

  “哈哈哈!!!”

  郭德刚拍了一下坐池子边上的孙悦:“都在水里呢,你还不下来等什么呢!”

  小岳岳拉着孙悦的腿:“下来玩会!”

  “好好好,我自己下来!”

  孙悦坐下后,坐在旁边的曲霄云和小岳岳明显感觉水位上涨:“都扶好了啊,涨水了诶!”

  “哈哈哈!!!”

  孙悦瞥了他俩一眼:“怎么不淹死你俩呢!”

  郭德刚扭头问:“孙胖子,你来多少年啦?”

  “十一年了。”

  郭德刚又问栾怼怼:“咱们那年在哪个后台,把他请我们德芸社来了。”

  小岳岳坏笑:“哪个动物园还有后台啊!”

  “哈哈哈!!!”

  孙悦抬起手威胁:“姓岳的,我就要大嘴巴抽你了!”

  “错了,错了!”

  栾怼怼抬眼想了一下:“郑城!”

  郭德刚点头:“没想到一晃都这么快了,不过我刚认识孙胖子的那阵,他还小,他在那一堆孩子里啊。”

  小岳岳划水划到了一边,继续调侃:“是最胖的。”

  “还真不是,有好几个胖的。”

  张鹤轮接茬:“都是一个栏里边出来的!”

  “哈哈哈!!!”

  孙悦瞪着眼,用手指着张鹤轮:“我今天真后悔没一起去打你,下回肯定一起揍你!”

  “别,师叔我错了!”

  郭德刚接着讲:“那会最苦的时候,孙胖子没赶上,烧饼赶上了,烧饼那会把剧场门口的摊贩全都得罪了,那会剧场按规定来说能卖300多张票,但我们那会一场能卖700多张,过道什么的全都是人,凳子有限,剧场小摊小贩卖东西都有一塑料凳子,只要是来客人了,卖货的一站起来,烧饼准把人家凳子拿走了,然后拿到剧场卖座。”

  曲霄云竖起大拇指称赞:“我饼哥真顾家啊!”

  “那会只要开演了,屁股一沾座,没有上厕所的,一走座准没了,都是带着饭,带着水来看。”

  烧饼点头:“对,最厉害的一回,下午场的观众演完了不走,就那么一直坐着等晚上的场子,要接着看,晚上买票的观众不干了,最后舞台上坐的都是人!”

  “那会吃完中午饭就得开车去剧场忙活,我师娘盯着售票处,最厉害一回,买票的人把售票处的门都挤坏了,大铁门拍下来了,吓的我和我师娘往厕所跑。”

  于謙乐了:“那会刚火起来,老有记者采访我们,我们忙,他们采访不着,然后他们就找门口摊煎饼的采访,后来摊煎饼的天天穿西装打领带卖煎饼!”

  曲霄云好奇的问:“后来卖煎饼的去哪了?”

  “不知道,没准去报社了!”

  “哈哈哈!!!”

  郭德刚问:“那会还净打架记着吗?打架的、喝完酒来的、坐在台底下骂街的、各式各样的、还有观众乐的癫痫犯了,在台下抽风的!”

  烧饼眼睛亮了:“对,还是我爸过去给掐人中,把人给救过来了,因为我奶奶以前犯过癫痫。”

  孙悦接茬:“烧饼,以前网上都说你家卖房来学的相声,是不是卖房的钱全因为这事赔人家了!”

  郭德刚拍着水,诉起了苦:“对啊,没我的事啊,我可一分没拿!”

  “哈哈哈!”

  郭德刚问徒弟们:“很感慨,可见一个社团从小到大发展的不容易啊,你们想过没有,要是没有德芸社,你们现在都会干什么呢?小岳,你是在村东头种地还是村西头啊?”

  小岳岳想了一下:“我可能还是会在饭店上班,这会可能成为了我们饭店的一哥了!”

  “这是非常热爱餐饮行业的同志,有志气,张鹤轮呢?”

  张鹤轮乐了:“我和岳哥一样,保安一哥!”

  “你直接说保安队长就得了呗,霄云,你呢?”

  曲霄云想了一下,开玩笑道:“我可能会在健身房当个健身教练,然后找个富婆,岳哥饭店一哥,轮哥保安一哥,那我就当个软饭一哥吧!”

  郭德刚一皱眉:“我都教的些什么徒弟啊?一个个的都太有出息了!”

  “行啦,泡泡澡放松放松挺好,完事明天能更好的说相声,泡也泡的差不多了,做个小游戏吧,你们这些明天参演的演员都进桑拿房里蒸去,出桑拿房的顺序,决定所在队伍明天演出的顺序!”

  小岳岳好奇道:“小辫儿和九琅没来啊,他俩怎么算?”

  郭德刚乐了:“那就还让他俩开场呗!”

  开场最不容易,徒弟们都举双手赞同。

  师兄弟们都出了池子,曲霄云出池子之前还特意把全身都弄湿,每个人都灌了好几杯水。

  工作人员为了让桑拿房热起来,疯狂的泼水。

  小岳岳第一个走了进去,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好家伙,这头皮不能蒸熟了吧?”

  工作人员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曲霄云最后看不下去了,坏笑着一把就把他拉住了:“好小子,你太坏了,你别走了,和咱们一起蒸吧!”

  “哈哈哈!!!”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