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德云:我,霄字科第一人! > 第八十八章: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第八十八章: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众人面面相觑,都耍起了小心机,不愿意先去。

  耗着影响拍摄进度,小岳岳着急了:“这样吧,你们几个先站成一排。”

  师兄弟们也不知道他什么用意,先照做呗。

  小岳岳看他们站好后,发布了口令:“想先去的,向前一步走!”

  除了曲霄云以外,所有人都向后退了一步,包括秦霄傻。

  小岳岳竖起了大拇指称赞:“还得是年轻人勇敢!”

  “不是,这……哎!你们玩不起啊!”曲霄云突然觉得不对劲,一转眼工夫身旁没人了,才发现被耍了,气的都有点语无伦次。

  姜还是老的辣,师兄弟们看着他一脸无辜的样子,都憋着笑。

  “岳哥,不是,我没经验,没反应过来,重来一遍行吗?”曲霄云央求道。

  同是复仇饼联盟的成员,小岳岳还是给了他这个面子:“好吧,最后一次机会啊,我照顾照顾你,不喊向前向后了,我喊出列。”

  “好!”

  小岳岳清了清嗓子:“注意啊,都听好了。想先去的,请出列!”

  曲霄云这次学聪明了,没有原地不动,果断选择效仿刚才师兄们向后退了一步。

  然后。

  师兄弟们这次都没动……

  直播间网友笑翻了:

  “笑死,看来最傻的不是老秦!!!”

  “那你看看,老秦说过傻是人设,人家其实聪明着呢!!!”

  “曲霄云被师兄们玩坏了……”

  小岳岳看着他的傻样,忍不住笑了:“嗐,霄云,你说你既然这么积极,刚才那又是何必呢?来,把头套戴上吧!”

  “我……哎……”

  曲霄云幽怨的看了眼师兄们,把头套戴上了。

  还别说,这个头套罩着挺严实的,只有一点的缝隙能够看见,看个路都不是那么的容易,看来节目组有意不让看大小姐的容貌。

  栾怼怼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加油,回来和我们分享一下游戏经验啊,再描述描述大小姐长什么样!”

  秦霄闲也附和道:“对,我五官还没画呢,我争取在见大小姐之前把五官补上。”

  “好……”

  曲霄云应了一声,听着工作人员的指挥,摸索着走到院中间。

  与此同时,小岳岳一路小跑,跑到了绣楼上,和宋铁汇合。

  俩人站在二楼窗户前,宋铁正偷笑的看着在院中摸索的曲霄云,小岳岳在她耳边嘀咕了两句,冲楼下喊道:“喂,这位青年,别走了,请描述一下你的礼物!”

  听见小岳岳的话,曲霄云扭回头,顺着声音抬头看去,头套罩着抬头特别难,调整了好几下也看不清,最后没办法,从兜里掏出了口红,向上举起:

  “这是我给小姐花重金,外带感动老爷,抹了一个零买来的,一支杨树林牌子的口红!”

  说完摸索着拔开了口红盖子,将口红转出,并安利道:“颜色也特别好看,特别符合大小姐的气质。”

  听见口红,宋铁眼前一亮,随后扒着窗沿,俯身仔细看了看,好奇的问:“是死亡芭比粉吗?”

  问的曲霄云一愣:“什么是死亡芭比粉?反正挺粉的。”

  听完了介绍,宋铁很不开心的在丫鬟手中拿过了一个竹棍,顺窗扔了下去。

  “咣当!”

  一声脆响,曲霄云吓了一跳,声音是从身前发出的,确认是绣楼上扔下的后,顺着声音边向前走边摸索,最后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找到了竹棍。

  曲霄云好奇的抬头问:“请问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小姐没有回答,小岳岳喊道:“你可以回去了。”

  “好。”

  这是打哑迷啊,还不告诉自己什么意思……

  曲霄云应了一声,开始往回走,边走边琢磨给竹棍的意图。

  直到快回了之前等待的地方,才将闷热的头套摘下,长呼一口气,低头看着手里的竹棍,突然他眼前一亮,觉得自己想的很对,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幸福的笑容。

  “怎么样?大小姐是孙老师吗?”

  师兄们见他回来了,都迫不及待的问。

  曲霄云摇头否定:“戴着头套视野受限,我看不太清,但敢肯定的是,绝不是孙老师,身材倒是很像出发之前,没获得身份时,考我们刁钻问题的女孩。”

  栾怼怼指着他手里的木棍,问道:“哦,那你手里这竹棍是什么意思?”

  一听问这个,曲霄云低头看着手里的木棍,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小姐对我有意思!”

  “啊?”

  一听开局就被抢占了先机,师兄们先是惊讶的一下,随后好奇的问:“为什么啊?她和你说了是吗?”

  曲霄云摇头反问道:“没有,你们看过水浒传吗?”

  师兄们没好气的说:

  “废话!”

  “有话说话,这是埋汰谁呢!水浒传不就是有个猴子有个猪那个嘛!”

  “那是西游记,水浒传里的人特别讲义气,他们还桃园三结义了!”

  曲霄云一阵无语,也不知道师兄们是真记混了,还是为了节目效果,解释了一番后问道:“当年西门大官人和金莲姐姐是怎么认识的?”

  聪明人说话不用说透,说相声的眼睫毛都是空的,拔下来一根都能当哨使,瞬间就明白了。

  秦霄闲明白后,激动的一拍手:“原来抛下竹棍是有戏的意思,节目组真会玩。”

  “第二个我来吧!”

  周九凉自告奋勇,接过了瓷娃娃头套,半盏茶的工夫,他背着手回来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周九凉一脸得意的掏出了藏在身后的竹棍,激动的展示道:“嘿嘿,怎么样!”

  “不错,不错!”

  师兄弟们竖起大拇指称赞。

  周九凉兴奋的说:“我瞄到了一眼小姐,长的那个俊哦!而且大小姐对我也有意思,也给我扔了根竹棍!”

  曲霄云抱拳拱手:“给师哥道喜!”

  周九凉回了个礼:“同喜同喜,咱俩这是都晋级了!”

  秦霄闲把他拉了过来:“快,快和我说说大小姐长什么样?”

  “好!”

  “下个我去吧!”

  小辫儿也接过了瓷娃娃头套,朝绣楼走去。

  没多久,他回来了。

  师兄弟们见小辫儿手里没拿东西,把他围住了问:“竹棍呢?”

  “没给我竹棍啊……给了我一块手绢……”

  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了个绣了花的手绢。

  “这是什么意思?”

  众人面面相觑,不太理解。

  栾怼怼突然一拍手,明白过来了,笑着和身边的周九凉、曲霄云说:“手绢是贴身之物,常作为定情信物,大小姐给竹棍的意思是让你俩打光棍吧!”

  俩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表情逐渐凝固。

  “啊?”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