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汉柏 > 第二节 霍嬗病危

第二节 霍嬗病危


  按理来说,封禅这么大的事,满朝文武大大小小只要是个重臣都是要跟上去的,但是事情就是这么的离奇,汉武帝只带霍嬗一个人登岱顶。

  ‘你们就不要上去了,禅地有你们一份,封天朕带着朕的奉车子侯去就行了!’

  满朝文武什么想法?

  其他的不知道,但憋屈是肯定有的!

  你刘彻要给上天、给前人、给后人宣扬功绩,这么大的殊荣,我们也想要啊!

  但以皇帝如今的威势,他们也不敢说话,主要没人起头,石庆一个大汉丞相刚上台,坐的那叫一个谨小慎微。

  你也不看看前几任最后混成啥样子了,不敢不小心啊!

  他此刻生怕皇帝想要抓住由头整治自己才把自己提上来的,他会出头?

  不可能的好吧!

  ‘一切阻挡吾得善终的东西,都是豺狼虎豹,通通避开,避开!’

  卫青或许能拦一下,但他为何要拦?

  以至于刘彻只带着一个十岁幼子封天岱顶无人敢拦,无人能拦,无人会拦!

  ………

  霍嬗自从泰山上下来以后,他觉得自己头有些晕,很想睡觉,浑身绵软无力,所以跟着刘彻返回行宫之后,放回斩蛇剑,他就回自己的殿中睡下了!

  刘彻晚上准备让侍者喊他吃饭,但听到他已经睡下了,那就算了,觉得这孩子今天也累了,还是让他好好睡吧,明日再叫醒他!

  但刘彻不知道的是,霍嬗这一睡,整整睡了七天,期间不知睡死了多少人,更甚至,差点就睡死了他自己!

  ………

  翌日清晨!

  刘彻起了一个大早,今日是禅地之日,有很多事要忙。

  刘彻放下筷子,最后举起碗喝了一口羹汤,放下碗接过手帕,擦了擦嘴,目光扫到了旁边放着的小案几,问向旁边的中书谒者令:

  “子侯还未醒?”

  “回陛下,小君侯还未曾醒来!”

  中书令小声谨慎的回道。

  这时候的刘彻,虽然还没有晚年经受太多打击之后那么的喜怒无常,但自从冠军侯去世,也已经出现了端倪,一个不小心小命就有可能丢了。

  不得不说,冠军景桓侯霍去病和他的独子霍嬗逝世对刘彻的打击非常之大,对他来说,就相当于希望没了,因此性情大变,比他自己儿子死了反应还要大!

  而且他一直认为他的冠军侯病逝之事有很大的问题,为此,等霍去病事后,他就接回了霍嬗,一直带在身边,就是为了‘贴身’保护他!

  后来他观察良久之后,发现这孩子聪明伶俐,有异常才能,性子简直跟他爹、跟自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就是长得有些不像,一张小圆脸,虽然挺可爱……

  ‘估计是还没长开!’刘彻这么安慰自己。

  你都不知道刘彻那些天有多高兴,见谁都眉开眼笑的,在他看来,子承父业,这又是上天给他的又一个冠军侯啊!

  ………

  “嗯!”

  刘彻缓缓点头,然后说道:

  “去喊他起来,吃些东西,今日要忙整日,他不如他父亲那般…嗯…身体康健,自幼体弱,不吃些东西朕怕他撑不过去。”

  “喏!”

  中书令出殿门对着门外等候的侍者吩咐了一声,然后返回刘彻身旁,等候其他吩咐。

  没一会一个小黄门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满脸大汗,惊慌失措,一进来就趴在地上,浑身发抖,嘴里打转,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刘彻心中感到有些不妙,中书令却感觉自己要大祸临头了!

  刘彻皱了皱眉头,沉声喝道:

  “说,出了何事?”

  小黄门战战兢兢,一语不发!

  “给朕说!”

  刘彻一声大喝,吓得小黄门一个激灵!

  “小,小君侯……”

  刘彻面色一变,身体前倾。

  “小君侯高热不退,昏迷不醒!”

  小黄门带着哭腔一口气说完以后,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他觉得自己死定了!

  刘彻听到此话也是腰一软,身形止不住晃动,一屁股坐在了小腿上,脚踝处传来的疼痛都不能唤醒他,他的耳边一直环绕着这句话!

  “高热不退,昏迷不醒!”

  要知道,高烧不退,这年头就算是成年人也是大半个人已经踏进了鬼门关,更别提高烧不退的同时还昏迷不醒了,这还只是一个十岁孩子啊!

  而且,最最主要的是这症状简直和他父亲临死前一模一样!

  等到刘彻回过神来以后,整张脸从脖子处肉眼可见的极速向上变得通红,他扶着案几趔趄的站起身,拿起旁边架子上的宝剑,抽出剑刃,往殿中趴在地上的中书令和小黄门走去!

  中书令趴在地上一言不发,而小黄门一直在那喊着:

  “陛下息怒,陛下饶命啊!”

  谁比较吸引注意力显而易见,死道友不死贫道!!!

  刘彻冷笑一声:

  “息怒?尔等为何没有照顾好朕的子侯,尔等该死,该死,都给吾死!!!”

  刘彻话音刚落,已到小黄门近前,抄起手里的宝剑,一刀砍在小黄门的头颅之上,一刀毙命!

  而刘彻依旧不死心,不理溅在自己脸上身上的鲜血,依旧在小黄门那不停抽搐的身体上一刀接着一刀,边砍还边怒吼:

  “尔等害了朕的冠军侯,还要害了他唯一的子嗣,朕的奉车子侯吗?”

  此刻在他的眼中,谁都不可信任,谁都是罪魁祸首!

  直到小黄门不再动弹,刘彻这才停了下来,瞪着他那泛着红光满是疯狂的双眼,喘着粗气转过头锁定了中书令。

  【啊啊啊,都给我死来!!!】汉武心声描写!

  而中书令听到刘彻停了下来,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整个人亡魂皆冒,他自从听到这个消息,早已想好了对策,这会连忙喊了出来:

  “陛下息怒,如今当务之急,是医治小君侯为重,耽搁不得啊!”

  刘彻听到此话,脑中的清明逐渐占据上风,压制住了都得死,杀光等疯狂念头!

  “对对对!”

  刘彻咽了一口唾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去,快去召太医令、太医丞等前来,再告知尚书令和尚书仆射,你和他们,算了……”

  刘彻想想那流程就觉得颁布诏书有些太慢了。

  “让郎中令去把周边医者全部给朕带过来。”

  刘彻思询着还缺什么,而中书令看他说完,连忙应喏,爬起后退两步,往外‘跑’去,刚跑一半,就听见刘彻的话语:

  “对了,昨天一同回来的那个长者,去请他一起来!”

  刘彻看见因为思索而愣神的中书令,心中火气差点没压住:

  “还不快去!”

  这番话说的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吓得中书令连忙应喏往外跑去。

  “对了,再让中尉豹给朕查,查清一切,还有,昨夜是谁侍候的子侯,为何直到此刻才发现?朕要夷他三族!!!”

  吩咐完以后刘彻也是急急忙忙走到后殿,擦了擦面上的鲜血,换了一套外袍,然后往隔壁霍嬗休息之地赶去!

  中书令出了殿门对着一群听到声音被吓得战战兢兢的小黄门,侍者连声吩咐,等最后又叫过来一个自己的亲信说道:

  “快去请丞相、大将军、霍令君、金令君等人前来,要快!”

  如果有谁能劝一劝刘彻,也就这些人了!

  吩咐完这一切,中书令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今天的这一劫算是过了一半了,但小君侯这一劫怕是……

  “这天要变了!”

  中书令抬头看天,其实他听到霍嬗的情况,他也觉得只怕是危险了。

  他是真不想霍嬗出事,而霍嬗一旦出事,他们这些人只怕是在劫难逃,但现如今这个情况,他也毫无办法,只能祈祷霍嬗平安无事了!

  ………

  等到侍者找到石庆、霍光,金日磾、倪宽等人的时候,他们正在商量禅地事宜,卫青和一众将军倒是没在此地,不知为何!

  等到看到小黄门,他们停下交谈,金日磾问道:

  “陛下有何吩咐?”

  “小君侯高热不退,昏迷不醒,陛下已失去理智!”

  “汝说什么?”

  霍光有些不可置信,侍者只好再重复一遍!

  而霍光等到听清侍者的话语后,眼前一黑,脚下一个趔趄,就要往后仰去。

  他对于自己的兄长感情极深,而霍嬗作为他兄长唯一的子嗣,要是出事,那他兄长就要绝嗣了啊!

  而古人最害怕的就是绝后,汉朝更甚,汉人信奉人死而有灵,故侍死如奉生,厚葬成风。

  没有子嗣,没有宗室,死后那就是孤魂野鬼。

  虽说在古代同宗同族过继过去一个继子,以嗣宗庙是件很平常的事,但那也只是平常人家。

  要知道两汉史书记载未有子嗣的列侯岂止数十,而能得君王许其宗室,过继一子,承其香火的只有那么几个!

  而这个子,只能是嫡子,你有再多的庶子也没用,制度不承认,依旧是绝嗣!

  这叫兴灭国、继绝世。

  春秋之大义,人主之隆恩!

  这是春秋制度人主最重的恩赏,而西汉就站了春秋的尾巴,次一等就是择一庶子,立嫡,以承其香火,两者比封侯不知道要恩重多少倍!

  ………

  emmm……新人作者,读者大大们多多支持呀!

  推荐票,收藏,多多益善,来着不拒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