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六十章:演出开始(四更求首订!!!)

第六十章:演出开始(四更求首订!!!)


  “别欺负人家!”门外的栾怼怼呵斥道。

  “好的,栾哥……”德芸副总发话了,曲霄云不敢不听。

  个别演员对师父都没那么怕,但是对栾怼怼却是十分敬畏,他的一句话直接能决定一个德芸社演员能否参加商演。

  等栾怼怼进了桑拿房,不禁嘶了一声:“好家伙,敢情里面这么热,霄云你为什么要把他放走?”

  曲霄云一脸问号:“我???”

  小岳岳看不下去了,护着自己搭档:“别欺负人家师弟啊。”

  还得是岳哥好。

  刚说完,小岳岳突然变了个脸,开玩笑道:“霄云,这么不懂事呢,听栾哥的,去把泼水那小子抓回来!”

  ???

  没一个好人!

  “哈哈哈!”师兄弟们都笑了。

  小岳岳把曲霄云拉到一边坐下了:“开个玩笑。”

  “好热啊!”

  张鹤轮横躺在了座位上,秦霄闲热的用毛巾把头都蒙上了。

  师兄弟里还得属小岳岳精神:“干烤着也没意思,咱玩个游戏吧!加字怎么样?就是封箱玩的那个,谁接不上来就往炉子边挪。”

  “成啊!”

  烧饼起哄:“增加点难度,加水!”

  一加水栾怼怼和周九凉受不了,还没玩就出去了。

  小岳岳:“我先来啊,导演!”

  烧饼:“坏导演。”

  秦霄闲:“坏导演坏。”

  小岳岳摇头:“你这坏导演坏,不成立啊!已经是坏导演了,你还坏导演坏,不愧是秦霄傻,挪一步去。”

  曲霄云提醒:“秦哥,你打坏导演也行啊!”

  秦霄闲挪完有点受不了:“我的天,太热了。”

  “哈哈哈!!!”

  小岳岳:“接着说啊,眉毛。”

  烧饼:“俩眉毛。”

  秦霄闲:“没俩眉毛。”

  孟鹤糖:“我没俩眉毛。”

  曲霄云:“我画没俩眉毛。”

  小岳岳:“我画没俩歪眉毛。”

  烧饼:“我……我挪吧,这回我开头,师父。”

  孟鹤糖:“我师父。”

  张鹤轮乐了:“我没师父。”

  秦霄闲赞道:“您赢了哥!”

  外边看的郭德刚:“好家伙,这真是逆徒!”

  曲霄云想了想:“我们没师父!”

  “哈哈哈!”

  于謙看乐了:“德刚,他们都不要你了!”

  小岳岳对着镜头笑了一下:“我们不能没师父。”

  “这个好,这个好。”

  烧饼:“你这马屁拍的好没用啊,多了俩字。”

  小岳岳对着镜头邀功:“师父,徒弟这是为你挪的!”

  “太热了,我受不了!”

  “我也受不了。”

  “算我一个,再蒸我就出不去了!”

  秦霄闲和孟鹤糖、张鹤轮相继出了桑拿房。

  桑拿房里就剩烧饼、小岳岳、曲霄云了。

  仨人面面相觑,烧饼和曲霄云脸蒸的通红,小岳岳脸都蒸白了。烧饼假借拿浴袍,偷偷向门口挪了两步。

  这一细节被小岳岳发现了,一把就把烧饼搂住了,扭头喊:“霄云,你快出去,烧饼不想攒底,他们队里有謙大爷,咱们也别攒底,接不住就麻烦了!”

  “好家伙,这都被你发现了,我认了!”

  ……

  最终演出顺序——

  小辫儿、杨九琅开场。

  秦霄闲、周九凉第二。

  孟鹤糖、孙悦第三。

  张鹤轮、郭德刚第四。

  曲霄云、小岳岳压轴。

  烧饼、栾怼怼、于謙攒底。

  演出顺序定完了之后,都回了酒店,为明天的演出对活,最惨的就是张鹤轮,和师父对活。

  小岳岳很有当师兄的样,和曲霄云对活对到了半夜,给了他很多的意见,曲霄云也学的很认真,俩人磨合的还算不错。

  第二天清晨。

  各组为了排名也都起的很早,张鹤轮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因为郭德刚起的晚,很悲催的错过了机会。

  快到十点的时候,众人纷纷出门,前往演出地点,准备演出。

  这一期的演出地方,是在水镇专门为表演而建的小剧场,装修布局什么的,和湖广会馆很像。

  快到演出时间了,看相声的观众按顺序入场纷纷落座,与此同时,直播间也再次开启。

  直播间网友也都刷起了弹幕:

  “开始了,开始了!!!”

  “看直播间信息,他们昨天决定好顺序了,二爷开场!!!”

  “太好了,赶快开始吧,迫不及待了!!!”

  小岳岳今天有个特别任务就是当报幕员。

  郭德刚与于謙和第一期一样,负责对演员加分或者扣分。

  到了演出时间,穿着红大褂的小岳岳刚从幕后走出,台下掌声和呐喊声瞬间响起。

  “谢谢大家,谢谢!”

  小岳岳笑呵呵的看着台下观众,鞠躬之后,讲道:“我是今天这场演出的报幕员,又一次看到了这么多观众,心里特别开心,今天的这个剧场,像不像我们都湖广会馆?”

  “像!!!”

  台下观众齐声喊道。

  小岳岳一出场,直接把现场的气氛炒热了。

  “好,闲话就不多说了,第一组表演的是小辫儿、杨九琅,欢迎他们!!!”

  小岳岳走下台,小辫儿和杨九琅登台表演。

  俩人是默契的老搭档,也算的上是舞台上的老油条了,全程包袱不断,全场观众笑得前仰后合,在后台郭德刚和于謙频频点头,颇为满意。

  第二组上场的秦霄闲和周九凉就差点了。

  常和孟鹤糖一起参加节目的原因,面对镜头和观众也都习惯了,很明显能听出周九凉说的非常松弛。

  秦霄闲说的就比较紧张了,失误了三处,包袱还有俩地方没响,但不得不说人气加成的确是有优势,台下观众还是很捧。

  第三组出场的孟鹤糖和孙悦没得说,台风很稳健,不仅一处失误没有,包袱笑料还很多,掌声是目前最热烈的。

  第四组郭德刚带张鹤轮出场,还没开口,就收到了全场最热烈的掌声。

  昨天非常猖狂的张鹤轮,嘴上说台上无大小,要拿师父找包袱,结果晚上和师父对活的时候就怂了,全程一句师父的坏话没说,把调侃都用在了于謙的身上,求生欲非常的强,有师父在,段子呈现出来的效果也是非常的好,唯一缺点就是嘴瓢了两次。

  坐在后台的于謙毛都气炸了:“好家伙,这小子不敢说他师父,包袱都找我身上了,给他多画一个道,画三个!”

  “哈哈哈!”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