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六十三章:小岳岳被黑的太惨

第六十三章:小岳岳被黑的太惨


  现场气氛被拉到了顶点,包袱是一个接着一个,笑声掌声也是接连不断,台下观众们全神贯注,都很期待接下来会说些什么。

  曲霄云嘴角带笑,接着讲道:“因为我岳哥说错了话,伤了铁锤妹妹的玻璃心,俩人最终没有走到一起,后来岳哥认识了我现在的这个嫂子,俩人结婚了,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前生造定事莫错过姻缘。”

  小岳岳点头:“这是老话了。”

  曲霄云称赞道:“嫂子人特别好,特别疼我岳哥,对我也不错。”

  一直被找包袱的小岳岳没好气的说:“老提你干嘛,这里有你什么事!”

  曲霄云一副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说的是一本正经:“您这人小心眼呢,俗话说得好,老嫂比母小叔子是儿啊!这是老规矩,见嫂子客客气气的,尊重嫂子,嫂子也照顾当弟弟的。”

  听了解释,小岳岳点头理解:“那倒是,我媳妇对我确实不错。”

  曲霄云对着台下观众说:“今天演出嘛,我和岳哥在后台换衣服,岳哥脱衣服裤子,准备换上演出的衣服,我看了之后特别的感慨。”

  小岳岳嘿嘿一笑:“感慨什么啊?是我瘦了吗?”

  曲霄云摇头:“不是,我感慨人家两口子感情特别好,裤衩都穿情侣的。”

  “哈哈哈!!!”

  台下一观众笑得一个手捂脸,一个手捂肚子,开心的都不行了。

  小岳岳拦住了还想继续往下说的曲霄云:“你先等会,你怎么知道是情侣裤衩?”

  曲霄云思索了片刻。

  小岳岳很着急:“别想,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曲霄云笑着向后台看了一眼:“我饼哥告诉我的。”

  小岳岳撸起了袖子:“我的天呐,好家伙,合着就瞒我一个人啊!”

  “哈哈哈!!!”

  后台。

  见现场效果这么好,后台师兄弟们有了压力。

  烧饼扣着手,问栾怼怼:“栾哥,他们效果这么好,咱们能接的住吗?”

  栾怼怼心里也有点担心,但表面上非常平静,指了一下于謙说:“没事,甭担心,学学謙大爷,看节目看的多开心啊。”

  烧饼摇头:“好家伙,咱们能和謙大爷比吗?人家是助演!”

  台下观众们笑了好一阵才止住笑声。

  曲霄云没拾茬,笑着往下说:“我岳哥之所以能成为德芸一哥,一是因为他努力,二是因为他对这门艺术有着严谨认真的态度。”

  小岳岳很赞同:“那倒是,不光得努力,还得往里认真琢磨才行!”

  “我和我岳哥关系非常好,只红过一回脸,就是因为相声段子!有一次在京城王府井,大冬天北风嗖嗖的,我和岳哥在街上溜达寻找创作段子的灵感。”

  小岳岳点头:“是的,艺术源于生活嘛!”

  曲霄云指了一下后台:“对,想当年我师父没辙的时候,为了省房租住过城中村。正是有了那些痛苦又快乐的经历,后来才有了很多那方面的段子嘛!”

  小岳岳贼眉鼠眼的小声问:“这你都知道?”

  “哈哈哈!!!”

  曲霄云点头:“那天我和我岳哥在街上溜达,就因为相声理念的不同吵起来了,我说段子就应该像穿衣服这样,一层一层把它包严实了,包袱出来之后出其不意,效果最好!”

  小岳岳点头赞同:“说的有道理。”

  曲霄云叹了口气:“我岳哥说段子应该像脱衣服一样,一层一层脱了,让观众恍然大悟。”

  小岳岳同样很赞同:“这也没毛病啊,都是辩证的说法。”

  曲霄云挑着眉,撸起袖子用手点指,模仿着吵架的样子:“我俩就吵起来喽,我说像穿衣服,我岳哥说像脱衣服,最后我岳哥就急眼了,我脱给你看,大街上脱了一大光膀子!”

  “哈哈哈!!!”

  小岳岳听着都打了一哆嗦:“好家伙,我也不怕冷!”

  “大冬天的脱一大光膀子,我岳哥就感冒了。”

  “那是啊,没个不感冒。”

  曲霄云把手放在耳边,比了个接电话的手势:“第二天我就接到了我嫂子的电话——你太损了,因为你小岳都冻感冒了,你赶紧上家来一趟!”

  小岳岳陷入了沉思:“你也不是大夫,这时候让你去干嘛啊?”

  曲霄云解释道:“嫂子说——我得好好批评批评你!嫂子让去我得去啊,到了之后我敲门,啪啪啪~”

  小岳岳皱着眉质问:“你多敲几下不成吗?”

  观众噗嗤一乐。

  “一会工夫,门开了,一听就是嫂子的声音。”

  “怎么听出来的?”

  曲霄云清了清嗓子,唱起了小曲:“三月里的内个桃花开呀,情人郎也老没回来,解开了香罗带我是露出了兜兜来……”

  小岳岳抬手拦道:“好了,可以了,再唱我就要大嘴巴抽你了!”

  观众笑得合不拢嘴。

  曲霄云笑着往下说:“一开门,对面站着嫂子,穿着个超短裙,配了条渔网袜。”

  小岳岳开始怀疑人生:“我在家的时候怎么不那么穿?裙子到哪?”

  曲霄云拿手比划着脖子,淡淡道:“到锁骨那。”

  “哈哈哈!!!”

  小岳岳也拿手比划着,随后觉得不对劲:“你说的那是围脖吧?”

  曲霄云模仿着那天鞠了个躬:“我说嫂子好。嫂子称呼我也很特殊——死鬼你怎么才来!”

  小岳岳瞪大了眼睛:“好家伙,平常这是没少去啊!”

  台下观众被俩人一唱一和,逗的都不行了。

  曲霄云看观众这么开心,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我问嫂子我岳哥人那?嫂子一听我问,气就不打一处来,开始数落我——你个缺德的挨刀的,八百里地没人家你个狼掏的,都是因为你,小岳冻的感冒去医院了。”

  小岳岳嘴角扬起一丝幸福的笑容:“我媳妇真好,为我打抱不平。”

  曲霄云一副为他人着想的样子:“嫂子生气了,我当兄弟的得安慰安慰啊,我说嫂子您别着急,我有一朋友在八宝山工作。”

  直播间弹幕飘起:

  “哈哈哈!!!”

  “太逗了!!!”

  “这比潘金莲喂武大郎药还狠,感冒了直接要给小岳岳送八宝山,笑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